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记事

第545节尾声(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15端木景晨 本章:第545节尾声(1)

    四年后。

    腊月的京城,残雪凝辉,处月胧明,夜幕四合,明灯一夜清。京城的皇宫,雕梁画栋,朱颜未改,却早已物是人非。

    顾瑾之这些日子,一直歇在积善宫。

    积善宫是谭太后的寝宫。

    顾瑾之已经在积善宫住了一年半。

    四年前,她被庐州王府的侍卫出卖,抓往京城。半路上,庐州的人追了上来。那些叛徒知道自己跑不了,只带着顾瑾之北上,把彤彤和彦绍丢了下了。

    顾瑾之当时既受到了颠簸,又为彤彤和彦绍担心,心急如焚。

    她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丢下来彤彤和彦绍,还是害了他们。

    顾瑾之受了这样双重的打击,当时就落胎,差点死在半途。落胎后,她的血几乎止不住,简直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如今想起来,都是后怕不已。若不是她心里有太多的放不下,靠毅力强撑,如今已经香魂归地府了。

    孙素安,是被皇帝的人收买。

    顾瑾之也被关在了锦衣卫的诏狱里,等着用她来威胁朱仲钧。

    那时,她病得奄奄一息,就靠一口气撑着。如今想来,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诏狱里,不知死了多少冤魂,阴风阵阵。半夜的时候,隐约有厉鬼哭泣。她人呆呆的,隐约过了很久,后来就麻木了。

    皇帝也怕她死了,派了太医给她看病。

    来给她看病的太医,居然是张渊。

    张渊,苏州人士,曾经和顾瑾之的大舅舅有点交情。十几年前,顾瑾之的大舅母患恶疾,大舅舅请张渊到延陵府给大舅母看病,结果不擅长妇人疾病的张渊看错了。

    然后,顾瑾之治好了大舅母,狠狠打了张渊的脸。

    当时。张渊很不服气,也很怕顾瑾之和宋家说出去,从而毁了自己名医的声望。

    但是顾瑾之没有。

    她保守了这个秘密,就保住了张渊的名声。

    张渊虽好胜。心地却磊落,这件事,他一直感谢顾瑾之。他也想过,将来有个机会报答顾瑾之。故而,他在牢里看到顾瑾之的时候,愣了下。

    然后他笑了笑,露出几分友善。

    “......我给你一味药方,你给我传个信。”当时的顾瑾之,看到张渊就似看到了救命的稻草,她试图紧紧攥住张渊。想让张渊给她传信。

    “王妃,微臣不敢。”张渊只是尽心给顾瑾之治病,并不敢给她传信。

    张渊是个聪明人,宫里的太皇太后很疼爱庐阳王妃。

    若是把庐阳王妃的消息传出去,太皇太后定然要救她的。

    顾瑾之倒是能出去。皇帝肯定会怪罪张渊的。

    张渊是来给顾瑾之看病的,而不是来皇帝拆台的。

    “......安宫牛黄丸的药方,你也不想要?”顾瑾之问张渊。

    安宫牛黄丸是中医里比较好用的退烧药,这个年代并没有。顾瑾之只是把药方给了秦申四。

    此刻,她也顾不上秦申四的利益,她要自保,救了自己的命要紧。她知道。秦申四并不好怪她的。若是可能,秦申四也愿意倾家荡产救顾瑾之的。

    只是现在,倾家荡产都没用了。

    在这牢笼里,顾瑾之是出不去了。

    “你只需露出半点消息给皇太后即可。”顾瑾之见张渊愣了下,知道他有点心动,继续道。“不必告诉太皇太后。”

    张渊微微蹙眉。

    最后,他还是帮顾瑾之传信,并不是为了药方。

    他偷偷叫人,把顾瑾之在牢里的事,告诉了谭太后。谭太后和皇帝算是有点血缘的。她更加偏向于皇帝,告诉了她也没有关系。

    张渊是这么想的。

    话虽然如此,张渊也是挺冒险的。

    他想,人当初留了一线,如今还给她,以后就不欠她什么,这样,张渊自己也能无债一身轻。

    谭太后知道了顾瑾之在诏狱里,有点吃惊,问皇帝到底怎么回事。

    她并未想救顾瑾之。

    她只是不懂为什么要抓了顾瑾之。

    皇帝知道谭太后不会为顾瑾之求情,更不会告诉太皇太后,他就如实对谭太后说:“庐州的人不安分。这些年,听说庐阳王练精兵无数,更添有火炮。他们这是想造反!朕先抓了庐阳王妃,若是他们敢造反,朕就杀了他的王妃,看看他可有这个胆子!”

