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道士那些年

第一百二十四章 原来如此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仐三 本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原来如此

    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有些无赖,但是道童子却是平静的很,仿佛这样耍赖是天经地义一般的事情。

    而细想,如果雪山一脉把我陈承一饿死在这里,说出去简直是荒谬的事情,而且简直是个大笑话毕竟是不可能保密的,只因为我的长辈,我的伙伴们都在这里,难道都杀了为保密不成?

    不要忘了,还有一个珍妮大姐头立在那里,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显然,谁都没有料到道童子会这样耍赖,包括我这个后世的灵魂果然,在一阵难堪的沉默以后,那个脾气很好的接引人再次有些愤怒了,低声的吼到:“陈承一,你是要干嘛?难道你还要赖在我雪山一脉的地下洞穴中不成?”

    “好死不如赖活,赖着那又如何?你们搞出这么一个神神秘秘,不知所谓的洞穴,我越走越是心惊,偏偏你们还不肯给一个说法,万一那祈愿鼓是人人可敲破的,你们只是设了个局,那我不是亏大了?”道童子说话的时候,轻轻的撩了一下穿在身上的雪山一脉白色长袍,更显得振振有词,云淡风轻的模样。

    可却把那个联系人气的够呛,他说到:“陈承一,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不如明说?你现在还不是雪山一脉的主人呢!”

    “这个地下洞穴为什么存在?”道童子没有丝毫的犹豫。

    “不可能现在告诉你。”那个联系人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这把剑到底怎么用的?说是不说?”说话间,道童子亮出了那把铜钱剑,一下子朝着上空举着,声音又急又快。

    “原来你的目的就是这个?”上方的人语气多少有些气到无奈的意思。

    而在这时,我才彻底的感觉到了道童子的意志,他根本就不想知道雪山一脉这个地下洞穴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而从始到终他想知道的都是这把铜钱剑的具体用法。而直接问可能不会得到什么肯定的回答。

    道童子采取了一个很简单,却是异常有效的办法,那就是想要一颗糖的时候,耍赖般的要十颗糖当对方觉得这简直不能接受的时候,才提出自己想要的只是一颗糖。

    从心理学上来说,这确实是一种曲折却异常有效的办法。

    我没想到道童子看似波澜不惊的表面下,心机是如此的深。

    可是道童子不是知道这把剑的用法吗?我还记得在第二个洞穴苦战时,他是怎么的激发这把剑,才最后一招制服了蛊雕。可是在这个地方,他停下来,费尽周折,再次问到这把剑的用法又是一个什么意思?

    “我只问一次。”面对上方人疑惑的语气,道童子说出的只有这样一句话,然后转身坐在了这个洞穴的床上,看样子是要准备入定了。

    “算了,剑已经给你了,自然也不在乎告诉你用法。即便雪山一脉有训诫,但仔细想来方法却也是没有限制的。这把剑蕴含阳气,但真正的用法却不是利用这些阳气斩杀灵体,事实上却是要耗尽这些阳气。再说具体一点儿,这把剑真正的用法是用作于召唤的。”上方的声音这次没有犹豫,显然道童子的心理战术很有用,才会起到这样的作用。

    “能说再具体一点儿吗?”我第一次在道童子身上感觉到了一种诧异,其实换谁也会诧异,如果说是召唤,怎么可能通过一把阳气如此旺盛的铜钱剑?要知道,铜钱本是可以镇压灵体的存在(自然是沾染人气的铜钱)。

    放开这个暂且不提,既然如此,又怎么要大费周章的耗尽铜钱剑的阳气呢?而且铜钱剑的阳气怎么耗尽?召唤又要怎么召唤?

    我第一次觉得我有多少疑问,道童子就有多少疑问,所以他的所有疑问就化作了一个问题,能说具体一点儿吗?

