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遍地是土豪

第203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语笑阑珊 本章:第203章

    【连城孤月x吟无霜】10

    “大师。”在小岛的入口处,几个黑衣男子正守着一艘货船在等,见着他后笑容满面道,“你要的东西我们都带来了。”

    “不错。”千机言递过去一摞银票,“依旧卸到老地方,小心一些。”

    “是。”黑衣男子接过银票,喜滋滋道过谢后便想走,却又千机言被叫住,问道,“外头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没有。”黑衣男子摇头,“和往常没什么区别,自从大师布下迷阵之后,这一带便安静得很,莫说是人了,连只水鸟都飞不进来。”

    “回去告诉你家大王,这几日注意着些。”千机言吩咐,“若是遇到有人想硬闯进来,格杀勿论。”

    黑衣男子点头领命,将货船上的东西卸了下来。

    千机言看了一阵子,便又转身回了前厅。

    听到他进来,吟无霜神色清冷,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千机言或许是这江湖上最会制香的人,也是最会雕刻的人,却一定不是最会治病的人。虽然及时上了药,但吟无霜脸上的伤口显然不会在一天内痊愈,红色伤疤在白皙的脸上尤显刺目,千机言看在眼里,几乎连手都要发抖。

    前几年的时候,他也曾找到过一个舞娘,面容美丽身姿妖娆,好不容易拐来这岛上,原本想着能做出最好的作品,谁曾想最后竟会因为她指尖一个小小的伤口,导致全身都开始腐坏,最后不得不付之一炬,想到这一点,千机言心里便更加焦灼,整日里围着吟无霜转,简直恨不得学会仙法,将他的伤痕一把抹平。

    大概是由于太过担忧他脸上的伤口,千机言几乎已经忽略了外界所有事情。从小时候第一眼见到吟无霜开始,便一直梦想着能将他永远留在身边,把容颜凝固在最好的时光中,这么多年不断练手搜寻,最终目的便是要在将他制成人偶时不出意外。好不容易掌握了所有技术,原本觉得已经快要夙愿以偿,却没料到他的性子居然会如此烈。

    “这么美的一张脸,你怎么舍得毁掉,怎么舍得?!”四日之后,血痂虽然已经脱落,那道鲜红伤疤还是没有淡去的迹象,千机言心急如焚,整日握拳在屋里转圈,眼底一片猩红。

    “你若再吵,我便再毁一次给你看。”吟无霜面无表情看着他。

    “好好,我不吵,我不吵。”千机言声音骤然放缓,哄婴儿入睡一般呓语,“你不要冲动,这张脸是老天的杰作,你不能毁掉,无论如何也不能毁掉……”片刻后又狰狞咆哮,“这张脸若是毁了,那我便让你在余下来的每一天里,都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吟无霜闭上眼睛,不想再看他因为凑到自己面前,而导致无限放大的丑陋面孔。

    经过这几日的调息,他内力已比先前平稳了许多,化功散的药效也退了个七七八八,挣断捆住手脚的寒冰铁索已经绰绰有余,但却没有足够的把握将千机言击败。所以也就依旧不动声色继续运功,等着合适时机到来。

    而在另一边的兰家礁,由于有兰老夫人在,所以连城孤月的功夫也很快便恢复过来,虽说中间受了不少苦,但和当初心里的疼相比,也实在算不了什么。即便那夜是亲眼看见大船爆炸,但这几天下来,他却越来越坚信吟无霜一定还活着,否则那幕后之人大可以在船上直接埋炸药,没必要费时费力将自己引开。而既然对方将自己引开了,就说明只有一种可能性——这样更方便他们将人掳走。毕竟一个高手还可能因为一时恍惚而受暗算,但若是两个高手加起来,莫说是这江湖中,就算是寻遍世上,只怕也难有人能与之为敌。

    “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日替连城孤月针灸完之后,老夫人道,“今晚好好调息一夜,明日便会没事了,这些日子你一直在与阿溪商议出海之事,如何了?”

