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女生存法则

第126章 连环计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苏鎏 本章:第126章 连环计

    萧夫人一见到萧谚,二话不说上去就狠狠煽了他两个耳光。

    耳光虽是打得很重,可她心里还是没有消气,转眼又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贱/人生的贱种。早知道你如此蛇蝎心肠,当初就该一碗药把你打下来。都怪我太过心慈,一时心软才让你那个贱/人娘把你生下来,如今竟是害了我的谌儿!”

    萧夫人光骂还觉得不解气,反正萧谚被绑着也还不了手,她便双手齐上,揪着他的头发就是一顿爆揍。萧谚疼得连连求饶,屋子里顿时响起叫骂声打人声求饶声,热闹得不得了。

    萧大人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简直都要爆裂了。他虽也很想揍长子一顿,可萧夫人这架势他实在吃不消,无奈只能上去劝了几句。他刚伸手想把他们两个分开,没成想萧夫人竟是六亲不认,连他也一道儿揍,把他的一双手抓出了好几道血痕。

    这下子萧大人可真有些恼了,手上有了伤,回头让同僚看见了怎么解释。再加上萧夫人疯得不成样子,他看着实在心烦,于是大手一挥,叫过几个丫鬟来,强行将萧夫人给拉开了。

    萧夫人被人架着犹自不解恨,提脚就往萧谚身上踹去,嘴里一刻也不曾停歇,难听的话一串串地飞了出来。萧大人气得直咬牙,索性让人直接把萧夫人架了出去,又遣散了一众下人,只留他跟儿子两个人在屋子里。

    那萧谚到了此刻已然是吓呆了。他天生是个没脑子的人,平日里就靠着一点奸猾与狡诈算计人。但真正遇上事儿的时候,他的脑子就不够用了。比如说他让人放火的时候,只顾着想回头怎么看楚怀冬和宁娘出丑,却想不到自己的计策有败露的时候。他自以为天衣无缝,却不明白这世上最靠不住的就是人心。只要牵扯到人,就一定有漏洞,也就一定可以被击破。

    他想不明白父亲为何会知道真相,但他却明白这一回父亲是动真格儿的了。从他把自己叫来的方式就可以看出,搞不好自己这一次是要吃大苦头了,若最后被赶出萧家,这往后的日子该怎么办?

    他既没有功名在身又不会做买卖,甚至连私房钱也没几个,要是离了萧家,他就只能去大街上要饭了。堂堂的尚书府大公子,沦落到那样的地步,简直吓破了他的胆。一想到这里,萧谚立马瘫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向父亲告饶:“父亲饶了我这一回吧,孩儿以后再也不敢了。父亲息怒啊。”

    萧大人恨得咬牙切齿,居高临下望着跪在那里的大儿子。他从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这个儿子竟是这般猥琐下流。以前他偏爱许姨娘,对这个长子也是多有溺爱,觉得他好的时候,即便他干的是混帐事情,他看了也不觉得怎么样。现在他对这个儿子是心灰意冷了,一旦觉得他面目可憎了,似乎他做什么都是惹人讨厌的。

    “没想到,这事儿果真是你干的!”

    萧谚听父亲这口气,已然是怒到了极至,一时将他吓得魂飞魄散,整个人不住地颤抖,连神智都变得有些糊涂了:“孩儿该死,孩儿糊涂,父亲就看在姨娘的份上,饶了我这一回吧。我真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别提你姨娘!”萧大人提高了嗓音,顺手拿起一个青花瓷茶蛊,直接扫到了地上。瓷蛊摔碎的时候发出清脆的响声,吓得萧谚身子一抖,整个人顿时僵住了。

    他再不敢说什么,只是老实地跪在那里,头低得几乎要碰到地上。萧大人也不跟他多废话,直接了当问道:“你老实跟我说,昨天的事到底怎么回事儿,你为何要放火烧竹楼?你若敢说半句假话,我立马就把你跟你姨娘赶出萧府!”

    “不、不要,父亲千万不要,我说我全说。儿子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昨日的事儿真的是场误会,儿子本以为在那竹楼里幽会的是另外两个人,实在没想到会是二弟和莲表妹啊。若知道是他们,儿子绝计不敢放这把火的。”

    “你倒说说,你本以为那里面的两人是谁?”

    萧谚听父亲的语气似乎平静了一些,便壮着胆子悄悄抬头扫了他一眼。结果一下子就看见对方瞪着一双眼睛望着自己,吓得他又是一个哆嗦,赶紧又将头低了下去。

    他带着几分心虚轻声道:“我本以为那里面的人是楚家四公子楚怀冬,和隔壁陆府的四小姐。”

    萧大人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两人有什么瓜葛,不由皱起了眉头:“怎么会是他们?”

