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清穿之陈贵人

第九十三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寥飘雪的夏 本章:第九十三章

    乾隆好像是找到一个可以让他吐吐心里话的人,也不管乌喇那拉氏有没有在听,想不想听,“呵呵,朕其实也没想到朕会如此毫无顾忌,如此全身心的爱上一个人。最开始的时候,朕只是对她好奇,只是本着猎艳的心理,玩一场爱情游戏,就算口中说多少爱她,说的多真心绝对,心里也却是一点涟漪都没有的。可笑朕以为这场游戏,会像以往每次的猎艳一样,最后俘获一颗芳心,然后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谁知道在朕发现她不对,发现她不是那个在藩邸时木讷的陈氏时,想要除掉她的时候,朕却已经把她放在了心里,下不去手了”

    乾隆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脸上露出甜蜜宠溺的笑容,“朕想着,朕每天对她好,每天给她各种惊喜,宠着她,朕想把她宠坏,女人总是会想要更多,到时候朕就会知道她潜入皇宫的目的了。可是,呵呵呵,朕没把她宠坏,甚至最后朕发现从头到尾都是朕一头热,她根本就没对朕动过心,甚至对朕的接近隐隐的透着排斥,对朕说的爱,鄙视不信”

    乾隆想到曾经他每次说到爱她,说那些情话时,宝贝看向自己,然后低头微笑的样子,当时自己以为她是害羞了,还曾洋洋得意过,现在想来,宝贝一定是在嘲讽的笑。

    “朕不但没有套出她到底是谁,目的为何?反而把自己的心搭了进去,朕宠她宠成了习惯,一天不见她,不看到她,就不舒服。看到什么东西,首先想到的都是她,想她会不会喜欢,会不会想要,要不要拿去送她,呵呵,等朕发现不对时,她已经刻到了朕的心上,无法忘怀了”

    乾隆想到自己当时的挣扎,就觉得好笑,明明就爱上了,有什么不愿意承认的,那么长时间的相处,他把她放进心底的仔细了解,宝贝的为人,他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宝贝就是个讨厌麻烦,只想安心度日,每天在安静舒适的坏境中睡去,在香甜的食物味道中醒来,在暖暖的阳光下午休,无聊的时候看看戏,什么权利地位,在她眼中都等同于麻烦,就连自己这个皇帝的爱,在她看来都是多余的。

    如果不是后来有了永瑱,乾隆相信宝贝绝对不会对他开放心房,绝对不会把他慢慢放进心里,宝贝不想让永瑱没有父爱,其实永瑱那小子,还真的不缺他的父爱。

    宝贝的秘密,乾隆也好奇,也想知道,不过现在他不是怀疑宝贝,只是想完全的了解宝贝,想知道关于宝贝的一切,像所有陷进爱情里的人一样,想要知道关于爱人的一切。

    乾隆知道宝贝现在还没有爱上他,最多是喜欢,不过他相信他总有一天能让宝贝爱上他,总有一天宝贝会亲口告诉他,关于她的一切,他的那些秘密,那些连永瑱永珃都知道的秘密。

    乌喇那拉氏看着乾隆那越来越甜蜜幸福的笑容,心里燎原的大火灼烧着心脏,他为什么那么残忍,要在爱他的自己面前,讲述他对另一个女人的爱,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为什么?

    她是做了很多错事,可是宫里哪个女人的手是干净的,凭什么为了那些,皇上就如此无视她的爱恋,难道她的爱就不是爱,不能打动他分毫吗?

    他可以如此甜蜜的讲述自己的爱情,为什么就能如此无视她的爱情,为什么?

    是,她的爱是不单纯,里面是带有很多的目的性,她想要独宠,想要最尊贵的地位,想要权利,想要儿子,想要成为那个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她也曾有过纯纯的爱,不带任何目的,任何企图的爱,可是这个后宫根本容不下那种爱。

    要爱就爱的纯粹,爱权利地位就不要因爱而迟疑退缩。她想,她变成今天这样,是不是因为她不该强求,想要两者兼得,难道她从头到尾都错了吗?

