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遍地是土豪

第207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语笑阑珊 本章:第207章

    【秦少宇&沈千凌】1.毛球失踪记!(上)

    六月中下旬,云岚城街道上多了不少卖莲花的小贩,酒楼茶坊里也多了不少与莲花相关的菜色点心,都是为了迎接观莲节。

    楚国国富兵强,百姓安居乐业,仓禀足而知礼节,清灵通透出泥不染的莲花自然也就成了理想人格的象征,因此上层的文人雅士很是看重这个节日,而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这天不仅能欣赏接天莲叶映日荷花的美景,还能放莲盏看灯会,再去寺庙抢个头香图吉利,吃一顿平日里见不着的莲花素斋,也算是热闹吉祥。

    追影宫内,一池莲花也正开得如烟似霞,湖心停着一艘小舟,沈千凌正靠坐在船头翻书,毛球趴在他怀里,脑袋上顶了一片莲花瓣,小黑豆眼熠熠生辉,觉得自己简直美!

    秦少宇刷刷几步踏过水面,稳稳落在了船上。

    “忙完了?”沈千凌坐起来。

    “嗯。”秦少宇道,“带你回去换身衣服,我们下山去吃饭。”

    “下山?”沈千凌不解,“先前张婶说了,晚上要炖莲藕排骨,还特意叮嘱我中午少吃一些。”

    秦少宇失笑,“莲藕排骨留着回来做宵夜,今晚城里很热闹,错过可惜。”

    “啾!”毛球也跟着严肃点头。

    沈小受略无语,知道是什么就开始啾!一听到牛肉排骨瓜子就点头,一听到青菜就装睡,快成精了啊……

    盛夏时节,追影宫位于山中还算凉爽,城里可着实闷热。沈千凌站在屋里,挑了件轻薄的衣服换上,毛球站在门槛上,张开短短的翅膀表示自己也想穿衣服。

    秦少宇道,“为什么最近又胖了?”

    “是吗?”沈千凌道,“我觉得还好,大概是刚洗完澡,毛比较蓬!”费尽心机给儿子找理由什么的,一看就是亲生的。

    秦少宇摇头,“以后少喂它吃些东西。”地上有不少先前小凤凰玩剩下的珠子,不小心就踩了一个在脚下。毛球看见之后,立刻跳下门槛一扭一扭跑过来,伸出小爪子准确无误踩在它爹脚上,仰着脑袋生气看他,小黑豆眼可坚毅——快给抬起来!

    秦少宇倒是被吓了一跳,“真能听懂?”

    沈千凌:……

    这位少侠你想多了。

    “宫主,公子。”暗卫在外头道,“车马都准备好了。”

    “走吧。”沈千凌随手拿了件红色的小马甲,套在了儿子身上——反正原本就是只火凤凰,也不会嫌热。

    江湖吉祥物喜气洋洋跟在后头,并且暗自可惜日月山庄和七绝国的小伙伴不在,否则就能一起去吃酒席,一起吃酒席什么的想一想就十分美好,兄弟情简直让人动容。

    山下百姓见到追影宫众人后,一如既往热情打招呼,并且表达了对摸小手的渴望。毛球蹲在沈千凌肩头,得意洋洋张开翅膀,全方位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小马甲,甚至还转了个圈,非常照顾现场观众,真不愧是影帝辛辛苦苦生出来的,不能更有巨星风范。

    酒楼老板早已准备好了靠窗雅间,转头便能看到蜿蜒的云岚河,景致绝佳还有丝丝凉风,倒也不觉闷热。头盘小菜分别是荷叶茶、拌藕丁、荷花酥和莲子枣,虽说简单却也应景,清淡爽口很是开胃。只是对于英俊潇洒的暗卫来说,这点小东西显然十分不够吃,几乎是小二还没放下来盘子就空了,堪称风卷残云,老板迫不得已,只好将精致的小碟子换成了盆,才勉强将其应付住。

    江湖吉祥物一边吃一边感慨,我们真是好食量,一看就知道非常健康。

    毛球倒是对这些素食没什么兴趣,啄了几个莲子后就从沈千凌怀里溜下去,在酒楼里一扭一扭跑了几圈,顺利被无数人摸头以及扔高高,觉得十分舒爽,甚至还从城里张员外的姨太太那里要来了一串珍珠,一如既往生财有道。

    夜色临近,酒楼两侧点起红灯笼,街道上也逐渐热闹起来。沈千凌咽下最后一口汤,然后满足道,“吃饱了。”

    “过来。”秦少宇伸手叫他。

    沈小受十分有原则,“不!”

