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清穿之陈贵人

第九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寥飘雪的夏 本章:第九十二章

    小燕子最后还是和萧剑一起回了五阿哥府。

    永琪在小燕子失踪后,惶惶不安,他以为他不在爱小燕子了,可是在小燕子不见了之后,他才发现他最爱的还是小燕子,赛娅只是个替身。

    永琪在街上到处的问,到处的找,都没有找到小燕子,天渐渐黑了,街上的行人也少了,还是没有小燕子的影子。

    “永琪,我们回去吧,小燕子或许已经回去了呢,”赛娅强扯出一个笑容,她在去了五阿哥府上后,就知道永琪和那个福尔泰为什么对自己有意思了,自己堂堂公主,竟然被他们当做了一个贱女人的替身。

    赛娅感觉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践踏,她想着法的和那个小燕子争斗,终于逼走了她,可惜她现在身边没有侍卫,因为她无情的抛弃了朗卡,朗卡是他们藏族最厉害的勇士,所以没有侍卫愿意留下来,只有阿爸给的几个在大清买的侍女,根本不可能去杀了那个出走的小燕子永绝后患。

    她以为小燕子走了,永琪会更加的喜欢她,可是她没想到那个女人一失踪,永琪反而想起她的好了,这让赛娅如何接受,难道自己这些日子的讨好都白费了吗?

    “对,小燕子肯定已经回去了”永琪说着,匆匆往回跑,根本没理会赛娅。

    “永琪,你……”赛娅看着跑远的永琪,跺跺脚,心里恨恨的追了上去。

    “小燕子,小燕子,你跑去哪里了,我不知道我会担心你吗?”永琪回到府里,就看到小燕子确实已经回来了,一把紧紧的抱住小燕子,有些哽咽的说着。

    小燕子跟萧剑刚刚走进院子,就被回来的永琪突然抱住,听着永琪的担心,听着他声音里的颤抖,小燕子忍不住泪水流了下来,“永琪,我以为你不爱我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呜呜,永琪,我现在只有你了,呜呜”

    “小燕子,我怎么会不爱你,不要你,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最爱,你怎么能怀疑我对你的心呢?”

    “那个赛娅呢?”小燕子推开永琪,瞪着她圆愣的大眼。

    永琪把小燕子重新抱回怀中,“小燕子,娶赛娅是我作为皇子的责任,是我无法推脱的,可是我心中爱的只有你,你要相信我”永琪双手捧着小燕子的脸,让她看清自己眼中的深情,说完两人的脸慢慢靠近,最后亲在了一起。

    赛娅没想到她会听到永琪如此说,什么叫娶自己是做皇子的责任,如果不是他上了擂台,自己会留在京城,会在这里受他的这个气吗?

    赛娅抽出鞭子,就要往小燕子身上抽,挥出去的鞭子没有抽到小燕子身上,被一把剑刷刷砍成了几段。

    “你是谁?”

    赛娅怒极的声音,换回了亲吻中两人的心神,永琪看着地上的鞭子,自然知道赛娅想要做什么,对她怒目而视,想到自己之前竟然看着她欺辱小燕子,心中对小燕子更加的怜惜。

    “永琪,这是萧剑,他是我哥哥……”

    ———————————————————————————————————————

    乾隆看着五阿哥府的消息,知道那个萧剑,已经因为小燕子顺利入住了永琪的府中,并得到了永琪的信任重用,鱼儿已经上钩了,就等着这条小鱼引来鱼群了。

    “江南天地会的人已经开始往京城聚集了,看来天地会这边已经入瓮了。新疆两个和卓送女进京的队伍也在路上了,那个跟红花会总舵主纠纠缠缠的香香公主也被她爹送来了,他们已经在路上了,红花会的人也来了”永珃对于这么多人齐聚京城,心情很好,这回京城要热闹了。

    永瑱对于那些不好好过日子,整天做梦的家伙们,能这样一次性灭杀,当然好,不过在他们去之前,能让额娘看场戏,调节调节无聊的日子,也算他们发挥余热了。

    “皇上,皇上,奴婢要见皇上,皇上求您去见一下皇贵妃娘娘吧,皇上…………”

    “吴书来,谁在外面吵闹?”

    “启禀皇上,是皇贵妃身边的容嬷嬷,皇贵妃要不行了,容嬷嬷想请您去翊坤宫见她最后一面”

    “哦,快不行了。呵呵,摆驾翊坤宫”

    永瑱和永珃并没有跟着乾隆,而是在他离开后,去了永寿宫。皇贵妃要不行了,额娘上面终于没人压着了,他们现在要去做下安排,皇贵妃没了,额娘的封后大典也该准备了,这段时间,别管天地会还是红花会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的好。

    乾隆无视哭的悲惨的容嬷嬷,大步上了御撵,容嬷嬷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踉踉跄跄的紧跟上御撵。

    吴书来看着容嬷嬷那歪掉的旗头,脏乱的旗装,苍白的脸色,悲伤的表情,轻轻叹了口气。容嬷嬷是不聪明,可是她却是这宫里难得的忠心不二,可惜跟了个也不怎么聪明的主子。

    冷冷清清的翊坤宫,透着凄苦的悲凉,满宫的奴才身上都透着死气。

    皇上的御撵远远的行来,死寂的翊坤宫像被投入了一颗石子的平静的湖水,突然动了起来。

    乾隆下了御撵,根本没理会跪伏一地的奴才,直接进了主殿的寝宫。

    乌喇那拉氏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知道容嬷嬷去请皇上了,可笑她明明是后宫里身份最高的,却悲惨到连见皇上最后一面,都要容嬷嬷亲自去哭求才行。

