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玉叶

60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桥琉水 本章:60

    就京城为安国公主那盛大的送婚队伍津津乐道时,杨宛心也迎来了她出阁的日子。宝儿以前就对杨氏说过要给她添妆,就算这话她本不记得了,但是当是旁边听着的扣儿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就黄家正式迎亲的前两天,公主府的一个内侍随着杨氏一起来到了定县的别院。

    二十多匹宫缎,一匣子金银首饰,就连杨氏都看得颇为心惊。宫缎就算了,看着华美,但料子和式样并不是今年新出的,估计是去年的存货,但那一匣子首饰,可是半点不掺水的金银。

    “姑姑,这礼是不是重了些,”杨宛心小声地问道,掰手指头算,她与宝儿见面的次数一只手堪堪数得过来,说是添妆,可这么大手笔的添法,她实是担心得紧

    杨氏回过神,笑道:“没事。公主一片心意,收下就是了。”

    对杨宛心来说这些东西确实是很贵重,但依着宝儿的身份,它们只不过是她交待下随便从库房里收拾出来的粗浅玩意,并不值什么。

    杨宛心性格柔顺,从来不会反驳杨氏的话,听到她这么说,就默默地收了下来。

    举行婚礼这几天,杨氏会留定县,趁着这机会,她开始给杨宛心进行了一系列的婚前x教育,以及日后夫妻相处会遇到的波折,都一一说出了自已的心得。

    杨氏低垂着头,沉默不语,但仔细一看,却能发现她的脸都红透了。

    两天后,黄家少爷亲自过来迎娶。

    鞭炮高高挂起,一路吹吹打打,大红花轿跟后边,沿途看热闹的群都指着年轻斯文骑着白马的新郎倌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新娘子的容貌性情。

    到了黄家宅子,新三拜大礼,送入婚房。

    自此,新妇入门,主持中馈,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就此以夫为天,忙碌一生。

    生同衾死同穴。

    百年后,再与夫君同葬一穴,墓碑上写有某门某氏,就是女子一生的轮回了。

    ====-----

    忙过了安国公主的和亲大典,宝儿终于得以有时间带着双胞胎去了外家沈府一趟,随行的还有定王妃。

    外祖父沈时屿早数年前就已病逝,永旭皇帝念他生前劳苦功高,便下令追封其为正一品司空,其妻程氏的诰命也成了正一品的秦国夫。

    对程氏来说,她这一生已经算得上是圆满了,正一品的诰命身,儿子挣气孝顺,儿媳贤惠,嫡孙已经成亲,她也抱上了曾孙。要说还有什么遗憾,就是一旨诏令被宣进深宫伴驾、从此难以再见一面的女儿沈茉云。

    女儿深宫挣扎,程氏不知为此揪心了多少晚,就怕有一天会突然接到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说她的妇儿殁了。幸好二十多年过去,沈茉云仍然稳稳地杵长乐宫,还生下了一女三子,圣宠不断,程氏稍微放心之余,便将这份感情延续到了宝儿身上。

    “外祖母。”宝儿上前给程氏屈膝行了一礼,行到一半,就被拉了过去。

    “好了,又没外,行什么礼呢!”两鬓斑白的程氏一把拉住宝儿,仔细地打量着,“看着好像比上次见到的瘦了一点?”

    宝儿道:“不会吧?昨天阿娘还说胖了来着。”

    “娘以前可挑剔了,但凡脸上长了点肉就一个劲地说自已胖,然后就挑三捡四地这也不吃那也不吃,最后还弄了个什么水果餐出来,可没少把急坏。可别学她,万一弄坏了身体怎么办?”程氏抱怨地说,这年头的审美观比较倾向于圆润丰满,她看来,沈茉云实是太瘦了,那样的身量就得好好进补。

    宝儿奇道:“真的?”不过她以前住宫里的时候,阿娘对她的饮食起居确实是管得很严。

    程氏道:“不信问问七婶,这事儿她更清楚。”

    定王妃见扯到她这里来了,打趣道:“进门都快大半天了,伯母的眼中就只有宝儿,连个眼风儿都没扫过来。还以为您不知道这儿呢。”

    沈苍云的嫡妻于氏搭话道:“可不是吗?每次公主一来,老夫眼里就再也看不到旁的了。”

    “瞧这张嘴皮子,淘汰起来真是够利索的。”程氏指着她笑道,“呀,从小就跟茉丫头混玩,她淘气,也跟着一起淘气,没规没矩得很,可没把跟娘两个愁死。”

    “姐姐不同旁,自然是站她那一边了。”定王妃理所当然地说道,童年相伴,少女懵懂,日后的可望不可及,一切的一切,使得沈茉云她心中的地位达到了一个旁无法企及的高度。

    程氏对她的心思是了若指掌,以前或许还会急上几分,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都看淡了,当下就笑笑,看着被奶娘抱怀中的双胞胎,道:“两个月没见,阿芬和阿默长大了不少。”

