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玉叶

第68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桥琉水 本章:第68章

    宣和长公主爱子心切,此刻儿子伤重未明,她更是心急如焚,完全顾不上那些纷纷向她行礼请安的宫女侍卫,直接就朝建章宫冲冲赶去,就怕迟上一步儿子就要被流放西北。如今除了皇帝,就再没人能够让京兆府尹收回公文。

    不想她刚踏上建章宫的台阶,就有两名威武侍卫上前拦截:“建章宫无召不得进入,敢问长公主,可是得了皇上传召?”

    “放肆!”宣和长公主见侍卫拦下她的去路,再加上此刻心情急躁,便再也顾不得往日那温和低调的面具,怒斥道:“不长眼的东西,就凭你们也敢拦我?还不快快让开?耽误了我的事情,信不信我就要你们人头落地!”

    两名侍卫却是纹风不动,其中一人对她道:“卑职公务在身,恕难从命,还请长公主恕罪!”没有皇帝同意,就凭宣和长公主这几句话随便放她进去,不用等到第二天,皇帝就能将他们两个人的脑袋给砍了。

    “你——”宣和长公主气得双脸颊通红,怒目圆瞪,正要说什么,却被身边的女官轻扯了一下她的衣袖,唤回了她的一点理智。

    “长公主,救人要紧,少爷还在等着您去救他呢!”女官小声地在宣和长公主耳边说道,“这些侍卫也是职责在身,就算您真发落了他们,只怕少爷也早被那些差役送出京城了。为了少爷,您先忍忍吧。就几个侍卫而已,到时候长公主您想怎么收拾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女官好说歹说,总算是将宣和长公主劝得冷静了下来。只见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按捺下心中的焦虑和愤恨,对先前开口说话的侍卫道:“我要见皇上,还不通传?”

    那侍卫见状,终于行礼应道:“长公主请稍等,卑职这就去通报!”然后就唤来另一名侍卫让他进去给皇帝传话,至于皇帝愿不愿意见宣和长公主,那就不是他们能管的。

    见状,宣和长公主再急,也只能在宫门外着急地来回踱步,借以渲泄她的情绪。并没有等多久,前去通报的侍卫回来,一见到她就行礼道:“皇上正在与太傅商议国事,说是不准任何人打扰,长公主还是请回吧!”

    “什么!?”宣和长公主脸色一变:“皇上不见我?这不可能!你们让开,我自已进去。”话音刚落,便想伸手推开眼前挡路的侍卫直接闯进去。

    “长公主请留步!”

    伴随着那侍卫的斥喝声,“唰唰”几下,几把森寒的刀锋已然出鞘,齐齐对着宣和长公主的方向。

    “你——反了!你们居然敢对我……”粹不及防的情况下,宣和长公主确实是被侍卫们的反应吓了一跳,但好歹她在皇宫沉浮了这些年,什么阵仗没见过,自不会像普通女子一样被吓得腿软,反而更怒不可遏,气得全身直打擅,指着侍卫们又想大骂起来。

    “长公主,长公主息怒。”女官不由得继续说道,声音压得极低,细细安抚道,“刚才那侍卫不是说了吗?皇上正在与大臣们议事,怕是确实下了命令不准人打扰,他们也是奉皇命行事,哪敢放您进去?再说了,这可是建章宫,不比其他,您要是真的闯进去了,耽误了国事,皇上一生气,岂不是更救不回少爷了?”

    虽然宣和长公主有时会犯些糊涂,但大多时候还是清醒的,被女官这么一说,她也回过神来了,平平气,总算能冷静思考了。可她心里还是担扰,儿子还在受罪呢,也不知道现在如何,这么一想,脸上又带出了焦虑担忧的神情。

    女官见状,赶紧继续安抚道:“要不?咱们再等等?议事总有议完的时候,到时候您再求见,皇上总不会避而不见吧?”

    “可是……”宣和长公主仍然很是担心。

    先头说话的侍卫听了她们的谈话,不禁插嘴道:“长公主,并非卑职有意为难,实在是皇命难为。要不这样吧,卑职这就让人去殿门口那里守着,一旦皇上与杨太傅商议完国事,就立即帮您通传?您看这样可行?”

    说实话,他也不想与宣和长公主结怨,若是皇帝没有特别吩咐,放进去也就放进去了。可偏偏今天皇帝就是下了这样一个命令,他们也是无法。总不能拿着自已的项上人头去给宣和长公主做人情吧!

