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第一权臣

第98章 高二爷番外(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钟晓生 本章:第98章 高二爷番外(二)

    高华崇因在高展明门外站了三日,还淋了雨,为此大病了一场。

    高华崇在府上养病的时候,高展明一次也没去看过他,倒是韩白月日夜在高华崇床前端茶倒水的伺候,直养了半个月,高华崇的病才终于好了些。

    这天韩白月扶着高华崇下地走动,高华崇的身子还很虚,韩白月扶着他在院子里绕了几圈,他就在石凳上坐下了。

    韩白月道:“二爷,外面风大,还是回房歇着吧。”

    高华崇嗯了一声,心不在焉地往隔壁高展明府的方向看着,却不动身。

    韩白月暗暗咬了咬牙,道:“二爷,那高展明当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二爷对他这么好,他却把二爷给气病了,二爷何必还想着他呢!”

    高华崇冷冷道:“我病了几天了?”

    韩白月一怔,答道:“快半个月了。”

    高华崇问他:“半个月了,你怎么还不去宗学里念书,我病了,你也病了吗?”

    韩白月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低声道:“二爷病成这样,我哪里还有心思读书,只想伺候二爷早些好起来,我的心也就安了。”

    高华崇漫不经心地笑了笑:“那我的病能好起来,还多亏了你,我得感谢你不是?”

    韩白月低下头赧然道:“二爷说哪里的话,我住在国公府上,几年多亏了舅父和二爷的照料,自然是要回报的。”

    高华崇打量着他,拖长了语调缓缓道:“韩玉桂,我说你……你到底给了我屋子里那几个奴才多少好处?”

    韩白月一怔,惊恐地看着他:“二爷你说什么?什么好处?”

    高华崇冷笑:“难不成我们国公府上最近缺银子,雇不起下人了?这半个月,连杯水都要你给我送?还是你们尚书府败了,要把儿子卖为奴隶伺候人?”

    韩白月的脸色顿时变得极难看,咬着嘴唇恨声道:“表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的一番心意,你不领情也就罢了,竟拿这种话来羞辱我!你若是厌弃我,直说便是,我也不来你跟前讨嫌!”说着站起来作势要走。

    高华崇也不阻拦,冷眼打量着他。

    韩白月往院子外走,姿态很坚决,步子却很缓慢,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一阵风吹来,高华崇忍不住咳嗽了两声,韩白月便折返回来,一脸怨怼:“我先扶你回屋。”

    韩白月扶着高华崇走近房间,高华崇在床边坐下,好奇地上下打量韩白月:“你这几年来处心积虑往我跟前凑,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韩白月恶狠狠地甩开他的手:“你再说这种话,我就真的走了!”等了片刻,不见高华崇支声,语气又放软了一些,“你的话说的实在难听!你是我表哥,我没有其他兄弟,便拿你当亲哥哥一般,你简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高华崇好笑:“拿我当亲兄弟?你姓韩,我姓高,我可只有一个亲哥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你这么一个弟弟。”

    韩白月在安国公府住了一年多,高华崇对他并没有什么好脸色,他在高华崇跟前的待遇并不比府上那些姬妾生下的庶子庶女好多少。韩白月虽是嫡出的,但毕竟不是安国公的子女,韩海打得什么主意,高华崇心里清楚得很。高华尚身体不好,大夫早就说了他是个无后的命,所以高元照一直把高华崇当做接班人培养疼爱,从小到大,多少表兄弟表姐妹眼巴巴跟他攀关系,他早就对这些个事情感到厌烦了。也就那些嫡亲的堂兄弟们,跟他接近的心思没有旁人那么龌龊,他跟那些人还处得来些,而高展明更是个异类,还有明珠一般的相貌,他才对高展明更有特殊的感情。

    韩白月要走,高华崇道:“你不想走就留下吧,反正我那些婢女奴才都被你给支走了,我一个人呆在屋里也少个说话的人。”

    韩白月瞪了他一眼,到底还是在他身边坐下了,闷闷地撅着嘴,似乎在生气。

    这些天安国公也来看过他几回,他每次一进屋子,高华崇就大发雷霆,又砸东西又骂人。高元照以为自己的丑事被儿子撞破,儿子心中有芥蒂,因此也心虚理亏的很,韩白月自告奋勇要来照顾高华崇,安国公便帮他往宗学里写了假条,让他好好陪陪高华崇,希望他能开导高华崇。

    高华崇往窗外看了一眼,又叹了口气。

    他问韩白月:“你真觉得我对高展明好?”