    乌喇那拉氏看着乾隆,眼神闪过迷惘,看着逆着光坐在那里的男人,好像看到了曾经那个还是少年时的他,那个让她一眼心动,改变了她一生那个瞬间。

    在她第一次进宫陪姑姑的时候,陪同的还有几个远房的堂姐妹,当时嫁入宝亲王府中并不是非自己不可的,虽然嫡系只有她一个女孩,可未出五服的乌喇那家还是有不少女孩的。

    阿玛和额娘并不想让她进宝亲王后院的,她一开始也不想的,她想做正妻嫡福晋,不想做一辈子都不能穿正红嫁衣的侧福晋,可是那天在他逆着光,走进大殿给姑姑请安的时候,他的身影,满身金光闪耀的身影,就那么轻易的撞进了她的心。

    她开始积极的频繁进宫,终于让姑姑选中了自己,可惜,她的一直都是单方面的付出,他从来都没有爱上过她,不论是在藩邸她年轻柔美的时候,还是在进宫后满嘴规矩端庄的她,她从来都没有走进过他的心里。

    乌喇那拉氏耳中听着,他喋喋不休的说着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幸福生活。想着,如果当初她没有因为一个身影而动了心,没有进宫,她是不是会像那些堂姐妹一样,嫁人做正妻,生几个可爱的孩子,生活虽有小波澜,却也能顺心幸福的过一生。

    乾隆终于说完了自己想吐一吐的话,看了一眼气息越来越微弱的乌喇那拉氏,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皇宫里从来都不缺女人,曾经的他或许还会为了这些女人而动容,现在他的心里只有他的宝贝一个,这些女人是死是说,是快乐还是悲伤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光线从打开的门里照进来,乌喇那拉氏艰难的转过头,看着那个一如当年的身影,被一层金色的光晕笼罩着,让人目眩神迷,可是他却是背着自己离开,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只剩下空洞的门敞开着,不留一丝痕迹,一如她空洞的心,仿佛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乌喇那拉氏愣神的看着门口,泪水无声的滑出眼角,隐进了被枕之中。

    “主子”容嬷嬷在皇上同意下,进了寝宫,看到主子眼角的泪嘴角的笑,心里没来由的慌的很。

    乌喇那拉氏看了一眼这个把自己奶大,比额娘还要疼自己的奶嬷嬷,脸上露出释然解脱的笑,他既然不爱自己,她也不要在爱他了,只愿来世再不相见。

    容嬷嬷看着主子脸上那解脱的笑,心里更慌了,在主子闭上眼之后,容嬷嬷以为主子累了,可心里又不安,小心的把手凑到主子鼻下,“主子,主子,呜呜呜…………”

    乾隆走到翊坤宫的院子中,听到从寝宫中传来容嬷嬷悲怆的哭声,知道乌喇那拉氏这是去了,心里一点悲伤都没有,反而有点淡淡的喜悦,宝贝的继后大典可以挑日子了。

    “吴书来,传旨礼部,按皇贵妃之礼葬,谥号恪端”

    吴书来跟着乾隆毫不留恋的离开了翊坤宫,心里直嘀咕,按理皇贵妃殁了,一般都会按皇后之礼葬,这皇贵妃不但没按皇后礼,还得了这么个谥号,恪,恭敬谨慎,端,直也正也。

    吴书来想不明白,皇上为什么如此下乌喇那拉家的面子,不过这里面肯定有婉贵妃的原因在,不过乌喇那拉家可是因为把宝押到八阿哥身上了,想来,他们不会因为皇贵妃而得罪八阿哥的生母。

    乾隆在翊坤宫说的那些话,白玲已经从植物那都知道了。

    乾隆从翊坤宫离开后,就直接去了永寿宫,到了永寿宫,就发现宝贝正斜靠在软榻上,发呆。

    “宝贝,怎么了?”乾隆很自然的走到白玲身边,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温声的问到。

    白玲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在她刚来到这个世界,想要当依靠的男人,想要抓住的男人,这个在她微微动心后,又狠狠的伤了她的男人。

