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

第89章 尾声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呆提欢颜 本章:第89章 尾声

    2010年,京都十月初正是秋高气爽,又是难得的假日。一大早,已经调回京都的童君瑞,就看到自己弟弟童君成一身的正装,神情严肃的下楼。

    “你真的要去参加凌允和唐修实的婚宴,”童君瑞沉声质问。

    这一次唐修实和凌允的婚姻,十分瞩目,不仅仅是婚姻法修改后,新郎身份最高的缘故,而是唐家两年前的表现,令整个唐家的声望在民众中达到了难以想象的高度,这次婚姻包括刘家那位二号首长、沈家大佬等都会参加。

    所以能收到请柬的人,都会十分荣幸。可是对童君成来说,却只会难过。毕竟凌允是他一生中最爱的人,却只能眼睁睁看他和别人结为伴侣。

    “大哥,都这么多年了,我早就放开了。”童君成笑着说,小心的掩饰心中的苦涩。

    自从凌允说起上一世的事情,理智上他也认同了凌允无法接受自己的事实,可是情感上,他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会如此的伤害凌允。然而这些年多来,唐家在一些事情上的先机,尤其几年前唐家在蓉城一带的大肆作为,竟然神奇的避开了两年前那场百年难遇的灾难,这其中表现出的难以置信的幸运,却让他不得不去相信,凌允真的有未来的记忆。

    他终于彻底死心了,而这一次去参加凌允和唐修实的婚姻,他是真的想要去祝福凌允。就当是,完成了一个心愿,给自己一个交代。在凌允少年时期,他也一直是希望,孤单内向的凌允可以生活的开心。虽然这幸福,不再是自己给予的。

    “那你等等,我和你一起去!”童君瑞想了想说。不管弟弟说的如何坦然,他都不放心。今天的婚宴非同小可,要是失态了,恐怕童君成不用在京都的高干圈子混了。

    童君成见自己大哥还那么担心自己,原本紧绷的心也放松了许多。

    两人很快就到了戒备森严的私家会所。那里,唐修实的堂弟唐修文和凌允的师兄李皓平已经站在门口迎宾了。不得不说,也只有事关凌允,李皓平才会如此自降身份了。自从基因药剂开始在军部扩大使用,并且部分流入政界,李皓平在军政界的影响力也越来越高,尤其他还在攻克其他的医学难题。

    童君成本以为在婚礼开始前,他怕是见不到凌允。却不想意外的在会所二层洗手间附近的拐角,看到他和一个年轻男子,似乎并不友好的对话。习惯了站在保护着立场的童君成立即走了过去,却正好听到那个年轻男子愤慨的声音。

    “凌允,你不要太过分了!要不是你运气好跟了一个有权有势的少将,又正好和李皓平一个师傅,你以为你可以那么得意吗?”

    “这说明我眼光不错,的确应该得意。”凌允的声音还偏清冷,不过明显多了几分洒脱,对于对方的无礼和挑衅,应对更多了宽容。

    凌允真的过的很好。童君成叹息,想起十年前分手时凌允浑身散发的强烈排斥和绝望气息,他到底是怎么会认为,那只是一次赌气和小心眼的。

    “你的意思是,你根本不打算帮忙了?你不要忘了,你就算和唐修实结婚了,你还是凌家的人,而我爸爸是你姑父……”年轻男子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他爸爸如果高升或者说脱离目前不上不下的尴尬处境,凌允会有多大的好处。

    “哧”,童君成忍不住的轻笑,终于认出那个身形消瘦的男子是谁了。席庆末,凌允的表弟。那年席庆末泄露凌允行踪,导致他被绑架,在后来也不再是秘密。看来,席庆末是这几年席文清的晋升之路被堵、又从实权位置安排到了一个尴尬的位置,想找凌允想办法。

    求人还是这幅样子,还真是没脑子。难怪席庆末不知道,就是因为他差点害了凌允又没有得到教训,唐修实才会把矛头直指席文清。毕竟席文清的步步高升才是席庆末嚣张任性的根源,而他从小到大对凌允的歧视排挤,席文清夫妇可以说是纵容的。

    “谁?”席庆末恶狠狠的回头,正好看到一个温润的男子站在不远处。他很早就离开京都,童年时期对童君成的印象早就没了。见是个没有印象的陌生人,不由冷下脸来打算斥责。

    “我劝你收敛一点,不然姑父得罪的人就更多了。”凌允凉凉的在身后开口。

    席庆末终于想起这里是什么场合,他一个南方某省副省长的公子哥,在这里可什么都不算。再说这几年随着席文清正值壮年就走下坡路,加上凌允身边的势力,他早已没了过去的嚣张底气,脸色变了变,没敢反驳,灰溜溜的离开了那里。

    童君成走上前,眼睛不由自主的仔细打量眼前的凌允、一身合体的礼服,衬托的身材颀长挺拔;俊秀的五官、疏淡的眉眼,那种淡雅清冷的气质越发明显。可是眼神却十分的柔和,完全找不到过去的阴郁和冰冷。

    “阿允,恭喜。”童君成真诚的祝福。即使心中的酸涩依然不减,可是,他真正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凌允却是张了张口,似乎有点犹豫的样子。

    “童君成,你,”凌允刚想说什么,就被一个孩童的声音打断。

    “五婶,原来你在这里啊?”十岁的唐毅阳欢喜的叫喊着,也不管凌允瞬间涨红的脸色,十分辛苦吃力的想要抱起身边四岁多的小胖墩。“五婶,遥遥来找你。他想吃糖!”

