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玉叶

第65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桥琉水 本章:第65章

    赵蔼回家后,立即就把赵文翰和赵文勉叫来了书房,又让下人去公主府把长子叫回来。待人齐后,他缓缓地看了三个儿子一圈,道,“我准备让阿源随赵王前赴武陵关。你这几天好好地准备一下。”后面那句话是对赵文翰说的。

    这话炸翻了儿子们。

    赵文渊直接反对,“父亲,阿源不过一介文弱书生,上战场不适合吧。”虽说赵文翰也算精通骑射,但是这种程度的水平顶多也就只有去围场狩猎的份,战场上根本就不够看。

    这几年赵文勉被赵蔼管得很严,不过效果也出来了,思想深度比以前提升了好几个等级。他认真地想了想,道,“父亲,难道是赵王开口点名要二哥去武陵关?”

    倒是当事人赵文翰的眼中虽有疑惑和震惊,不过还算沉得住气,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面对儿子们的疑问和不解,赵蔼只说了一句话:“赵王是洛王的亲弟弟。”

    赵文勉还是不明白,但是赵文渊和赵文翰两人的脸色皆是一变。

    赵蔼继续道:“延王、洛王和郑王,如今皇子们算是三足鼎立,各有争执。我不是没想过只做纯臣……只是,河洛公主却是一个变数。”

    赵文渊微微皱眉,朝赵蔼看过去。

    赵蔼道:“河洛公主是洛王的亲姐姐,阿恒尚了公主,看在别人眼中,赵家就只能是王这一系的人。如今朝中局势诡谲,就算我想继续做这个纯臣,只怕也没这么容易了。与其日后被动地任人宰割,倒不如破斧沉舟赌这一把。”

    打从心里说,赵蔼也不是很愿意去搅和这一团漩涡,但朝堂风向所迫,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想办法化被动为主动。这两个月他可没被人少找麻烦,虽然只是些不痛不痒的小事,可积少成多,兵部尚书更是明显地对他表现不满了。

    “我看朝堂还是挺平静的,不至于此吧。”赵文渊说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前线,朝中上下难得的同心协力,赵蔼的话未免太过小题大作了。

    赵蔼道:“要是到了连你都战战兢兢的地步,你认为我们还能这里说这种话吗?”要是到了赵文渊这么一个边缘小官都察觉出京城气氛不对的话,那时就不是在考虑站队还是做纯臣这种小事了,而是要想办法如何去活命。

    赵文渊力挣:“边关苦寒,何必让二弟去受这个险。再说,阿源立志科举,日后仕途必是走清流文官一路,实在是没必要送他去武陵关。”

    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那里是多么的可怕和残酷。赵文翰不过二十出头,心理素质和抗压力拍马都赶不上赵蔼,战场瞬息万变,一个不小心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是真不支持让二弟去武陵关。

    赵蔼神色淡然地说:“让阿源随赵王去武陵关,是一种态度。”

    长子的话他何尝不清楚,但是想让别人接受你的投名状,你就得拿出真正的诚意来,几句空话就想让洛王毫无保留地视你为心腹?这是做梦。否则他为何不派赵文勉去,而是选择了差不多有半只脚踏进官场的二子?就是因为赵文翰的份量和价值比赵文勉来得重来得多,日后也更能让洛王相信他们。

    赵文渊听得眉头紧锁,好一会儿,才道:“这是洛王的意思?”

    “不,这是我的意思。”赵蔼否认,“我今日并未得见洛王。”

    就是说,赵蔼还没有来得及向宇文瑞表明态度,赵文渊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他想了想,问:“父亲,这只是你的想法。”踌躇了一下,“如果,如果洛王不接受呢?”

    赵蔼淡淡地说:“这个不用你来操心,我自有成算。”

    赵文渊没辙了。

    这时,赵文翰终于说话了,“父亲打算让我用什么身份去武陵关。”言下之意,就是他愿意听从赵蔼的话去前线。

    “二哥。”赵文勉不由得叫了起来,“你真要听爹的话去前线?那些野蛮人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疯子,你这瘦不拉叽的身板,说不定人家一只手就能捏死你……”

    “闭嘴。”赵蔼喝道,“你在乱说什么?”

    赵文勉不情不愿地闭上嘴,却仍是小小声地嘀咕:“我又没说错,二哥又不像大哥那们从小习武,要是真遇上蛮子岂不是要丧命?”不过他心里也是挺担心赵文翰的,便也朝父亲望过去。

    赵蔼没理会他,只看着赵文翰道:“莫北将军帐下还欠一个文书,我明天就上折子为你请职。”

    赵文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赵文渊道:“二弟终是体弱了些,要不让我去……”

    “你是驸马,圣上不可能同意你去前线的。”赵蔼不等他话说完,就断然截住,“阿源是最适合的人选,你不用再说了。”

    赵文翰也对兄长道:“大哥不用为我担心。父亲说了,我只是担任文书,在后面帮忙抄抄写写,不会有危险的。”

    虽然父亲的话让赵文翰觉得意外,但是就他本人来说,他并不是那么排斥去武陵关。只要是男人,都想着上战场金戈铁马一场,他也不例外。唯独可惜了两年后的科举,他是不能参加了。

    赵蔼很满意赵文翰的态度,道:“你那媳妇刚有了身孕,你这一去不知几时能归,这几天你在家就好好地在陪着她吧。”

    赵文翰应道:“是,父亲。”

    赵蔼又叮嘱了几句,便将儿子们放回去了,他自已则是开始提笔写折子,准备为二儿子谋求文书这个职位。

    赵文渊回去后,就把赵蔼的话修饰一番,然后说与宝儿听。宝儿知道后,倒没多大反应,只是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没了下文。

    至于霍氏听了丈夫的话后,眼泪就哗啦啦地流了下来,对着赵文翰哭了足足一个时辰,好不容易才在赵文翰的劝慰下冷静下来。接下来几天,霍氏对赵文翰是各种叮咛,还亲自为他打点起行装。

    赵蔼的效率非常快,下了决定的第二天,就找上了宇文瑞。两人在洛王府的书房谈了许久,具体的谈话内容外人不得而知,直到最后宇文瑞送赵蔼出去时,只看表情,倒像是十分开心的样子。

    “老狐狸。”送走了赵蔼,宇文瑞觉得有几分疲惫,不由得咕哝了一句。

    宇文瑞刚踏进书房,就听得一个声音道:“王爷,赵侍郎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来找你?”