    秦少宇道,“那不然就嗯嗯,你可以自己选。”

    沈千凌怒,“这里是酒楼!”在酒楼嗯嗯什么的,只有变态才会做!

    秦少宇不以为意,“那又如何?”

    太如何了好吗!沈小受无语凝噎,他男人简直不要脸。

    “快点。”秦少宇催促。

    沈千凌丧权辱国道,“只能摸一下。”

    秦少宇道,“好。”

    雅间门关着,自然也没有谁能看到,但窗外就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门外时不时还有人说话,这种环境一点都不适合干不纯洁的事情好吗,很像变态!沈小受僵着身体,感觉自己的小肚子被捏来捏去,十分生不如死。

    怎么能这样呢。

    晚上一定会消化不良。

    观莲节除了要赏荷之外,晚上还会放莲灯追忆故人。小摊贩生意很好,秦少宇买了一盏莲花灯,带着沈千凌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写下了师兄的名字,然后轻轻放进河中。

    漆黑河面上,星点烛火一明一灭,随着水流往远处而去,慢慢和大片光亮汇聚到一起,沈千凌扭头,想确定他现在是什么心情。

    “都过去了。”秦少宇道,“放心吧。”

    “嗯。”沈千凌主动拉住他的手。

    秦少宇笑笑,两人刚想往回走,却看到前头一个女子正在放河灯,身后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背上斜挎着一柄弯月长刀,看着像是从大漠里来的。

    “绿腰。”沈千凌认出她。

    “秦宫主,沈公子。”那女子站直身子,“这么巧。”

    小巧的莲花灯在水中蜿蜒前行,虽说看不清上头的字,不过也能猜到是为谁。沈千凌道,“我去过几次丽春院,里头的杂役都说你不在。”自从拜剑山庄一别,她便不知道去了何处,只在江湖上听到隐约传闻,说是独自一人去了大漠,却也打探不到更多消息。

    “今天刚回来,原本打算过几天再去追影宫拜访。”绿腰道,“恰好是观莲日,便来这里放个河灯。”

    “你还会走吗?”沈千凌问。

    “暂时不会了。”绿腰笑笑,“丽春院也会重新开张,沈公子随时可以来。”

    “嗯。”沈千凌看着她身后的男子道,“这位是你的朋友?”

    绿腰点头,“算是。”

    几人说话间,男子一直靠在树上看着远处,像是与这场对话无关,脸上有些狰狞伤痕,目色却很淡然。

    “那我们就不多做打扰了。”沈千凌道,“若是有空,随时来追影宫做客。”

    绿腰笑,“嗯。”

    告别之后,沈千凌与秦少宇一起往回走,道,“你觉得如何?”

    “什么如何?”秦少宇问。

    “绿腰似乎比先前内敛了不少。”沈千凌道。

    “一个女子孤身闯大漠,总会遭遇到一些人和事,性格会变也是理所当然。”秦少宇道,“现在这样未必不好。”

    “那个男人呢,你知道是谁吗?”沈千凌问。

    秦少宇摇头,“先前从未见过。”

    “若两人能成亲就好了。”沈千凌感慨。

    秦少宇失笑,“这也要管?”

    “想着她能有个好归宿而已。”沈千凌道,拜剑山庄已经被彻底封存,活着的人日子却要继续,自然是希望能有一个圆满结局。

    “这事你我怕是管不了。”秦少宇拉着他的手往前走,“不过绿腰的确是个好姑娘,老天也不会舍得为难她,最起码今晚那个男子,看上去应该是个高手,以后打架不用愁。”

    沈千凌哭笑不得踹踹他,暴力分子什么的。

    放河灯的人大多在廊桥处,上游倒是挺安静,四周也没多少灯火。秦少宇索性便将他抱了起来,一边往前走一边捏捏摸摸占便宜,两人打打闹闹,连空气里都是温暖甜蜜,眼看着双唇就要相接,一队暗卫却突然轰隆隆跑了过来,“宫主!”声音简直振聋发聩!

    沈千凌被吓了一跳,赶忙从秦少宇怀里挣下来。

    秦少宇脸色乌黑,“撞见鬼了?”