    “庐阳王不过是傻子,哪有这等野心,别是有人挑拨吧?”谭太后道,“陛下这样冒失抓了庐阳王妃,会不会激怒庐阳王?”

    庐阳王死活,谭太后是不关心的,但是她不想顾瑾之也死了。这些年,庐州一直给谭太后送药,这对谭太后而言,是必不可少的。

    皇帝把顾瑾之抓到京城,就等于断了谭太后的药。

    “朕也不能十分确定。至于激怒,更是无稽之谈,若是庐阳王没有这个心思,就不会被激怒。”皇帝道,“可这天下的事,不会空穴来风的。庐州若是没事,怎么会与这种传言?这件事,朕自有计量,母后不必多问。”

    “陛下这话,哀家如何自处?”谭太后笑了笑,道,“哀家并不想干涉陛下之事。只是,庐阳王妃每年都给哀家送药,你若是要了她的命,哀家的药怎么办?若是断了哀家的药,跟杀了哀家又有何区别?”

    皇帝脸微落。

    谭太后这是指责他想弑母。

    这些年,谭太后没少拿孝道来压制皇帝。

    当然,事情并不过分,皇帝也不憎恶她。

    他是不想再和谭太后纠缠下去的,就说:“母后放心,朕只是关着庐阳王妃,并不想杀她的,朕也传书庐州,让庐阳王进京。庐州若是没有练兵,庐阳王自会进京表清白。况且延平长公主谋反案,连南昌王都牵扯其中,庐州难保干净!这些。都要查查。”

    这样草木皆兵,谭太后听了也刺耳。

    这个皇帝,最近行事很凶狠诡谲,让谭太后不喜欢。听说是袁裕业的主意。谭太后也不想多劝。

    她并不关心谁死谁活。

    什么延平长公主、什么南昌王,都有谭太后没有关系。

    除了她的药,她什么也不在乎的。

    “陛下只要留她一命,就是留哀家一命,哀家自当感激不尽。”谭太后道,“至于怎么安置她,若是陛下要审讯,断她脚、毁她容貌皆是无妨,只是她的手要留下,她要给哀家制药。陛下能顾念到这点。哀家心里感激陛下......”

    皇帝也没打算严刑拷打顾瑾之的。

    但是谭太后这么一说,皇帝倒想去审讯一番,看看能否从顾瑾之口中套出点话来。

    顾家举家逃走的事,皇帝已经知道了。

    他苦于没有证据,又不能强行将顾延韬留在京城。

    顾延韬举家南下。也是合理合法的。

    假如能从顾瑾之那里逼供到什么,对皇帝是有好处的。

    皇帝笑了笑,对太后道:“母后,您宽心,朕不会毁了她的医术!”

    当天晚上,皇帝就去诏狱审讯顾瑾之。

    顾瑾之落胎北上,只剩下一口气。

    皇帝审讯她。需要动刑,她是无法承受的。每次审讯,她都会晕死过去,身子越拖越垮了。

    在诏狱里吃了不少的苦头,她的一条腿后来行动不便了。

    她在京里一个月之后,太皇太后才听到了风声。

    因为延平长公主的事。太皇太后之前就气病了。

    年纪大了,太皇太后原本身体就不太结实,又这么一病,琐事都不再管了。

    等她听到风声,猜到庐州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太皇太后把皇帝喊到仁寿宫,准备骂皇帝,皇帝却把奏牒丢到了太皇太后面前,脸色铁青:“皇祖母,庐阳王,他反了!”

