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之好孕人生[反重生]

第105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盈澈逝雪 本章:第105章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梁子成察觉到窝窝总是偷偷地看他,被他发现之后又马上红着耳朵躲开视线,装作很认真的在听课。

    他看的忍俊不禁,觉得自己的革命之路似乎看到了曙光,心里给自己鼓劲儿,准备再加点火候,争取一举拿下这个小笨蛋。

    不过,在这看似平常的一天里,却发生了一件并不平常的小事。

    原本见他总是一副咬牙切齿模样的瞿赫,今天竟然破天荒的没有找茬,两人做课间操时在操场狭路相逢,瞿赫一改平时冷傲不屑的姿态,看到他跟窝窝在一起同行,竟然没有立刻上来打人,还冲他邪恶的笑了笑,搞得梁子成差点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晚上,做了两套物理试卷又背了几十页英语四级单词之后,梁子成打开电脑准备查点资料,qq自动登录之后突然弹出一个聊天窗口。

    【等爱清纯小甜甜:哥哥~~你好呀(*╯3╰)】

    梁子成刚上线,这个人就突然跳出来,简直就像是刻意在等他一样。

    因为平日里都是窝窝帮他挂着qq号,他基本上不怎么聊天,也完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加过这样一个人。

    顺手戳开“等爱清纯小甜甜”的详细资料。

    性别:女

    爱好:男

    年龄:你猜啊你猜啊

    个人说明: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个性签名:做彼茈の迗使庅庅哒(づ ̄ 3 ̄)づ

    梁子成:“……”

    默默地关掉对话框,没打算搭理这个人。

    结果对方看他不说话,连续发了两个震动弹窗,【等爱清纯小甜甜:哥哥~~你肿莫不理我呀?人家等你好久了呢~~】

    【黑森林: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等爱清纯小甜甜:你怎么能忘了人家呢,哭哭~~之前还夸人家漂亮来着( >﹏

    _】

    【黑森林:……】

    【黑森林:我有喜欢的人】

    【等爱清纯小甜甜:有又怎么样~~~~~人家长得很漂酿滴~~~~~给你看片片哦~~(づ ̄ 3 ̄)づ】

    瞿赫顶着一张晚娘脸,面无表情的把电脑里预先找好的美女照片一股脑全都发过去,心里冷哼一声,死禽兽,我就不信你不上钩!

    衣着暴==露的大==波妹子照片狠狠刷了梁子成的屏幕,一时间电脑差点死机,满眼里全都是白花花的肉,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如果一开始这个所谓的“小甜甜”只是普通小萝莉的话,他还相信,但是如今连大尺度照片都发了过来,这背后代表什么含义再清楚不过了。一般女生绝对不会这么做,而身边的熟人都知道他喜欢窝窝,更不会跟他开这种玩笑,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这个“小甜甜”是故意引他上钩。

    想到豆丁上午对他露出的那个邪笑,梁子辰勾起嘴角顺手打开一个查ip的软件,慢条斯理的回复道,【嗯,长得是不错】

    电脑对面的瞿赫被口水呛到,气的脑袋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砰一声把杯子砸在桌子上,就说这人不是个好东西,果然啊果然!

    【等爱清纯小甜甜:嘤嘤嘤~成哥哥你酱紫说人家会害羞的~~~我的手机号是138xxxxxxxx,这周末我知道有一家宾馆客房打8折呢~~~~】

    【黑森林:所以?】

    【等爱清纯小甜甜:吐艳~死相,明明知道人家说什么还装傻,周末人家去找你玩好不好呀~~~~~羞羞捂脸~】

    梁子成看着聊天记录显示的ip地址和锁定方位,忍不住笑了起来,【黑森林:瞿赫,你能不能把你那**的小波浪线收起来?我看着眼晕】

    电脑对面的瞿赫一口水喷出来,整张脸都僵了。

    卧槽!这家伙怎么猜到是我的!?

