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遍地是土豪

第206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语笑阑珊 本章:第206章

    【连城孤月x吟无霜】13

    与别处不同,连城孤月所说的温泉位于一处悬崖下,向上看是积雪皑皑的冰封瀑布,山谷内却草长莺飞开满春花,一眼从冬看到夏。各色蝴蝶翩跹飞舞,一汪乳白色的泉水冒出氤氲热气,空气里有淡淡甜香,比梦境更美好。

    “这里很安静。”连城孤月从身后抱住他,下巴轻轻放在肩头,“没人会打扰我们。”

    耳畔传来湿热气息,吟无侧首躲过他。

    连城孤月收紧手臂安慰,“别怕。”

    吟无霜转头,微微挑眉道,“怕?”

    连城孤月低笑反问,“难道你不怕?”

    看着他眼底明显的戏谑,吟无霜抬手一掌便拍了过去,看似凌厉,却显然只是做做样子,也便轻而易举被他握住手腕。

    “赶了这么多天路,我也不舍得。”连城孤月帮他脱掉外袍,抱着进到温泉里,“泡完便好好休息,明天还要早起。”

    “早起做什么?”吟无霜扭头,“又是你家的规矩?”

    “连城家对你没有任何规矩。”连城孤月捏捏他的鼻子,“早起是为了吃花糕,明天是喜神日,一家人讨个吉利罢了。”

    吟无霜应了一声,继续靠回他的怀里,闭上眼睛休息。

    池水温度刚好,四周的花香也很有安神效果,所以吟无霜整个人便也跟着慵懒起来,不想动不想说话,甚至连眼睛都不想睁开——所以就算是感觉到身后那人的手不老实,也只是皱眉抱怨了一下,便又重新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衣衫早已散开大半,掌心接触到的肌肤无一处不是细腻美好,像是最好的锦缎般惹人上瘾。连城孤月手沿着他的腰线缓缓下移,触感愈发绵软,眼底看不真切的欲念也就愈发明显。

    吟无霜靠在他胸前,呼吸声绵长又安宁,显然已经睡了过去。

    连城孤月哭笑不得,犹豫再三后,还是轻轻将他的衣服拉好,重新把人抱进了怀里,“好好睡。”

    吟无霜脸上有些笑意,手臂轻轻搭过他的腰。

    在连城孤月面前,吟无霜向来没有任何警觉性,或者说根本懒得再有警觉性,所以在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他甚至不记得昨晚是什么时候泡完的温泉,又是如何回的住处。身侧被褥有些乱,不过却没有人,显然连城孤月已经早起出了门,想起昨日他说过要吃花糕迎喜神,吟无霜披衣下床,打算出去问问究竟,屋外却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醒了?”连城孤月推门进来,坐在他身边道,“刚准备来叫你。”

    “什么时辰了?”吟无霜问。

    “卯时刚过,还早。”连城孤月道,“不用着急,洗漱完赶过去刚好。”

    “你去烧柴了?”吟无霜微微皱眉,凑近他的衣服闻了闻,“怎么一股糊味。”

    “还真能闻到。”连城孤月失笑,“我跟你说了,你可不许说出去。”

    “什么?”吟无霜不解。

    “按照常理,花糕都是姨母在做的。”连城孤月道,“不过娘亲想亲手做给你,结果一个不小心笼屉着火了。”

    吟无霜:……

    “娘亲平时很少进厨房。”连城孤月道,“她是真的喜欢你,只是有些不擅表达罢了。”

    吟无霜眼底有些笑意,“嗯。”

    连城孤月拉过他的手,“走吧,换身衣服,我们去迎喜神。”

    连城山庄内虽说四季如春,却也遵从着外头的时令,端午粽子腊八粥一样不少。而在迎喜神的时候,普通百姓是吃打糕,连城山庄内由于常年都有桃花盛开,所以红棉便将其加进了糕点中,蒸出来煞是好看,吃起来也多了几份香气。

    “娘亲,姨母。”连城孤月带着吟无霜进到饭厅。

    “两位夫人。”吟无霜也跟着打招呼。

    “快来这里坐。”红棉热络无比,让吟无霜坐在了自己旁边。

    十三娘胸口发闷,到底是谁的儿媳妇!

    但红棉显然不会管她姐,而是继续道,“昨夜睡得可好?”

