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

第88章 完结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呆提欢颜 本章:第88章 完结

    黑色轿车缓缓驶进唐家老宅,唐修实把车停进车库,看向副驾驶座位已经昏昏欲睡的凌允。昨晚的纵情和今天上午的饱受惊吓,还有刚才的一番谈话,难免让凌允身心俱疲。可惜他不能像在御景园那样抱着他回去卧室,免得凌允醒来以后窘迫的不愿出来见人。

    “阿允,回房间去睡,好不好,”他低头在凌允耳边轻声,然后下车打开侧边车门,半扶着他走出了车库。

    眼看着快要进入主宅大厅,凌允立即打起精神。

    “五哥,我和你一起去,”虽然唐修实说了他单独和唐洪生谈,不过这不仅是唐修实一个人的事情,他想和唐修实一起面对。

    “没事,你不用担心。”唐修实捏了捏凌允的手,在推门而入的时候更紧的抓住他。

    “妈,你一个人?”唐修实惊讶的看着明显等在客厅的卞红秀。

    “伯母。”凌允有点不好意思。他终于想起,他用戒指把人家儿子套住,本来只是想告白,结果变成了订婚不说,还没有通知家人。

    “哎。再过一段时间,可是要改口了啊。”卞红秀满脸的喜气。她当然知道丈夫把儿子叫回来是为了什么,今天一早听到的法庭传来的消息,可把她高兴坏了。这说明凌允也并不只是谈谈恋爱,是真的决定好要生活在一起了。

    唐修实看凌允因为母亲的一番话,彻底红了脸,笑了起来。

    “妈,爷爷应该不会很生气吧?”看母亲的表现,似乎挺有信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盲目信任的缘故。

    “没事,老爷子也不是个不讲理的。”卞红秀回头看了眼楼上,一脸神秘的对着唐修实说:“你爷爷最生气的,就是他觉得你公器私用。”

    唐修实会意的点头,想起第一次带着凌允回来老宅时唐洪生的告诫,心下了然。

    “阿允,现在还早,你去休息一下吧。我去和爷爷谈谈。”唐修实对着凌允交代。

    卞红秀闻言一愣,仔细看了眼凌允泛青的眼眶,抿唇笑了起来。“好了,那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眼看着又快寒假了,阳阳又要被他爸妈送回来,我去准备准备。”

    凌允还没反应过来,卞红秀就已经走远了。他不由瞪了眼唐修实,不过却也因为卞红秀的表现放松了许多。他其实对结婚并没有多大的执念,更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引起唐修实和家人的矛盾。

    两人很快回了唐修实的房间。在床边坐了一会,看着凌允平稳呼吸着酣睡,唐修实小心地走出房间关上门,深吸了口气,准备去面对祖父的质问和不满。警卫很快就过来,说起老爷子已经在书房等他。只是等他推开门,看到的却是两双关切的眼神。

    “小允怎么样,是不是被吓到了?有没有受伤?”唐鸣清率先问。他接到消息的时候竟然愣住了,虽然也知道京都有些**胆大包天、行事嚣张跋扈,却没想到居然胆敢在戒备森严的军事法院门口行凶。

    唐修实怔愣了下,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他面对的是他的至亲,哪怕会有意见不合,他们也是关心自己的。

    “阿允只是情绪变化太过激烈了,休息一会就没事了。”唐修实坦言,凌允这次,还是受到过去事件的影响,这也是他没有考虑周到。不过解了心结,也算歪打正着。

    唐洪生放心下来,没有受伤就好。那个万家的小女孩,心思歹毒,这样的结局也是咎由自取。如果她活着,别说她只是至交好友的外孙女,就是刘立丰这个刘家最出色的子弟,唐家也不会善罢甘休。

    “你刘叔叔刚才打过电话了,希望我们可以不追求万家的责任。”唐洪生看向唐修实,他的这个孙子一直是个掌控欲强盛的,这一次被人在法院门口袭击恋人,一怒之下对付万家,是绝对有可能的。他虽然也很生气万家的家教,不过祸及家人终究会显得太过心狠。

