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清穿之陈贵人

第九十九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寥飘雪的夏 本章:第九十九章

    御花园流血事件后,老佛爷薨了,乾隆在怎么不待见老佛爷,那也是他的亲额娘,她那么疼那个晴儿,疼的他都眼红,最后却是因这个晴儿之顾害了她的性命,于是晴格格也亡故了,其实被乾隆扔去了边关,让她慰军去了。

    五阿哥在此次刺杀中,也身亡了,随之消失的还有五阿哥府中的一名侍妾,当然一个女人谁也不会去关注。在五阿哥病逝后,西北边远小镇上出现了一对穷困潦倒的夫妻,男的长的虽说颇为英俊,却是个废人,浑身虚弱无力,走路都绵软的很,根本就做不成活,养不起家,那妻子平时还好,虽说总会闯祸,好在还有个把子力气,可是那女人不能见血,一见血就更疯了似的大喊大叫,还提刀见人就砍,砍完人就躲到床底下,怎样都不会出来,等她累了睡一觉醒来,就又是那个到处闯祸的妇人了。

    刺杀事件出在回部参拜的时候,自然他们也落不了好,由八阿哥信任的钮钴禄氏善保出马,在阿里和卓和木卓伦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满是杀气的眼光之下,在他们恨不得把家里都堆满贴着善保名字的巫蛊小人的时候,善保还是一脸和善的笑容,丝毫不让的步步紧逼,最后,回疆彻底成了大清的属地。

    回部送来的两位公主,在刺伤中也都去了,只是回部多了一对被回民们日日唾弃欺辱的夫妻,妻子身带异香,身子柔美,嗓音清甜,可是脸上却有一条从左眉角到右耳的像蜈蚣一样的长长的恐怖狰狞的伤疤。丈夫身子高大伟岸,面容也算俊,只是过于干净,一丝胡须都没有,每每说话,也都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刺耳尖厉,每日在被被人唾弃殴打之后,都会在把他的妻子打一顿。按说两人在这些折磨中,撑不了几日,可是显然回民并不想让他们那么早的解脱,下手从来都很有分寸,从不打出内伤。

    霍青桐带着自己早早藏下来的心腹,还有两个妹妹,退居到了沙漠深处的绿洲。木卓伦却是甘愿坐着大清的傀儡新疆王,也不愿意和女儿退守到更荒凉的沙漠绿洲。

    天地会和红花会损失惨重,进京刺杀的都是会里的好手,随着他们的陨落,加上萧剑和陈家洛的被俘,送于了小胡太医做药人,于是天地会和红花会所有的分舵和秘密基地都被人知道了,最后除了逃走的三两条边缘小鱼,两个最大的反清复明组织,侧地的土崩瓦解了。

    那天的事件,就算过去了很久,出席的宗亲朝臣们还是战战兢兢,三缄其口。后宫女人们更是面对皇后娘娘大气都不敢喘,一时间前朝后宫分外的和谐。

    乾隆给老佛爷守完孝后,终于可以把所有的事都撂给永瑱,带着白玲,浩浩荡荡的去南巡了。

    皇上出行,八阿哥监国,九阿哥辅佐,满朝上下无一人有疑义。

    南巡的队伍,一路慢慢的晃悠的往南行着。乾隆和白玲却是并没有和大部队一起行动,他们两人带着小美小叶还有吴书来,乔装打扮成普通旅人,一路上嗨玩过去。

    白玲自从来了这个世界,都没有离开过皇宫,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看到这个没有丧失,没有硝烟,没有血腥弥漫,没有处处危机,处处透着盎然生机,处处彰显着和平的世界,白玲兴奋了激动了,天天拉着小美和小叶一副下乡的城里人样,看到什么都惊奇,看到什么都喜欢。

    乾隆以为摆脱了大部队,自己就可以和宝贝好好享受两人世界了,可是他还是失策了,怪不得永瑱那个臭小子极力建议让他带上小美和小叶,他想着这两人是宝贝的心腹,而且能力极强,路上就算遇到劫道的什么的,百八十个人在他二人手中根本不算什么。