    要是换做平时,对于“打断了宫主和公子亲亲”这种事,暗卫一定会争先恐后进行推卸责任,以免被打发去扫茅房或者干脆卖掉!但这次情况例外,因为……少宫主不见了啊!

    “什么?”沈千凌目瞪口呆。

    “是真的。”暗卫泪流满面,“在河边看热闹的时候还在,一转眼就不见了,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很值得以死谢罪!

    沈小受顿时头晕目眩!

    而与此同时,河边的百姓也已经得知了“小凤凰消失不见”这惨绝人寰的消息,顿时就觉得整个人都要不好了。要知道在云岚城里,毛球人气可是非常高的呀,经常会被暗卫带下山玩耍,跟所有人都很熟,时不时啾一下简直心都要化掉,失踪什么的完全不能忍!

    于是一时之间,云岚河两岸点起了无数火把,人民群众纷纷自愿加入了寻找小凤凰的行列,场景可感人!

    “别着急。”秦少宇安慰,“说不定只是贪玩在哪个小摊上,过阵子就自己跑出来了。”

    沈千凌心里上火,跟着暗卫在人群里找。

    但实际上,小凤凰现在的境遇比较惨,因为它被绑架了!

    原本正蹲在暗卫身上欢乐啾啾,后头却看到了一个卖荷花糖的小摊,于是就张开小翅膀扑棱到了地上,想要过去尝一尝。由于先前也经常会这样,所以暗卫并没有在意,结果就悲剧了。

    此时此刻,毛球正蹲在一个玄铁打造的小笼子里,生气看着面前两个男人。

    “乖乖,真的是凤凰啊。”其中一个瘌痢头挑亮灯火,仔细看了看它屁股后面的小短尾翎,“这下咱哥俩可算是发财了。”

    “小心着些,这可是追影宫的凤凰,秦少宇不好惹。”另一个刀疤脸道,“得想个法子赶紧把它带出城,才好去南边卖个好价钱。”

    这两人是从南洋来的商贩,原本是做香料生意的,结果由于太过贪财吃了闷亏,不仅折损了货船,还得罪了不少人,走投无路逃到这云岚城,原本想看看有没有发财的机会,却无意中看到了跟着暗卫下山办事的小凤凰——不管在哪个国家,凤凰都是吉祥的征兆,寻常人莫说是拥有一只,就算是见上一面也难得,王公贵族就更是追捧。这小东西要是卖到南洋,可是要值大钱的,而且那里的人与楚国并无多少交集,自然也不会忌惮追影宫的势力,脱手要容易得多。主意打定,这两人便在暗中做了不少准备,还真就给得手了。

    这里是一处老宅子的地下暗房,他们并不担心小凤凰的啾啾声会被人听到,而云岚城地处水陆要道,每日都有不少商队进出,也不用担心会有人起疑心,所以现在最值得关心的问题,就是要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将小凤凰带出城。

    蒙汗药是万万不能用的,否则若是不小心弄死了,那这趟可就白忙活了,但现在城门口防守必然极其严密,也不是出城的好时机,只能慢慢等机会。瘌痢头顺手从旁边拿过一些油炸碎馒头,推进了笼子里。

    毛球抬起爪爪,准确无误踢了出去,并且愤怒啾啾——快点给带回去!

    “凤凰要吃什么?”瘌痢头问同伙。

    刀疤脸苦逼脸道,“我怎么会知道。”

    瘌痢头又扯了一些两人吃剩下的烧鸡。

    毛球更加生气,小翅膀抡得呼呼生风,生生给扇出去了!

    可千万别给饿死啊……两人有些慌,赶紧找出屋里所有能吃的东西,一样样递进去,然后看着小凤凰一样样踢出来,都觉得有些胸闷。

    完了完了,先前只想着要怎么绑回来,却没考虑绑回来后要怎么养这个问题,还以为和喂鸡差不多。

    看着在笼子里蜷成一团的小凤凰,两人都有一种“到手银子要飞”之类的预感!好不容易提心吊胆捱过一晚,第二天天还未亮,便赶紧出去探消息,一来想打听打听到凤凰到底吃什么,二来也看看城里到底成了什么样,也好找机会将它带出去,早些卖了也安心。

    毛球独自一鸟蹲在小笼子里,四周都黑漆漆的,觉得非常郁闷。好不容易试着将脑袋塞出去,圆滚滚的身子却差点被卡住,小爪爪使劲跺了两下,玄铁笼子也不见有什么变形,反而将自己震得有些晕,而且肚子还很饿!

