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遍地是土豪

第204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语笑阑珊 本章:第204章

    【连城孤月x吟无霜】11

    那伙天煞宫的人在被绑到兰家礁后,很快就醒了过来,而在兰老夫人的吩咐下,这六个人被互相分开关押,所以并不知道对方的状况。

    兰溪与连城孤月单独审问了两个人,发现这些人的确是……脑袋有问题。并非装神弄鬼,而是发自内心觉得,自家大王的确又能腾云驾雾又能口吐烈焰,现在之所以不能化形飞升,完全是因为还未修炼成功。审讯进行到后来,他们甚至还试图说服连城孤月与兰溪也加入天煞青龙猛虎七十二宫,表情十分诚恳。

    “看着像是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出了地牢之后,兰溪道,“南海上有不少这种小岛,上头的居民大多没出过远门,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很容易被别有用心之人蛊惑。”

    “照这么说,那个孙九天倒未必有问题,最多就是有些夜郎自大。”连城孤月道,“不过那个所谓的大师就问题大了,听他教功夫的路子,不像高手倒像邪教,否则也不会在短期内就能有如此突飞猛进,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是在丧魂湾附近遇险,而那附近也没有别的海岛门派,无霜若没有被孙九天掳走,十有八|九会在他这个师父手中。”

    “想办法混进天煞宫看看?”兰溪提议,想想又皱眉,“不过看这些人被洗脑的程度,只怕不会愿意带我们进去。”

    院外闪过一道七彩流光,大凤凰站在一根树枝上,慢悠悠梳理尾羽,冷艳的一比那啥,一看就来自神界,谁都不能怀疑,否则一定会被拍一脸。

    连城孤月挑眉,“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兰溪问。

    连城孤月道,“顺着哄。”

    兰溪闻言微微不解,“什么叫顺着哄?”

    “既然他们一心觉得孙九天不是凡人,那我们便也一样找个神仙。”连城孤月道,“而且要找个比他更大的神仙。”总归讲道理也没用,倒不如另辟蹊径。

    兰溪想了想,然后笑道,“我明白连城兄的意思了。”

    而至于由谁来扮演神仙,那自然是想都不用想啊……

    岛上就有个现成的。

    兰家礁的地牢里,天煞宫其余四人正在惴惴不安,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被绑到这里——出来打个水就被打晕绑架了,这种人生简直倒霉。

    “出来。”正在几人胡思乱想间,一个牢头样的人突然打开门。

    那些人立即大喜道,“是要放我们出去了吗?”就说真是无辜的啊。

    牢头道,“北斗神尊有事要问。”

    北斗神尊什么的,听上去真是非常霸气。

    于是那些人瞬间就被震住了!

    但仅凭这个显然是不够的,因为更吓尿的大戏还在后头。

    当时正值夕阳西下,晚霞在天边肆意蔓延,层层叠叠的云朵被染成金红色,热烈如同不败木棉,与远处海面连在一起,像是要烧毁全世界。而在天际尽头,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正挥动双翼,朝这边缓缓飞来。

    天煞宫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觉得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凤凰越飞越近,一个白胡子老神仙衣摆飘飘,从半空稳稳落了下来。

    我的个亲娘……虽说一直坚信自家大王是神仙,但他毕竟还没飞升成功,如今骤然见到一个真会飞的,天煞宫众人还是觉得很闪瞎狗眼,并且膝盖略软。

    “孙九天何在?”鬼手神医声音威严,非常不给影帝沈小受丢脸。

    “见过神尊啊。”那些人反应过来后,顿时呼啦啦跪了一地,简直不能赤诚。

    兰溪暗笑,唱戏也没这有看头。

    “我家大王还在岛上。”天煞宫众人争前恐后道,“神尊是来点化他的吗?”

    大概是觉得众人太吵,于是大凤凰冷艳甩了一下尾羽,眼神妥妥凛冽,脚爪微微用力,立刻就踩裂了一片青石板!