    “万诗宸入狱、万诗慧身死,万凯延自顾不暇,刘英又是个只惦记丈夫的。其实万家已经完了,我会派人一直监视万家。所以,万家的事情,就此揭过吧?”唐鸣清还是知道儿子的顾虑,只要保证了凌允的安全,唐修实自然不会介意。

    “好。”唐修实应诺。

    “爷爷,爸爸,你们找我来,不是想问有关推进同性婚姻合法的事情吗?”唐修实不打算绕圈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祖父、父亲的态度有着明显的软化,不过这样好的时机当然要掌握。

    唐鸣清看了眼自家老父,想到一开始的气势汹汹,和接到刘家伯伯电话后的黯然神伤,清了清嗓子开口:“之前你刘承明叔叔打来电话的时候,说李皓平在他那里,而他被说服了。”

    唐修实意外的眼睛闪了下,他是知道李皓平的口才,却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说服古板正直的刘承明。

    “他说了一些,归根结底,无非是法律保护弱势群体,性取向异常者既然切实存在,本来就应该纳入法律规定的范畴,不管是对于同性恋者本身,还是第三方的同妻,他们都需要一部准确的法律保护他们‘家’的权利。而有了婚姻法的保护,很多的社会问题比如骗婚、还有同性恋出轨也可以构成重婚罪等。”唐鸣清说完,看向唐洪生。

    唐洪生叹了口气接着说:“这些理由其实都是冠冕堂皇,何况他也坦然的告诉我,除了考虑这些实际存在的问题,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李皓平的能力。承明毕竟还是个父亲,不想去得罪唯一有希望让自己孩子正常走路的人。”

    他对李皓平的印象一直都是,人很不错就是野心大、性子浮躁。现在想想,这一次他于国立下大功,唯一提出的就是这一点要求,让他们几个军委,不得不和政界那边通气。还真是赤子之心。说到底,他自己是直男,会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凌允这个师弟。

    “那么爷爷,您的意见呢?”唐修实眼里闪过感动,知道李皓平一定是主动提起将来会为刘立丰治疗腿疾。

    “修实,你告诉我,如果不是喜欢男人,或者说如果你不是喜欢凌允,你会不会去考虑婚姻的问题?”唐洪生冷着脸问。他最不满意的,就是唐修实利用特殊的身份和人际关系,去促进一个关系社会伦理法律的修改。法律的制定修改自有其过程,唐家是军人世家,这件事不该由唐家从军的子弟去做。

    “是。”唐修实坦然的承认,并不担心祖父和父亲迁怒凌允。

    “为什么这么急?”唐洪生的第二个问题紧跟而至,看向唐修实的眼睛也变得凌厉。“你和凌允在一起也就半年多,我们做家长的没有给你们制造过障碍。高哲那小子以前担心的这些问题,在你和凌允之间根本不会出现。为什么这么急切,来年三月,你甚至不打算给民众接纳消化的时间?”

    唐修实一瞬间愣住了,激动的看向祖父:“爷爷,你同意了?”

    唐鸣清看着自己父亲一个不小心说漏嘴,不由笑了起来,神色和蔼看向唐修实。“你从小到大怎么样,我们还不了解吗?虽然是从私心出发,可也不会肆意妄为。只不过,我们希望你可以步子走得慢一点、稳一点。华夏是个人口大国,甚至很多地方都不知道有喜欢同性这样的事情。”

    唐洪生“咳”了一声,也不再佯装绷着脸。“你爸爸说的不错,五年、十年哪怕二十年,总会慢慢让众人接受的,可是短短的两三个月内,要人们去接受在他们看来违背了常理的事情,动荡几乎是可以想见。你和小允之间,其实并不差这些形式,不是吗?”