    往常这个时候,早就应该吃香喷喷的肉干拌饭了啊!

    简直值得目射霹雳!

    城内自然是乱成一团,如果说昨夜大家还抱着侥幸的心态,觉得小凤凰说不定是淘气自己跑丢,那么在经过一夜的搜寻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它是真的被人绑走了——否则平时蹦蹦哒哒一刻也停不下来的毛球,断然不可能消失这么久。

    居!然!有!人!敢!绑!架!小!凤!凰!

    百姓瞬间就怒了!

    简直就是狗胆包天好吗!

    大家撸起袖子,纷纷表示在找到之后,一定要揍死这个毛贼!暗卫则是在赵五的带领下,联合官府挨家挨户排查,想着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四处城门也加紧了守卫,莫说是一只凤凰,就连一直苍蝇只怕也飞不出去。但即便是这样,一天过去之后,也还是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

    “别担心。”官府里头,秦少宇抱着沈千凌拍拍,“不会有事的。”

    “嗯。”沈千凌心急如焚,连眼眶都急红。

    秦少宇心里叹气,低头吻吻他的发丝,将人抱得更紧了些。

    暮色临近,街边铺子里一伙人在吃面聊天,话题自然是关于小凤凰。瘌痢头要了一碗葱油面,也装模作样凑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子啊。”其中一人道,“若是让秦宫主找出来,可怎么得了。”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另一人道,“那可是楚皇亲自册封的祥瑞之兆,也真有人敢下黑手,也不怕遭报应。”

    “会不会是哪个江湖门派,与秦宫主有冤仇?”有人猜测。

    “这可难说啊。”另一人道,“江湖上的事情,我们也不清楚,只盼着能赶快找到小凤凰才好。”

    “秦宫主手眼通天,想找到理应不难吧?”瘌痢头趁机插话。

    “那是自然。”云岚城里商贩多,没人会对陌生面孔起疑心,于是大家伙纷纷道,“现在城里不仅有云岚城的守卫,还有从外头调来的楚*队,这次就算是掘地三尺,也一定会将小凤凰找出来。”

    瘌痢头愣了一下,这些年他久居南洋,对楚国之事虽然有所耳闻,却也不是太了解,就算知道追影宫势力不小,也只当是大一些江湖门派,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还会有军队来帮忙,于是瞬间有些心虚——不过这也倒是正常,否则若真将所有事都打听清楚了,估计也就也不会有胆子绑架小凤凰了。

    先前只当自己是光脚的,想要抢一双鞋穿,以为就算被主人家抓住,无非也就是把鞋还回去,却没料到这次算是偷到了阎罗王头上,听周围百姓的意思,这次若是被抓住,只怕非但鞋没了,连脚都会被剁了。于是也没心情再吃饭,丢下面碗便往回走,想着找个更稳妥的地方将小凤凰藏起来。而另一个同伙也正与他一样,也坐在一家酒楼里头,听周围百姓聊天。

    “也不知道是那个脑壳长包嘞,连凤凰也敢偷。”酒楼老板站在柜台后啧啧,“且莫说他偷不走,就算真偷走了,上古灵禽又岂是一般人家能养的?”

    “为何?”刀疤脸赶紧问了一句。

    老板滔滔不绝道,“饮水只要花间朝露,进食只要天山雪莲,寻常人家莫说是找到,就算是看一眼也难。更莫说沐浴用的深山清泉,睡觉用的孔雀绒毯,上头还要洒满珍珠才成。”

    刀疤脸头晕目眩。

    “但上次小凤凰分明就吃过牛肉干啊。”有人提出异议。

    刀疤脸眼前一亮,这个似乎很好找啊!

    “那也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老板道,“城西酒肆里的金丝牛肉可是一绝,且不说牛肉要用最好的,就连花椒生姜盐巴炭火都有要求,方可做出上品牛肉,勉强能入上古灵禽的眼。”

    刀疤脸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就算贵一些,也总好过去找什么见鬼的天山雪莲和朝露,于是在吃完饭后,他便假装溜达消食去了城西,买了一包金丝牛肉回家。

    “你怎么才回来。”那瘌痢头正在屋里干着急,见着同伙后赶忙迎上去。

    “我在探听消息啊,顺便买了些牛肉干回来喂凤凰。”刀疤脸道,“你今日有没有打探到什么消息?”

