农家乐小老板

第385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柴米油盐 本章:第385章

    和章时年通过电话后,陈安修的心总算安定一些,也有了心思筹划下一步的打算。其实他这次之所以下定决心要告魏晓磊,倒不全是为了那一铁钎子。还有更多其他方面的考虑。

    刘雪闹这么大,这案子就是判下来,恐怕也无法拿到全额的款项,听爸爸说大伯家又准备拍拍屁股跑到省城去,他们家倒是太平了。但作为陈天齐的亲叔叔家,就怕接下来几年都不会太消停,三叔家还好,谁都知道他们家拿不出多少钱来,闹也没什么用。可他们家就不同了,手里有点钱,尤其他们还要在镇上做生意,光明正大闹的倒是不怕,就怕有人背后使坏,简直防不胜防。所以他早就打算抓两个蹦跶最高的狠狠收拾一顿,杀鸡儆猴。

    魏晓磊和刘映红两口子没亲自出面来家闹过,但是背后挑唆了不少事情,他早就是知道的,之前顾及到蒋轩和林梅子,又知道这家确实被刘雪坑地很惨,所以也不想和他们一般见识的。可这次被他们打到脸上,他再不做出点反应,原本就有些小心思的,起先有三分就能膨胀到五分,原先即使没有的保不齐也得生出点来。因为谁知道知道魏晓磊两口子为什么和他闹,说到底不就是为了那些钱吗?这个时候退一步,那些人不会以为这是宽容大度,只会觉得是心虚和好欺负。到时候他和章时年前脚走了,望望又常年住在市区,谁知道那些人暗地里能生出什么事情来。所以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一步他都不能退。即便是蒋轩和梅子。

    陈安修做好了林梅子会再次打电话的心理准备,因为他太清楚梅子不是轻易妥协的人,更不会置家于不顾,是不会,更是不能。可他等了一上午,不仅没接到林梅子的电话,连魏家的人都集体失踪了一样,从昨天出事起,大门紧锁,一个人也不见踪迹。当然魏家还有些亲戚在镇上,但魏晓磊又不是人家亲儿子,谁也不会为了个外人来找陈家拼命。所以一时之间,陈家竟然是一片宁静祥和,连镇上那些笃定魏家要大闹或想纯属凑热闹或想趁机搞点事的都觉得不适应起来。

    魏晓磊的的伤是他打的,陈安修最清楚,说造成什么器官的重伤绝对不可能,也就撕心裂肺地疼上个把月。难道真是刘映红出事了吗?在这件事上他是有点懊悔的,如果当时知道刘映红怀孕了,他再厌恶这人也会顺手拉一把的,他还不至于在那个当口和一个孕妇计较,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是马后炮,什么用也没有了。

    上午平安无事,下午天雨将之前约好的店长面试的三个人开车带了上来,原本说好的三个,结果来了四个,其中有一个还算是熟人,就是夏菲,离开君雅四五年,他都差点忘记这人的名字了,当时两人都从君雅离开,他还好点,面上是自动离职,夏菲可是实打实的被开除的。后来两人没了联系也就断了消息往来。绿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离开君雅之后,两人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四五年的时间保养再好,也不可能一点岁月的痕迹也没留下,不过是多少的问题。夏菲胖了,可能到了一定年纪,胖就容易显老。他记得自己入职那年,夏菲刚大学毕业,这样算的人,人应该不到三十,但眼前这人看着就有三十好几了,不过气色还是不错的,想必日子过得不算差。

    夏菲见到陈安修,着实震惊了一下,天天见面的人往往觉察不出身边人细微的变化,可对于一个四五年没见的人,特别是这个人还是一个心思过分敏感的女人,变化就太明显了,如果说五年前她初见时的陈安修是阳光开朗的单纯大男孩,那现在这个人更多了一些……她说不上来的感觉,就是光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就莫名地吸引人的目光,尽管这人的相貌从以前就属于上佳的那个级别,可不会像现在一样让人移不开视线。是单纯气质的改变吗?好像又不仅仅是如此。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夏菲毕竟已经结婚多年,而且孩子都有两个了,即使对着一个男人再感慨,也不会一直盯着不放。所以在陈安修主动打招呼的时候,她也还算大方地给了回应