    没想到啊,就是这两个人,毁了他的甜蜜世界,悄悄,“主人,这个糖葫芦好好吃,我们要不要再来几串?”小美左手一个棉花糖右手一个面人,嘴里咽下最后一颗山楂,眼睛不离糖葫芦架子的问道。

    白玲把手中还剩的一串糖葫芦递给小美,“我这个给你,我看前面还有不少好吃的,咱们在去尝尝别的,别总盯着这一个”

    乾隆脑门青筋暴起,吴书来小心的格挡开四周的百姓,心中暗暗叫苦,为什么他们要刚好今天到这地,还刚好赶上这里一年一度的庙会,这皇后娘娘也厉害了,面对着如海的人潮,还能如康庄大道似的一往无前,娘娘诶,您好歹看一下皇上,奴才快要挡不住皇上的压力的。

    白玲停在一个小馄饨摊前,深吸气口,空中弥漫的香气,让人欲罢不能,“小美小叶,快来”

    “老板,先来三碗”

    馄饨摊是两位老夫妻开的,老头煮馄饨,老太太就负责给客人端。白玲坐等馄饨的时候,看到老太太拿着一块明显用了很久,已经磨得中间只剩下一下层线连着的毛巾,虽破却清洗的很干净,轻轻的给老头擦拭着额头的汗水。

    老头侧低头任由老太太给他擦去汗水,从他的历经风霜的脸上能看到幸福的笑,一点都没有对苦难生活的厌弃,看向老太太的眼中满满的都是温情,那已经浑浊的眼眸,因为里面包含的情谊而显得无比明亮。

    两人间那无人可以插足的感情,看的白玲羡慕无比。

    乾隆赶到白玲身边的时候,就看到白玲对那对老夫妻的羡慕,心中微微的动了一下。

    吃了馄饨之后,白玲并没有向刚才一样继续她的美食征程,而是在馄饨摊对面的茶摊上坐了下来,默默的注视着那对老夫妻。

    夕阳西下,热闹了一天的庙会终于到了散场的时候,馄饨摊已经没有了客人,老夫妻慢慢的收拾起东西,老太太刚刚提起水桶,就被看到的老头急忙拦了下来,“唉,老太婆,放下,放下,水桶里还有那么多水呢,你怎么抬得动,不小心闪了腰可怎么办,放着我来,老太婆,你去把桌子擦一下就好”老头说着阻拦的话,话音里满是担忧和宠溺。

    老太婆笑眯着眼,“好,好,好,都听我家老头子的,呵呵,我擦桌子”

    老夫妻两对视的眼神中,有着让人欣羡的温情,白玲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乾隆,这个男人和自己最后是不是也能像那对老夫妻一样,两人牵手一起,走过一辈子,一起在彼此的眼睛里慢慢变老,一起守候着幸福,不让它变质,一起幸福的慢慢老去呢?

    乾隆看着宝贝注视着自己时那复杂的眼神,眼睛有一道亮光闪过,有些恍然的白玲没有发现,等她看时,乾隆依然是那副宠溺的微笑。白玲有些气馁,乾隆对自己的好,自己能感觉到,可是她就是无法完全把自己的心交付给她,总觉得差些什么,差点的那些,让她不敢对他完全交付真心。

    算了,就这样吧,这样也挺好。

    离开小镇的庙会后,白玲没了四处游逛的心情,几人悄悄的和大部队会合,一起继续向南行。

    美景美如画的西湖,是南巡的最后一站。白玲和乾隆坐着一艘精美的龙船,在西湖上赏景。远远传来歌声,白玲嗤笑,皇上游西湖,这龙船的附近,绝对是不允许普通人轻易靠近的,更何况听歌声,明显是西湖的花船来了,这里面没有当地官员的许可放行,她可不信,至于这样做的原因,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白玲抛向乾隆的眼神,让乾隆有些火大,但是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默默的忍下了这口气。

    第二日,龙船上的人都知道了,独宠皇后娘娘多年的皇上,竟然招一个j□j上龙船,听她唱歌弹曲,接下来的几日还日日招来。

    在所有人都以为皇后娘娘要失宠的时候,白玲却一点都不担心,白玲不知道乾隆招着个夏盈盈是要算计什么,可是外人不知道,近身伺候的人,可都明白,那哪是夏盈盈啊,分明就是失踪了的夏紫薇吗?