    “可了不得,追影宫似乎将这只凤凰当成了命根子,听说连楚皇的军队都来了。”瘌痢头道,“城门口看守严密,我们只怕是出不去了啊。”

    “怕什么,大不了白忙一场,将这小东西在这,我们跑路便好。”刀疤脸胆子要大一些,“现在还没人怀疑到我们,切莫自乱阵脚。”

    “你确定?”瘌痢头依旧心虚。

    “那还能怎着,先前不也说追影宫的人能上天入地,还不是照样被我们偷到了凤凰。”刀疤脸往里走,“不用自己吓自己,我看那秦少宇也不过如此。”

    瘌痢头赶紧跟进去。

    “啾!”地下暗室里,毛球趴在笼子里,小黑豆眼充满悲愤!

    一整天都没有吃饭!

    其实按照凤凰的本性,十天半个月不吃饭也不会怎样,但问题这一只它不是一般的凤凰,而是被追影宫上下齐心喂出来的凤凰!不仅每天要按时吃三顿饭,还要时不时加点心瓜子牛肉干,才能健康长大!一整天不吃饭什么的,完全不能忍!

    刀疤脸赶紧拆开牛肉干,捏了一根递过去。

    虽然肚子有些饿,但毛球还是坚决转过头,往后退了两步,“啾!!!”不要用手捏!

    但刀疤脸显然不会明白它的意思,反而以为是不肯吃,于是又有些心塞——到底是要喂什么啊。

    “啾啾啾!”见他拿着纸包不动,毛球更生气,用小爪爪使劲踢门。

    “娘啊,不会真的要化形吧。”瘌痢头胆子很小。

    “化你娘,别自己吓唬自己!”刀疤脸冲笼子瞪眼,“老实点!”

    “啾啾啾!”毛球生气和他对视,小身子圆滚滚!

    “快别叫了别叫了。”虽然是在地下不会有人听到,瘌痢头还是被它啾到心惊胆战,随手将纸包从刀疤脸手里拿过来,打开后全部递了过去,想着它看上哪根了自己挑,只要不吵就行。

    不用手摸什么的,这还差不多!毛球愤然叼了一根,转身跑到小角落里开始啄——一定不能饿肚子!

    “总算消停了啊。”瘌痢头松了口气。

    “再去弄些干净井水,先这么养着。”刀疤脸道,“就算是官府挨家挨户搜查,这处暗室也没那么容易找到,无非就是一只凤凰,就不信他追影宫还能一年两年找下去,总有防守松懈的一天,到时候卖到南洋那边,咱哥俩可就下半辈子都够花了。”

    钱财壮人胆,听上去也有些道理,瘌痢头心一横点头,“就这么办!”贼船都上了,总没有折本的道理,赌一把也无妨。

    “啾!”吃饱肚子后,毛球懒洋洋趴在笼子里,开始考虑怎么跑出去这个严肃的问题。

    追影宫的少宫主完全不蠢好吗,虽然没长大还不能目射霹雳呼风唤雨,但还是很霸气的。

    于是第二天早上,当刀疤脸与瘌痢头到暗室查看时,就非常惊悚的发现——这只好不容绑回来的小凤凰,貌似生病了。

    “啾……”毛球虚弱蜷成一个小球,连小黑豆眼也闭在了一起,全身微微颤抖,简直逼真。

    “老天爷。”瘌痢头果然就又崩溃了,怎么这么多事情啊!

    “你给我冷静点!”刀疤脸一巴掌扫开他,自己到笼子面前查看,然后转身怒道,“昨晚怎么不将牛肉干拿掉,一定是吃撑了!”

    毛球偷偷摸摸打了个嗝——它是真的有点撑,没有爹娘管什么的,吃得略多!

    “我忘了啊。”瘌痢头欲哭无泪,“怎么办,要不要弄点泻药?”

    “老子怎么知道。”刀疤脸绕着桌子转圈。

    瘌痢头哭丧着脸看他。

    毛球懒洋洋趴在小窝里,闭上眼睛打算睡一会。

    就算是被绑架了,也一定不能吃亏,并且要将坏人折磨到生不如死,真是非常有沈小受当年对付魔教教主的风采,十分不给追影宫丢脸。

    非常值得点一个赞。

    作者有话要说:=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江湖遍地是土豪》,方便以后阅读江湖遍地是土豪第207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遍地是土豪第207章并对江湖遍地是土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