    当年两人根本没在一起过,所以现在再见面也没什么可尴尬的,至于陈天雨,他不知道当年的纠葛,只是他见大哥和这人认识,多问了一句,陈安修只说是以前的同事就敷衍过去了。

    三个来面试的,之前都有工作经验,能力也不错,必须承认天雨招聘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过他们那个店面不大,又刚起步,只需要一个,陈安修选了一个四十出头的叫金平的大姐,另外两个,陈安修介绍山上还有工作,夏菲的堂姐那个叫夏莲决定留下来管理农家乐的住宿这一块,另外一个可能觉得山上有点偏远就没同意留下。

    至于夏菲,她不是来面试店长的,是陪着堂姐过来顺道看看有什么工作她能做,据她自己说,她离开君雅后第二年就相亲结婚了,她老公现在一家培训公司上班,家里离着果蔬店不远,她结婚后连着生了两个孩子,还都是男孩,在家待了几年闷坏了,想出来找份工作,但她一来没什么工作经验,性格内向敏感,又想找一份能有保险离家近又轻松的,着实不太容易。需要管理能力的,陈安修知道这人根本无法胜任,至于做体力活,陈安修想着她好歹是个大学生,不想太委屈她,正打算拒绝。结果天雨想起仓库还缺一个保管,她是大学生,肯定会电脑,只要做事细心点,也不需要多大能力。

    陈安修噎了一下,当年夏菲离开君雅的时候就是仓库保管,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过这个工作倒是很适合夏菲,他也没反对,果然她犹豫了没多会就答应了。其实她很想拒绝,当年的同事现在成为自己的老板,而且是差点走到一块的同事,看看陈安修如今的事业,这才几年,两人的差别就这么大了,心里没点波澜是不可能的,但她更知道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死要面子活受罪。

    作为陈家除陈安修以外,唯一见过夏菲的人,陈妈妈来农家乐拿东西的时候,和她撞个正着,但是这么多年过去,陈妈妈对她的印象又不深,早就忘干净了,面对面也没认出来。

    出事的第二天就这么平静的滑过去了,又过了几天,魏家的其他人没见回来,倒是林淑芳回来收拾过两次东西,说是刘映红流产了,身体亏地厉害,医生说估计以后想再生也不容易了,现在只能在医院里先养着,以后看看情况再说,两口子刚结婚,年纪轻轻的,就一个小女儿,真是招谁惹谁了,他们家怎么这么倒霉呢。问到魏晓磊,在医院里疼地还起不来身呢,就被人家警察逮住去了,陈安修不依不饶非要告到坐牢。你那侄子侄女婿呢?再有路子也比不上人家塞了钱。小磊爸爸求爷爷告奶奶没用,现在已经气得躺在医院里了,这个家是彻底完了。实在过不下去,她就抱着小孙女一了百了。反正日子也没法过了。

    林淑芳这么说,魏家的亲戚也这么说,不长时间镇上就流言满天飞了,不得不说林淑芳这个方法真的不错,尽管之前有陈爸爸的铺垫,有些明事理自然站在陈家这一边,但总有那么些意志不坚定,容易被人左右的,这个说魏家惨,那个说魏家惨,于是他也觉得魏家真是太惨了。况且这其中还夹杂一些别有用心,刻意想挑事的。

    陈爸陈妈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也不是很意外,毕竟安修是真毫发无伤,魏晓磊先不说,刘映红流产,又年纪轻轻就不孕了,不是陈安修推的是不错,但那也是因为和你起争执摔下去的。就连陈家自家的有些亲戚听到这些话都有人来劝陈爸爸,实在不行别告魏晓磊了,他老婆摔成那样,也算是报应到了,真要继续闹下去名声不好听。