    唐修实站起身,郑重的承诺:“是,这件事的确不着急,我会和皓平说的。何况至少两年内,我们也没有那个精力,去做其他事情。”

    唐洪生皱起眉,为着唐修实语气中的过分慎重。

    等唐家两位长辈理解了唐修实的意思,握着唐修实写出来的纸,唐洪生的手都细微颤抖。

    “爷爷,爸爸,天灾**有些是可以避免的,尤其涉及数千万人生命财产的安全,我想这也是凌允不再隐瞒的原因。”唐修实诚恳的看向自己的家人。他知道,祖父和父亲一定会支持他。可是,这件事就算是以唐家的能力,也会承担极大的风险。

    “覆盖面积那么大,我们能做的,怕也有限。”唐洪生心里沉甸甸的,难怪唐修实一口就同意了,作为军人,保家卫国当然比法律的修改来得急迫。

    唐鸣清反而是最冷静的,他看向唐洪生建议:“集思广益,小允的事情虽然不能说出去,可是我唐家人却是可以知道。尤其修成正在蓉城,如果灾难如期而至,他是受影响最深的。”

    事情出现的太过突然,就算他们是身经百战的将军,也没有那么好的承受能力,得知可能会有的百年难见的灾难,立即作出反应,能够接受就已经是心理素质极好了。

    唐修实看着祖父和父亲开始商讨,想了想,转身离开。只是还没等他走回卧室,得知唐修实遇袭的唐修远打了电话过来。

    “大哥?”唐修实有点不解。他出任务受伤都不奇怪,这次万诗慧甚至没有碰到他,大哥唐修远也未免太过担忧了。

    “唐修实,我从来不知道,你也会如此不理智,甚至不惜以身诱敌?”唐修远气急败坏的吼叫。“我认同你和凌允之间的感情,并不意味着我乐意看到我的弟弟,为了自己恋人的安全,做出如此不明智的决定!”

    唐修实意外的扬眉,将话筒稍稍远离。他可以想象,如果大哥唐修远此时站在自己面前,怕是会喷他一脸唾沫星子。

    “大哥,你,”唐修实识相的顿了顿,不再出口捋老虎须子。“我事先都算计好了的。”

    “当然,我当然知道你算计好了的。”唐修远见弟弟没有装傻,终于舒了口气,沉声叮嘱:“可是就算你算计好,还是会有意外出现,答应我,以后绝对不可以这么做!”

    “大哥,你不介意,我算计了一条人命?”唐修实手里当然有人命在,可却是第一次对着一个普通人。从最开始知道万诗慧对凌允的跟踪,他就想到了要解决后患。就算他不再任务期间,已经升任少将的他还是会有警卫保护。刺激她让她主动出击,这一次在法庭外是最好的机会,万诗慧被当场击毙都极有可能。只是他没想到,连精明强悍的刘立安,在现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远在千里之外的唐修远却猜到了。

    “笑话,他刘家的后辈屡次挑衅我唐家,现在连一个黄毛丫头都敢对着我唐家的家人出手,简直是找死!何况,你是拿枪逼着她还是收买她,让她动了杀机对着凌允出手了?”唐修远毫不客气的护短声传来。

    “大哥,你放心,以后我绝不会再这么做了。”唐修实的话铿锵有力,眼里却闪过冷光。凌允社会关系足够简单,唯一对他有恶意、又有能力的,就是依仗着席文清权势的表弟席庆末。而他,根本不需要他用出其他激烈的手段。

    唐修远想了想,决定暂时相信他,又问:“那么,你可以告诉我,婚姻法修改的问题,又为什么那么急迫吗?”

    唐修实静默了下,苦笑出声,有一个操心的大哥,偶尔也会成为负担。“8月初,我因为基因药剂受过一次重伤,当时情况很危险。”

    唐修远久久没有说话,最后传来一句“我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唐修实摇了摇头,想了想,决定把事情都解决掉,又给李皓平打了电话。

    “哟,这么快打电话,是不是知道我们这边进展顺利啊?”李皓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充满了轻松笑意。

    “是,不过不用急着在明年三月之前了,也免得群众的反弹太大。”唐修实回答,又犹豫了下问:“皓平,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小师弟很早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成功,你会不会觉得他利用你?”