    前日,皇帝才得到消息,庐阳王不仅仅没有进京表清白,反而是正式起军造反了。

    太皇太后听了,两眼一黑,半晌才回过神来。

    她捡起奏牒看了又看。

    的确,庐阳王是反了。

    那奏牒无声从太皇太后的指尖滑了下去,她昏了过去。醒来之后,太皇太后奄奄一息,从此一蹶不振。

    过了两个月,太皇太后薨逝。

    那时候,顾瑾之也在牢里,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听说太皇太后薨逝,她泪如磅礴。

    最终,她连给太皇太后地上柱香的机会都没有。

    那时候,她的腿已经不太好了,行走不便。

    而后的半年,顾瑾之都在诏狱里过度。

    她的手脚越发不利索了。

    那半年,庐州怎么样,她一概不知。朱仲钧父子什么时候起事的,到了什么程度,顾瑾之也不知道。

    半年后,秦申四不再给谭太后送药,谭太后的药已经断了。

    这时,谭太后才把顾瑾之从诏狱里,接到了宫里,让她在御花园开辟一处空地,种植罂粟,给谭太后制药。

    顾瑾之也暂时被安顿在冷宫里住下。

    可是,罂粟的生长是需要时间的。

    谭太后得不到药,就拿顾瑾之出气。

    所以,她又吃了不少苦头。

    直到她制出了药,她的处境才微微改善。

    剩下的两年时间,她一直住在冷宫里,和那些失宠的妃子们相依为伴。

    太皇太后薨逝,德太妃也被禁足,不准她在宫里行走,顾瑾之的生死,整个后宫里没人关心的。

    直到一年前,谭太后的身体也渐渐恶化了。

    顾瑾之在这个时候,才彻底掌控了局势。

    她也从冷宫,搬到了积善宫。

    谭太后对她言听计从。

    ****

    夜凉如水,顾瑾之静静坐在床上,翻阅着药书。

    这是老爷子留下来的药书,谭太后给顾瑾之弄来的。

    这些日子,顾瑾之的记忆力骤然下降。

    那些深刻印在她脑海里的药方,有些都在慢慢褪去。

    这种情况,已经有大半年了。前世的时候,哪怕是到了临死前,顾瑾之都不曾感觉自己的记忆里的药方消失。

    医术。似刻在她生命里的。

    可现在,她才三十五岁,已经到了忘却的地步。她的记忆力再急速衰减,若不是她得了病。就是她寿命将至了。

    顾瑾之觉得很心惊。

    她若是活不成了,朱仲钧怎么办?他余下的一生,又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想到这些,顾瑾之心里就湿湿的,有点想哭。

    她放不下孩子们,更放不下朱仲钧。

    孩子们将来会成家,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而朱仲钧,没了顾瑾之,他就会像前世那样,一直一个人。

    因为他说。他有病,他不爱女人,不爱男人,他不爱世人。

    他只爱顾瑾之。

    顾瑾之担心自己,就找了老爷子留下的药书。慢慢翻阅,慢慢把自己遗失的。

    “王妃,太后娘娘醒了......”顾瑾之翻阅药书的时候,小宫女进来和她说话。

    顾瑾之放下书,道:“知道了。”

    她起身,去看了谭太后。

    谭太后病了大半年,每天靠顾瑾之给她续命。她的富贵如意膏依旧每日都用。人却瘦得皮包骨头,很可怕。

    谭太后已经不肯见人了。

    除了皇帝,外人一概不见。就是皇后李氏,谭太后也不再见她了。谭太后私下里和顾瑾之说,李皇后人不错,就是太过于热心。反而招谭太后烦。

    顾瑾之就像宫女一样,照拂着谭太后。

    皇帝几次想把顾瑾之押回牢里,谭太后就都拒绝,都是谭太后保顾瑾之。

    “她一个女人,能掀起什么风浪?你们男人朝政大事。别牵连女人。若是她会给庐州传了密报,哀家一并受罚。”谭太后道,“哀家保她没事,皇帝还是把心思放在朝政上,别总是疑心这个,疑心那个......”

    为了这事,谭太后多次抬出孝道来压制皇帝。

    皇帝很生气,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谭太后这里,是接触不到任何军政大秘密的,所以顾瑾之也无法成为探子。顾瑾之留在积善宫和留在诏狱,其实是一样的。

    皇帝这么想着,就没有再为难顾瑾之。

    顾瑾之也安心住在了积善宫。

    她心里想着这些往事,就到了谭太后的寝宫。

    “太后......”顾瑾之上前,搀扶了谭太后,“您醒了?”

    谭太后微微点头。

    “去,把药端过来。”顾瑾之吩咐小宫女。

    小宫女道是。

    谭太后神色戚戚,问顾瑾之:“哀家还能活几日?”