    “院子很安静。”吟无霜道,“多谢夫人。”

    “都跟着孤月回家了,还叫什么夫人。”红棉埋怨,“听着多生疏。”

    白茫茫一边啃糕点,一边幽幽提醒他娘,“还没给改口红包。”

    连城孤月失笑。

    吟无霜耳根有些发烫。

    十三娘:……

    我才是婆婆!

    “姨母早就准备好了。”红棉拿出一个小布包,笑着塞进他手中,“好好收着,莫要嫌弃才是。”

    “自然不会。”吟无霜赶忙道,“有劳夫人记挂。”

    白茫茫继续幽幽道,“改口费都收了。”怎么还在叫夫人。

    吟无霜:……

    连城孤月完全没有替他解围的意思。

    红棉一直笑着看他。

    吟无霜只好道,“多谢姨母。”

    红棉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十三娘则是冷静握紧茶杯,这可是我的儿媳妇!我!儿!子!带!回!来!的!媳!妇!

    要改口也是先改我!

    “娘亲。”连城孤月问,“你不舒服?”

    “怎么会。”十三娘十分淡定。

    然后茶杯就裂了。

    白茫茫不幸被溅了一脸水,觉得十分心塞。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姐姐有没有烫到?”红棉赶忙坐到她跟前。

    吟无霜也用关切的眼神看她。

    十三娘:……

    “幸好没事。”红棉用帕子帮她擦了擦手,“前几天刚缝完被子,原本就扎了不少伤口,这还没全好,要是烫了可怎么得了。”

    吟无霜道,“多谢夫人。”

    红棉打趣,“怎么只改我一个人的口,敢情还要准备两个红包?”

    吟无霜有些尴尬。

    十三娘一直在擦手,一看就不紧张。

    连城孤月在背上轻轻拍拍他。

    吟无霜心一横,“娘亲。”声音很低,不过还是能清晰传到每个人的耳中。

    十三娘瞬间笑靥如花。

    红棉扶额,就不能稍微矜持着点。

    白茫茫咬着鸡腿感慨,姨母是蜀中来的吧,这变脸速度……啧。

    “咳咳。”回过神后,十三娘很想让时间倒回去,那自己一定要继续冷艳,做一个高端的恶婆婆。

    但这显然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所以十三娘果断怒视了一眼儿子。

    连城孤月很识趣,起身与她换了个位置。

    终于坐到儿媳妇身边,十三娘心情非常舒爽。

    “不然今日就请先生来吧。”红棉建议,“挑个好日子,也好将亲事办了。”

    “好。”十三娘一刻考虑都没有,答应完才觉得似乎太过独断,于是看着吟无霜,“你觉得如何?”

    “自然好。”连城孤月接过话头。

    十三娘怒道,“插什么嘴,又和你没关系!”

    连城孤月愣了愣,“要成亲的人是我。”

    吟无霜失笑。

    江湖第一美人,笑起来自然是好看的,于是十三娘便更喜欢了,甚至还觉得是不是自己儿子给别人下了药!

    否则按照那点出息,完全不可能有本事拐回来啊。

    “今日若是没事,便留下来跟姐姐一起说说话吧。”红棉道,“二十多年没出过山,也想多听些外头的事情。”

    吟无霜点头,“好。”

    连城孤月道,“我也留下。”

    十三娘不耐烦,“怎么盐里醋里都有你。”

    连城孤月:……

    白茫茫用十分同情的眼光看他亲爱的表哥。

    这种处处遭到嫌弃的人生啊……

    简直悲惨。

    为了迎喜神,山庄里这天很是喜庆,四处都有人在敲锣打鼓。吟无霜在无雪门清静惯了,还是头一回知道,原来自己家中也能如此热闹。

    “这里嫌不嫌闹?”吃完早饭后,十三娘与他一起坐在小楼上,“若是喜欢安静,我们便换个地方喝茶。”

    “不必麻烦。”吟无霜道,“这样很好。”

    “我也觉得是。”十三娘递给他一盏茶,“先前听孤月说起,就觉得你性子太冷了些,在外头不管是什么样,到了自己家中,总该多些烟火气才好。”

    吟无霜笑笑,“嗯。”

    小楼外,连城孤月道,“多谢姨母。”

    “谢我做什么。”红棉笑着拍拍他的手,“早些看到你和小然成亲,也算是了结我和姐姐一桩大心事。”

    白茫茫蹲在旁边装死。

    但红棉显然没打算放过他,“你打算何时成亲?”