    韩白月没好气道:“二爷对高展明的心思,咱们这些兄弟,还有几个不知道的?我就不明白,那高展明究竟有什么好,他爹死得早,他娘又是个不懂事的,他都是被他娘教坏了,脾气这般古怪,也就亏了二爷没心没肺,剩下的还有几个没被他得罪的?”

    高华崇唔了一声。韩白月指责长辈,按说有些越矩了,不过他骂的是高展明那位亲娘,又要另当别论。高展明的那个糊涂娘,在豪门望族之中是出了名的不遭人待见,高华崇也早就对她颇有意见了,因此韩白月的话正切合了他的心思。

    他自己倒是并不觉得他对高展明有多好,他是个娇宠大的少爷,也就是身边的人不敢说他,他自己不是不知道自己脾气大性子急。但凡他跟高展明有什么矛盾,他也不怎么让着高展明,经常说着说着就急了,好几回差点闹得要绝交。不过他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事后想想也不过是个屁大点的事,没必要闹得兄弟阋墙,于是他又主动去找高展明言和。两人自小就是这么相处的,时间长了,他都习惯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以前他们两个若是吵架了,一般过个两天,高华崇哄高展明两句就好了,所以这次他才在高展明门口站了三天不肯走,他时时刻刻都觉得下一刻高展明就会出来跟他握手言和。没想到高展明如此狠心,竟然整整三天直到他晕了都没出来见他!

    高华崇想到这里,也不由上了火气。

    韩白月打量着高华崇的脸色,适时地添油加醋:“我就不明白,二爷你到底欠了他什么东西?值得你这样巴着他!”

    高华崇蹙眉:“你真觉得,是我巴着他?”

    韩白月冷笑:“我觉得?二爷不如去问问学里的兄弟,他们也就是平日不敢对二爷说实话,其实私底下,哪个心里没有不忿?二爷是个重情义的,平日里对兄弟们都颇多照料,有什么好的都拿出来跟兄弟分享,可那高展明又是个什么人?平日里小气抠门,连咱们聚会的份子钱都是二爷替他出的,也不知他究竟依仗什么还敢那么傲气!要不是二爷护着他,多少兄弟早就想给他些教训了!”

    高华崇皱眉,想替高展明说话,想了想,压下去了没有说。他替高展明购置新衣、出份子钱,都是他自愿的,倒不是高展明抠门小气,实在是他家里那位娘亲太能败家,他手里根本没有多少银子可以使。不过说起来也算是高家家门不幸,没必要四处说道。

    韩白月道:“二爷什么都好,就是明珠暗投,在高展明面前丢光了面子和里子。连带着在其他兄弟面前,也损了几分威风。”

    高华崇眉头皱得更深。这个问题,他自己有时也有些介意,毕竟每一回两人闹矛盾,高展明就从来没有放下架子来求过他,总是他先低头认错,凭什么呢?更何况这一回,是自己的爹和高展明的娘造下的冤孽,高展明窝火,难道他就不窝火?凭什么又将他当成出气的?他在高展明眼里究竟算什么?!难不成高展明还真觉得,自己少了他就不行?

    高华崇突然冷冷开口:“我只有一个亲哥哥,没什么别的兄弟。”

    韩白月听他又提起这茬,愣了愣,不解地看着他。

    高华崇自嘲地一笑:“你应该也听过外头那些关于我的传言,我这人喜好断袖,堂兄弟表兄弟,最后都要断到我床上来。怎么,你想自荐枕席吗?”

    韩白月脸一红,狠狠剜了高华崇一眼:“呸!你胡说什么!”

