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榨精

50第四章 新欢旧爱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樱影然 本章:50第四章 新欢旧爱

    何碧草一个肘击,将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华离人给顶醒了。

    他的肉.棒随着那一肘击滑出何碧草的穴内,何碧草站起身,自觉暖暖的精.液顺着小.穴倒流出来。她抽出一张纸巾,低头将流到腿根的精.液擦掉,并看见地面上滴落的精.液,便松开微皱的眉头,抬头朝揉着肋下的华离人露出一笑。

    华离人眼神顿时警惕起来。

    何碧草道:“变态,一边想着亲妹妹,一边干得很舒服嘛。”

    华离人脸色很不好看,最后道:“你……下流。”

    “也不看看到底谁下流。”何碧草讥笑一声,指着地面上那几大滴精.液,示意华离人看清楚那才是下流的证据。

    顺着她的示意去看,华离人脸上闪过一丝羞恼之色,却转过身一声不吭的整理好衣服往外走。

    何碧草没太在意,低头继续收拾下.身,微微下蹲让穴内的精.液能更好的流出来,“变态,帮我打点水来。”

    走到洞口的华离人便回头,不耐道:“你再叫我一声变态试试?”

    从洞口看过去,他正好看到何碧草撅着屁股,用手指在小.穴里抠精.液。看得他一滞,慢了半拍才听到何碧草的话。

    “射.精的时候喊妹妹的名字,不是变态是什么?”

    何碧草这是发自心底的感受,她可以满足猎奇心去看**小黄文,但看到真人,就觉得好变态。

    虽说爱情是别人自个儿的事,但是**不仅仅跟爱情有关,还涉及到最根本的亲缘关系。

    双胞胎之间本就有难以解释的心灵感应,又从受精卵时就在一起,习惯性的坚持在一起也理所当然。但设身处地一想,她觉得对着跟自己长相差不多的人发情简直就是变态。

    这样的设定在二次元看看就算了,她并不支持任何现实版的**。

    真的很爱对方的话,难道不应该把这份会让对方跟自己一起痛苦的感情埋藏起来吗?如果连这都做不到,那哪是爱情,分明只是欲求不满,自私自利的拉对方一起沉沦深渊。

    所幸华离人显然没有跟华佳人发生什么,何碧草也就在口头上讽刺一下。

    但被何碧草讽刺的华离人却无法接受,反应过来后,厉声道:“你以为人人都跟你那样龌龊!?”

    “是吗?”何碧草慢吞吞的反问一句,用纸巾把残留在穴口内外的精.液擦掉。

    “我没有对她——”

    华离人顿了一下,而后语气决绝的说道:“佳人在等我,我却跟你做这档子事,我算哪门子哥哥。”

    何碧草一听,先是默默的整理好敞开的衣襟,而后才抬头望向他,微笑道:“你不是要借曼陀罗庄的势力查下去吗?快去打水,洗干净了我带你找独孤不美去。”

    她讽刺、讥笑华离人不过是想拉他一把,犯不着继续咄咄逼人。

    看二次元**故事时,作为看客的人大可以被萌得一脸血,但眼睁睁看着活生生的人有**迹象却不伸手的话,更是可耻。

    **这条路并不好走,最好不要走。

    何碧草刺激一下,也许会阻止一个悲伤的故事发生,也许会阻止不了。但做与不做,要的不是结果,而是问心无愧。

    华离人出去到附近的小溪洗了个冷水澡,回来还是给何碧草带了一袋水。

    她将就洗了洗□,充血感消退了一些,就换好衣服,招呼华离人跟她上路。

    临走前,华离人在洞口画了个暗号,留下去向消息。

    此时,华山论剑召开在即,独孤不美一行人已经在华山脚下。

    何碧草并不怕跟独孤不美再见,当时走也不过是想脱离他的看管。

    不过华离人却对此冷嘲热讽。

    “身为独孤不美未过门的妻子,随便跟别的男人有染没关系吗?”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拿鞭子抽在马车门上。

    何碧草一听那未过门的妻子就又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道:“说的也是,不过你明知道给独孤不美戴了绿帽,你还敢去见他,真的没关系?”

    华离人嗤笑一声,“有什么不敢的。”

    “对啊,有什么不敢的。”何碧草附和了一句,算是回答他之前的问题。

    闻言,华离人一滞,又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何碧草,而后无可奈何的仰头叹道:“真同情他啊……”

    何碧草没开口,低头拿起两根草茎,下意识的按编席子的方式编织起来。

    如果他真的要娶她,才有必要同情。可独孤不美并没有想娶她,他心里只有一个人,哪怕已经恨她入骨,也改变不了这个男人心里面只有那么一人的事实。

    何碧草把独孤不美原本的履历看完了,自然知道他一辈子就喜欢过一个女人,也把她恨了一辈子。

    这个男人再没有对任何人动过心。

    四处寻美猎艳又如何?