    陈安修不松口,陈爸爸也咬紧牙关谁也没应承,就在这流言鼎沸的时候,刘映红家打上门来了,魏家人带着,刘家人跟着,前前后后来了五六辆车,下来二十几个大小伙子,可能是顾忌上次刘雪那事,来的人也没拿什么武器,到了农家乐也没进门就打人,到了吃饭的地方,大刀阔步的一坐,三五一桌,一伸手将桌子上的茶壶茶杯和筷子都扫到地上去了,有正在吃饭的客人看这架势,不管吃完没吃完,纷纷准备结账走人。陈安修听到消息出来,一律免了单。

    刘映红的弟弟当场就冷笑着来了句大老板真有钱,第二句就是他姐姐伤成那样,孩子都没了,以后也没法生了,陈家要是不出点医药费,他们没完。有那闻讯过来围观的,见没打起来,也不好去搀和人家的事情,还有些的是觉得,你看你们陈家那么有钱,人家都伤成这样了,你给点怎么了。

    “我有钱打发要饭的,也不会给你的,你姐姐自己摔下去的,好多人都看着,这事你讹不到我身上来。”

    陈安修的态度太强硬,说的话太不客气,他话音还没落,林淑芳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腿放声大哭起来,说乡里乡亲的陈安修怎么就这么狠毒,又说自己家日子过不下去了,魏晓磊的父亲魏良才也蹲在旁边抽烟,犹豫半天掐了烟头,对着陈安修扑通一声跪下了,“安修,我这做叔叔给你跪下了,我也算从小看你长大的长辈,你给我个面子,放过小磊吧,啊?映红都这样了,叔也没来怪你一句吧?”

    这一跪,人群里彻底炸锅了,这也是个年近六十的老人了,还是长辈,不是逼到无路可走,怎么能当着众人的面给一个三十出头的小年轻跪下。而且这个人还是他们都认识的,同情心瞬间暴涨。就是那些明事理的都忍不住动摇了,“安修算了。”“差不多就得了。”这算是好的。还有更过火的直接说,“你不是没事吗?你真要逼死人家全家,你才高兴吗?”“这心也太毒了,什么人啊?”

    其实魏良才跪下的那一瞬间,陈安修就过去扶了,要不然头都要磕下去,无论他怎么扶,魏良才就是双手抱着他的腿不放开,一叠声地求陈安修将魏晓磊放了。陈安修握了几次拳才忍住对老人动手的打算。

    可无论魏良才怎么求,陈安修都冷着脸不答应,最后林淑芳扑通一声又跪下去了,刘家和魏家的人就是这个时候动手的,小饭馆的柜台后面,就是放置烟酒糖茶的柜子,刘映红弟弟抡了把椅子上去,柜子上的酒水稀里哗啦碎了一地。这次也有人劝,但更多的人看到跪在地上的两位老人,选择了沉默。

    林梅子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直到她挤进来冲到林淑芳边上喊姑姑,众人才发现林淑芳那个特别有本事的侄女来了。

    林淑芳看到林梅子多少有些心虚,毕竟她答应过暂时不来找陈家的麻烦,等着她和蒋轩想办法,可是好几天过去了,梅子一直也没把小磊弄出来,她坐不住了,在刘家的撺掇下,才有了今天这一出。可梅子来了,她就不能让梅子漏了口风,她双手紧紧揪着林梅子的手臂,力气大即便隔着厚外套,林梅子也能感觉到手臂一阵阵生疼,“映红流产以后也不能生孩子了,小磊又要坐牢,你快去求求安修,你们两个是老同学,从小一起长大,你们不是很要好吗?你去求安修,他一定会听你的。”她说是请求,未尝不是胁迫,她又一次逼着林梅子做出选择,而且她有把握梅子一定会站在她这边。她才是养大梅子的那个人。

    “姑姑……”林梅子低声喊了一声林淑芳,似乎想劝解什么,可后者并没有心思听,只抓着她的手臂催促,“你快求求安修,快去啊。”