    “您要活着。”顾瑾之道,“这锦绣繁华世间,怎么能短了时日?您寿与天齐......”

    谭太后表情不变,淡淡道:“寿与天齐这种鬼话,哀家早就不信了。如今这般活着,也是辛苦。可是人就是如此,辛苦也要撑着,咽不下一口气。”

    小宫女端了药来,谭太后喝了下去。

    药很苦,顾瑾之起身,去把桌上的蜜饯取过来,给谭太后服用。

    她的左腿行动不便,一走一蹶的。

    谭太后素来知道顾瑾之已经跛足了,今日却突然慈悲,问顾瑾之:“你这脚,已经好不了?你的医术不是很好吗?”

    顾瑾之笑了笑,折身回来,给谭太后服用蜜饯,又服侍她漱口。

    半晌,顾瑾之才道:“当时在牢里被打断了。假如能及早接上调治,也是没事的。早年我父亲也被压断了腿,骨头都碎了些,后来行动如常。我这腿,是耽误了。牢里别说医治,又暗又潮,连吃都吃不饱,怎么能治得好腿呢?”

    “都是庐阳王害得你!”谭太后道,“若是他不狼子野心,怎会让你一个女人在京里,吃这些苦头?等陛下拿下了他,哀家让人提他的头给你看......”

    顾瑾之冷笑了下。

    她知道谭太后并未有意挑拨。但是她仍听不到这种论调。

    明明害她的朝廷和皇帝,怎么反过来成了朱仲钧的错儿?

    “这倒不必。”顾瑾之道,“若是他兵败身亡,我只怕也活不成了。”

    “你对他居然有情。”谭太后感叹,“你也未必活不了,你可以在哀家这宫里。朝中的大臣,没人知晓你在京里,你照样留在积善宫照顾哀家。皇帝还是会孝顺的.......”

    是否真的孝顺,谭太后也不深究。

    反正皇帝不敢有违孝道。

    等庐阳王死了,顾瑾之一介女流还有什么价值?让她想宫女一样留在积善宫服侍,应该是可以的吧?

    谭太后很少过问朝事。所以想得很天真。

    而谭太后和皇帝都觉得,顾瑾之一个跛了一条腿的女人,已经三十五岁,这一生就到头了,她还能如何?所以,他们也不在把顾瑾之放在心上。

    庐州那边,似乎也没有刻意重视顾瑾之。

    这一年半的朝夕相对,顾瑾之自己,从来没有提过半句庐州。她似乎像个宫女,再谭太后身边。处处为谭太后着想,治好谭太后一次又一次的病痛。

    谭太后病得糊里糊涂的,心想顾瑾之大约是忘了庐州之事。

    庐州,已经很遥远了吧?

    谭太后没有孩子,也没有爱过一个男人。她永远无法体会到顾瑾之对庐州的感情,和对朱仲钧的感情。

    所以,她看轻了顾瑾之。

    顾瑾之也从来不解释。

    无用之功,她不做。

    她一派云淡风轻,也给了谭太后错觉。

    在这后宫,乃是皇帝的地盘,顾瑾之随时可能掉脑袋。她需要谭太后的庇护,故而她从来不得罪谭太后。

    比起关到诏狱,她宁愿住在积善宫。虽然刚刚开始的时候,谭太后最开始喜怒无常,对顾瑾之并不好。

    顾瑾之也有招对付她。

    谭太后离不得顾瑾之的药。

    这些日子,谭太后倒和顾瑾之亲近起来。甚至有点把顾瑾之当成心腹。顾瑾之不能理解谭太后这是什么心思。

    也许,养个小动物日久也能生情,何况是人?

    谭太后对顾瑾之心生好感之后,就开始替顾瑾之不值得,时常说庐阳王不好。庐州的人无情无义。

    她也并非刻意挑拨,而是真的这样认为。

    “谢太后娘娘。”顾瑾之道,“若不是您,我如今不知吃多少苦,您的恩情,我记在心上。”