    凌允性子直白的很,既然这一次因为天灾**告诉他真相,将来未必会隐瞒这个真心对他好的李皓平。他不希望这对师兄弟升起隔阂。

    “啊,你说他最初见到我,就觉得我成功吗?”李皓平似乎龇牙咧嘴的在笑:“那是,我小师弟偶尔眼光也是不错的。”

    “皓平?”唐修实对李皓平吊儿郎当的样子十分无奈。

    李皓平这才听出,唐修实似乎十分认真。难道有人挑拨了凌允和他们之间的关系?

    “修实,你的问题太奇怪了。他本来就是相信我,才会给我第一笔投资。至于他如果事先就知道我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和成就,不得不说,我的这个小师弟太笨了。”李皓平想象了一下,坦诚的回答:

    “他如果不那么倔强的抽走资金,只为了不想让我们的关系染上利益,那他的身家绝对是现在的数十倍,也不用费心研究股市。连沈家都因为我的身份,而让她们的大小姐心甘情愿的想要下嫁,如果小师弟愿意,这一届人大的提名也会有凌叔叔,更别说还在南方某省孤军奋战的凌祺均。”

    唐修实俊朗的脸上布满浅笑,轻声的说了一句:“我一定会告诉阿允的,他的师兄认为他过于清高又太笨了!”

    “你说什么!”本来自觉形象十分高大的李皓平,顿时气得哇哇大叫,可惜唐修实只说了一句“再见”,就挂断了电话。

    推开卧室的门,凌允已经苏醒,正侧身用手撑着下巴,半眯着眼睛直愣愣看着门口。

    “阿允,怎么不多睡一会?”他走上前,整理好心情,担忧的摸了摸他的额头。

    “我睡不着。”凌允的声音充满了困顿,他往里翻了个身,让出了一个人的位置。

    唐修实直接脱去鞋袜,穿着毛衣就在这么躺了下来。“我抱着你,再说一会。爷爷那边已经说好了。”

    凌允用下巴磕在唐修实的肩膀,半个身子都趴在了他的身上。“都说了什么?”

    唐修实将手放在他的后背慢慢的抚摸,一边轻声细语的把三人的谈话以及和李皓平的对话。

    “你故意的?”凌允抬起头指控:“师兄一定很郁闷。”

    凌允这么说着,嘴角却控制不住的溢出笑,紧紧抱着唐修实。

    “我爱你,五哥。”凌允发现,自己词穷的不知该如何表达心中的喜悦和感动。说出重生的事情,其实对唐修实的冲击才是最大的,而更多的责任因为身份的限制,也只能由唐家主导,责任自然也要唐家背负。他是那么幸运,可以遇到这样一个全心爱护他、信任他的爱人。

    “我也爱你,阿允。”唐修实翻身将凌允拢在身下,低头吻了吻他的唇,想起唐修远问他的问题。

    能有勇气爱上一个随时处于危险境地的军人,甚至在他差点死亡的情况下主动提议来唐家。可以有这样一个纯粹爱着他的恋人,何尝不是他的幸运。所以他才迫切的希望,可以让凌允真正的和他结为伴侣。

    军人的天职是保家卫国,哪怕为此牺牲他也不会后悔,可是,他不希望他的爱人,连哭泣送行的权利,都是家人恩赐的,他想要凌允拥有合法的未亡人身份,又或者在将来,他平安健全的退居二线,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相守一生。

    “睡吧,阿允。其他事情,等醒来以后慢慢做就行。”唐修实低声说着,为凌允调整好姿势。

    凌允“嗯”了一声,主动的凑近唐修实嘴边,在唇上重重的吻了下,笑着闭上眼。的确不用着急,比起过去的孤军奋战,他已经拥有太多的幸运。他有五哥,还有家人和师兄的帮助,他们总是会一起,解决一个个的难关。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啦,后面会有个大概2年后的尾声,一个前世的番外。其他如果有想看的,可以提哦,到时候会在有话说里回复。

    谢谢 田田喵喵扔了一个地雷,\( ̄︶ ̄*\))抱抱~ 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方便以后阅读[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第88章 完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第88章 完结并对[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