    别人或许不知道夏紫薇为什么失踪,白玲却知道,夏紫薇被被一个反清复明的白莲教给带走的事。

    在南巡将要结束的时候,又传出流言说皇上爱上了名妓夏盈盈想要把她带回皇宫,还要封她做皇贵妃,甚至为了那个女人和皇后大吵了一架,禁了皇后的足。一时间人心惶惶,不过来劝诫的却是一个都没有,所有人都深信,这个女人绝对不可能成功进宫的,宫里的那两位爷可不是吃素的。

    白玲听着小美八卦的事,审视的看着乾隆,“传去如此流言,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乾隆嘿嘿笑着,把白玲抱进怀里,“宝贝,边疆各处都被收拾过了,那些外来蛮夷也被永瑱他们搞的那个海盗团给打怕了,不敢在随意骚扰我大清,朝臣们更是已经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现在反清复明的组织成事的也就剩下这么一个白莲教了,既然它自己送上门来,我不趁机灭了他们,那就太过于浪费了,等这些都解决了,宝贝,我们就……”

    乾隆把头深深的埋进白玲的肩窝处,细细的亲吻着,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直到最后,连白玲都没听清他最后到底在嘟囔什么。

    “盈盈,鞑子皇帝马上就要启程回京了,你这边进展如何?”一个浓妆艳抹的的女人用着男人粗哑的嗓音问着对镜梳妆的夏紫薇。

    “呵呵,不用担心,那个皇帝已经深深的迷上我了,我告诉他,我不会让他为难,不会和他进宫的,他很感动,他已经答应今日晚上来我们花船上,在听我最后一次弹琴,哈哈哈哈”

    夏紫薇边笑边流泪,她恨,恨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是他毁了她的信念,毁了她笃定的一切,是她把她的人生意义抹杀,她恨,她要亲手解决那个男人,那个负了娘亲,毁了她的男人。

    “哈哈哈,等杀了鞑子皇帝,这个天下就是我们的了,夏盈盈好好干,圣女那里记着你的功劳呢,绝对不会亏待你的”扮作老鸨的男子,兴奋的怪笑着,傻子才会学天地会和红花会去鞑子的大本营刺杀皇帝呢,还是他们圣女聪明,抓住了鞑子皇帝好色的弱点,还说什么独宠皇后,且,还不是被个贱女人几个媚眼就勾住了神。

    男人看着夏紫薇半透明的纱裙,里面若隐若现的玲珑身段,咕咚一声咽了下口水,在夏紫薇厌恶鄙视的眼神下,转身出了房间,哼,装什么清高圣洁,圣女可是答应他了,等事成后这个女人可是赏给自己了,到时候他绝对会好好疼爱她的。

    夏紫薇轻轻的梳理着自己的青丝,透着镜子可以看到自己眼中暴戾的光,她恨乾隆,可是她也恨白莲教,乾隆毁了她的过去,白莲教毁了她的未来,这些人一个她都不会放过,绝不,柔美的脸庞,因恨意而变得狰狞,眼中压抑不住的戾气,好像有一头凶兽随时要挣脱而出,撕裂眼前的一切。

    乾隆阻止侍卫的跟随,独身一人上了花船。夏紫薇在乾隆来后,极力压制住自己想要手刃仇人的心,一脸痴迷的看着乾隆,“盈盈不能跟您走,可是盈盈爱您的心从来都没变,可惜……”说着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滴,“不说这些了,您只要记得盈盈此生只爱您一个,不要忘了西湖有一个爱您的盈盈,那就算立刻死了,盈盈也是死而无憾的。盈盈在为您弹奏一曲,明日您离开,盈盈就不送您了”