    在她完全放弃,再也不想那些情情爱爱,不想牵扯那些的时候,这个男人又一次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还一副爱自己宠自己的样子,他以为自己看不到他那戏虐的眼神,和里面的冰冷吗?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在玩,既然他要玩,反正她也无聊,那就一起玩,至于最后到底谁玩谁,这可不是他能决定的。

    这些年来,她能感觉他的改变,她知道这个男人对她动心了,甚至爱上了她,可是那又怎样,一个渣,一个被用烂的黄瓜,当她稀罕呐。

    后来有了宝宝,她确实对这个男人心软了,不过她也只是把这个男人定位为宝宝的爸爸,一个她的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人,可是他只是宝宝的爸爸,而不是她的爱人。

    她谨守着这点,不想自己受伤,不想在这个男人身上在费神,就算在宝宝的同意之下,她和他谈起了恋爱,那也不过是她想享受被人追求被人呵护被人宠溺的美好而已,她的心依然没有为他而波动,没有融化在他说的爱中。

    她以为她的心已经被自己冰封住了,周围建起了厚厚的城墙,防护着它,除了宝宝之外,再也没人能打破那层坚固的堡垒。可是就在刚才,就在她知道了翊坤宫的那些话之后,她的堡垒好像微微的裂开了一些,里面投射进了这个男人的影子。

    白玲知道自己是因为这个男人在她身份有疑的情况下,依然毫无芥蒂的包容她爱她,才会有了这微微的松动。她不知道她该不该信他一次,要不要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乾隆看着宝贝不停变换的脸色,看着她凝视着自己,微微挣扎的表情,心里一动,“宝贝,无论你是谁,无论你为了什么而来,我爱你的心不变,我不能保证来生,但我能确定我的未来,从现在直到我闭上眼睛停止心跳,我都爱你不变,我的未来的生命里,我的另一半只有你,宝贝,相信我,我爱你,宝贝”

    乾隆每说一句,就轻轻的亲吻下白玲的嘴唇,完全说完后,乾隆的唇附上白玲的,悄悄的探出舌尖,描绘着宝贝的唇形,撬开她的贝齿,继续描绘她的舌。

    乾隆这次的亲吻,不带任何的情|欲,吻的小心翼翼,吻无比虔诚。

    白玲慢慢的伸出自己的胳膊,缠上了乾隆的脖子,拉近两人的距离,两人紧紧的贴靠在一起,没有一丝空隙。

    白玲的舌也动了一起,轻轻的触碰到乾隆那作乱的舌,一起舞动在甜蜜的汁液中。乾隆好像受到了鼓舞,双手更加抱紧了白玲,想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想要让两人融合在一起,亲吻也由温柔变得狂猛而急切。

    深吻结束后,白玲混身虚软的趴在乾隆的怀里,任由乾隆替她抿去搭落下的鬓角的碎发。

    乾隆不知道宝贝今天为了什么突然对他敞开了最深层的心怀,但也并不影响他把握机会,他低下头亲吻着白玲的额头,微眯着眼,回味着刚刚两人之间的甜蜜亲吻。

    白玲想,自己就在信他这一次,是真的,那自己就收获美好的爱情,如果他做不到,就算小美不能处理他的身体,她还有宝宝给她撑腰呢,到时候宝宝或者永珃随便谁上位,他还不是随自己怎么玩,当男宠养着也不错。

    白玲手中把玩着乾隆的发辫,手上一个使劲,把乾隆的脑袋拉到自己面前,两人脸对脸,“你最好能说到做到,否则……”

    乾隆知道自己能不能撬开宝贝最后的心房,成败就在此刻了,“宝贝,相信我,我爱你,直到我生命的尽头”说完再次亲吻上了那娇嫩的樱唇,两人好像弥漫出满是幸福的爱心泡泡,空气中飘荡着甜蜜的味道,好像诉说着他们的爱情,会这样一直甜蜜幸福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跨年,从13年到14年,从一生到一世,大家是不是都找到了那个陪你一生一世了人了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清穿之陈贵人》,方便以后阅读综清穿之陈贵人第九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清穿之陈贵人第九十三章并对综清穿之陈贵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