    乌喇那拉氏感觉一片阴影挡住了自己床前的光亮,抬起头,看到那个她日死夜想的男人就站在自己的床前“皇上,皇上,您终于来了,咳咳咳”

    “主子”容嬷嬷跟在乾隆身后进来,看到主子努力的想要做起来,却无力的摔回到床上,皇上却冷冷的看着,一点扶主子的意思都没有,心里忍不住替主子心酸。

    “咳咳,嬷嬷,出去,去外面守着,我有话要和皇上说”

    容嬷嬷很想留下,可主子的眼神中透着倔强的坚持,无奈只能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寝宫。乾隆挑了挑眉,不知道皇贵妃要和他说什么,不过看他看着吴书来不说话,“吴书来,守在外面,没朕的旨意,谁也不许进来”

    “好了,有什么话要对朕说,现在说吧”吴书来退出寝宫,关上殿门后,乾隆随意的坐在梳妆台的凳子前,看着皇贵妃,眼中闪着幽暗的光。

    “皇上,为什么要如此对臣妾,为什么?”

    乌喇那拉氏看到乾隆对自己的问题,没有回答,只是给自己一个疑惑的表情,自嘲的笑了起来,呵呵,在皇上的心中,原来自己这个皇贵妃不封皇后,无子,无宠,这些在皇上心中都不是个问题吗?

    “皇上,为什么臣妾不能当皇后?您不要告诉臣妾您这么做是为了富察氏,臣妾是不会信的”乌喇那拉氏每天都安慰自己,皇贵妃和皇后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在没皇后的前提下,统领后宫的皇贵妃也等同于皇后了,可是在她将要闭眼的现在,她在也不想自我安慰了,明明她是皇后的不二人选,明明额娘说灵隐寺的大师说她有半凤的命格的,为什么到最后,她还是皇贵妃,而不是皇后?

    “呵呵,皇后,乌喇那拉氏你当得起这个皇后之职吗?永琮是怎么染上天花的,孝贤的生子秘药是从哪来的,舒贵妃为什么会难产而亡,永璜这些年为什么越来越体弱,永琪为什么越长越残只会纸上谈兵,这些需要朕给你回忆下吗?”

    乌喇那拉氏没想到皇上竟然知道,这些她以为做得很隐秘的事,皇上竟然都知道,“呵呵呵,哈哈哈哈”惊吓过后,乌喇那拉氏狂笑了起来,边笑边流泪。

    “皇上,您为什么不说富察氏给后宫女人下绝育药的事,她难道就当得起皇后吗?”

    乌喇那拉氏急喘了一会,“皇上,您说的那些都不过是借口,您只是不想封臣妾当皇后,您想让陈氏那个贱人当,皇上,臣妾不明白,陈氏明明有问题,您为什么还能爱上她,为什么,您不是应该暗处处理了她吗?为什么您因为臣妾那些自保的手段而厌弃臣妾,甚至臣妾现在要离开这个世界都是皇上您下的手吧,为什么您容不下臣妾,却容得下那个有问题的陈氏,还把她放到了心里?”

    乾隆在乌喇那拉氏说出陈氏有问题后,看向她的眼神就已经带上了杀气,“朕是爱婉贵妃,朕会让她当皇后,朕确实把她放进了心里,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皇上,您爱那个贱人,您竟然亲口承认您爱她”乌喇那拉氏没想到她的猜想是真的,可是她一点都不开心,她的心有种被撕裂般的痛。

    乾隆才不管乌喇那拉氏哭的有多撕心裂肺,“你是如何发现婉贵妃不对的?”

    乌喇那拉氏慢慢平静下来,不在哭也不在说话,眼神空洞的看着床幔。

    乾隆冷厉的眼神,抬起手狠狠的掐住了乌喇那拉氏的脖子,“说,这事你是怎么发现的,你都对谁说过”

    乌喇那拉氏挥舞着她虚弱的手,拼命的想要掰开乾隆桎梏着她咽喉的手,“咳咳咳,臣妾怎么可能告诉别人,现在就连臣妾的家人都把宝押到了陈氏养的两个儿子的身上,臣妾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何必说出来惹祸上身”

    乾隆松开乌喇那拉氏,坐回椅子上,乾隆突然有了想说的念头,“朕知道宝贝早已不是那个陈氏了,可是朕怀疑的时候,她已经住进了朕的心里,在确定她不是陈氏的时候,朕已经爱上了她,已经不能没有她了,呵呵,朕不管她是谁,不管她为了什么顶替了陈氏,不管她有什么目的,这些朕都不管,朕只要知道她是朕的宝贝,是朕深深爱着的人就可以了”

    乌喇那拉氏没想到,多情到无情的皇上,竟然也有陷进去的一天,还是陷进了一个不知道身份来历,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背后捅一刀的女人身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清穿之陈贵人》,方便以后阅读综清穿之陈贵人第九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清穿之陈贵人第九十二章并对综清穿之陈贵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