    于是天煞宫的人意料之中被吓到了。

    毕竟能让目射霹雳小毛球都害怕的哥哥,发起火来可是非常非常恐怖的啊。

    “孙九天本是天界一麒麟神兽,此番下界是为渡劫。”鬼手神医道,“按照天界律例,他今年五月就可飞升,只是万万没料到,定好的命数竟会被妖人篡改,以至于到现在还是凡胎肉身。”

    这也太惨了啊!天煞宫众人落下热泪,纷纷追问道,“妖人是谁?”

    鬼手神医答,“如今说要点化他之人。”

    “神尊的意思是大师?”众人目瞪口呆。

    鬼手神医点头,“其实就是个妖人。若再这样下去,孙九天不仅会从仙界脱籍,甚至还很有可能会灰飞烟灭,万劫不复啊。”

    万!劫!不!复!

    众人陷入持续不断的震惊中无法自拔,大张着嘴一直没法合上。

    “不过也不是无法化解。”鬼手神医道,“只要能将妖人除去,还是有希望能飞升的。”

    “那还等什么!”大家一拍桌子便站了起来,撸袖子打算去打架——就算先前千机言曾说得天花乱坠,但也不过是说说而已,从没见过他真的呼风唤雨。而眼前这个白胡子老神仙则不一样,不仅坐骑是凤凰,而且还是实打实从天边飞来的,看上去也很像太上老君,说不定当年还在炉子里炼过孙大圣,是个人也知道该相信谁。

    鬼手神医道,“那妖人现在何处?”

    “在一个单独的小岛上,距离天煞青龙猛虎七十二宫还有些距离。”那些人道,“平时我们经常要送药材和一些生活必需品进去。”

    “送到岛上之后呢?那里共有多少人?”连城孤月问。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那几个人道,“每次送过去的时候,他都恰好会在港口码头等,我们只需要按照他的吩咐,将东西卸到不远处的一间空房就好,从没去过别的地方,也从没见过别的人。”

    此言一出,其余人都微微有些皱眉,按照这个说法,通往小岛的路上显然有不少机关,否则对方不可能恰好每次都能守到。先前不敢硬闯,就是怕万一吟无霜真在他手里,将对方逼急反而会让他陷入危险,但看现在这个架势,要混进去怕也不简单。而若对方只有一个人住,就算知道了大概方位,也无法像找天煞宫所在那样,利用灯火判断位置——那片海域里大大小小的海岛极多,说是迷宫也不为过,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找到迷雾下的一两点星星灯火,无异于大海捞针。

    “下一次补给的船只是什么时候?”鬼手神医又问。

    “按理来说是七天后,但是也说不准。”对方道。

    兰溪问,“说不准是什么意思?”

    “七天之后,本来是要去送水的。”对方囧囧道,“但是现在我们还在这里。”

    兰溪拍拍连城孤月的肩膀,两人一起出了门。

    “混上天煞岛看看?”连城孤月道。

    兰溪笑道,“我与连城少主果真是知己。”

    “这是最好的办法。”连城孤月道。混上岛,一来可以判断吟无霜到底在不在孙九天手中,二来也可以趁机藏身补给货船,神不知鬼不觉去另一座小岛。

    主意打定,忽悠天煞宫那些人的任务也就落在了鬼手神医头上,不过他似乎也演上了瘾,一板一眼十分有架势,妥妥一个来自神界的白胡子老神仙,简直不能更逼真。莫说是蒙外人,就连兰老夫人看到后,也略微震惊了一下。

    于是当天晚上,一艘小船便从兰家礁出发,趁着夜色前往天煞岛,船上除了连城孤月与兰溪外,还有一个充当向导的天煞宫人。先前他曾怀疑过为何老神仙不做法捉妖,而要用如此原始的方式,不过很快就打消了疑虑,因为鬼手神医轻描淡写说了两个字——历练。

    历练什么的简直不能更靠谱了好吗,能在其余同伴中被太上老君的师兄选中,他此时此刻颇有几分自豪,脊背特别挺直!

