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第一权臣

第九十九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钟晓生 本章:第九十九章

    高展明回到京城的几个月里,多少个晚上梦见过李景若,多少话想当面同他问清楚,可是此时此刻,李景若就这样负着手站在烛火边,真的站在他的面前了,他却如同依旧处在梦境之中,怔怔地望着自己的恋人,竟是失了言语的能力。

    李景若向他伸出手,窗外月色星光洒在他的斗篷上,让他仿佛乘风而来,又随时可能乘风而去。他轻声道:“君亮,你怎么了?”

    烛火被微风吹动,光忽明忽灭,高展明终于回过神来:“李……”

    李景若笑了,向他张开双臂,是个讨要拥抱的姿势。高展明竟就真的走过去,被他的怀抱吸引着,直到直到李景若只要合上双臂就能将爱人抱个满怀的时候,高展明如梦初醒,拳头发痒,恨不得朝着他这张可爱又可恨的笑脸捣上一拳,到底还是舍不得,只是恶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如果不注意李景若那微不可见的皱眉,高展明几乎就要以为他的脚是铁做的,用力踏下去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李景若反而用力将高展明搂到自己怀里,亲吻着他的侧颈:“我真想你。”

    “你想我?我看你只是想着怕我不听你差遣,不帮你做事吧?”高展明嘴上说着狠话,却还是搂住了李景若的腰。很久没闻到他身上熟悉好闻的气味了,鼻子痒痒的,牵连着心尖也有些发痒,心里的那股怨气就化去了不少。

    两人耳鬓厮磨缱绻缠绵了良久,且解了相思之苦,高展明这才切入了正题。

    “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了。”

    “少来,我跟你说正经的。”

    李景若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我真是想你了。”

    高展明还是不信:“你这人……我就不信你没点别的目的!”

    李景若叹气:“想你就是正事,其余的不过顺带见些故人,处理些琐事罢了。”

    高展明用果然如此的眼神看着他。

    李景若还真是无辜:“若不是为了这件正事,旁的杂事,就是丢给别人来做,也不是不行的。你究竟是不信我,还是不信你自己?”

    高展明见他竟有了几分幽怨,只得道:“好好,我信你。那你说的那些杂事,又是什么呢?”

    “主要的……”李景若顿了顿,道,“还是想来确认一下京中的形势罢了。”

    “京中的形式?”高展明皱眉。打他顺着李景若的意思把刘世嘉放出京城之后,京中就可谓暗潮涌动,高展明有一种预感,多年来的平衡即将被打破,京中、甚至这个天下很快就要有大事发生了,可究竟这件大事是什么、会在何时爆发、影响如何,高展明却又有些糊涂。尚未发生的事情,又有谁能料准呢?

    李景若道:“高家只怕很快要做大事了。”

    “大事?”高展明忙问道,“什么大事?”

    李景若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然而在摇晃的烛火的映衬下,他的表情依旧很柔和。他缓缓道:“我听说,皇上已经近十天没上朝了?”

    高展明一愣。入了秋,天气渐渐凉了,皇上偶感风寒,确实已经十天没有上朝了。高展明还进宫去看过,皇上确实咳嗽不止,看着倒也不是十分严重,原本以为两三天就能好了,可拖了十天也没好全。太医说好生休息,注意调理就能痊愈,因此他也没太放在心上。被李景若这么一说,他心里一紧,立刻就明白了:“你是说……怎么可能!”

    前头说了高家要做大事,现在又说到了皇上生病的事,高展明多少机灵的人,当然能够听出李景若的言外之意。皇上的病,与高家有关?说得再直白一点,李景若觉得皇上是被太后下毒才会致病?!

    高展明想再否认,可是张了张嘴,竟说不出话来。为什么不可能呢?高家人擅权,这天下人谁不知道。现在皇上开始争权了,处处与高家争锋相对,就算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高嫱也不愿把手里的权力分出去。比起自己那位皇帝丈夫的李家,高嫱心里分明是更偏向自己的娘家高家的。更何况,皇帝现在被赵玉莺迷得昏头转向,这场争斗并不是皇帝与高家的,而是赵家与高家的,皇帝既然站在了赵家的这一边,高嫱下手控制他也不出奇了。

    高展明道:“这只是你的猜测吧?”

    李景若道:“算是吧。我亦希望,只是我多想了。毕竟……虎毒尚且不食子。”

    高展明又是一愣。即便高嫱和高元照当真想揽权,在皇帝的饮食汤药里动点手脚,也就是让他“偶感风寒”罢了,用“虎毒不食子”这词未免分量太重了些,他们总不至于想害了皇帝的性命罢。

    李景若突然话锋一转,凑到高展明身边坐下,握着他的手,注视着他的眼睛:“君亮……”

    他这般郑重,倒叫高展明不适应了:“怎么了?”

    “这朝中局势如此复杂,你又是怎么想的?”

    “我?”高展明有些茫然,但还是分析起朝中大局来,“高家和赵家两虎相争,如今……”

    李景若却竖起手指搭在他唇上,打住了他的话。他道:“我不必听这些。我想听的,是你的打算。”

    “我的打算……”高展明默默重复。他到底不是真正的高家人,因此并不想蹚进这一趟浑水里。可是他也早就发现了,身在权利中心,就是身不由己,他又如何能真的两不相帮呢?即便高家许多行径他不能认同,但他到底也是不能去帮赵家的。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当真能让他自己选的话吧……

    高展明苦笑:“若能选,我倒宁愿还是做个外放之臣。”这些年下来,他最开心的日子就是同李景若一起在嘉州做官的日子。天高皇帝远,无忧无虑,他能够坚持自己的处事原则,那时候当真开心极了。

    李景若觑着他的双眼,轻声道:“你想要自由。”

    “若是可以的话。”

    “即使为此你必须脱离你的家族?”