    “父亲您不知道。这两人表面上看起来一本正经,实则背地里勾勾搭搭不知羞耻。儿子有一回从园子里过,可巧看见那陆四小姐同楚怀冬在那儿嘀嘀咕咕,那四小姐的贴身丫鬟还站在不远处给他们放风。不过那丫鬟有点笨,眼神也不好,没瞧见我。”

    “你这话当真?”

    “千真万确。”萧谚一下子直起了身子,表情严肃道,“儿子敢对天发誓,如有半句虚言,定叫我不得好死。其实上一回在园子里,明明是那陆四小姐踢了孩儿一脚,可后来不知怎的,二弟竟跳出来说那时候在别处见着了陆小姐,还说那时楚怀冬也在。当时我便怀疑了,二弟与那陆小姐毫无瓜葛,想来必定是受了楚怀冬挑撮,合起伙来撒谎骗父亲呢。”

    他一骨脑儿将话说完后,又慢慢把头低了下去,只是不时抬眼皮看父亲脸上的表情。萧大人对刚才那番话显然有自己的理解,当初二儿子跑出来替那个陆宁娘说好话,他心里就有些怀疑。只不过那件事实在不光彩,他也不想追究太多。现在大儿子既提了起来,他就索性将话挑开了:“若那事的真相真如你所说的,那也必定是你有错在先。我还不知道你的性子吗?必定是见那陆小姐生得貌美,就生了那种龌龊的心思。你不还买通了夫人身边的丫鬟瑞荷,给那陆小姐的丫鬟下药吗?想来那一日你必是想轻薄人家,才会被人踢那一脚,说到底都是你太过无耻之由。当初你与陆家二小姐私底下勾搭,转头又去招惹四小姐。我到底怎么会生出你这般不知廉耻的儿子来!”

    萧谚自知理亏,缩着脖子不敢回话。萧大人骂了一通后心里好受多了,他也知道儿子这般风流的性子全是随了自己。只是从前的事情他不想再过多追究,如今搞清楚昨夜之事才是最关键的。

    他慢慢坐了下来,依旧沉着嗓子质问儿子道:“先撇开之前的事情不提,昨夜之事你还未说清楚。为何你说以为那竹楼里是楚家老四同陆家四小姐在一块儿,这事儿你是如何得知的?”

    这下子萧谚更心虚了,他刚才抛出楚怀冬和宁娘是为了自保,好求得父亲的宽恕。可父亲不是傻子,他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不问个缘由。而自己在他面前哪有什么说谎的本钱,事到如今他也无法再瞒,只得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

    “是儿子一时糊涂。上一回那事儿发生之后,我一直有些气不过,气那楚怀冬多管闲事,还拉我二弟下水陪他一道儿撒谎。自从知道他与那陆宁娘有私情后,我便想戳穿他俩的j□j。这几日他们两人正好都在府里。那陆宁娘听说是来陪莲表妹的,至于那楚怀冬,他自然是来寻二弟的。所以昨日晌午时分,我特意写了封信与那陆宁娘,假冒了楚家四公子的名头,约她到竹楼相会。后来我又得了一条那陆家四小姐的丝巾,于是我便在上头又写了几句话,悄悄送到那楚怀冬屋子里,想将他也骗去竹楼。儿子真的没想到,为何这两人都没去,却是二弟同莲表妹去了那儿,这事儿定有蹊跷,父亲您要明查啊。”

    萧大人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听完之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奇葩的儿子,文治武功样样稀松,偏偏干这些歪门斜道的东西极有天赋。旁人想都不想到的无耻法子,他居然能做得这般顺手,说起事情的经过时既不脸红也不害臊,平静自如到了极点。这样的人竟会是他萧珽的儿子,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家门不幸。

    他很想学萧夫人一巴掌打上去,可他毕竟还有几理智,强行忍了下来,只是厉声追问道:“你倒说说,你如何仿得这二人的笔迹,假冒他们向彼此送信的。你如何知道这信送出去,他二人必定会信以为真呢?”

    “儿子从前就学过一点这个,父亲您是知道的。那楚怀冬的字我见过好几回,平日里就照着习过。至于那陆小姐的笔迹,儿子是不知的。但闺阁姑娘写字,多半是清秀有余劲道不足,处处都透着绵软的。加之字又是写在丝巾上的,那更是与写在纸上不大一样了。儿子肯定那两人有私情,收到这样的信必定不会细想,只会惦记着赴约而已。”

    听了这话,萧大人一下子竟有些佩服起儿子来了。【通知:请互相转告123言‘情唯一新地址为www。123y'q。com】他这儿子别的本事没有,字确实写得还可以。从前他屡屡犯错时,他也总拿他这个仅有的优点来宽自己的心。没成想他还是没1容这一点用在正途上,竟拿来干那些歪门斜道的事情了。一想到这里,萧大人又是一阵火起,突然起身抬起脚来重的一脚,直把人瑞得飞了出去。照着儿子的胸口就是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继女生存法则》,方便以后阅读继女生存法则第126章 连环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女生存法则第126章 连环计并对继女生存法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