    书房中正坐着一个人,看上去约摸二十出头,锦衣玉带,面如冠玉,微挑的桃花眼流露出了一丝疑惑,见到他进来,就起身问道。

    宇文瑞抬袖一抹额头上的汗水,端起案几上茶碗灌了一肚子的冷茶水,解了喉间的干渴后,才道:“还能为了什么?左右都是那些事儿。”

    季子融不禁讶道:“真的?”随即就笑了出来,“赵侍郎在兵部也算说得上话,如果他真有此意,这对我们来说可真是一件好事。”

    自打宇文瑞开府后,已经有不少官员或勋贵上门拜访了,有刺探君意的,有想投靠他的,有想联姻的,数不胜数。不过这些都只是些小官员,内阁中真正的掌权人物从来都是礼到人不到。所以赵蔼的上门,还是颇让季子融感到意外,当然,宇文瑞也很意外就是了。

    宇文瑞坐了下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要是这么容易就好了。”想想刚才的谈话内容,他就牙疼得紧。

    季子融一愣:“什么?”

    宇文瑞也不瞒他,爽快地道:“武陵关不是战事吃紧吗?赵侍郎忠心为国,打算让他的二儿子前去莫北将军帐下做一个文书,虽不能前线杀敌,可也能在后方出些微末之力。阿琦已经向父皇请缨武陵关,赵侍郎来拜托我,希望能得阿琦照看一下。”

    赵蔼混迹官场多年,自然不会直愣愣地对宇文瑞说,哦,我想拥护你做皇帝,这次特地让我二儿子跟着你弟,如何,够诚意吧?他是选择了一种迂回的方式,只说我想让儿子去战场历练一番,赵王不是也去了吗?要是赵王觉得我儿子还算能用,尽管吩咐他去,啥事都能做。实话没一句,其中的意思还要你猜来猜去,宇文瑞不牙疼才怪。

    季子融思忖了一下,道:“赵侍郎的长子不是尚了河洛公主吗?算起来,你们也算姻亲,赵侍郎有意于你,并不出奇。”

    宇文瑞淡然道:“先静观其变吧。”

    事关亲弟弟,战场万变,天知道赵家这突如其来的一笔中间有没有猫腻,还是小心为上。所以,对赵蔼的来意,宇文瑞以拖字决为主。

    季子融微微点头,算是带过了这个话题,转而说起了另一件事:“事情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他们就会去京兆府递状纸。”

    饶是宇文瑞再累,也不由得精神一震,“辛苦你了,子楚。”

    作为兵部侍郎,赵蔼的办事效率向来惊人,很快,赵文翰就得到了文书的职位,十日后,与赵王等人一同出发前往武陵关。

    前线战事愈加吃紧,不但满朝文武为前线战事担忧不已,就是京城百姓也是略有议论。

    就在这时,京兆府尹左大人却是接到了一件颇为棘手的案子。

    左大人头疼地看着坐在下方的粗实壮汉,拱手道:“欧将军,恕我多问一句,这状纸上所述内容可是属实?”

    欧将军一拍桌子,茶碗被振得砰砰响,他怒道:“我儿子死得不明不白,左大人认为我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吗?”

    这一喝,欧将军气势惊人,但双眼却是通红,且满脸懑恨怨毒。

    左大人被吓了一跳,缓过神后,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就请将军稍候,本官这就命捕快去公主府拿人,开堂审理。”

    欧将军平平气,道:“麻烦大人了。”

    左大人微颔首,然后就书吏使了个眼色,那书吏行礼退下,去吩咐捕快抓人自是不提。

    案子不算复杂,欧将军有一儿子,前天约了朋友刘公子在效外的庄子见面,不想好友被一歹人看上,并纠缠不休。欧公子见状,自是不能让刘公子受辱,便上前帮忙,不想对方人多势众,拳脚无眼间,欧公子被歹人一脚踹中心口,不小心磕到了石头,跌破了脑袋,流了满地的血。那歹人见闹出人命,便赶紧带着人跑了,而欧公子则是被刘公子速速送回了府,不想却是救治不急,第二天早上人就去了。

    欧夫人哭得死去活来,就是欧将军也是暴怒不已,他已过天命之年,这是他唯一的儿子,平日里护得紧紧的,结果只是外出一趟,就被人打死了,他岂能不恨。当即就把刘公子和跟儿子出去的小厮全部找来,逐一审问,七拼八凑,终于问出了那歹人的身份。

    正是当今皇帝的妹妹,宣和长公主的独生子陈文俊。

    所以,京兆府尹感到了几分纠结和为难。

    就在这时,府门外又传来了一阵击鼓声,是一对父女,左大人升堂一审,又被惊了一下——这两人居然也是来状告陈文俊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金枝玉叶》,方便以后阅读金枝玉叶第65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金枝玉叶第65章并对金枝玉叶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