    谭太后微笑。

    喝了药,顾瑾之又给她把脉。

    谭太后的时日不多了。

    顾瑾之也挺佩服谭太后的意志力。似乎从十年前开始,她的身体就不好,可是她硬是撑到了今天。可人不是神,再强的意志力,也挡不住身体器官的衰竭。

    谭太后的生命,要到头了。

    顾瑾之如果还能活下去,就需要朱仲钧尽快打到京城,或者寻找新的宿主。

    这两样,都不能顾瑾之能控制的。前者是朱仲钧的努力,后者就要靠机会。没有机会,一切都是白费。

    谭太后吃了药,又睡不着,顾瑾之替她推|拿。

    慢慢的,她阖眼打盹。

    小宫女却偷偷给顾瑾之使眼色,让她出来说话。

    顾瑾之就出来了。

    “......皇后娘娘来给太后娘娘请安,问太后娘娘歇了不曾。”小宫女道。

    谭太后虽然不见李皇后,可是李皇后初一十五都会来请安,从未间断。

    顾瑾之点点头,亲自从寝宫里出来。

    她给皇后李氏行礼,然后道:“皇后娘娘,太后娘娘刚刚吃药,已经睡下了......”

    这大半年来,太后谁也不见。

    除了留顾瑾之在身边。

    “那别打搅母后了。”皇后李氏笑着道,“王妃,咱们说说话儿。”

    谭太后不见自己,对于李皇后而言已经是成了常态。若是哪天见了,她才应该惊讶下。所以,她很自然和顾瑾之拉起家常。

    顾瑾之道是。

    皇后就在大殿里坐定,让顾瑾之坐在一旁。

    “听说,反贼并不知您的下落。”皇后李氏道,“已经四年了,庐州的反贼算定您已经死了,已经要纳娶新的王妃了。”

    朱仲钧起事造反之后,朝廷就撤了他的番号,不再称呼庐阳王。

    倒是这宫里内外,仍叫顾瑾之一声王妃。

    这其中的缘故。顾瑾之也能明白一二。

    她为了活命,是什么也愿意做的。

    听到皇后李氏这话,顾瑾之的脸顿时就苍白。她唇角哆嗦,看着皇后。似乎想确认事情的真假,眼里已经涌上了泪意。

    皇后叹了口气,道:“这事是真的。反贼已经勾结了四川都督孟燕镜,让四川都督也反了。为了结盟,反贼要娶孟燕镜的幼女孟楚城。”

    顾瑾之听到这里,陡然失声而哭。

    她的身子几乎坐不住了,从地上跌倒了下去。

    皇后忙给左右宫女使眼色,让她们搀扶起顾瑾之。

    “......本宫也替您不值。少年结白首,旁的不说,您还有三个儿子。反贼不念夫妻之情也罢。您那些孩子们,也不念母亲,为了结盟,抛却您一个人。”皇后李氏声音哀婉。

    说到这里,她也抹泪。

    ****

    顾瑾之强撑着。半坐在锦杌上。

    原本就苍白消瘦的顾瑾之,压抑着肩头的耸动,哭得肝肠寸断,让李皇后也添了几分不忍心。

    李皇后的心地还有几分柔软。

    皇帝派她来行这件事,李皇后内心也有几分抵触。

    看到顾瑾之哭成这般,李皇后的抵触就更加强烈。

    她恨不能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顾瑾之。

    男人有几个好东西?作为女人。你在京里受苦这四年,值得不值得?

    这是李皇后此前所想的。她每每想到顾瑾之,就觉得她可怜极了。她的丈夫、她的儿子们,还有谁记得她?

    如今,她丈夫居然说她死了......

    听到这种话,还不如真的死了!

    “您别哭......”李皇后声音也微湿。“不管反贼如何,您都是本宫的六婶,咱们也算亲戚了。您想想,这些年您在京里吃得苦,转眼间就被他们遗忘。这如何是好?反贼新纳了妃子,您还有什么价值?只怕您就是死路一条了。”

    顾瑾之猛然抬头,看着李皇后。

    她那泪目迷蒙中,充满了惊悚。

    肩头越发显得单薄,摇摇欲坠。

    李皇后就知道,她不想死的。

    “......我可怎么办?”顾瑾之哭着道。

    “不如,给反贼写封信,让他进京来救你。”李皇后道,“陛下说,若是反贼现在愿意投降,以后还可以回庐州,陛下继续封他庐阳王。这是奖励他迷途知返。”

    “他......他都要纳新人了,哪里还顾念我?”顾瑾之哭道,“若是真的顾念,早年他就该进京来救我了。如今,我只怕是死路一条了......”

