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玉叶

开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桥琉水 本章:开端

    西凉攻夺了嘉陵关只是一个开始,短短十天之内,西域的另一个国家月支与北方的北藩纷纷起兵响应,几十万大军在大齐的西边和北边集结起来,遥相呼应。

    之后一个月内,西凉月支盟军又攻占下了靖峪关,直往中原而下。另一面,北藩军队被挡在了庭州边境,曾与大齐发生了几次不大不小的磨擦,但没有大动作,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整个朝堂都被两边战线的压力弄得愁云惨淡,一连半个月,宇文熙的脸色都是紧绷着。

    这天,宝儿进宫去见沈茉云,本来是想劝慰母亲让她宽心,不用太过担忧。她们姐弟早有默契,前朝的事儿一律不会在长乐宫提起,结果她还没开口,就先被炸得头晕晕的了。

    “什么?阿琦说要去战场?”宝儿惊得差点从榻上弹跳起来,“他不要命了?他以为上战场是去踏春不成?”

    这可不是那些外族小打小闹弄出来的小磨擦,随便送个人去边关溜一圈回来就能加官进爵,而是实打实的战争。就算宇文琦是皇子,可战场无情,在战场上死去的皇子又不是没有过。

    沈茉云都快愁死了:“可不是吗?我都劝了好几遍,可他就是一意孤行……还有你父皇,我看着,约摸也很赞成的样子。你说,这可怎么办?”

    宝儿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道:“阿娘您先别急,我这就去见阿琦。”

    话音刚落,人就一阵风似地冲出了长乐宫,转眼就不见了人影,速度快得沈茉云叫都叫不住。

    宇文琦还未开府,仍然住在东北边的宫殿里,虽然他年纪还没到,但近日来战事频发,宇文熙索性就将他拎去了两仪殿议事。

    宝儿过来的时候,宇文琦还没回来,她也只得按住心里的急躁,耐着性子等待他回来。

    正在等人的时候,屋外传来了一个还有稚气的声音:“阿姐?”

    宝儿抬头一看,原来是最小的弟弟宇文瑾,还有九皇子,两人正结伴朝她走来,她柳眉轻蹙:“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宫人们纷纷给两位皇子行礼,而跟在宇文瑾后边的小太监们亦是同时对宝儿问安。

    宇文瑾与九皇子看了一眼,由他解释:“今天太博布置的功课我们有些不懂,就来这儿问下八哥。”又问,“倒是阿姐,你怎么会来这儿?”

    这是皇子们住的地方,公主们的住所凤华阁还远着呢。

    宝儿道:“我找阿琦。”

    宇文瑾生得白净可爱,与同母兄长宇文琦相比是差了些,但红色的衣裳穿在他身上仍然像足了一个福娃娃,他诚实地说:“那你要等一等了,八哥这几天回来得比较晚。”

    九皇子虎头虎脑,五官轮廓已经有了少年的雏形,此时正在一旁拼命地点头附和。

    宝儿挑眉,狐疑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道:“你们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闻言,九皇子抓头,直接道:“你是说八哥想上战场的事吗?我们都知道啊,他一早就说过了,只要大齐有战事,他就义不容辞,一马当先。所以我与阿霙觉得父皇可能是把八哥留下来讨论军事,所以他才回来得比较晚。”顿了一下,小小声地说,“八哥说想做大将军来着。”

    宝儿听得额头直跳,好么,原来这个弟弟的志向这么大,敢情他以前说的那些话不是随口说来玩的,而是认真的。再一联想这两年他一直跟闻太师学习兵法,脸色再度转青,呼吸都有些不稳了。

    宇文瑾见她神情不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朝九皇子那边靠过去,低声问:“阿姐怎么了?脸色好难看?你是不是刺激到她了?”

    九皇子一头雾水,同样是低声回道:“没有啊,估计是身体不舒服吧。上次我娘也是这样,本来好端端地与我说话,突然间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不仅数落了我几句,事后还发落了几个宫女。事后我问奶娘,她说女人都这样,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太正常的,习惯就好。”疑惑地反问,“难道淑妃娘娘没有过吗?”

    宇文瑾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摇头:“阿娘脾气很好,鲜少生气,从来不会骂我,除了八哥经常惹她生气,她才会发火。”

    九皇子一脸羡慕:“这么好啊!”