    大概是仗着有迷雾做掩护,因此天煞宫周围的防守并不严密,而有了向导带路,闯过那些迷雾显然没有任何问题——事实上为了给自己也争取一个飞升的机会,他简直就是用绳命在带路!再加上兰家礁的船只虽小却很快,所以三人比原计划提前了将近的一天,便赶到了岛上。

    天边残月如血,几乎连一颗星辰也没有。众人绕过海草从上了岸,先是去孙九天的住处看了看,里头果真黑漆漆的,显然还在修炼未出关。

    “不如去二大王的住处?”向导提议。

    兰溪闻言嘴角一抽,不是他不严肃,而是这个二大王名叫孙八天半——作为孙九天的下属,他显然不敢叫孙十天,但是也不想和大王差太远,所以就成了八天半,听上去很是喜感。

    而孙八天半此时此刻正在指挥下属,往一艘船上搬东西。

    “是送货的船。”向导小声道。

    连城孤月藏身在暗处,借着院中一明一灭的蜡烛,就见除了一些吃食和衣物之外,最显眼的,便是那一捆一捆扎好的香烛纸钱。

    “你们说,大师好端端的要这个做什么?”孙八天半显然很是不解,“难不成神仙也要纸元宝?”

    “谁知道呢。”下属道,“幸好附近还有渔民经营这等生意,否则去对岸一来一往,时间上哪里来得及。”

    “你们速度可快着些。”孙八天半又道,“别耽误了大师做法。”

    “放心吧二大王。”下属道,“我们搬好之后洗把脸就出发,明天下午就能到,恰好是约定的日子,断然不会误事。”

    孙八天半点头,又看了一阵子众人装货,方才转身离开。

    连城孤月看着那堆香火纸钱,眼底瞬间闪过一道光,心里也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那伙人散去后,连城孤月去船边检查了一下,发现里头装了不少东西,几乎没有能藏身的地方,只有一个装着药材的大竹筐,勉强能躲一个人。

    “我去。”连城孤月当机立断。

    虽说有些冒险,但这是唯一的机会,兰溪点头,“那少主务必小心。”

    两人又简短商议了两句,连城孤月便将那些药材捆上石头丢进海里,自己躲进了竹筐中。兰溪迅速将其余东西盖在上面,带着向导离开小岛,登小船回了兰家礁。

    另一处小岛,吟无霜正靠在铁柱上昏睡,神情有些憔悴。经过这些天的调养,他脸上那道伤口已经完全康复,连一丝细小的疤痕也未留下。

    千机言照旧坐在他对面,眼底是难以掩饰的兴奋,嘴里念念有词,手中拿着一把精致的小刀,时不时呵呵怪笑出声。

    吟无霜睁开眼睛,整个人看上去都很是虚弱。

    对于他苍白的脸色和日渐消瘦的身形,千机言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反而还觉得更好看了些。一想到全天下都为之心动的美人此后会永远待在海岛,每天都与自己在一起,不会抗拒也不会挣扎,一直都乖乖柔柔的,就连血液都开始发烫。

    一声清脆铃声响起,千机言瞬间站起来,凑近吟无霜道,“是他们送纸钱来了。”

    吟无霜淡淡应了一声,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机警万分。

    “我这就去取,然后便带你去烧纸。”千机言道。

    吟无霜道,“好。”

    看着那薄薄的唇瓣,千机言猛然咽了下唾沫,目光不舍得移开,他原本是不碰活人的,但面前这人实在太美好,忍不住就有些被蛊惑,只是刚想要凑上去,却又被吟无霜寒冰般的目光冻住,只得不甘心出了屋门。

    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吟无霜微微闭上眼睛,稍微定了定神。未亲眼见到,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连城孤月会出事,当务之急便是从这里逃出去。但屋内机关重重,且不知道外头还有什么,在这里贸然动手对自己毫无优势,所以才想先去海边看看状况,也好找机会离开。

    补给货船穿破迷雾,顺利抵达港口。几个人跳下来道,“大师,东西带来了。”

    “香烛纸钱呢?”千机言问。

    “都在里头。”那几人道,“还有些药材与吃食,都是按照大师先前的吩咐买的。”