    林梅子低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人知道她在这短暂的几分钟内想过什么,只是等她再抬头时,脸上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理智,“姑姑,映红根本没怀孕,哪里来的不孕,你在说什么?”她这句话声音不高,却清晰有力,好多人都听到了,有那么几秒钟,时间就像是停滞了一样,落针可闻。

    林淑芳以为自己说地不够清楚,梅子没反应过来,借着袖子的掩盖,拿指甲掐住她的手,加重语气说,“怎么没怀孕,都三个多月了,我是怕映红伤心,嘱咐你别和她说流产和不孕的事情,你怎么这个时候犯糊涂了。”

    林梅子忍住受上的剧痛,“姑姑,我没犯糊涂,是你这几天太累,想差了,映红根本就没怀孕,我这里还有她的病历复印件。我拿出来给你看看。”

    林淑芳听到这里,震惊地抬起眼,望进林梅子清明冷静的眸子,她立刻知道梅子是故意的,是故意这么说的,是故意这么做的,可是为什么,梅子为什么要来拆她的台?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没等她明白,林梅子包中的病历已经拿出来了,包括复印件和一系列收费单子的时候,她刚要递给安修,林淑芳一跃而起,抓住那些纸张,啪的一声全部摔在了林梅子脸上,同时骂道,“狼心狗肺,我这么多年白养活你了。小磊如果坐牢,就是你害的。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你。”

    大家一看,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刘映红根本就没怀孕,魏家和刘家这是借此合伙来讹人呢。他们真心实意替人家想,魏家当他们是傻子,还想拿他们当枪使,至于魏晓磊要坐牢,活该啊,这一家人没一个好东西。被愚弄的羞辱彻底掩盖了之前的同情心。

    林淑芳一看情况已经无法挽回,一甩手走了,林梅子去扶魏良才,魏良才拨开她的手,说声用不起,也走了,林梅子追着他们出去的时候,在陈安修跟前特意停了一下,“对不起啊,安修。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

    陈安修点点头示意听到了,但并没有回应更多的话,

    魏家的人都走了,刘家的独角戏一看唱不下去了,也准备走人。

    “等等。”陈安修还有话说。

    “你还想干嘛,我和你说,我姐姐的事情还没完。”

    陈安修伸手指指他的酒柜,“你姐姐的事情有完没完,我不知道,但是今天的事情的确还没完,你把我店里砸坏的东西都赔偿了再走。

    刘映红的弟弟脖子一梗,准备耍无赖,“我就是不赔怎么着?”他们砸了这么多,少说也要几千,多的话上万都不止。今天过来这一趟,他们不仅没拿到钱,还倒赔钱,他从来不做这亏本的生意。

    “不赔我就报警,你们一个也走不了,都跟着进去。不信你们可以试试看。”

    刘映红弟弟还想再争辩,跟着他来的人不干了,他们是来帮忙的,他们还一肚子火气呢,说什么陈安修将刘家的姑娘打到流产不孕,弄半天就是胡说八道,让他们跟着来丢人现眼不说,还得出钱?还要跟着吃牢饭?这事换谁谁能答应?但凡能跟着来的都是亲戚朋友,刘映红弟弟也不好将人得罪太过。另外还有门外那些人早就开始叫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这群人揍一顿再说,到咱秋里镇上讹人,真当我们好欺负,特别是之前说了陈安修不是的那些,很多都直接挽了袖子,提着拳头这就准备冲过来了。

    这一个两个的逼地刘映红弟弟不得不认怂,跟着收银员清算半天,按照售价算,最后刷了四万多,刷爆了两张卡,气急败坏地走了。

    车子已经开出镇子口了,刘映红弟弟越想越气,本来今天打算好好的,就她姐姐那伤势,加上流产不孕,陈安修要是不答应给个百八十万,这件事不算完,可谁知道眼看就要成功了,被林梅子搅黄了,林梅子是谁,是魏家养大的侄女,那他就找魏家要钱。刘映红弟弟一掉车头带人又回来了,这次直扑魏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农家乐小老板》,方便以后阅读农家乐小老板第385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农家乐小老板第385章并对农家乐小老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