    顾瑾之哭得又跌倒再地上。

    她身子软若无骨,哭起来就更加可怜,叫人心酸不已。

    她哭得根本停不下来。

    李皇后少不得劝她。李皇后想,顾瑾之在这深宫,受了这么多苦,心里定然有个希望,希望她的男人能来救她。

    这个希望,支撑着她活下来。

    如今,这个希望变得渺茫,她定是万念俱灰的。

    这样万念俱灰,让她哭得太心酸,惹得李皇后心里也沉沉的。

    这些年,李皇后过的并不好。她虽然是正宫,却并不风光。

    她一连生了两个女儿,没有儿子。

    要不是庐州造反,这四年皇帝心无旁顾,只怕早已封了孙宸妃的儿子做太子了。孙宸妃生的,乃是长皇子,很得皇帝的喜欢。

    李皇后日夜忧心,生怕被孙宸妃母子得了势。

    顾瑾之哭成这般,李皇后想到自己的心酸事,眼睛也是湿湿的。她心里同样沉重,所以顾瑾之的眼泪,能勾起她的同情。

    最后,李皇后还是劝动了顾瑾之,让她给朱仲钧写封信,告诉朱仲钧她还活着,求朱仲钧来救她,和朝廷言和。

    不管朱仲钧来不来,李皇后都劝顾瑾之试试,试试才有机会。

    顾瑾之却没有这样写。

    她抄了首古诗给朱仲钧,是首妻子控诉丈夫抛弃她的诗。

    她一个字一个字,写得很用力:“我行其野。蔽芾其樗,昏婚之故,言就尔居,尔不我畜。复我邦家。我行其野,言采其蓫,昏婚之故,言就尔宿,尔不我畜,言归斯复;我行其野,言采其葍,不思旧婚,求尔新特,成不已富。亦祗以异。”

    特别是写那段“不思旧婚,求尔新特”,她泪如磅礴,将信纸都打湿了。。

    写好之后,她交给了李皇后。

    李皇后慢慢透了口气。她把这封信看了一遍。这样悲痛的句子。再加上那泪痕斑驳,叫人动容,可未必能打动男人的心。

    李皇后轻叹。

    她收好信,终于把皇帝交代她的事,办妥了。

    李皇后揣着顾瑾之的信,从坤宁宫离开。她走得比较慢,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惴惴的。

    李皇后从积善宫离开后,顾瑾之擦干眼泪,进去服侍谭太后。

    刚刚哭过,眼睛红红的,看上去很可怜。

    谭太后醒来之后,需要用富贵如意膏。顾瑾之再一旁帮她装烟枪。

    顾瑾之在府上谭太后的时候,有一瞬间的走神,她的唇不由轻轻翘了翘,有抹喜悦从唇角一闪而过。这点情绪很快,来得快、收的也快。

    旁人没有留意到。谭太后身边的女官傲雪看在眼里。

    傲雪从前不过是小宫女,因为她很机灵聪慧,又很照顾顾瑾之。顾瑾之到了积善宫之后,心想她是不是朱仲钧从前安排在宫里的眼线呢,否则这宫女为什么处处照拂她?

    顾瑾之不相信真的有人天生热心。

    像顾瑾之的身份,谁对她好,很可能被牵连。若没有背景,傲雪应该不会理顾瑾之的。

    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傲雪的确是处处维护顾瑾之,顾瑾之就肯定,傲雪真的是自己人。但是顾瑾之没敢问,怕隔墙有耳。

    确定了傲雪的身份,顾瑾之就刻意在谭太后面前举荐傲雪,让她做了女官。

    所以,在傲雪眼里,顾瑾之才是真正的主子。

    顾瑾之那看似悲切外表下,不经意间露出来的悦色,被傲雪看在眼里。傲雪总是留意顾瑾之的一言一行。

    傲雪有点吃惊。

    李皇后来找顾瑾之的时候,傲雪就在旁边。所以,傲雪知道发生了什么,她都替顾瑾之心酸,所以,她着实想不到顾瑾之高兴的原因是什么。

    也许是错觉吧?傲雪这样想着,默默站在一旁,不敢再多看顾瑾之,怕引起谭太后的注意。

    谭太后只看到顾瑾之眼睛红红的,并没有像傲雪那样,留意到顾瑾之方才那微露的得意,只是就问顾瑾之:“好好的,这是哭过了?”