    白茫茫悲愤,“不要逼婚啊!”

    “也不指望你能带个第一美人回来了。”红棉叹气,“只求不要人品低劣满脸麻子五大三粗好吃懒做,便已是千恩万谢祖上积德。”

    白茫茫落下热泪,要求也不用这么低吧。

    真的是亲生的吗。

    那必须不是。

    一定是捡回来的。

    小楼之上微风阵阵,吹动四周纱幔。吟无霜与十三娘相对而坐,茶香袅袅,看上起很是和谐融洽。

    “世事变迁,时间可真是快啊。”听他说完外头的事情后,十三娘感慨,“一晃都这么多年了。”

    “娘亲若是喜欢,随时都能出去看看。”吟无霜道。

    十三娘笑着摇摇头,“当日成亲之时,我便发过誓,不会再踏出山庄一步。”

    吟无霜哑然。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十三娘道,“现在孤月才是连城一族的主子,他想做的事,没人能拦住。”

    吟无霜迟疑,“我……”

    “孤月向来就不是循规蹈矩之人,你不必自责。”十三娘道,“只要你能恪守连城家的秘密,其余之事,我也管不到。”

    吟无霜点头,“我懂。”

    十三娘笑笑,闭上眼睛养神。

    吟无霜拿起茶壶,替她添了一杯热茶。

    连城孤月靠在远处枝桠上,看着小楼方向,眼底一片如水温柔。

    红棉做事向来极有效率,拿了两人的生辰八字,第二天下午便已经算出了好日子,腊月二十六成亲,刚好赶上年三十一起吃团圆饭。

    十三娘皱眉,“会不会太赶了些?”

    红棉道,“自然不会,山庄内人手充足,加紧准备完全来得及。”

    十三娘道,“还是再延后一些吧。”

    红棉道,“吉日难寻。”

    十三娘道,“难寻又不是寻不到。”

    红棉道,“我会帮姐姐做喜被。”

    十三娘如释重负,“那便定下腊月二十六了。”

    红棉笑着摇摇头,坐在桌前磨墨——成亲可是一件大事,杂七杂八的规矩多了,得一件件写下来才成。

    “腊月二十六?”吟无霜皱眉。

    “怎么,嫌晚?”连城孤月将他抱进怀里。

    吟无霜道,“现在已经到了十月末。”

    “聘礼早就准备好了,明日便快马加鞭送去无雪门。”连城孤月道,“安心在这里住着,什么都不用操心,等到腊月中旬我再送你回去便是。”

    吟无霜有些头痛,成亲又不是打仗,为何听上去如此匆忙。

    “总之你不能反悔。”连城孤月收紧手臂,“否则我就去出家。”

    吟无霜闭上眼睛,懒得再听他胡言乱语。

    而无雪门内,终于收到聘礼的吟落雪也终于松了口气。

    送走连城山庄前来提亲的队伍后,兴致勃勃的落雪公子拿着礼单,围着满满几大车奇珍异宝清点了一下,得出一个结论——他哥果然很值钱。

    雪貂蹲在一边的枝桠上,把自己蜷成了一个白色小雪球,懒洋洋舔毛。

    “送你去当陪嫁?”吟落雪抬头看它。

    雪貂果断从围墙上蹿了出去。

    吟落雪:……

    稍微给点面子啊。

    冬雪一场接一场落下,天气越来越冷,一个消息却在江湖上炸开了锅。

    无雪门主要成亲了!

    虽说在先前的时候,关于吟无霜与连城孤月的事情便有了些许风声,但由于连城一族平时隐于江湖,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其来历,而无雪门则更是清冷遗世,想打听也找不到人,所以众人最多也就在茶余饭后提一下,更多是当做八卦谈资,却没料到居然是确有其事。

    江湖第一美人要成亲,光是想一想这几个字,就觉得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脑残粉纷纷落下热泪,那我们要怎么办。

    人生骤然失去奋斗目标,这种感觉累不爱。

    按照吟无霜的性格和连城孤月的身份,两人自然不会大摆筵席来请客,所以江湖众人在白白盼望了十几二十天后,也终于承认了这个惨烈现实,是真的没有请柬啊!