    “不错。”千机言点头,“不必搬到货仓了,你们用另一艘船回去吧。”他现在一刻钟也不想等,只想着快些让他烧完纸,以免出更多乱子。

    那几人点头领命,解下码头一艘空船扯起风帆,很快就离开了小岛。连城孤月透过竹筐缝隙,看着千机言那张丑陋至极的脸,双手握成铁拳。

    先前两人在苏堤城的时候,他曾在人群中见过这张脸,因为气场太过诡异,所以便也就记住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又遇到。如果说先前还有些不确定,在看到他的一刹那,连城孤月几乎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这一切原本就是早有预谋,只恨自己粗心大意,居然任由他最后得逞。原本想不顾一切杀出去,却又生生强迫自己忍了下来——当务之急是先将人找到,比什么都重要。

    蹲下看了看那堆纸钱后,千机言便转身离开了码头,四周很是安静,只有阵阵海浪的声音。连城孤月迅速从竹筐中出来,先是想着要去岛上查探,想了想却又躲到了一块巨石后。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终于传来脚步声,还有些许金属碰撞的声音。

    吟无霜双手被捆在身前,铁链另一头被千机言握在手里,以免他又伤到自己的脸。

    两人逐渐走近,连城孤月死死捏着手中海草,双眼几乎变成赤红。

    “好了,烧吧。”千机言将他带到香烛前,语调阴狠道,“若是你再敢毁自己的脸,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伤口要是能好,我多久都能等,要是不好,我便将你活着制成人偶,让你亲眼看到自己的内脏离开身体,疼到五官都扭曲变形!”

    吟无霜淡淡道,“这番话你已经说了不下二十次。”

    “那是因为我关心你。”见他服软,最近又的确很乖,千机言语调又和缓下来,“好好,去烧纸吧,不然要起风了。”

    吟无霜缓缓点燃一摞纸钱,半跪在了地上。

    千机言守在他身侧,已防他又出什么乱子,却刚好挡住连城孤月的视线。

    纸钱一张张被点燃,火势很大,千机言皱眉道,“离远些。”

    吟无霜站起来,像是要往后头走,却在挪步时骤然跃起,瞬间发力将身上的铁链挣断,挥手将地上燃烧着的纸钱扫了起来,迎面飞向千机言。

    连城孤月猎鹰般从巨石后跃起,手里寒光闪耀,直直杀了过来。

    看清来人之后,吟无霜脸上瞬间闪过惊喜,只是还没等他说话,连城孤月已经大喊一声,“退后!”

    吟无霜本能向后仰去,刚好躲过千机言一掌。

    连城孤月飞身上前,将人一把搂回了自己怀里,目色狠厉看着千机言。

    吟无霜却没他这般紧张,担心了这么多天,此番终于见到情人,他只觉得满心的压力都被卸掉,也不顾千机言还在,只是一直盯着连城孤月,眼睛一眨也不眨。

    连城孤月将他抱得更紧了些,低声安慰道,“别怕。”

    确认这一切不是做梦之后,吟无霜眼底漫上笑意,“嗯,我不怕。”冰封了多日的脸终于冰消雪融,嘴角向上扬起,在暖暖夕阳下,衬着身后万千碧波,美到让人心悸。

    名震江湖的第一美人,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千机言怪叫一声,赤手空拳便扑了过来,显然很想将人重新夺回。但他只对付一个吟无霜便已经吃力,更何况此番还加了个连城孤月。一想到自己心爱之人被面前这个混账用铁链锁了这么多天,连城少主的战斗力简直破表,吟无霜先前还在帮忙,后头索性便收手站在一边,只是看他两人缠斗。

    数百招后,吟无霜皱眉,“我饿。”

    连城孤月纵身跃起,手中乌金利刃斩破巨石,剑气凝成无形利刃,重重刺透千机言前胸。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竟是如同加了墨汁一般。

    吟无霜果断别过脑袋,一眼也不想多看。

    千机言睁大眼睛,像是不可置信般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血洞。

    连城孤月反手又补上一刀,将他干脆利落解决掉,然后上前将他重重搂在怀里,怒道,“这混蛋不给你饭吃?”