    乾隆自进花船后,一语也没有说过,其实他之前也从没对夏紫薇说过什么爱她的话,只是听了她机会弹琴唱歌,还没记住她都弹过什么唱过什么,他之前还想着难道要委屈自己来引她上钩吗?没想到他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只是让人传了几句流言而已,这女人就脑补出了自己已经深爱她,至死不渝了。

    夏紫薇弹的是夏雨荷最爱的那首曲子,她心中默默的想着,娘亲,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他负了你,女儿最后在替您给这个男人弹一回,您不要怨女儿杀了他,他配不上娘亲您,配不上,娘亲,女儿很快就会下去陪您的,咱们还想以前在大明湖畔那样,只有咱们娘俩,那才是女儿最幸福的时光。

    一曲结束,余音还没散去,突然水中出现了很多黑衣人,他们显然早已藏匿在水中多时了,花船在乾隆上船后,就往湖中心划去,一曲结束,刚好到达埋伏地点,一条小船也驶到了花船的旁边,从里面出来一个清高的女人,踩着搭板去了花船。

    乾隆没让任何人跟随,黑衣人留下几个守在船周围,其余人都奉着那个女人进了花船里面。

    乾隆在那女人进了花船后抬起头看了一眼,“白莲教的圣女莲华,如此阵仗邀朕前来,所谓何事啊?”

    乾隆轻松的话语,让莲华心中不安起来,他怎么知道自己,难道自己这边的谋略他知道。不过一想就算知道又如何,他竟然狂妄到独身前来,就算知道自己这边的计划,就算他安排有营救的人,也晚了,杀了他,他们就立刻撤退,皇帝一死,那些皇子们一定会忙于争斗,朝中一乱,就是他们恢复汉人河山的机会了。

    莲华眼中蒸腾着野心的火焰,她要做第二个武则天,谁也别想阻拦她,挡她者杀无赦,“上,杀了这个鞑子皇帝,为我们冤死的汉人同胞报仇”

    黑衣人同声应诺,提刀冲杀上前,可是刚走了两步一个个就摔倒在地,浑身虚弱无力。

    众人大惊的看向乾隆,以为是他做了什么。夏紫薇站起来理了理裙摆,慢慢的走到莲花的跟前,高傲的看着狼狈的虚滩在地上的女人。

    莲花大声怒斥,“夏盈盈,你……”

    夏紫薇得意的笑,“哈哈,你们都去死吧,乾隆你这个负了娘亲的人毁了我希望的人该死,你们这些把我弄成j□j,毁了我未来的人更是该死,我也不想活了,咱们一起死吧,哈哈哈,都去死吧……”说着端起桌子上的蜡烛,在白莲教的人,惊呼怒骂之下,娇笑着引燃船上的纱幔。

    白玲和小美小叶隐身跟在乾隆的身后来看戏,当然隐在暗处的还有数量不少的暗卫,白玲看着戏到了这里,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显出身形,坐到了乾隆的身边。

    白玲的突然出现,吓得夏紫薇手中的蜡烛一个没拿稳掉在了地上,花船上的光线一暗,在乾隆一声宠溺的笑声后,就是此起彼伏的尖叫,等火光弥漫,夏紫薇看清船上状况时,发现那里还有乾隆的影子,船里只剩下她和一群死尸而已。

    白玲知道乾隆做这些不单单是为了灭掉白莲教,虽然通过夏紫薇,却是不费一兵一卒轻易的就可以搞定白莲教所有的高层,可是她就是觉得事情绝对没这么简单,不过既然乾隆不说,她也就不问。

    乾隆想是故意一般,一夜不停的折腾,不容白玲有片刻的分神,等到天空泛白了,她才被奋斗了一夜依然精神抖擞的乾隆放过,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白玲再次醒来,已经要到用晚膳的时候了,慵懒的躺在床上,由着雪梅伺候,在捡起一支朱钗,让雪梅给她簪在头上的时候,手一顿,也不管什么朱钗了,转身去找乾隆。

