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

第83章 获救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呆提欢颜 本章:第83章 获救

    凌允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毕竟这片山林到底有多大他也不知道,季屿他们如果一直都找不到的话,早晚会回头查看这个水洞。

    “你发动了本地住家,很容易引来注意,根本瞒不了五哥,而那些人暂时听你的,无非是想得到配方,我的安全无虞,你的复仇计划根本不可能实现。”凌允毫不示弱,看向季屿的眼神透着显而易见的鄙夷,“你想算计报复刘家,却出卖国家利益,像你这样自私自利、卑劣无耻的人,背叛爱情再理所当然了。”

    “你胡说!你根本没有配方,你以为你会有命活着吗?”季屿像是被激怒了般,厉声打断了凌允。他怎么可能去承担叛国这么重的罪名,早在一开始就从蔡伟那里知道,凌允根本没有接触过李皓平的实验。他这次顺水推舟的提醒那些人凌允是李皓平小师弟的身份,又以药品清单证明了凌允参与那个实验,就是想把刘立丰和凌允一网打尽。凌允如果不死,他根本不能把刘家拉下马!

    “噢,你说真的,他不知道配方?”之前从万诗宸手里救下季屿的男子问,眼里露出残忍嗜血的眼神。他们这次牺牲那么多眼线、又主动出击得罪了华夏最大的军方势力,如果什么都没有得到,他会被组织生撕了。

    季屿脸色一白,就见男子举起了手里的朗伯宁手枪。“你要是不说,我就先杀了这个人,到时候,别说报复刘家,刘家可就变成了同样的受害者,你的报仇……,嗯?”男子指着刘立丰威胁。

    季屿刚想分辨,“砰”的一声枪响,季屿只觉得身边一沉,说话的男子已经颓然的倒在他的身上,肩膀厚重的布料也挡不住汹涌溢出的鲜血。

    “啊!”季屿毕竟只是个被仇恨冲昏头脑的人,接连两次见血已经是极限,再也承受不住惊恐的叫出声。

    跟在他身边的其他人立即警觉的四处张望,只是忽然,一阵强烈的白光闪过,所有人下意识的闭眼,哒哒哒,机关枪发出的轻快吼叫,脚下飞溅的泥土碎石,如同阎王催命一般,几乎让所有人都升起濒临死亡的绝望,几个持枪警戒的男子被击中手腕哀嚎不止,原本只是带队的普通百姓惊骇的叫声更是此起彼伏。

    “全都不许动!”一道低沉有力的声音发出危险的命令,原本寂静的树林被强光照亮,原本隐藏在树丛中的武警持枪鱼贯而出。

    被包围的众人纷纷抱头蹲下,几个穷凶极恶的雇佣兵也在失去凭恃后,比起普通人还不如,捂着流血的手瑟瑟发抖。季屿惨白着脸四处张望了下,只见不在光线照射下的林间还有人影若隐若现,却没有看到他以为的那个人。

    须臾,半空中直升机的嗡嗡声越来越近,很快,当先一人顺着软绳索降而至,不等后面的人跟上,就飞奔着接近同样怔愣出神的凌允。

    “阿允,你怎么样?”唐修实看到蹲在一个成年男子身边的凌允,再也维持不了表面的冷静,一把将浑身湿透的凌允抱入怀中,一手拭去凌允发丝滑落的冰渣。

    凌允早在男子拿枪指着刘立丰时,就已经俯□试图护住他的要害部位,之后的变故让他几乎无法控制的四处寻找,直到高大沉稳的男子一脸焦急地来到眼前,他才相信本应在京都等他的爱人真的来了。

    “五哥,我……”

    “别说话。”唐修实摇了摇头,接过身后递来的厚重的毛毯递,紧紧的把凌允包裹住,打横抱起就想离开,却被抓住了手臂。

    凌允心急如焚地指着地上的刘立丰。“五哥,刘立丰,快救刘立丰!”