    【等爱清纯小甜甜:吐艳,人家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梁子成慢条斯理的回复,【豆丁,念在你是窝窝弟弟的份上,上次你打我那一拳我就不计较了,不过下次你想要钓鱼的时候记得换掉ip地址,你家的位置我闭上眼睛都能摸过去。对了,这次麻烦你这么卖力的‘勾引’我了,让我更明白自己喜欢的果然还是你哥哥】

    瞿赫的脸气的当即就绿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这时梁子成还不忘再补上一刀,【顺便,今天的聊天记录我已经截图保存,万一哪天我不开心,没准就会把这些东西拿给你哥还有徐叔叔和瞿叔叔看一看,所以你千万别惹到我哦】

    【梁子成你他妈快给我去死吧!!】

    瞿赫“咔嚓”掰断一支笔,一下子拔掉了电脑电源,留下对面的梁子成控制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

    元旦这天,又下起了雪。

    徐安家裹得像个圆溜溜的粽子似的,邀请梁子成回家吃饭,嘴上说的原因是你父母去外地出差,一个人跨年太可怜,实际上心里在暗搓搓的打算着要不要趁着跨年这么温馨浪漫的时候,跟小黑表白。

    拜之前兄弟俩打赌所赐,豆丁弟弟华丽丽的输掉了赌约,不仅没有拿出小黑勾三搭四的证据,自己还被那只大尾巴狼狠狠地抓住了小辫子,简直不能更丢人这种事情他一定不会告诉哥哥!

    于是向来言出必行的窝窝,更加坚定了对小黑表白的决心。

    梁子成这天听说要来徐家老宅,从一大早就有开始忙活,从发型到衣服,从鞋子到礼物,简直是花尽了心思,知道的是他去过节串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拜见岳父岳母。

    好吧,实际上梁子成心里真是这么想,尽管从小两家人关系就很好,小时候徐叔叔还经常逗着他玩,但是今天他准备跟窝窝说清楚自己的心意,不想只是在当他的“基友”,所以今天这次见面对他来说十分重要。

    下午天刚刚擦黑的时候,梁子成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了。

    给他开门的是徐安家,一看到眼前的小黑,差点被闪瞎眼。黑色衬衫格子围巾,灰色羊毛大衣,露出两条笔直的长腿,整个人显得器宇轩昂,阳光热情。

    穿这么帅真是犯规啊!

    窝窝低头一看自己,卡通睡衣,小黄鸡毛绒拖鞋,头发乱七八糟像个鸟窝,跟小黑一比简直丢脸死了。

    “怎么了,又不是不认识,总盯着我看干什么看傻了?”

    梁子成低下头,笑眯眯的开口,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引得徐安家抿嘴笑了起来,“小黑,你今天好帅啊。”

    “我就只有今天这一天帅吗?”

    “哪天都帅的,不过比我还差一点点。”徐安家用食指和拇指比划出一咩咩比头发丝还细的距离。

    梁子成笑喷了,从袋子里拿出一条跟自己同款式的围巾,围在徐安家脖子里,“你配上这条围巾,就比我帅出一个天际了。”

    徐安家笑了起来,冷风吹的脸上红扑扑的,这时屋里突然传来瞿城的声音,“外面这么冷,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在门外腻腻歪歪什么呢?”

    窝窝冲小黑吐了吐舌头,转身就往屋里走,梁子成一把抓住他的手,“让我抓一会儿,到门厅遇到你爸爸就松开。”

    窝窝抿着嘴偷笑,跟他十指相扣着往里走。

    此时屋里的壁炉烧得正旺,两个人走进来的时候,豆丁一眼看到了交握的双手,当即脸就黑了。

    妈的,从大门口到客厅这么短的距离也要手牵手,这是闹那样啊!