    从小到大,他可没少被周充媛骂过。

    “笨!那时你就该溜啊,难道还傻傻地站在那里等骂啊,八哥教过我……”宇文瑾小声地与九皇子分享自已的经验。

    两个小家伙一时间兴致勃勃地讨论了起来,完全忘了宝儿还在这里。

    直到宝儿听到他们越说越离谱,最后忍无可忍地一手揪着一人的耳朵,让他们哎哎地叫着“阿姐,很疼啊”、“不敢了,好疼好疼”之类的话后,她才松手,板起脸道:“上学要好好听太傅课,不准学阿琦一样乱作弄人。”

    宇文瑾吐了吐了舌头,扮了个鬼脸道:“知道啦。”

    宝儿横了他们一眼,语气森森地说:“你们不会也想着上战场杀敌吧?”

    九皇子完全没注意到她的神情不对,直愣愣地点头道:“想啊,冲锋陷阵,战场杀敌,敌人闻风而逃的场面,多爽啊!我以后也要……啊啊啊!疼!”

    话到说到一半,他的耳朵又被宝儿拧住了,只听得她气道:“你才多大?给我好好地在宫里待着,没乱惹麻烦。还有阿霙,”松开手,转头看向小弟,“别再跟你八哥乱来。”

    宇文瑾看向九哥,正好九哥也看过来,眼神交流了一下。

    ——看吧,阿姐也遇到了那几天的不正常,真跟我没关系。

    ——火气这么大,谁惹她了?

    ——谁知道啊?要不,咱们先撤?

    ——好。

    短暂的眼神会议后,他们一人一句:

    “阿姐,我还有几篇大字没写,明天就要教了,你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屋了。”

    “阿姐,我也要背书去,你有事再叫我吧。”

    然后就一溜烟地跑开了。

    留下宝儿在后边嘀咕:“果然弟弟都是来讨债的。”

    送走了两个小皇弟,屋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了。扣儿适时送上一杯清茶,但也不敢多话。

    宝儿接过茶碗刚想送到嘴边,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往桌子上一搁,溅起的水花润湿了平滑的桌面。

    看得扣儿越发垂首不语。

    这一等,就等了约半个时辰,才听到宫人传话的声音。

    “阿姐,你找我?”

    宇文琦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小太监的回报,并不意外在屋里看到宝儿,反而笑嘻嘻地打起招呼来。

    宝儿见到他,本已平静的情绪再一次翻腾了起来,道:“我听阿娘说了,你想让战场?”

    宇文琦淡定自若地颔首道:“是啊,父皇已经同意了。”

    “你!”宝儿指着他,想骂人却有种骂不出来的感觉,她道:“如今还不是山河破碎的时候,哪用得着你这个皇子亲上战场?你去了战场,让我们怎么办?你就没想过我们会担心的吗?我不同意。”

    宇文琦眉头微皱,没有说话,却是挥手让屋里的宫人们全部出去。

    扣儿看了宝儿一眼,见她没有说话,便也默默地跟着出去了。

    待屋里只有两姐弟时,宇文琦才认真地道:“哥哥身上的压力够大了,京城已经乱了起来,我帮不到哥哥就算了,但也绝不能在这个时候给他拖后腿,避到边关是最好的办法。”

    “你在说什么?”宝儿惊疑地问。

    宇文琦一笑,只说了四个字:“六哥,阮家。”

    郑王,确实算得上是异军突起,就是淮西侯和阮家的势力被清洗过,但实力仍在,不说一呼百应,但是朝中仍是大有人在。可就算是这样,也用不着宇文琦避到边关去啊,宣和长公主与鄂国公正死死地盯着宇文琦呢,只待一有机会就会出手,宝儿哪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行……”宝儿还欲说什么,却被他打断了。

    宇文琦道:“有哥哥在,那个位置,我不会争的。”

    要说他对皇位没想法,绝对是骗人的,可是他与宇文瑞感情极好,如果他真去做了,那么毫无疑问,他们兄弟之间只能活一个。兄友弟恭,面对天底下最大的诱惑,从来都是笑话。可是他是真的不想宇文瑞死。再说,关于他的性格缺陷,闻太傅没少对他说过,但他就是改不过来,也是不想改。他再三衡量,还是选择了退让,这样对阿娘来说,也是最好的结果。

    “虽然我不会与哥哥争夺,但是要我一辈子混混碌碌地在京城做个富贵闲王,我实在是不甘心。”他道。

    宝儿听得又惊又怕,却又无法就此事劝解宇文琦。她顺了顺气,道:“不行,太危险了。万一……”

    宝儿三番两次的说有“危险”,生性敏锐的宇文琦已经嗅出了其中的不对劲。他一挑眉,截话道:“阿姐你到底在担心什么?”眼神一锐,“难道……有人想对我不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金枝玉叶》,方便以后阅读金枝玉叶开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金枝玉叶开端并对金枝玉叶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