    “公主,想想少爷!”女官扯了扯宣和长公主的衣袖,小声地说道。

    一番分析下来,宣和长公主再不愿意,脸上的神情变了几变,最后也只能先忍了,目前还是陈文俊的事情为重。

    如此,侍卫们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约摸半个时辰后,就在宣和长公主越等越心焦想着再闯宫的时候,一名侍卫匆匆而至,对她拱手行礼道:“长公主,皇上请您进去。”

    听罢,宣和长公主脸色一松,毫不迟疑地朝宫门里走去,脚步越走越快,连身后的女官都差点跟不上了。

    而其他侍卫和留在原地的侍女太监不由得放下心来,心想算是逃过一劫了。

    宇文熙是在御书房见的宣和长公主,之前他正与杨沐在这里商议事情,现在杨沐走了,他也正想去后宫消遣一下,正好就有侍卫来报说是宣和长公主有急事求见。反正无事,他微讶之余便可有可无地同意了宣和长公主的求见。

    “皇上。”宣和长公主一进门,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扑到宇文熙跟前,跪下道:“皇上开恩,您救救阿俊吧,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就是他犯下大错,可是,可是,我只有一个孩儿,要是他死了,我也就活不下去了。皇上……”

    宇文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道:“出什么事了?江喜,还不快扶长公主起来?”

    江喜赶紧上前扶起宣和长公主。

    宣和长公主起身后,仍是泪流满面地哭泣道:“前些天阿俊不小心误伤了欧将军的儿子,只是一桩意外,可是欧家不依不饶,将阿俊告上了京兆府。那京兆府尹也不知为何,偏听偏轻,完全不听我儿解释,就一昧给阿俊定下罪名,还……还判了他,他受一百笞刑,然后还要流放西北,不得回京……”说着,她又跪了下来,“皇上,看在阿俊是您亲外甥的份上,您救救他吧。一百鞭啊,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

    江喜虽然还是扶着宣和长公主,心里却是默默地想,陈文俊早在屈兹的时候就受过比这更大的罪了吧。

    宇文熙刚开始没想起来,但经宣和长公主这么一哭一闹,倒也对前两天在早朝上的事有些印象了,便道:“那你想怎样?”

    宣和长公主抹去脸上的泪水,一脸希冀地抬头:“京兆府判了阿俊流放,我……”下面的话未说出口,但都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宇文熙看了她一眼,淡然道:“公文已下,判决已出。朝令夕改,你让大家如何看待官府?”

    “可是……”宣和长公主急了,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陈文俊是她的儿子,她又是当朝的长公主,皇帝想要赦免自已的亲外甥,天底下难道还有人敢说半个不字吗?

    “行了。”宇文熙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议事议了一天,他实在是没什么心情再去应付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他说道:“判决书刚下,肯定不能即刻更改。不过日后若有合适的机会,朕找个理由召他回来就是了。”

    他对宣和长公主是没有多少兄妹之情,但也从没想过去特地折腾她,不过做姐姐的求上门了,过几年找个借口将她的儿子召回京城,这点事情他还是能答应的。

    “就这样吧。来人,送长公主回府。”宇文熙吩咐道。

    宣和长公主一听,心都凉了,她很清楚皇帝说一不二的性格,要想改变他想法的可能性完全是微乎其微,可身为母亲的感情仍是让她不死心地继续求情:“皇上,您就救救我儿吧,皇上,皇上……”

    但很快的,就有几名内侍上前,强硬地扶着她出去了,直至消失。

    宇文熙揉了揉额头,被宣和长公主这一闹,就更觉得累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起长乐宫坐坐,顺便解个乏。

    ====―――

    就在宣和长公主赶着进宫的时候,宇文瑞正在王府的书房中与季子融商讨事情,而讨论的话题自然不会是宣和长公主会如何大闹公堂的八卦,而是他的亲弟弟要远赴武陵关战场的所带来的影响及后效。

    只听得季子融淡然道:“赵王这一去,京城中这几家恐怕会更不安份了。”他一顿,神情略带出一缕复杂之色,“我以为你会阻止赵王。”

    这两兄弟的感情一向极好,他原以为,宇文琦自愿请赴前线,宇文瑞再怎么有盘算,都会去阻止一下。毕竟战场生死难料,宇文琦再聪慧,也抵不过他只是一个十几岁少年的事实,不成想,从头到尾,宇文瑞完全没有表现过一丝一毫的反对。

    宇文瑞神色不变,俊雅的面容仍是一片温和:“就是阿琦留在京城,这混水也不会有变清的那一天。既然阿琦愿意去武陵,就让他去吧。”

    季子融微扯嘴角,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道:“你不是一向最宠他吗?这会儿……竟是舍得了?”

    听到这话,宇文瑞的眼神总算有了一点波动,他缓缓地低声说道:“不过是,权衡轻重罢了。”

    季子融微微一晒,摇了摇头,便转开了话题,面上仍是一片从容,心底却泛起了几分莫名的滋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金枝玉叶》,方便以后阅读金枝玉叶第68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金枝玉叶第68章并对金枝玉叶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