    “黑小子来了啊,赶快过来,我上次又收集了几个武器模型,全都是限量款的,你跟我去看看。”

    儿子都已经快成年的瞿城,仍然一副大喇喇的样子,或许是被他家孔雀投喂的太好,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仍然像个三十出头的小伙子,一张脸英俊的要命,连点皱纹都没有,身形跟以前一样硬朗健壮。

    “瞿叔叔,您怎么一年比一年帅了,身形保持的这么好,让我压力好大,以后都不敢叫您叔叔了。”

    “小黑,你要是看到他肚子上那堆来回晃的肥肉就不会这么说了。”

    徐辞年听到梁子成的话,笑着从楼上走下来,手里还端着一些零食小吃。

    他仍然保持着年轻时的体态,整个人瘦高笔挺,一件白色修身外套穿在身上,特别出味,狭长的眼睛带着温柔的光泽,跟窝窝和豆丁站一起根本就不像是父子俩。

    “嘿,我说孔雀,你别恶意诽谤啊,我肚子上哪儿有肥肉了?”瞿城不甘示弱的回嘴。

    “没有肥肉?那你胸部以下裆==部以上,白浪翻滚的那一坨是什么?”徐辞年挑眉,放下果盘,坐在瞿城身边。

    “妈的,死孔雀你当着孩子面不戳我痛点会死吗?”

    “就是因为当着孩子的面才要说真话,骗小孩的事你都做得出来,丢不丢人?”

    “你——!”

    “又来了……每天都掐一遍,一把年纪也不知道歇歇。”豆丁翻了个白眼,继续躺在沙发上看书,完全没有劝架的打算。

    梁子成哭笑不得,“他们每天都这样?”

    “嘘……知道就好,不要说出来,他们俩越吵感情越好。”窝窝抿嘴偷笑,戳了戳梁子成说,“他俩还要吵一两个小时才会结束呢,你手机里有个小游戏我上次还没有玩完,现在借给我玩一下好不好?”

    梁子成笑着把手机递过去,说了一句“你先玩着,我有办法”,接着冲着徐辞年和瞿城走去。

    两口子正斗嘴斗到僵持阶段,徐辞年笑着戳瞿城因为体重增加被媳妇嫌弃而气鼓鼓的脸,这时梁子成把一个盒子递过来,“瞿叔叔,刚才您不是说要上去看模型吗?正好我带了一个新模型送给你,我们一起上去组装起来吧。”

    听到“模型”两个字,瞿城抬起头,看到小黑递过来的模型盒子,眼睛瞬间亮了,“限量版沙漠之鹰银翼步枪?”

    自打瞿城把青龙帮彻底交给阿四,自己退居二线之后,就没有再动过真家伙,每次手痒的时候就买各种武器的模型过干瘾,一来二去,倒成了模型发烧友。

    这个“沙漠之鹰”可是他找了很久的型号,因为停产根本买不到,所以这东西对瞿城来说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

    梁子成点头,“我有个邻居也喜欢收集武器模型,正好他手里有这一款,我就买下来了。”

    瞿城笑了,锤他肩膀一拳头,“好小子,你还挺有一套,费了不少功夫吧?”

    梁子成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瞿城冲徐辞年眨了眨眼睛,意思很明白,这小子估计要对你儿子出手了,瞧瞧这心思可真没少花,偏偏还正对老子胃口。

    徐辞年怎么会看不懂他的眼色,忍不住勾起嘴角,敲话道,“小黑,你偏心啊,只给你瞿叔叔送礼物,不给我啊?”

    “哪儿能啊,徐叔叔的这份才是压箱底的好东西。”

    说着梁子成拿出一张光碟递过去,“我妈研究所最近搞了个新技术,利用新的栽培技术,能让植株增产40%,她说多谢您跟瞿叔叔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让我把这个交给您呢。”

    梁子成父母都是生物科研所的教授,他们提供的技术是外面花高价买都买不来的东西,徐辞年最近一直在惦记扩大鱼腥草的产量,没想到这小二黑这么贴心的把技术送上门来,简直是雪中送炭。

    徐辞年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跟明镜似的。

    送礼要做到投其所好可是个大学问,模型和光盘虽说都不是什么太贵重的东西,但是重在心意,有一个人能为了窝窝挖空心思到这种程度,喜欢这么多年都矢志不渝,他倒有点佩服了。

    两口子对视一眼,眼里都是笑意,心里齐齐涌出一股孩子大了注定留不住的感觉,既蛋疼又幸福。

    “马屁精”豆丁忍不住骂了一句,放下书本回过头,却发现窝窝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整个客厅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而此时沙发上正放着一个手机,他认出来那是梁子成的。

    瞿赫心口一跳,悄悄地扫了一眼正在跟两个老爸谈笑风生的梁子成,脑袋里突然蹦出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

    看这个架势,爸爸和老爸很快就要被这个禽兽收服了,到时候哥哥真是别人的了……凭什么自己从小到的唯一的哥哥要让给别人?都是这个梁子成的错!