    乾隆正在船厅中悠闲的饮茶,白玲一屁股做到他身边,舀起他的茶一饮而进后,方问道,“为什么现在外面都在传,说你之前为了一举灭掉白莲教故意诱惑夏盈盈上钩,最后虽全部绞杀了白莲教,却因一时大意,被刺重伤,被给我说这流言你不知情”

    对于皇上受伤,胡太医亲自确诊,所有人都确信了,当然他们私下议论,皇上虽然是想通过那个名妓来引出白莲教,指不定后来就对人家动了心呢,不然哪有那么容易就没刺伤了,这皇上啊,到底还是改不了寻花问柳爱美人的心啊,看来之前独宠皇后,肯定是为八阿哥造势,这皇后现在知道了不知道该多伤心呢?

    乾隆遇刺,那些私下的猜测,使得之前因皇后独宠而有些怨言的朝臣们,现在对皇后都是可怜同情了。再加上皇上已经发诏回京,要禅位给八阿哥了,这下之前关于皇后不好的流言完全都销声匿迹了。

    乾隆抱住白玲,不停的亲啄她红红的眼,微嘟的唇,宝贝那么聪明,他做的这些,为了什么,现在宝贝一定都明白了。他知道宝贝不喜欢被困在那个宫里,宝贝这几年越来越沉闷了,越来越没有活力,她知道宝贝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至高的位子,而是向往那种平淡的生活,有个一心人陪伴着慢慢走过一生,了无遗憾的幸福老去。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而做到这一步,可是直到他正的做了,他才知道为了他真的爱惨她了,为了她,他什么都可以做到的。

    到了现在白玲自然明白乾隆以前的所为都为了什么,她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了解她,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而且为了她他能放弃那个位子,她开始确信,这个男人就是那个能够牵着她的手陪她慢慢变老的人。

    禅位大典非常的顺利,没有任何人跳出来有非议。乾隆在禅位给永瑱后,就带着白玲去了圆明园居住,在踏出宫门,想着终于无事一身轻了,自己可以用剩下的所有时间来好好爱宝贝,让宝贝的心中印下他的烙印,只有他的烙印。

    乾隆转身牵着白玲的手,“宝贝,我们……”

    白玲阻住乾隆的话,轻轻的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是声音说,“我叫白玲,你以后叫我棱儿吧”

    乾隆惊喜的瞪大了眼睛,宝贝终于开始对他敞开心了,“哈哈哈哈”

    送行的官员们,看着太上皇大笑着离开皇宫,心里只叹,太上皇真是好心胸,离开那个位子,竟然还能如此开怀,真是非我等俗人可比拟的啊。

    乾隆不知道他的形象在笑声中,无形的拔高的无数倍,乾隆丢下众人,兴奋的快马加吧的赶到圆明园,赶走所有奴才后,“宝贝玲儿,玲儿宝贝,我爱你”说完,眼神晶亮的看着白玲,希望更获得回应,宝贝已经认同他了,是不是代表心中已经有他了,他是不是可以期待听到宝贝的那句话了。

    白玲同样明亮眼神的会看着乾隆,“我……”乾隆激动的手都抖了,白玲继续,“我……,我饿了”说完笑着跑了出去。

    乾隆愣了一下,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他相信,他一定能从宝贝口中听到那句话的,“好啊,竟然戏耍我,被我抓到后,看我怎么惩罚你”

    白玲笑着躲避乾隆抓来的手,莹润的眼眸中,闪过如愿的幸福,白玲不在躲避乾隆的手,主动迎上他,奉上自己的樱唇,在夕阳的余晖下,拥抱在一起亲吻的两人,他们的影子长长的映在地上,慢慢的融为一体,直到余晖落尽,也没有分开。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了,不管结局大家喜不喜欢吧,终于完结了,嘿嘿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清穿之陈贵人》,方便以后阅读综清穿之陈贵人第九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清穿之陈贵人第九十九章并对综清穿之陈贵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