    “立丰,立丰在这里?”刘立安大步的走来,身上还穿着在政府部门穿着的正装,连一件厚外套都没有披上。他是得到唐修实的消息后匆忙赶来的,之后就一直跟在唐修实的军机上。在听说万诗宸已经失血过多已然休克的情况下,他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所以见找到人就连忙下了飞机,就想第一眼看到自己弟弟平安。

    唐修实一眼就看出刘立丰的状态,冷声命令,“快送机上。”顾不得和刘立安说话,抱着凌允率先离开。

    “五哥。”凌允含糊的叫了一声,昏沉沉的抱着唐修实的脖子,男人炙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只觉得异常安心,眼皮也一点点沉重下来。

    “嗯,我在。”唐修实低声的回应,只觉臂弯一沉,低下头去,凌允已经昏睡了过去,不由心中一紧,步子迈得更快起来。

    “五,唐修实?”季屿犹豫的声音响起。

    “全部拿下,一个不留!”唐修实脚下一点也没有停顿的命令,很快就在机组人员的协助下,爬上了直升机。

    季屿一下子就瘫软在地,看着唐修实头也不回的背影,只觉得脸色火烧火燎的疼痛着,眼前阵阵晕眩,他拼命的低下头,任凭绝望和羞耻席卷着啃噬他的内心,武警们走上前,毫不客气的将他拖拽上来,推搡着下山……

    直升机上,唐修实一点也没有耽误的为凌允除去衣物,抱着他进入早已准备好的温水中,仔细的检查了□体,见除了一些擦伤、淤青以及脚踝处的扭伤并没有其他伤口,才松了口气。看着凌允的脸色渐渐不再惨白,唐修实小心的为他擦拭干净,给他穿好单衣单裤送入另一边单人床上,将棉被细致的盖在了他的身上,轻轻的在他额头落下亲吻。

    “首长!”直升机上的军医走来行礼。

    唐修实神色平静的起身,站起身任由医务人员为凌允再检查一遍,他却拿起行动电话,直接拨通了李皓平那里。

    “怎么样,小师弟找到了?”李皓平焦急的问,从一个多小时前确定了凌允大概的下落,生怕凌允受到不可挽回的创伤,他就已经上了飞机,打算赶去不夜城。

    “嗯,阿允的伤没有问题,你先返回二院,我们最多三个小时就能赶到,刘立丰的冻伤应该很严重。”唐修实沉声。只看凌允的表现就知道,想也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不管这一次的事情刘立丰有没有参与,还是只是半途改变主意,他都会领这份情。虽然直接回武警总院更合适,不过有李皓平在,刘立丰可以得到更好的治疗。

    李皓平一听就知道刘立丰一定做了什么,立即点头,命令随行机组调转。

    “首长,病人外伤不严重,不过有点低烧,退烧后休息一下,很快就能恢复。”军医笔直的站立,对唐修实对凌允非同寻常的亲昵态度全然不在意。

    唐修实点了点头,问:“刘立丰那里怎样了?”

    “很不好,现在还在复温,尤其是腿部。”军医一板一眼的回答。

    “报告。”一个武警走来,啪的一声站定,沉声报道:“首长,当地居民说,那里有水洞很深,可以通向山下的河道,最浅的水位也有近一米,岩壁光洁没有可以任何站立的地方。按照刚才初步取得的口供,两人应该是在水洞待了将近两个小时。”

    唐修实眯起眼,这里丛山峻岭,天黑直升机又不敢靠近,要不是这片山林出现星星点点的灯光,说不定就要等二天全面搜山。只是没想到,凌允和刘立丰竟然躲进了水洞。凌允只是轻伤,一定是刘立丰背负了他。其实也对,以凌允的聪明,当然会猜到如果季屿他们找不到人,一定会折返。只是,已经没有了选择吧?