    豆丁越想越生气,脑袋一抽,一把拿起梁子成的手机,偷偷地给他安装上jack'd(gay圈约炮神器)然后把梁子成一张果着上身的照片发上去,不仅附加了联系方式还起了一个吊炸天的名字【巨炮18cm】

    做完这一些,豆丁瞧瞧把手机放回原处,做贼心虚,满手是汗。

    而此时正在门外打电话的徐安家,完全不知道屋里发生的一切,因为他正暗搓搓的计划着晚上的表白行动。

    十八岁还米有谈过恋爱什么的,实在是好杯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表白,也没有经验,于是他想到了风==骚绝代的小茂叔叔。

    【如果,我是说如果哦,要是我有喜欢的人,要怎么才能让他快速接受我?】

    罗小茂的短信几乎瞬间就发了回来,【你终于发现自己喜欢小二黑了?】

    喂……要不要猜的这么精准啊!

    窝窝一头黑线,努力打字,【不是,我是说假如!假如!到底该怎么办?】

    罗小茂发过来一连串2333333,接着又补上一条【快扑上去舌吻!当年瞿城就是这么拿下的你爸爸,稳准狠,秒杀所有男淫】

    连抱抱和喜欢你都还没有说怎么舌吻啊,太害羞想起来就蛋蛋的紧张好么!

    【相信你茂叔,当年你可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谁还有我懂你?果断扑上去亲了再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一把屎一把尿什么的……小茂叔叔你可真疼我……

    窝窝从罗小茂身上重获信心,攥紧拳头给自己打气,舌吻就舌吻,反正又又又又不是没有亲过,只不过就是换个位置罢了,有什么大不了。

    徐安家满心欢喜的回到屋里,小黑正在楼上陪瞿城捣鼓模型,徐辞年已经开始跟几个佣人一起张罗跨年饭,豆丁仍然捧着一本高深艰涩的书,少年老成般看的津津有味。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准备拿着小黑的手机继续玩游戏,手机恰好在这时滴滴的响了起来,十几条信息一齐跳了出来,震的徐安家手都麻了。

    【帅哥,约炮吗?我170/23/15cm 后面好痒,求x】

    【帅哥~你真有18cm吗?求照片求跪舔~】

    【帅哥,xx宾馆419房间,我等你好不好?】

    ……

    一连串这种露骨的信息让徐安家顿时睁大了眼睛,手一哆嗦差点把手机给甩出去。

    一直暗自观察他神色的豆丁,这时回过头来问道,“是那禽兽的电话吗,用不用我上去找他?”

    “不,不用了,估计是骚扰电话,不用叫他了。”窝窝赶忙摇了摇头,把手机往身侧藏了藏。

    他没有偷看别人短信的习惯,这次无意中看到,心里很是添堵,这些短信里的词有好几个他都看不懂,但是能猜出个大概意思,想到豆丁以前说小黑勾三搭四,他突然觉得好难受,可是跟小黑认识这么多年,他又不愿意随便怀疑他。

    更何况今天是新年,有什么事情以后再问清楚,今天一定要跟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过才行。

    窝窝抿着嘴巴,偷偷地删掉了这些乱七八糟的短信,转身去厨房帮忙。

    没有看到预料中哥哥发怒的情景,豆丁心里有点犯嘀咕,拿不住哥哥的心情,有点后悔一时冲动做了这个脑残事,一时间也不敢再多嘴。

    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外面的雪飘得越来越大。

    一家四口,加上一个小二黑,凑在大桌子上热热闹闹的吃着跨年饭。

    徐辞年开了这么多年餐馆,手艺已经是炉火纯青,做出来的菜只是闻香味已经馋得人直流口水。

    窝窝吃的满头是汗,一边嘴甜的夸着徐辞年,一边左右手分别开工,一个拿筷子一个拿勺子,嘴巴还要接受小黑的各种投喂。

    “这个鱼刺多,我帮你剔出来。”