    高华崇无所谓地耸肩:“你若不愿就算了,反正我不缺兄弟。”

    韩白月咬牙恨道:“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话是这样说,他却始终稳坐如泰山,一点想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高华崇看着韩白月,心里想着高展明,突然觉得讽刺。或许这世上的人都是这般吧,他从没给过韩白月和外头那些“兄弟”什么好脸色,对他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那些人却眼巴巴地往他跟前凑,恨不能给他掏心掏肺。他心里总想着高展明,高展明却将他弃若敝屣,什么事都将他搁在最后,他病了这么多天,高展明连一句问候都没捎来。其实说起来,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那些殷勤奉承着他的人,他就一个都看不上,敢对他甩脸子使性子的人,他却时时刻刻都想着。

    高华崇叹了口气,道:“再过两天,我就回宗学复课。”

    过了几天,高华崇、韩白月就回到了宗学里继续念书。出了那事后,高展明在房里闷了五六天之后就回宗学了,倒比高华崇还早了几日。

    复学的第一天下课后,韩白月扶着尚未痊愈的高华崇回红梅苑,身后还跟了几个其他对高华崇阿谀奉承的子弟。高华崇病了这一遭,子弟们争先恐后地向他表关心,高华崇也有心想和从前不同,就让他们跟自己回去喝杯茶,说说闲话。一群人正走着,就在小道上遇见了高展明。

    高展明见了他们几个,只做没看见,板着脸往前走,高华崇心里憋了几天的火气终于在此刻爆发,大声喝道:“站住!”

    高展明僵了一僵,也不停下,继续走自己的路。

    任岱武一个箭步上前,抓住高展明的肩膀,冷冷道:“二爷叫你站住,你听不见吗?”

    事前韩白月早已向他们通报了风声,告知他们高华崇和高展明已经闹翻。这些人早对高展明心有积怨,只是顾忌着高华崇高天文等人才不敢跟高展明翻脸,听说高华崇不打算再护着高展明,各个拍手叫好。

    高展明被他捏得生疼,用力甩开了他的手,对高华崇怒目相视。

    若是搁在从前,高华崇看见任岱武敢对高展明如此,怕是早就吩咐人收拾任岱武了,可现在他没有说任岱武一句,冷冷道:“高君亮,你聋了吗?我叫你站住!”

    高展明昂着头,瞪着他不开口,那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仇人。

    高华崇只觉心里的怒火烧得更旺,凉薄地开口:“听说前日高亮向你请教学问,你非但不答,还出言讥讽他,可有这样的事?”

    高展明撇开眼:“与你何干?”高亮偷看了高展明写的诗,尽是些哀怨的酸文,他就拿前朝著名的妓女写的闺怨诗来请教高展明诗里的含义,明摆着是嘲讽,高展明自然十分不悦,狠狠说了他几句,当众拂了他的面子。

    高华崇冷笑道:“教授教的礼义廉耻,怕是你一句也没学进去。这宗学里的兄弟,本该互相敬重,何况还是本家兄弟。你却好,不知礼仪,不识礼数!可要我教教你做人处事的道理?难不成你爹死得早,没人教养你,你就自甘堕落了?或者我该让宗正把你娘也请到宗学里念书,让让她知道怎么教养儿子。”

    众子弟嘘声一片。高展明的爹娘一直是他的逆鳞,可如今高华崇却当着众人的面以此奚落他,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极难看,死咬着嘴唇,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

    高华崇在高展明面前说话一直是口无遮拦的,私底下也拿他爹娘说过几次事,每回高展明都要发火,时间久了高华崇觉得说多了倒霉的还是自己,也就不说了。他也知道高展明心中的芥蒂,可他今日就偏要当着众人的面给高展明一点颜色看,让他明白自己的分量。

    高展明的胸膛剧烈起伏,可他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就走。

    任岱武又要上前拦他,高华崇冷声道:“让他走,反正教养这东西,他早就忘光了。”

    众人嬉笑应和。

    高展明走了以后,高俊涎笑着凑到高华崇身边,道:“二爷,都是自家兄弟,也不必闹得那么难看。要不我去给高君亮说说礼数,让他明白点道理。”这意思,其实是要给高展明一个教训。

    高华崇心不在焉,无聊地应道:“随你。”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庇护高展明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兔美酱lm和应白头的地雷

    那个啥,正文有点卡,我要理理思路再往下写,快点进新副本,所以今天再更一章番外。其实真正的小明和二爷的故事是我在写这篇文之前就想好的,一直忍着没敢写,现在就做个大死写出来好了。没有洗白的意思,二爷的cp是原小明,但是被他作死了,现在的新小明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第一权臣》,方便以后阅读重生第一权臣第98章 高二爷番外(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第一权臣第98章 高二爷番外(二)并对重生第一权臣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