    但没有请柬是一回事,无雪门主要成亲的事既然已经传开,江湖各门派自然也没有装不知道的道理,于是只好纷纷派出人马,带着贺礼前往东北道喜,顺便腹诽原以为追影宫是最会做生意的,现在看来无雪门也不遑多让,最起码秦少宇与沈千凌成亲之时,好歹还是有一顿酒席可以吃的。

    简直心酸。

    看着无雪门库房内塞满的贺礼,落雪公子再次确定——他哥真的很值钱!

    腊月二十五当夜,吟无霜坐在白玉楼上,看着远处星河出神。

    “哥。”吟落雪坐在他身边。

    “怎么还没睡。”吟无霜帮他整了整头发。

    吟落雪道,“我紧张。”

    吟无霜:……

    “你不紧张吗?”吟落雪看他哥。

    吟无霜摇头。

    “我舍不得你。”吟落雪像小时候一样抱住他。

    吟无霜失笑,“即便是成了亲,我还是会有半年时间待在无雪门。”

    “那不一样。”吟落雪声音闷闷的。

    吟无霜拍拍他的背,“怎么不一样?”

    吟落雪道,“总觉得你被分走了一半。”想了想又补充,“是一大半。”

    “你也长大了。”吟无霜道,“我不在的日子里,无雪门的事情由你做主便好。”

    吟落雪眼眶有些红。

    “这些天也累了。”吟无霜道,“在这睡会儿吧。”

    吟落雪闷闷不乐枕在他膝头,觉得……还是很舍不得啊!

    吟无霜轻笑,取了一边的毯子盖在他身上。

    雪花翩然落下,衬着深蓝天幕,说不出的宁静美好。

    虽说头天睡得很晚,但第二天吟落雪已经很早便起床,带着几个得力下属忙里忙外,开始准备大婚的各种事情。吟无霜原本想要出门看看,结果被一堆人合力挡住,理由是出了门不吉利,于是只好百无聊赖,坐在屋内调息。

    吟落雪抱着一堆衣服冲进来。

    吟无霜睁开眼睛。

    “快些换衣服。”吟落雪催促。

    吟无霜皱眉,“还很早。”

    吟落雪道,“你先换上,我才好安心去忙别的。”

    吟无霜:……

    吟落雪很是坚决。

    吟无霜揉揉眉心,从他手里接过喜服。

    料子是织锦婆婆亲手织成的云霞锦,裁缝是楚国数一数二的司衣娘,再加上吟无霜的倾城容颜,直接导致弟弟又开始考虑“要怎么样才能让连城大哥入赘从而顺利把哥哥留下来”这个严肃的问题。

    雪貂从门里溜进来,熟门熟路跳进吟无霜怀中——为了配合今日的喜庆气氛,它的脖子上也被系了条红色丝带,看上去有些滑稽。

    吟无霜失笑,手指轻轻帮它挠背。

    吉时临近,无雪门外的鞭炮声骤然更大声了一些,锣鼓唢呐闹翻天,百姓也纷纷围在两边看热闹,个个都是喜气洋洋。

    “来了来了!”有人最先看到,于是激动叫出声。

    众人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在街道尽头,一队人马正在疾驰而来,打头之人眉目英挺丰神俊朗,周身似是落满朝阳。

    于是忍不住就感慨,能和吟门主成亲的,果然也不是一般人啊……

    连城孤月几乎是彻夜未眠,若不是怕不吉利,甚至昨晚就想来无雪门抢人,盼了这么久,他是一刻也不愿再等。卧房之内,吟无霜正在出神,突然就见他弟急匆匆冲了进来,于是不解道,“怎么了?”

    吟落雪道,“连城大哥来了。”

    吟无霜问,“所以呢?”

    吟落雪发自内心道,“我觉得他有点像土匪。”

    吟无霜:……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吟落雪恋恋不舍。

    吟无霜道,“这话你起码已经说了三十遍。”

    那是因为我对你不放心啊!吟落雪很想咆哮。

    吟无霜弹弹他的额头,起身打开门。

    连城孤月大步上前,将他一把揉进怀里。

    “我来带你回家了。”

    吟落雪和雪貂自觉闭上眼睛。

    深情相拥什么的……我们完全没看见。

    十分纯洁。

    从无雪门到长白山路途不算远,不过对于连城孤月来说,显然颇有几分度日如年的滋味,只恨不能直接飞回家,拜堂洞房然后将人一辈子捆在身边——而且更为苦逼的是,按照规矩在成亲之前,两人晚上还要分开睡。