    “丧魂湾迷雾重重,没人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连城孤月道,“不过兰兄说兰家的商船经常会在附近路过,所以我们打算先假意迷路,混进去看看状况。”

    老夫人点头,帮他拔掉最后一个根银针,“记得凡事务必小心。”

    “多谢老夫人。”连城孤月额头有些冷汗,唇色发白,显然也是忍痛许久。

    “你倒真像是十三娘的儿子。”老夫人一边收拾药箱一边道,“一样宁可自己强忍着疼,也不愿出声示弱。”

    “不是不愿示弱,而是本该如此。”连城孤月道,“否则一个大男人,受了伤便呻|吟不断,成何体统。”

    老夫人道,“原来你也觉得你娘是个男人。”

    连城孤月心塞。

    他并没有那么说。

    老夫人又道,“我当年也是如此认为。”

    连城孤月:……

    当年没打起来真是万幸。

    “我先前以为,像她那样的刁蛮之人一定嫁不出去。”老夫人继续道,“但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比我先成亲。”言语之中颇有几分落败的惋惜感,又看了眼连城孤月,“居然连儿子都比我的高。”

    连城孤月已经可以推测出,自己的娘亲和兰老夫人当年是何种惊天动地的攀比场景。

    “嫁到长白山,就真的不能再出来了?”兰老夫人问。

    连城孤月摇头,“此番救无霜出来后,我回去自会废掉此规矩。”

    “那敢情好啊。”兰老夫人道,“否则岂不是成了必须我去看她。”

    连城孤月笑笑,“我娘一定会很愿意前来。”

    虽说当初成亲时认了连城家的规矩,但谁又会愿意一辈子待在山庄里,这么多年来,娘亲几乎很少提起年轻时的事情,只怕不是不想提,而是不敢提——与其说起一个再也回不去的地方,倒不如将自己永远封进壳里。

    “母亲,连城兄。”两人说话间,兰溪推门走了进来,“有客到。”

    老夫人皱眉,“又是李夫人要找人打牌九?”

    “不是。”兰溪摇头,“是染霜岛的人。”

    此言一出,不仅是连城孤月惊喜,老夫人也意外万分,“鬼手神医真的派人来了?”

    “并非派人前来。”兰溪笑道,“而是鬼手前辈亲自来了。”

    兰家礁前厅里,两只巨大的金色凤凰正在懒洋洋晒太阳,尾羽一个赛一个华丽,微微上挑的凤目中,除了惯有的冷艳之外,还夹杂着几分不满与遗憾——还以为要出远门,没想到还是在海岛,而不出海岛就意味着见不到弟弟!

    见不到弟弟什么的……大凤凰施施然踱步,然后踢了一下空气,假装那里有个小毛球正“嗖”一下飞上房,并且委屈啾啾!

    另一边,鬼手神医正坐在椅子上,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前辈。”片刻之后,兰溪匆匆折返,一道来的自然还有连城孤月与兰老夫人。

    两只大凤凰展开翅膀,飞到了树上,好方便凡人瞻仰。

    兰老夫人果然很给面子,震惊道,“这是神医的座骑?果真是神仙啊。”

    其实是从蓬莱星斗真人那里借来的,但这种事也不必细说。鬼手神医很是冷静,道,“吟门主找到了吗?”

    “没有。”连城孤月摇头,“我们打算后天出海。”其实他原本是想越早越好的,但兰溪说兰家商队出行都极有规律,突然改变必然会招来怀疑,所以只好等。

    “在兰家派人来之前,我已经接到了消息,说船只出了事。”鬼手神医道,“丧魂湾四周皆是迷雾,虽说不利于我们搜寻,却也有个好处。”

    “什么?”连城孤月问。

    “迷雾重重,我们找不到他们,但是他们也未必能看得清上头。”鬼手神医道,“尤其是无月无星的夜里,对我们就更有利。”

    “前辈的意思,是乘着凤凰在空中找?”连城孤月领悟。

    鬼手神医点头,“就算再神出鬼没,也不过是凡夫俗子,晚上总是要点灯。”在漆黑一片的夜里,要找出雾霾下的星点灯火,并不是一件难事。

    “按照天相,今夜便可以行动。”兰溪道,“不如我先与前辈去一探究竟?”

    “我去。”连城孤月道。

    兰溪原本想说他伤还未好,不过想了想却又作罢,毕竟一来有鬼手神医一同前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二来他心里惦记着吟无霜,想来劝也劝不住。

    鬼手神医替他试了试脉象,道,“有些体虚,不过功夫底子不错,谁教出来的?”

    连城孤月道,“自家的师父,并非江湖中人。”

    “先前在中原之时,便曾听说过连城一族的传闻。”鬼手神医道,“没想到二十余年后,竟会在南海遇到长白山后人。”

    “家父在世之时,也经常会提起外头的诸位江湖前辈。”连城孤月道,“只可惜连城一族祖训严苛,他平时大半时间都在山庄,无法轻易出入江湖。”

    鬼手神医先前已经从秦少宇口中得知了一些关于连城孤月的事,此番见到,更觉得他的确是江湖年轻一辈中少有的佼佼者,武功高强谈吐不俗,又随性洒脱不拘礼法,心里也便多了几分喜爱。晚些时候更是亲传内力,以助他早日打通郁结之气。