    “唔,小黑,不要吃鱼……有腥味。”

    “不行,吃鱼对身体好,这个叔叔做的很好吃的,我帮你把鱼肉捣成肉泥,沾着这个汁吃好不好,就吃一口。”

    梁子成拿着勺子把团得雪白的鱼肉丸送到窝窝嘴里,被他嗷呜一口吞掉,觉得似乎还不错,接着张嘴,“唔,还要吃。”

    “好”梁子成弯眉笑着点头。

    两个人旁若无人亲密的行为落在徐辞年、瞿城还有豆丁眼里就别有深意了。两口子对视一眼无奈的笑着摇头,这俩小屁孩从小就这样,估计一辈子也分不开了。而豆丁则使劲掰着筷子,把芹菜和豆芽咬的嘎吱作响,不明白为什么哥哥看到这禽兽“勾三搭四”的短信,还能如此淡定的吃饭,难不成神经粗的真的只知道吃了么摔!

    正在一家人其乐融融(各怀鬼胎?)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是我的吧?”梁子成问了一句,就要跟窝窝要电话。

    结果窝窝一扬下巴,破天荒的拒绝了小黑,放下勺子筷子,把手机拿到另一边,就是不给梁子成。

    开玩笑,他刚才看到那些乱七八糟的短信,气都还没消呢好么!这时候,要是再不看号码就给你,万一又是谁惦记你怎么办,我还没有表白不能让别人把你夺走!

    窝窝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狐疑的看了小黑一眼,还在犹豫要不要给他。

    小黑被他的行为都笑了,逗着他玩似的,故意咯吱他,窝窝噗嗤一声笑出来,跟他一起抢电话。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打闹,不知道是谁不小心碰到了通话键,扬声器都打开了。

    这时就听一个娇媚黏糊的娘娘腔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帅哥~~~人家叫娇娇啦,看到你的联系方式好心动哟,人家好到你的胸膛就硬了呢,今天我去找你好不好?人家功夫很好的,陪你一起跨年嘛~~”

    一阵娇滴滴的笑声惊出在座人一身鸡皮疙瘩,所有人都愣住了,而最先反应过来的竟然是平时反射弧最长的窝窝。

    他一把夺过电话,气的两个腮帮子鼓鼓的,一双圆眼睛瞪得老大,冲着电话那边非常认真严肃的说,“小黑已经有男朋友了,那就是我!你以后不许给他打电话了!”

    说完他直接挂掉电话,砰一声把梁子成的手机拍在桌子上,撅着下巴,胸口还在上下起伏。

    所有人都“=口=”

    客厅里一阵诡异的宁静,这时就听“噗”一声,瞿城被儿子的豪言壮语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徐辞年又想笑又无奈,只好默默地抚额,豆丁使劲抓了抓头发,中二病再次发作,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说好的分手呢!

    梁子成站在原地一句话都没说,窝窝反应过来之后才觉得无地自容。

    救命……他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不过脑子的话啊,没脸见人了!!

    瞿城最先不受控制的大笑了起来,一个劲儿的说“哎呦喂小兔崽子哟”,徐辞年也忍不住笑的肩膀颤抖,豆丁依旧斯巴达状态,咔嚓一声扳断了那根饱经摧残的筷子。

    窝窝崩溃了,脸一红,连饭都吃不下了,转身就往花园里跑。

    “还不去追,我儿子很好哄的。”徐辞年笑着开口。

    梁子成脚步一顿,笑的眉眼弯起,毫不犹豫的追了出去。

    啊啊啊啊……不做人了!说好的浪漫表白呢,说好的深情拥吻呢,全都被毁了啊啊啊!

    窝窝满脸通红,躲在花园长椅后面,不停地捶地。

    刚才爸爸城城还有豆丁都看到了,他还木有萌芽就被扼杀的初恋啊,他苦心经营的长兄形象啊…

    一双手突然从背后拉住了他,徐安家身体一僵,回过头一看是小黑,嗷呜一声捂住半张脸,觉得自己还不如跳河死了算了。

    梁子成一个劲儿的笑,拉着他站起来,“窝窝,你刚才……噗……”

    “你还笑!”