    心上人就在隔壁而自己却只能独自辗转,连城少主几乎想要对月狼嚎,偏偏吟无霜白天还总是有意无意撩拨,咬牙切齿却又束手无策,也只能发狠攒着,以至于在拜堂当天,白茫茫不管在哪个角度看,都觉得他亲爱的表哥眼睛有些发绿。

    十三娘与红棉坐在正位,看着面前一对新人跪拜,都是笑得合不拢嘴。

    这座四周皆是茫茫白雪的山庄里,已经太久没有如此喜庆过了啊……

    虽说不用大宴宾客,却也忙了整整一天。洞房内红烛闪烁,吟无霜活动了一下筋骨,站在桌边喝了杯水。

    白茫茫站在门口,严肃道,“我要闹洞房。”

    连城孤月:……

    白茫茫非常坚定。

    连城孤月头疼,从袖中拿出一叠银票。

    白茫茫数了数,道,“不够!”

    连城孤月开始考虑要不要将他揍一顿。

    白茫茫果断后退三步,提醒道,“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

    连城孤月深呼吸,然后道,“明日自己去账房领银子。”

    白茫茫问,“多少?”

    连城孤月咬牙,“你想要多少便有多少。”

    白茫茫瞬间喜笑颜开。

    连城孤月摇头绕过他,推门走了进去。

    吟无霜显然也听到了方才两人的对话,正站在桌边戏谑看着他。

    连城孤月反手关上门,大步上前将人抱在怀里,直接压在床上亲了过去。

    动作有些粗鲁,不过今日是两人的大喜之日,吟无霜也便由着他放肆,直到感觉到脖颈处被吮吻到刺痛,才皱眉推开他。

    “喝交杯酒好不好?”连城孤月和他额头相抵。

    吟无霜微微侧首,脖颈处有些泛红。

    连城孤月轻笑,伸手将他抱起来。

    精巧的一对白瓷杯内,酒液清澈透亮,带着些许浅淡甜味,吟无霜道,“花酒?”

    连城孤月将他打横抱起,“不知道。”

    吟无霜失笑,“急什么?”

    “春|宵一刻值千金,自然急。”连城孤月将他放在喜被,“洞房花烛夜,一刻也不想浪费。”

    吟无霜拉住他的一缕头发,“我累。”

    “累也要听我的。”连城孤月低头亲亲他的侧脸,“今晚听我的,将来一辈子都听你的。”

    吟无霜被逗笑,“出息。”

    连城孤月虚压在他身上,细细吻过那每一寸眉眼。床头一盏喜灯微微跳出灯花,在惶惶烛火照映下,愈发显得身下之人姿容无双。红色喜服衣领微微敞开,露出大片白色肌肤,锁骨精巧无比,上头还有方才留下的浅色吻痕,如同掉落在雪山之巅的花瓣,干净到让人几乎不忍触碰。

    连城孤月眼神痴迷,又低头吻了吻那柔软唇瓣,方才轻轻拉开他的腰带。

    吟无霜微微闭上眼睛,顺从到无以复加。

    衣衫被一件件丢出床帐,屋里暖意渐升,两人温情脉脉呢喃低语,情到浓时,连呼吸都染上战栗。

    床头刻着鸳鸯交颈,床尾镶嵌龙凤呈祥,青瓷小罐被打开丢在一边,红色纱帐微微摇晃,满是氤氲好□□。

    连城孤月抱紧身下之人,在那纤白脖颈留下一片暧昧吻痕。吟无霜双臂无力环过他的脊背,被动接受着他的所有索取与赐予,疯狂到放佛全世界都已经消失,只有眼前这个人,才是唯一真实的存在。

    屋外飘下片片小雪,更显屋内春意浓厚。说不清过了多久,房内才终于安静下来,一缕北风从窗缝溜进来,吟无霜微微皱眉,又往他怀里缩了缩。

    连城孤月低笑,将他抱得更紧了些。

    真是……惹人疼啊……

    长白山里大多是时候都很安静,吟无霜很快便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每日帮着连城孤月处理完庄内与商号的事情后,便经常会去山里策马,又或者一起比武练剑,累了便缩在他怀里眯一阵子,像只冬日里懒洋洋的猫。