    “你若要我说我想我愿,是,我想我愿。可有些事,如何又是我想我愿便能成的呢?”

    李景若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道:“有些话我本不该这么早告诉你,可是我亦不想瞒着你。你知道了,如何做,如何选,日后总不会怨我。你可知道景王?”

    高展明茫然地点头。景王是先帝最小的兄弟,比当今皇上年长不了几岁。他娶了高家的一位嫡女,长子年纪也不比当今太子大多少,尚未年满十岁。

    “据我所知,太后的亲信近年来一直接触景王,还有他的王子。”

    “这有什么问题?”景王的孩子,也该叫高嫱一声姨母。

    “刘世嘉离京之后,他们的接触愈发频繁。我还从景王那里得到了消息,高家人让他们准备着,这孩子快的话年底就要进京了。”

    “景王的孩子……进京?”高展明一时有些糊涂了。“把他送到京城来做什么?”

    李景若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把这个孩子,交到太后膝下。”

    “什么?!就算太后是姨母,父母俱在,也不能由姨母养着吧,这也太奇怪了!”高展明思绪一团乱麻,努力梳理着。

    皇上有两个皇子,一个是许皇后所处的太子,今年七岁多了,但是太子身体一直不好,册立太子大典之后就突然发了一场高烧,然后就落下了病根子,动不动就生病,年初竟然又染上了肺痨。宫里有风声,说是赵贵妃给小太子下了降头,又或是买通御膳房在太子的饮食里动了什么手脚,总而言之,如今的太子是不大好了,高展明有一次听宫人议论,说小太子怕活得过今年也活不过明年了。

    另一个皇子,就是赵玉莺生的了。产下皇子后,赵玉莺愈发得宠,虽然在高家的强力阻挠下,她的孩子没能被立为太子,可太子现在这副模样,她的孩子日后势必不可限量。如果将来皇位落到了赵家女子所出的血脉身上,高家焉能有立足之地?为此高嫱和高元照别提多发愁,在后宫下了不少功夫,偏生皇帝就宠赵玉莺,别的嫔妃肚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前头李景若说起皇帝的病来得蹊跷,假设害他的人一时没有把握好尺度,令皇上……剩下两个年幼的皇子,高嫱一定力保小太子上位,只要高家人一日在京中,赵玉莺的儿子就一日不可能得登大位。可是小太子未必能撑多久,万一……有个万一,太子不行了,赵贵妃的儿子也不行,皇位应该由谁来继承?

    高展明若是高嫱,首先成年的皇子王爷他一定不会考虑,这些人羽翼已丰,请进宫城来就是给自己请了个□□烦。剩下的就是未成年的皇子,越小越好,越小越容易掌控;和高家有血脉之亲的更好,那就更会乖乖听话了。符合这几个条件的最合适的继位人选,高展明在脑海里默默过了一遍,也就是景王之子了。

    想到这里,高展明忽觉手脚冰凉。李景若这意思,该不会是说,高家人准备除掉皇帝吧?!再怎么说,高嫱也是李长治的亲生母亲啊!更何况,即便他们真的弄死了李长治,即便太子薨了,他们真的能让赵贵妃的皇子无法继位,可先皇有不少兄弟,那些年长的兄弟也不都是好糊弄的,凭什么让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继承皇位呢?就算高家权势滔天,能把那些亲王都摆平,如何堵天下人的悠悠之口?扶植一个幼子,这垂帘听政的司马昭之心简直路人皆知啊!

    李景若仿佛看穿了高展明的心思,朱唇轻启,吐出两个字:“吉兆。”

    “什么?”

    “两个月前景王王府的那口井里埋下去一块石碑,什么时候用得上了,那块石碑就该出土了。”

    高展明一屁股跌坐到椅子上,颤声道:“这是……真的?”

    “绝无半句欺瞒。”

    高展明胸腔里的东西仿佛乘着一叶小舟,在大海中沉沉浮浮地被风浪拍打着。他知道自己那位便宜姑母和便宜伯父目无法纪,却从没想过他们竟敢做到这个份上。大逆不道——这是大逆不道啊!即便陈胜说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天下也并不是非得姓李才行,可若当真让高嫱、高元照那样的人当了皇帝……这天下,只怕要暗无天日了。

    李景若见高展明丢了魂魄一般,揽着他安慰:“也未必就到了那一步,他们生出了那样的心思,因此先做起完全的准备,可究竟是否实施,却也说不准。”

    高展明脸色苍白地摇头。现在的李长治是绝不肯对母亲和舅舅再低头了,因他已经硬了起来,假若再软下去,只怕是永无翻身之地了。他想着一鼓作气,高家人也绝不会让他这口气起来。假若皇帝的病真是他们在捣鬼,那他们已经出了手,又岂有再收手的道理?

    过了许久,高展明问道:“景若……你打算怎么做?”

    李景若低头看着怀中的爱人,眯着眼笑了。这是高展明第一次从他身看到杀伐决断的气质。他一字一顿道:“倘若他们当真要打破这天下的秩序,那就由我来中兴这腐朽的王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第一权臣》,方便以后阅读重生第一权臣第九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第一权臣第九十九章并对重生第一权臣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