    吟无霜笑出声,手臂环过他的腰,“师父教我辟谷之术,谁要吃他的东西。”

    连城孤月闻言心疼,将他抱得更紧了些。

    “来龙去脉很长,我慢慢说给你。”吟无霜道,“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岛上还有没有别人?”连城孤月问。

    吟无霜摇头,“只有他一个。”

    “大概要晚上才会有人接我们。”连城孤月道,“我先捞几条鱼给你吃。”船上倒是有不少吃食,不过按照他的脾气,想来也不会愿意碰,所以索性便也不问了。

    吟无霜眼底带笑,手臂搂住他的脖子,“嗯。”

    码头有大概三四艘废船,连城孤月拆了木板点起一堆火,将海鱼洗干净烤给他吃。

    虽说没什么调料,但吟无霜显然不会在意这些,吃完三条海鱼后,又在连城孤月衣摆上擦了擦手,然后就靠在他眯着眼睛晒太阳,“兰家礁?”

    “多亏他们救我。”连城孤月用拇指蹭蹭他的脸颊,内疚道,“是我没用。”

    “谁说的。”吟无霜懒洋洋蹭了蹭,“若你没用,现在就不会在这里。”

    连城孤月还想说什么,却被他堵住嘴,“不许说了。”

    “嗯。”连城孤月握住他的手亲了亲,“累不累?我抱着你睡一阵子。”

    吟无霜点头,在他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整个人都慵懒起来,就像是等着被人挠痒痒的猫。

    连城孤月捏捏他的脖子。

    吟无霜皱眉缩了缩,又往他怀里蹭蹭。

    连城孤月低笑出声,将他紧紧抱在怀中。

    海浪阵阵,无比安宁。

    夜色来临之际,连城孤月燃起熊熊烈火,把那处充满罪恶的院落付之一炬,火光迎风而涨,整整燃烧了大半个时辰,将天际也染上一层红。

    两只凤凰在夜空展翅翱翔,鸣叫清亮婉转,像是要驱散一切邪鬼恶灵。潜伏在暗处的船只得了信号,在天煞宫向导的带领下,急速驶向小岛。

    第二天清晨,船只终于抵达港口。吟无霜依旧在连城孤月怀中安然沉睡,在神经紧绷了这么多天后,他几乎已经精疲力竭,全身都酸疼到如同被针扎过,只想忽视外界赖在他怀中,动也不想动。

    说不清在黑暗中过了多久,才觉得眼前像是有人影晃动,唇上传来湿热触感,睁开眼睛后,刚好撞到一双熟悉的双眼。

    “睡醒了?”连城孤月将他抱起来,“已经过了一天一夜,吃过东西再睡。”

    身上干净清爽,显然是他已经替自己沐浴过,吟无霜靠在他怀里皱眉,“胃不舒服。”

    “饿了这么多天,鬼手前辈说你要好好养。”连城孤月端过一边的粥饭,吹凉后喂给他,“兰老夫人亲手做的,她一看你就喜欢到不行,还将兰溪揍了一顿。”

    吟无霜咽下粥饭,眼底有些不解。

    “因为怨念自己儿子还没找到媳妇。”连城孤月解释,“觉得又被我娘比下去了。”

    吟无霜失笑。

    “先在岛上好好养身子,等到彻底恢复之后,我们再一起去染霜岛。”连城孤月道,“鬼手前辈已经替你试过脉,说是冰泉太过阴寒,你又经常泡在里头,所以才会伤了心脉。”

    “要怎么治?”吟无霜问。

    “除了针灸吃药,饮食也要注意。”连城孤月道“还有,要早些和我成亲。”

    “这也是鬼手前辈说的?”吟无霜挑眉。

    连城孤月点头,“是我强迫他写到方子里进去的。”

    吟无霜:……

    “你要快些好起来。”连城孤月亲亲他的唇瓣,眼底神情很是认真,“因为我着急娶媳妇。”

    吟无霜笑出声,伸手扯住他的脸颊。

    屋内烛火轻摇,是最温暖的颜色。

    作者有话要说:报告:我最近三次元实在太忙,所以在以后的十天里,暂时不能保证每天6000了,会根据写完的时间,调整成隔一天或者两天更新,5月25日再恢复正常日更,请见谅~tat~

    ps:5月28日开新文不会改~=3=

    拜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江湖遍地是土豪》,方便以后阅读江湖遍地是土豪第204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遍地是土豪第204章并对江湖遍地是土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