    但上面这个联系人好像已经怕了道童子从上方久久的没有传出声音来,道童子稍许有些不耐烦,抬头看去上方的洞穴已经有了一些微微的光芒,显然那个神秘的联系人已经不在了。

    “真是”道童子轻声说了一句,稍微有了一点点抱怨的情绪,不过这样的情绪很快被他压了下去,又恢复了平静,接着就反复的端量起铜钱剑。

    我的意志在这种沉默中再一次重新陷入了几乎休眠的状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道童子忽然有一丝明悟的感觉,然后站了起来。

    “时间没过多久啊。”我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因为从道童子随着绑好背着的食物包里,我还能感觉到一丝丝的热度,如果过久了,它早就凉了,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道童子明悟了什么?我却是不知道。

    一如既往的,道童子当然能感觉到我的疑惑,可也一如既往的,他根本就不回答我。

    而是走到了那四道大门前,忽然对我传到了一道意念:“四道大门,有些难以选择,希望你在这个时候也配合我全神贯注,就想着哪道大门是我们该选择的就对。”

    “什么意思?”尽管意志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可是这并不影响我和道童子对话。

    “我的后世竟然那么蠢,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走出这洞穴是靠机缘,可是必须要有自己的依仗。我们最大的依仗是什么?你告诉我?高深的功力,精妙无比的术法?”道童子的字面意思,表达情绪或许很激烈,而事实上他的语气平平淡淡。

    面对道童子,我下意识的就想选择是精妙无比的术法,可是还没有做出决定,我的意志竟然清晰明确肯定的表达了一个意思:“那自然是灵觉。”

    而在这道意念表达过后,我才发现这样的回答定位才是无比精确的,不管是从前,现在我最大的依仗绝对是这个,接着在说出答案以后,我就恍然大悟,这种选择根本就不用去抽搐什么。

    对于我和道童子来说,只要集中精神,完全的跟随着自己的感觉就对了。

    “看来你终于是反应过来了综合以上所有因素,才是我们真正走出这个洞穴的秘密。可是灵觉的作用并不是无限的,当选择越多的时候,灵觉也会出错。况且”道童子竟然也有了一丝淡淡的不安。

    这个一向胸有成竹的道童子,竟然会有不安?而我对道童子素来了解,如果我现在不问,他问一直瞒着,所以我异常强烈的表达了自己的疑惑:“况且什么?”

    “况且我感觉到,到了某一处,我一定会出岔子至于是什么岔子我不得而知。我在使用这把剑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这把剑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它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可是一把剑怎么可能有意识,就是我所在的地方也做不到这样所以。”道童子说到这里不说了,显然在他看来,这讲解已经分外的明确清晰了。

    “所以,为了这感觉,你觉得赌一把,看看这剑的用处到底在何处,对不对?”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可也暗道道童子厉害,竟然能抓住每一个细节,想出这个的办法来防备未知的危险。

    “对,别问了,不想过多的耽误时间,侵入的越深,我能让你清醒的时间越短。我怕到时候三天都保证不了。”道童子回答的很直接,不过看样子,他也不愿意啰嗦了。

    三天?对于我来说,这是多么宝贵的三天我肯定不愿意失去,当下也就什么都不问了,和道童子一起集中精神开始感应自己的问题,我该走哪一道大门。

    很快,我就得出了一个结论,第二道大门,一定是第二道大门。

    于此同时,道童子也得到了同样的答案然后毫不犹豫的,飘飘然朝着第二道大门的入口走去

    在这里,大门上篆刻的阵纹越发的精妙了,但道童子已经不愿意在耽误一丝一毫的时间,直接推开们,就走了进去。

    刚走入这里的洞穴,我已经明显的感觉到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热量在散发,比起之前的洞穴热多了但道童子根本不在意这个,只是径直的超前走着。

    却也在这时,一个沙哑的意念传入我和道童子的闹海:“走到这里拿是不简单,但是到这里,也就算结束了吧?”

    什么意思?地下洞穴将会在这里结束?如果是这样,轰轰烈烈的闯地下洞穴未免也就太儿戏了一点儿。

    同时,一条巨型的蛇类灵体从洞穴的下方爬了上来。

    仐三说:

    我明白大家想看道士的心情,其实不写完何尝又不是我的一块儿心病?但是大家理解,能这样更新已经实属不易了,而道士还在继续更新,已经是我最大的感恩,并非我不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先写完它,而大家站在我的角度想想,是不是更能理解我一些?

    更新快纯文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当道士那些年》,方便以后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一百二十四章 原来如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一百二十四章 原来如此并对我当道士那些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