    “多谢前辈。”连城孤月调息完毕后,觉得全身都轻松了不少。夜色渐深,天幕果真一片漆黑,几乎连一丝星光也没有。

    两只大凤凰正蹲在院中,等着带两人前往丧魂湾附近查看,其中一只看上去略凶,因为它想睡觉。

    想睡觉却没得睡,这真是非常值得不高兴一番。

    没睡醒的毛球最多就裹着棉被,趴在小窝上生气啾啾,但没生气的大凤凰显然就不一样了,为了安抚它,神医道从布袋里拿出一些东西,一块块喂给它。

    兰溪见状好奇走过来,问,“是灵芝吗?”毕竟这可是凤凰啊!

    神医道,“猪肉干。”

    兰溪:……

    为什么好像和传说中不太一样。

    吃完猪肉干的大凤凰心情果然就好了一些,施施然踱过来,用脑袋蹭了蹭连城孤月,眼神非常冷艳。

    “走吧。”鬼手神医道,“也差不多了。”

    连城孤月纵身跃到凤凰背上,一声清亮鸣叫后,两只金色凤凰挥动双翼腾空跃起,瞬间便消失在了漆黑夜色中。

    茫茫海面上,时不时会有蓝色幽火闪烁,随着浪潮逐渐升起,而后又依次熄灭,地府般透着诡异。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连城孤月一直盯着下头,生怕会错过一丝光亮,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片星点橙色光晕终于在黑暗中闯入眼帘,虽说很是模糊,却绝对不是正常海面应该出现的状况,于是心里瞬间一喜。

    鬼手神医与他对视一眼,也微微点了点头。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两人并未离得太近,只是围着那片光亮飞了几圈,确定下头的确是有人后,便离开了那片迷雾区域,重新回到了兰家礁。

    “这里?”兰溪看着地图上被标出的区域,“在丧魂湾没有迷雾之时,这里倒是的确有一片荒岛,不过倒也不大,最多能住五六十口人。”

    “能想办法进去吗?”连城孤月问。

    “进去倒是能进去,但毕竟是对方的地盘,我们硬闯难免吃亏。”兰溪道,“不过他们应该会经常出来,因为这附近没有淡水,只能去临近的海岸才能找到水源。”

    “按照我们的记录,白天这片海域很少见到船只。”另一边的女子道,“十有八|九是晚上才会出动。”

    “不然我们轮番守着?”兰溪道,“若是想要不为人所知,那么要取水的船只便不会太大,最多是中等大小,一次也装不了多少淡水,一定需要经常出海。”

    “也好。”鬼手神医点头,“先守个三天,没有收获再言其他。”

    连城孤月点点头,眉毛有些微微皱起。

    “放心吧。”鬼手神医拍拍他的肩膀,“对方如此处心积虑,为的就是将吟门主掳走,定然不会是为了要他性命,不在乎这一两天,来硬的对我们没好处。”

    “我知道。”连城孤月点头,“多谢前辈。”

    “也是我安排欠妥。”鬼手神医叹气,“没预先想到你们是初来乍到,所以不认识染霜岛的船工。”

    “前辈言重了。”连城孤月低声道,“此事与染霜岛并无关系,是我太过大意。”那夜根本就不该离开他身边,若是一直守着,只怕对方也没机会动手。

    只是事到如今,心中再后悔也于事无补,只有想尽一切办法,先将人救出来再说。

    在此后的几天里,两只凤凰一直带着几人轮番在夜空盘旋,等着一切有可能出现的蛛丝马迹。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第三天的夜里,终于看到有一艘船只穿破迷雾,朝着南边一座海岛急速行驶,停靠在岸边后,又从船上咕噜噜滚下来十余个木桶,依次排在了岸边,显然正是为了取淡水而来。

    五六个黑衣人每人拎着两个木桶,前往海岛深处一片树林里取水,只留下一个人看管船只。须臾之后他大概有些内急,于是解开裤腰带一边吹口哨一边小解,只是问题还没解决完,一把冰冷匕首便抵在了颈边,“老实点!”

    “你,你是谁?”那人被吓了一跳。

    “少罗嗦!”连城孤月蒙着面,压低声音道,“你是天煞宫的人?”

    “是啊!”听他这么说,对方语调中竟然还有些兴高采烈,“你也听说过我们吗?”想了想又道,“不过我们不叫天煞宫,叫天煞青龙猛虎七十二宫。”

    “吟无霜呢。”连城孤月问。

    “吟无霜……吟门主?”对方闻言愣了愣,然后恍然大悟,“你也是想娶他的吧?”