    “好好好,我不笑了,不就是说了你是我男朋友么,没什么好笑的嘛,哈哈哈……”

    “……”都说了不许笑了!!徐安家悲愤。

    “我刚才只是……唔,吓唬你那些烂桃花,谁,谁让他们总是缠着你,还给你发那些短信,你还没有高中毕业,不许早恋,我……我是为你好。”

    呜呜呜……这是什么破借口,我自己都不信好么!徐安家在心里默默地捶地。

    “可我要是真的喜欢他们怎么办?”

    还他们?你究竟想找几个?

    徐安家的火气瞬间压过了窘迫,倏地抬起头,“不可以……早、早恋!”

    “可我已经满18了,怎么叫早恋,再说你又不是我的谁,凭什么限制我?”

    “我,我……”徐安家一下子词穷了,想到刚才那些短信和电话,真的很害怕这么好的小黑被别人抢走,一时间心急如焚,脑袋里突然蹦出罗小茂教给他话。

    他倏地一下子绷直身子,认真又严肃的看了梁子成一眼,接着毫不犹豫的凑上去,对着他的嘴唇狠狠地亲了一下。

    咦……小黑的嘴巴好软,比他有胡茬的下巴软。

    窝窝脑袋里跟放烟花似的,啃上去就不知道再干点什么了,两个人就这样嘴对嘴,大眼瞪小眼。

    一秒

    两秒

    三秒……

    呜……舌吻也没有用,小黑看来根本就不喜欢他……

    徐安家的心坠到了谷底,把脑袋躲到一边,很想来场大地震把自己埋了省得丢人现眼的好。

    “安家……”梁子成开口了,声音微微沙哑。

    这是他第一次郑重其事的叫他的名字,而不是小名。

    徐安家不抬头,也不吭声。

    一双手臂按住了他的肩膀,“为什么要吻我?”

    “我只是……只是给你消毒,你不能跟别人在一起,千万不要误会,我一点也不喜欢你。”徐安家把头扭到一边,却露出了通红的耳朵。

    梁子辰轻声笑了起来,低沉悠扬的声音在雪夜里回荡,树枝上的积雪掉下来,枝干发出“咔嚓”一声响。

    “安家,你不喜欢我,可我喜欢你啊。”

    窝窝瞪大了眼睛,接着一双结实有力的双臂把他拥进了怀里,他在耳边轻声说,“窝窝,从四岁到现在,我们认识了十四年,你能不能陪我接着走完第二个、第三个十四年,直到一辈子?”

    徐安家傻眼了,脑袋里一片空白,心脏跳得飞快。

    梁子成笑了,低下头含住了他的嘴唇。

    十四年来第一个吻,唇齿交融,两个人的胸口紧紧地贴在一起,两只手十指相扣,紧紧地牵着彼此,从小到大从不曾分离。

    “嘭!”

    一朵灿烂的烟花在漫天的风雪中绽放,不知道是谁家点燃了鞭炮,红色的碎屑夹杂在纯白的雪花中,伴随着新年的钟声飞到了很远很远。

    小黑,我真喜欢你。窝窝在心里默默地说着。

    两个年轻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暖意融融的屋子里,徐辞年倚在窗边看着雪夜里紧紧相拥的一对小崽子,心里很暖也有些失落,身后的瞿城搂住他,笑着说,“别难过,我们还可以考虑生一个小女儿。”

    徐辞年抬头瞪他一眼,不轻不重的打他一下,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老不正经。”

    而此时楼上卧室里,中二的豆丁正孤独的坐在窗边挠墙,拎着鸡腿儿的两只肉乎乎的前爪,悲愤欲绝。

    “为什么给哥哥做嫁衣的总是我啊啊啊啊!我的窝窝哥哥呜呜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逆袭之好孕人生[反重生]》,方便以后阅读逆袭之好孕人生[反重生]第105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逆袭之好孕人生[反重生]第105章并对逆袭之好孕人生[反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