    “五婶,要吃糖糖!”唐毅遥十分给面子的附和,一副笑容可掬的可爱样子。

    凌允失笑的看着唐修实的两个侄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唐毅阳往下,唐家的几个孩子都很喜欢黏着他,并且受唐毅阳的影响,一排的小萝卜头,都管他叫“五婶”,即使是才刚会说话的唐妍秀的孩子也一样,怎么劝都不行。

    他走上前,伸手将小娃娃抱起,一手拉着唐毅阳,回头看向童君成。

    “你还记得夏岚吗?”凌允略显尴尬的建议:“她今天带着孩子来了,那个小男孩是06年8月早产生的,他身体不太好,你仔细看一看。”

    说完,他对着童君成点了点头,不顾他一脸的震惊,拉着唐毅阳转身离开。

    “五婶,那是谁啊?不过我今天看到好多不认识的人。”唐毅阳巴拉巴拉的问,不过他似乎并不想要知道答案,不等凌允回答,又自顾自的说:“所以我一定要看好五婶,绝对不可以给五婶逃婚的机会!”

    凌允正好走过几个宾客身边,看着来宾笑的一脸暧昧,窘得凌允恨不得堵住唐毅阳的嘴巴,偏偏怀里的唐毅遥还高兴的蹦跶着叫喊“逃婚!逃婚!”

    “哈哈哈,小师弟,你不会真想逃婚吧,不如师兄带你逃出去吧?”李皓平轻佻的声音传来,一旁的人看到纷纷笑起来。

    凌允一反常态的对着李皓平一乐,对着他努了努嘴。李皓平还没反应过来,年近九十依然中气十足的叶老训斥声传来:“我看你越来越没个师兄的样了,居然怂恿小允逃婚,真不像话!”

    李皓平立时苦着一张脸,忙走回叶老身边想要解释,却正好看到了叶老身边的凌济民老爷子。老爷子正吹胡子瞪眼的看着他。

    “咳咳咳,我这明显是开玩笑的嘛!”李皓平连忙摆手,暗悔自己没有看见身边的人。

    “皓平,这个玩笑可开不得!”唐修实低沉的警告紧随而来,凌允抬起头,就看到和他穿着同款黑色礼服的爱人一脸严肃。

    “老师、爷爷,五哥,师兄只是顺嘴说笑的。”凌允帮着解释,把怀中的唐毅遥放了下来。

    发现自己惹祸的唐毅阳,带着小堂弟一溜烟的钻进了人群。

    唐修实走到凌允的身边,右手占有性的禁锢在他的腰,凑近他的耳边低声的问:“刚才干什么去了,阳阳会这么说?”

    凌允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又没有婚前恐惧症,五哥不会当真了吧。他侧过头,看着唐修实俊朗的侧脸,放在身侧的右手覆在唐修实的后背上。

    叶老和凌济民对视了一眼,脸上盛满了笑意。

    “皓平,你小师弟现在也结婚了。你呢?来和师傅说说,打算什么时候要个孩子,你不是说,要让小允做你孩子干爹的?孩子娘呢?”想起这个得意弟子还是不定性的叶老,终于决定关注一下他的终身大事。

    凌济民对着凌允和唐修实拍了拍肩膀,也跟着离开,给自己孙子和他的新婚爱人独处的空间。

    凌允看着师兄一副苦瓜脸,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你说师兄,不会一直单身吧?”他弯起唇问唐修实。

    唐修实搂着凌允,打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皓平大前年在蓉城支援的时候,救过二哥手下的一位女军官,两人似乎有点苗头。”唐修实笑着说:“就看他是不是想定下来。”

    这些年,李皓平身边不缺合适对象,不过他事业心更重,也顾不得这些。再说爱情并不是人生的全部,自己过得开心就好。

    凌允其实也知道,找到一个契合的爱人不容易。一个嫌贫爱富背叛师兄的初恋情人,一个看不起李皓平父母的娇娇女,一个刁蛮任性的**,似乎消磨了师兄对于爱情的纯粹向往,他也就变得越来越难动心。不过宁缺毋滥总比随意对付的强。师兄人那么好,总会有个好女孩,可以彻底打动他。

    凌允想着心事,只是依偎在唐修实怀中,没发现两人越走越往后,已经到了会所后花园的露天游泳池附近。

    “你干嘛,别以为我会上当,你还不起来?”一个有点熟悉的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你,你胡说什么,谁骗你了你这个蠢蛋!”清朗高昂的声音带着气急败坏。凌允从唐修实怀中探头,就看到游泳池旁,刘立丰狼狈的坐在地上,轮椅在他不远处翻倒在地。