    “人在哪里!”连城孤月将匕首贴近了些。

    “唉唉,你冷静一点啊!”对方赶紧缩了缩脖子,生怕被割断喉咙,然后道,“你是不是从哪里听到了传言?我家大王是想娶吟门主没错,但是没娶成啊,兄弟们提亲都被打了出来。你是不知道啊,吟门主他有个男人,凶神恶煞武功还高,可吓人。”

    连城孤月:……

    “我家大王正为此事呕着气呢,真没娶到。”怕他不信,那人又赶紧道,“我没说谎,拿我娘的名节发誓。”

    “孙九天在哪里?”连城孤月又问。

    “啊呀。”对方大惊失色,“你居然敢直呼我家大王的名字,难道就不怕天降惊雷。”

    连城孤月手上有用了三分力。

    对方识趣闭嘴,然后道,“原本岛上都已经准备好要办喜事了,谁知吟门主居然不答应,我家大王为此倍受打击,整日都郁郁寡欢,后头幸好大师算了一卦,说吟门主与他是有缘无分,这次未必是坏事,只要他肯勤加修炼,将来一定能早日飞升,想娶多少美人都有,于是我家大王就闭关辟谷了。”

    “大师?”连城孤月闻言皱眉。

    “是啊。”对方点头,“是我家大王的师父,从海里来的老神仙,我们的功夫都是他教出来的。”

    所以此人也就是当日那个大盗雷勇的师父?连城孤月心里一动,道,“他人在哪里?”

    “你到底是谁啊?”见他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对方有些不高兴了,“我都说了吟门主在东北,你若是想娶,尽管上门提亲便是,我们大师又不能帮你娶亲,你管他在哪里。”

    远处传来阵阵脚步声和说话声,显然是取水的人已经回来,连城孤月一不做二不休,抬手将那人一掌拍晕,而后便隐匿在了黑暗中。

    那伙人走近之后见到同伙昏迷不醒,果然都吓了一跳,赶忙丢下水桶过来想看究竟,却只觉眼前一道黑影闪过,而后脖颈便一阵剧痛,头一歪昏了过去。

    解决完这些人后,连城孤月从怀中取出一枚青玉哨吹响,过了一阵子,便有两只大凤凰稳稳落在了他面前。

    兰溪从其中一只凤凰背上跳下来,与他一道将那几个黑衣人捆起来丢到船上,连夜带回了兰家礁——总归那处海域经常会有激流漩涡,沉船也并非是全无可能。

    另一边海岛,吟无霜靠在铁柱上,看着周围天光渐渐亮起,在桌边沉睡的千机言也睁开眼睛,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前查看他的伤口。小心取下沾满药膏的纱布之后,看着那条细细粉粉的伤痕,千机言双目毫不掩饰再次充满了失望。

    吟无霜看着远处,目色一如既往冰凉。

    这几日时间下来,他比先前更加清瘦了几分,下巴尖尖的,唇色也有些发白,叫人看一眼就心生怜惜。千机言更是对他万分膜拜,每日除了上药之外,连多余的触碰都不敢有,只是坐在椅子上痴迷看他,经常一看便是一个时辰。想到不久后便能将他做成人偶,就连心都不可遏制开始激动发抖,双目中光华流转,像是拥有了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

    “我要去海边。”这日下午,吟无霜突然开口。

    “什么?”正在盯着他看的千机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吟无霜又重复了一遍,“我要去海边。”

    “不可能!”千机言神色陡然变利,“我不会放你走!”

    “你若不让我去海边,我便死给你看。”吟无霜冷冷看着他,“脸上这道疤,也就永远别想恢复。”

    “你敢!”千机言厉声尖叫,然后又生生遏止,柔声细语道,“告诉我,要去海边做什么?”

    吟无霜道,“烧纸。”

    千机言闻言皱眉。

    吟无霜面无表情看着他。

    “我去帮你烧,我去。”片刻后,千机言哄他。

    “与他成亲的人是我,不是你。”吟无霜语调冰冷。

    千机言死死握拳。

    “就算被你捆住手脚,我也有的是办法自我了断。”吟无霜道,“你能防的了我一时,却未必能一直防着我。”

    千机言深吸一口气,脸上表情又重新狰狞起来。

    吟无霜目光如刀。

    “好。”良久之后,千机言深吸一口气,“我去派人买纸,烧完之后,你也就将他彻底忘掉!”

    作者有话要说:【最后】

    “好。”良久之后,千机言深吸一口气,“我去派人买纸,烧完之后,你也就将他彻底忘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江湖遍地是土豪》,方便以后阅读江湖遍地是土豪第203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遍地是土豪第203章并对江湖遍地是土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