    顾瑾之微微顿了顿。

    她的眼泪,又涌了上来。

    她哭着,把方才的事,说给了谭太后听:“我还活着,他就要再娶......夫妻十几年,他也不顾念我,不念我受苦不受苦,就要另娶......”

    谭太后听了,轻轻蹙眉。

    在这后宫里的女人,对男人和爱情从来就没有憧憬过。朱仲钧停妻再娶,谭太后觉得太意料之中的,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悲伤的。

    世间苦情女子何其多,痴心汉子谁见了?

    “你以后,就安心服侍哀家吧。”谭太后听了顾瑾之的话,语气有点烦。她不太喜欢顾瑾之这种态度,好似没了男人就不成了。

    见顾瑾之还在哭,谭太后又道:“不准哭,哀家正晦气呢!”

    顾瑾之就停了泪。

    她生得单薄,若是一哭就显得很可怜,谭太后轻轻叹了口气,道:“庐阳王谋反,你原本是要被千刀万剐的。陛下看着哀家,才留你一条命!等往后叛军被打散了,庐阳王就是死路一条,你还念着他,有什么好处?他另娶最好不过了,等他人叛军被平定,哀家也有借口保你......”

    庐阳王停妻再娶,对顾瑾之是绝对没有好处的。

    不再是庐阳王妃,能不能保顾瑾之一名命,还是另说,这点不容乐观。她现在活着最大的价值,就是有一天能牵制庐阳王。

    这些年,顾瑾之没有提。

    她顺着谭太后的意,点点头道:“多谢太后娘娘。我这条命,全仗着太后娘娘成全。”

    谭太后这才有了几分满意。微微露出一个笑容。。

    顾瑾之陪着,服侍谭太后用了富贵如意膏。

    谭太后之后就睡着了。

    顾瑾之回屋,净面更衣,换了身干净的长袄。

    她洗脸的时候。温热的巾帕贴着脸,半晌没有放下。

    女官傲雪跟过来服侍顾瑾之。

    她见顾瑾之又有点异常,心里的疑惑更甚。

    傲雪觉得顾瑾之若不是气疯了,神态失常,就是另有隐情。

    她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为什么高兴呢?

    傲雪确定,顾瑾之是在高兴。

    不管顾瑾之为什么有了异样,傲雪都不准备说出来,她很维护顾瑾之。

    顾瑾之洗完脸,最终放下了巾帕,一脸平静无波。

    “王妃。您不必太伤心......”傲雪想了想,还是安慰了顾瑾之,“奴婢不懂宫外头的事儿,只现如今太后娘娘疼您,您就能保一时太平。”

    顾瑾之点点头。道:“外头的事,咱们想管也管不了。你说得对,我不伤心。”然后,她笑着,拉了傲雪的手,道:“这一年多,多谢你照拂我!”

    傲雪脸微红。道:“王妃这话折煞奴婢。照顾您,乃是奴婢分内事。若不是王妃提携,奴婢如今还不知是个什么东西。奴婢不敢承谢。”

    “傲雪,这是你应得的。”顾瑾之道,“这个世上,没人会平白无故帮助你。我也是看着你聪慧。才决定向太后娘娘举荐你的。所以,你看看,若不是你自己争气,我提携又有什么用?本事是本事,恩情归恩情。”

    傲雪低头道是。

    “......傲雪。这几年我虽然在宫里,可出入总有人跟着,什么也不敢打听。”顾瑾之压低了声音,“先头住在冷宫,除了去御花园的药圃,一步也不准多走;再这积善宫,更是步步小心。我是大夫,太后娘娘的凤体一日不如一日。咱们要活命,不能只靠太后。傲雪,你在宫里也有了些年景,皇后此人,如何?”

    ****

    傲雪听了顾瑾之的话,心里微微一动。

    太后娘娘凤体不太好了......

    傲雪满脑子都是这句话,似空谷回音,无法停歇。

    若是太后娘娘不好了,王妃怎么办?

    陛下会不会想杀了王妃。

    傲雪懵了。

    她唇色有点变了,回眸看着顾瑾之。好半晌,傲雪才回神,压低了声音道:“王妃,若是太后娘娘凤体不和,您怎么办?”