    两个奶娘机灵地抱着孩子上前,给程氏行礼。程氏先是接过姐姐,抱了一会儿,随后再转弟弟,嘴里笑得不合拢,道:“这两个孩子真沉。”

    双胞胎正是精力充沛要到处走走闹闹的时期,程氏年事已高,只不过逗弄孩子还不到一柱香,就觉得累了,便把双胞胎交还给了奶娘。

    “然丫头和淳丫头呢?”程氏问道。

    二房外放,沈苍云自然要带着妻儿赴任,府中只有沈重云这一房。于氏生了一子一女,嫡长子沈明皓已经娶妻了,孙子都有了一个,还有一个嫡亲的小女儿沈明然,而程氏口中的淳丫头则是沈重云的姨娘张氏的庶出大姑娘,只比沈明然大了五个月。

    “这个时辰,还上课呢。”于氏说。

    程氏想了想,道:“难得宝儿和他们的堂姑一齐过来,就放两个丫头一天假,让她们出来见见客吧。”

    “是。”于氏应了一声,不敢待慢,立即就叫嬷嬷去书房请两位姑娘过来老夫这里。

    等两个小丫头过来的时候,她们也没呆坐着,而是一一句聊起了闲话来,定王妃先起了个开头:“听说二驸马现的日子很不好过呢,寿平公主虽然没把他赶出公主府,却夫妻间已经是形同陌路。现寿平公主稍有不如意,就召二驸马过来痛骂一顿,据说寿平公主还曾经亲自动过手来着。”

    程氏听了,不由得道:“康宁侯府也着实是过份一些,难怪寿平公主会生气。”突然有个奸`生子栽过来,没哪个女能受得了的。

    于氏忍不住道:“不止二驸马呢,就是世子夫也……”不太好过。

    “世子夫?”宝儿眉头微蹙,“怎么回事?寿平还去找世子夫的麻烦?”

    定王妃和程氏也看了过来,于氏被看得略有压力,道:“传言说,寿平公主去康宁侯府给公婆请安的时候,曾经与世子夫有过几次争吵,随后世子夫就被气病了。”

    定王妃很怀疑:“世子夫见过,身体好得很呢,这么容易就气病了?”

    于氏道:“反正大家都是这样说的。”

    流言嘛,就是八卦来打发时间的,是真是假真没啥会去追究。

    宝儿却是松开了眉头,轻松说道:“既然只是流言,想来过一段时间就会平息下去了。”

    公主是君,驸马是臣,但是为了维持正统礼法,公主还是要去向公婆请安的,某皇帝就特地下过这样的旨意,要公主亲事翁姑,不许夫家端起公主的架子。不过,圣旨归圣旨,转过身公主们该干嘛还是该干嘛,至少,宝儿就从来没有去过赵府给杨氏请过安

    再说,寿平公主可没动手打,口头上的几句争执,刘氏气病了,那是她自已没用,御史再蛋疼也不会把这种事捅到皇帝面前。

    定王妃也是如此想,不过她懒得听,便换了个话题:“三公主还禁足中?皇上可有说什么时候给封号?”

    只有受到了册封的公主,才能有自已的印章,有自已的食邑供养和府邸侍卫,不再受制于内宫,不管是受宠还是不受宠,但凡脑子正常一点的,都不会过得太差。当然,她更关心的是三公主还会不会被皇帝塞给临川长公主做儿媳妇。拜那天的大动静,她写信给临川长公主详述了事情的经过后,对方已经有后悔的意思。

    宝儿垂眸淡淡地说:“本来礼部已经给三妹拟好了封号,只待安国公主的事一了,父皇就会正式下旨册封。”

    正式册封以后就是指婚了,定王妃眉头一紧,这两天定王没少为这事奔波,如果圣旨真的下来,事情就没回旋余地了。她听得宝儿继续道:“不过前几天父皇却说了,三妹年幼尚不懂事,还是宫里多学一点情世故,晚两年再下降也不迟,便让礼部把册封的事儿先搁置了。”

    定王妃顿时一松,晚两年,这就说皇帝不准备让三公主下降三少祺,这可真是好事!她一边心里盘算着回去就给临川长公主写信,一边嘴里应道:“三公主还小呢,晚两年还来得及。”

    程氏不意地挥手道:“家的家务事,管这些做什么?”但下一秒她就看向宝儿,眼中有一丝担心:“与驸马……如何?”

    宝儿抿唇一笑:“很好。”

    程氏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宝儿说这话时神情中蕴含的甜蜜,可见他们的感情确实是极好,当下就放心了,欣慰道:“那就好,那就好。”

    这时,门外丫头进来传话,沈明然和沈明淳两位小姑娘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爬上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金枝玉叶》,方便以后阅读金枝玉叶6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金枝玉叶60并对金枝玉叶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