    这一刻,唐修实原本因为凌允遇险的担忧,都转为了熊熊怒火。

    “所有参与的人都押解回京都,以危害国家安全、刺探军事机密提交军事法庭。”

    “是!”武警转身离开。

    唐修实让军医都赶去刘立丰那里,只身坐在床边的座椅上,不错眼的盯着病床上的凌允,看他因为低烧开始泛起红晕的脸颊,手指拂过他微启的唇,忍不住的低头用唇摩挲着。只是几个小时,他却从没觉得如此难熬。

    “修实。”刘立安沉着脸站在门口,看见床上相依的身影,眼里焦虑更深了几分。

    “安哥,立丰怎么样了?”唐修实站起身走了过去。

    “我记得李皓平就是这次配方的研制者,你和他很熟悉?”只是短短的时间,刘立安的嗓子已经哑了。刚才军医已经说了,刘立丰的命虽然保住了,可是那双腿想要保住,恐怕就难了。

    唐修实心一沉,立即知道刘立丰的情况果然不妙。“我已经通知他二院等着,一会我们换一架飞机,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刘立安沉默的点了点头,看了眼床上静静熟睡的凌允,伸手在唐修实的肩膀按了按,什么都没说的转身离开。

    凌允迷迷糊糊的睡着,总觉得有什么在身后追着,他拼命地跑、拼命地跑,可是怎么也摆脱不了,凌允皱起眉,他到底为什么怕后面的人呢,转过身面对不就可以了吗?凌允觉得自己还是有底气的,伸手去摸随身带着的银针盒。

    这几年被李皓平耳提面命的,就是一定要有医生的样子。哪怕西医的工具不能带,可是作为师承叶老的他们,是必须随身带着银针。

    “‘三根指头、一根银针、一把草药’,小师弟,就只是一根银针,师兄我要求不高吧?”李皓平吊儿郎当的声音深深的扎根在凌允的脑海,可现在,他怎么也摸不到银针,想到师兄魔音穿脑般的念叨,凌允不由着急起来。

    “阿允,阿允你怎么了?”唐修实见凌允忽然挣动起来,睫毛微动,光洁的额头渗细密的汗珠,连忙俯□,以为他做噩梦了。

    “银针,银针,我的银针呢?”凌允猛地睁大眼,好不容易对上焦点,就看到唐修实担忧的看着他,原本光滑的下巴冒出胡渣,神色憔悴就像好几晚没睡觉一样。

    “五哥,我的银针……”凌允的声音不自觉的带上几分不安,生怕李皓平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

    “阿允,你找银针做什么?”已经看守了一整晚的唐修实失笑起来,他已经从部下得知了凌允被抓之后的经过。想到八风不动的部下结结巴巴的话和李皓平检查以后的狂笑,他就忍不住的嘴角抽搐。

    凌允终于回过神,之前发生的一切在脑海回放,他猛地直起身,结果唐修实身体前倾,正好撞入他的怀中。凌允眼睛闪了闪,索性抱住唐修实的腰,低声问。“五哥,刘立丰怎么样?他扛着我待在水里好久。”

    “他的腿恐怕有问题,我带你去看他。”唐修实神色一暗,为凌允穿上衣服,将他搂在怀中走出了病房,才到刘立丰的病房前,就看到李皓平一脸的怪异。

    “师兄……”凌允想起之前的事情,刚想说话,病房里的对话透过虚掩的门传出。

    “哦,哥你不会在愧疚吧,也没什么啊,爸不是总说要打断我的腿……”刘立丰的嗓门不小,凌允却是心中咯噔一下,期盼的看向李皓平,却只看到他摇了摇头。

    “你,立丰,你都三十几了,哥也不瞒你,你的腿从膝盖往下,神经被冻坏了,恐怕……”刘立安的声音嘶哑难听,显然为了这个弟弟真的心力交瘁了。

    “哎呀,哥,你都知道我三十几了怕什么,其实不能走路也不影响多少!”刘立丰却是浮躁的打断了刘立安的话,呼哧呼哧了两下,又像是不好意思的问:“哥,就是以后又要麻烦你了,你得给我找个喜欢骑乘式的老婆……”

    作者有话要说:⊙﹏⊙b汗,应该不算晚吧,我争取明天的更新正常在10点之前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方便以后阅读[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第83章 获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第83章 获救并对[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