    现在是谭太后庇护顾瑾之。

    一旦谭太后有事,王妃怎么办,这是傲雪的第一个念头。

    “咱们投靠皇后!”顾瑾之道。

    她说咱们。

    傲雪眼睛发热,险些落下泪来。她是不在乎自己的将来,哪怕太后薨逝,傲雪不过是降回从前的宫女,没有性命危险,但是王妃......

    “......你觉得皇后她,靠得住吗?”顾瑾之见傲雪沉默,又问道,“她没有儿子,我从前又有杏林圣手之名,我以生皇子为诱饵,能钓上她吗?”

    傲雪的眼神却有点抖。

    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若是急功近利,反而得不偿失啊。

    傲雪却又不敢泼冷水。现在的庐阳王妃,最需要希望了,傲雪只能说些鼓励她的话。

    沉默一瞬,傲雪心绪平复,才说:“陛下已经有五位皇子,却无一人是皇后所出。上个月又添了一位,足足六位皇子。王妃,您若是想以此为名,去侍奉皇后娘娘,定然会心想事成。”

    傲雪觉得皇后肯定非常想生个儿子。

    但是怎么做,就得有技巧。贸然去问,反而惹恼皇后。

    傲雪心里忐忑不安。她总觉得,庐阳王妃再走一步险棋。

    “皇后娘娘,她为人如何?”顾瑾之又问。

    傲雪在宫里的时间挺长的。她十二岁进宫,一直在积善宫做些杂事,算起来已经快九年了。她不似顾瑾之,行踪受人监视,所以她肯定知道些流言蜚语。

    比如皇后的人品如何,那些宫女内侍们不敢公然说,私下里肯定会嘀咕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太皇太后在世时,最是疼皇后娘娘。”傲雪悄声道,“奴婢听人说,太皇太后多次夸皇后娘娘贤良温醇,性格上近似王妃您......”

    顾瑾之愣了下。

    她想到太皇太后已经辞世四年了。

    当时她还在诏狱里,都没有机会给太皇太后磕头。

    如今,虽然不关再牢里,却也行动受限制,没能去给太皇太后上柱香。再想到太皇太后在世时对自己的疼爱和信任,顾瑾之眼睛有点涩。

    太皇太后对顾瑾之有太多的恩惠。她是顾瑾之的婆婆,却和顾瑾之情同母女。想到太皇太后对自己的疼爱,再想到自己未曾用心尽孝一日,顾瑾之的心就缩成了一团。

    转念又想,若是太皇太后还在世,看到朱仲钧今日这番举动,知道顾瑾之和朱仲钧早已计划谋逆,甚至想到他们可能利用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只怕也要心灰意冷了。

    走了也好,少些伤心和失望,也少些磨难。

    顾瑾之一瞬间,心里百转千回,轻轻叹了口气。

    “王妃......”傲雪却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语气不安起来。

    顾瑾之回神,笑道:“我没事。只是照你所言,皇后倒是个能托付的。”

    傲雪没有回答,也没有否定。

    人心难测。

    傲雪从未再坤宁宫服侍,她哪里知道皇后的真实秉性。在这后宫,装贤良谁不会呢?可私下里到底何等面目,非要亲自去接近才知道。

    而傲雪,没有接近皇后的资格。

    所以,傲雪不知道李皇后是不是只得托付。

    “......傲雪,若是我能得了皇后信任,我不会忘了你。”顾瑾之又道。

    傲雪苦笑了下,道:“您能保住自己,傲雪就无所牵挂了!”

    顾瑾之点点头,笑道:“你待我好,我永远记在心上。”

    接下来的时间,顾瑾之心情好了不少。

    从前,在傲雪露面表现之前,在积善宫有个叫水澜的宫女,人前对顾瑾之并不太好。可是私下里,处处帮顾瑾之。她是朱仲钧留在京里的眼线之一,并未被铲除。

    她大概把顾瑾之的消息,传给了朱仲钧。

    可是两个月前,水澜突然不见了。

    当时顾瑾之也慌了下。

    外头的朱仲钧肯定也急坏了。

    他那么小心,不敢让水澜传半个字给顾瑾之,就是警惕替顾瑾之考虑,生怕行差踏错,从此就再也没有顾瑾之的消息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闺记事》,方便以后阅读春闺记事第545节尾声(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闺记事第545节尾声(1)并对春闺记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