    而两位夫人则是变着法子给他炖汤,今天煮江鱼明日烹山鸡,一天换一种,生怕将人饿瘦,看得连城少主与白茫茫十分眼热,愈发觉得自己是捡来的。不过倒也卓有成效,几个月下来,竟然还真将吟无霜喂出了一些肉——虽然别人看不出来,不过连城少主倒是感受很真切。

    “挺好。”连城孤月在他身上摸了摸,觉得手感甚好,于是满意道,“不然我们不回无雪门了?再在这里住几个月,养胖一些再走。”

    吟无霜方才被他胡乱折腾了一阵,此番早已精疲力尽,连一根手指也不想动,自然也没心思再听他胡言乱语,伸手便将人推开,“我要歇息。”

    “先等等。”连城孤月从他身上起来。

    “还要做什么?”吟无霜皱眉。

    连城孤月扯过被单盖住他的身子,自己披衣下床,从柜子里取出了一只布兽,大张着嘴有些傻,也有些眼熟。

    吟无霜愣住,“这……”

    “先前那个掉到了海里。”连城孤月将布兽放进他怀里,“山庄里有图样,于是娘亲与姨母便照着重新做了一个,送给你。”

    吟无霜捏捏怀中的布兽,戏谑道,“不吃醋了?”

    “吃。”连城孤月掀开被子,将他与布兽一起抱进怀里,“所以每天只给你玩一小会。”

    吟无霜手臂环过他的腰,嘴角上扬闭上眼睛。

    布兽卡在两人的身体之间,大张着嘴看似很委屈。

    被挤变形什么的……简直惨!

    夏天来临之际,两人便启程离开了连城山庄。无雪门内井井有条一切如故,连城孤月道,“我早就说过,落雪会将一切都打理的很好。”

    吟无霜笑笑,进卧房去换衣服。

    “连城大哥。”吟落雪端着一盘樱桃进来,“刚摘下来的。”

    连城孤月道,“多谢。”

    “还有衣件事。”吟落雪往屋内看看,见他哥一时半会出不来,才压低声音道,“山洞里的东西交给叶谷主看过,已经有了回信,是香料。”

    “香料?”连城孤月微微皱眉。

    “是当初千机言来无雪门时放在哥哥屋内的东西,无色无味,不过据说有毒,久了能让人体软无力,肌肤也会更加白皙通透。”吟落雪说完又感慨,“如此看来,幸好当年我不懂事。”否则又怎么会吵着要离家出走,顺便跑进哥哥卧房,拿走所有他喜欢的东西丢到后山——当初这个盒子便被放在床下,还以为是哥哥藏起来的,现在才搞清楚,原来是千机言暗中放置的。至于为何会莫名其妙到了山洞里,估计也是哪个野物看着稀罕,所以顺便叼了回去。

    连城孤月拍拍他的肩膀,“多谢。”

    “觊觎我哥的人很多。”吟落雪严肃道,“你要保护好他。”就算是江湖排名前五的高手,在事儿妈弟弟眼里,也不过是一朵不问世事的冰室花啊……十分放心不下!

    连城孤月点头,笑道,“自然。”

    “你们在聊什么?”吟无霜出门。

    吟落雪迅速道,“聊樱桃。”

    吟无霜皱眉。

    “我先走了。”弟弟果断跑路。

    连城孤月随手拿起一枚樱桃喂到他嘴边,“尝尝看。”

    吟无霜张嘴。

    连城孤月道,“好吃吗?”

    吟无霜点头,“嗯。”

    连城孤月也跟着才吃了一个,结果被酸到呲牙咧嘴。

    吟无霜失笑,“方才到底在说什么?”

    “在说要好好照顾你。”连城孤月将他抱进怀里,低声道,“照顾一辈子。”既然没有来得及早些遇到,那便更要珍惜每一个明天。江湖何其大,就算不能替他将所有事情阻隔在外,也希望能尽己所能,帮他分担掉大多数的风霜刀剑。

    吟无霜微微扬起嘴角,安心靠在他胸前。

    阳光温暖和煦,在院中洒下一片细碎光影。

    夏日的午后,真是很美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吟门主的外篇到此结束啦~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日更番外。

    番外预计沈小受、叶谷主、黄大仙和吟无霜各一个。

    么么哒!感谢这段时间大家一直在等我qaq~

    鞠躬~我肥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江湖遍地是土豪》,方便以后阅读江湖遍地是土豪第206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遍地是土豪第206章并对江湖遍地是土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