    凌允皱起眉,只觉得和刘立丰对峙的高大强壮的男人背影有点眼熟。

    “是姜意诚。”唐修实凑到凌允的耳边分说,姜意诚作为凌允大一的教官,也算是他和凌允的媒人了。

    姜意诚从部队转业,就在凌允的支持下,在京都开了保全公司,这一次会所的安全,有一部分都是交给他的。凌允恍然大悟,平时看习惯了姜意诚随意的穿着,这次西装革履,还真没认出来。

    “你,你以前在部队,骗得我还少吗?骗了我不说,还恼羞成怒!”姜意诚大声的控诉。虽然刘立丰的骗术一点也不高明,可是很显然,姜意诚还是那个容易上当的人,只因为他更容易心软。

    “我没有!”刘立丰气的满脸通红。总觉得姜意诚话的重点,居然在他恼羞成怒,而不是被骗了。噢,这个男的开了保全公司人模人样,还是个蠢蛋,比他还笨!

    “那你还不起来。”姜意诚看刘立丰似乎很痛苦,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走近点:“你是不是脚扭了,要不,要不我拉你一把,你站起来?”

    “我腿都废了,怎么起,勃/起吗?”刘立丰口不择言的大叫,见姜意诚面红耳赤、又一脸震惊的傻样子,就地翻滚了下,一把用力的推在了他的大腿上,想要把他推进游泳池。

    姜意诚虽然正处于失神状态,不过特种兵的本能还在,被推的同时一把抱住了刘立丰的头想要扼住他的脖子,结果两人一起滚进了泳池。

    “噗通”两下,泳池激起巨大的水花,姜意诚几乎在瞬间,就抓住刘立丰的身体想要举起他,锐利的眼睛一下就注意到刘立丰极其自然下垂的无力双腿,眼里闪过创痛和震惊。

    “你,你的腿,什么时候?”姜意诚口吃的看向刘立丰。

    他不擅长人际交往,保全公司的公关业务,都是合伙人去做的。虽然刘立丰的娱乐公司也是客户之一,他却没有接触过。只知道这几年,刘立丰名下的娱乐公司推出的电影、电视剧,都是叛逆地以同性恋人的际遇为题材,为此姜意诚对刘立丰的印象好了许多。毕竟国家能这么快顺利通过婚姻法的修改法案,刘立丰的宣传也很重要。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幕后老板的刘立丰,居然双腿废了。明明之前注意到他坐轮椅的,却也只以为是公子哥娇气,脚扭伤了还需要坐那么高级的轮椅。

    刘立丰瞪了他一眼,只是大声斥责:“还不把我的轮椅推来,我要回去了!”

    自从双腿残废,他的脾气反而好了很多。只是看到这个一进入部队就害他丢脸的家伙,还是控制不住急躁的脾气。

    “哦。”姜意诚恍然大悟,矮□一把将刘立丰打横抱起来,飞快的跑了起来,完全看不出手臂负重着一个成年男子。

    “你,你这个笨蛋,居然公主抱……”刘立丰哇啦啦叫着,浑然忘了此时的环境,等到两人靠近会所客厅,立即被注意到动静的众人围了上去。

    凌允看着眼前一幕,将头埋在唐修实怀里无声的笑着,眼泪都快出来了。刘立丰还骂别人是笨蛋,刘立安大哥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唐修实紧紧抱住怀中爱人抖动的身体,脸上也满是笑容。“我记得皓平的药剂调制的差不多了,或许,可以考虑再晚一点给安哥送过去?”

    凌允点了点头,嘴角抑制不住的翘起。

    唐修实看着昏暗的灯光下笑得开怀的凌允,沉静的眼眸都被水光浸染,不由眼神一暗。

    “阿允,我觉得你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唐修实暗哑的说了一句,惩罚性的咬了咬凌允的耳垂,暗自惋惜距离洞房还有十几个小时。

    凌允敏锐的察觉小腹被什么抵住,身体一僵,心虚的正要左右环顾,却被男人温润的唇堵住。

    “没事,他们会识相的。”唐修实紧紧扣住凌允的后脑,激情的缠绵在一起。

    话音刚落,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了。“阳哥哥,五叔为什么咬五婶,五婶又不是糖?”

    没等凌允推开唐修实,唐毅阳一本正经的回答也紧跟而来。

    “笨蛋,当然是五婶比糖还好吃!”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砸雷的姑娘,\( ̄︶ ̄*\))抱抱~ 么么哒

    筱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1 12:56:31

    龙宇笨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1 13:08:02

    tiger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1-11 13:17:34

    临安初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1 13:37:53

    沐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1 14:46:06

    白白是喵喵的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1 15:50:1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方便以后阅读[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第89章 尾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第89章 尾声并对[重生]背靠大树好乘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