    曼陀罗庄美人无数又如何?

    那么多美人爱他又如何?

    他始终没有再动过心。

    她越是清楚,所以在被捧到高处的时候,才越是心凉,越是不可能喜欢他。她太清楚了,所以——

    “听说独孤不美是个病秧子,莫非你是得不到满足就出走?”

    华离人出声打断何碧草的走神,开口就是让她想揍他一顿的讥笑。

    她干脆扔掉被她折腾的草茎,一本正经的看着华离人,道:“你大可以在他面前说,看看他是否会大肚能容的帮你找妹妹。另外,人家在床上的技术可比你好多了,少年。”

    华离人闻言嗤了一声,倒没有继续说下去。

    一路这样说着没什么营养又互相嘲讽的话题,何碧草和华离人来到华山脚,找到独孤不美包下的小楼。

    虽一直认为再见独孤不美没什么大不了,何碧草在马车停靠在路边时,还是生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迟疑。

    她犹豫了一下,思及自己此时心态不对,为免见到独孤不美时出意外,便对华离人道:“先到客栈开房,再来找独孤不美吧。”

    华离人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又玩味的一笑道:“心神不宁的,你是怕了?”

    何碧草闻言,没有回答,只是坐在马车上表示不下车的决心。

    见她这般态度,华离人不耐的啧了一声,伸手就把她往下拽,“来都来了,还别扭个什么劲,快下来。”

    何碧草心里也还在犹豫,就半是顺从的随他拽下车。

    脚才踩在地上,耳边还听着华离人嘲笑她不干脆,却听到一声带着些惊喜的声音——

    “草儿?”

    何碧草闻声抬头一看,果真喊出这等肉麻称呼的人只有独孤不美。

    他依旧一身鲜艳夺目的红衣,长发披下,映得他肤色更白、唇色更艳。他站在前方,身侧依然侍立着美人,整个人依旧是那样引人注目,勾魂摄魄。

    何碧草从没有感受过类似此时一般的心情。

    在看到独孤不美的那一刹那,她看到他因为见到她而自然流露的微笑,也看到他真诚而不作伪的欢喜——就是这样一个画面,却让她感到心跳猛地一滞,接着仿佛心悸一般一疼,而后又激烈的跳动起来。

    她心道糟糕,自知这一瞬间忽然心动了。

    “草儿。”

    独孤不美开口呼唤,语调温柔,目光里含着叫人脸上发热的缱绻情意。

    他这一声令何碧草浑身一麻的称呼顿时唤醒她的神智,她忙不自在的咳了咳,道:“嗯。”

    独孤不美听她嗯了一声,眼里笑意更加温柔,上前尤为自然的牵起她的手,握在掌心微微一笑,“甚好,草儿倒未清减几分。”

    说着,他就仿佛才注意到华离人一般,朝刚才还跟何碧草拉扯的这位少年打量一番,不甚在意的微笑道:“吾乃独孤不美,曼陀罗庄庄主,不知阁下是?”

    华离人微微眯了眯眼,倒是稍微收敛了一下他那身戾气,语气淡淡的应道:“华离人。”

    “原来是‘狼群’之首华少侠,不美失敬。”独孤不美寒暄一句。

    看这两人维持表面和气的样子,何碧草不知为何感到一阵发毛。

    她看一眼独孤不美,又看一眼华离人,开口道:“大哥,华离人想跟你谈些事。”

    她一口打消华离人还想学别人说“不敢不敢”的念头,他迎上独孤不美的视线,道:“庄主,确实如此。”

    独孤不美微微一笑,“既是如此,不妨上楼一叙。”

    他手上力气一紧,将何碧草想抽回去的手握在掌中,携着她示意华离人上楼。

    何碧草很是不自在,挨着独孤不美走的同时,偷偷打量独孤不美的表情,却见他面色如常,看不出什么头绪。

    到了现在,她确实感到有些压力,不知该如何面对两个都跟她啪啪啪过的男人。

    这是她头一次面临这种情形,令她心底泛起一丝紧张和心虚——简直就像渣男遭遇新欢旧爱一样。

    “怎么了,草儿?”

    察觉到何碧草的不自在,上楼后,独孤不美很是自然的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不舒服?还是不高兴?”

    何碧草心里一哆嗦,下意识的望向华离人,见少年眼露讥讽,便又收回视线,迎上独孤不美的目光,道:“没有,只是一路赶过来,有些累了。”

    独孤不美并没有在这话题上纠缠,转头吩咐美人带何碧草去歇息。

    等何碧草随人一走,他就收回视线,看向华离人,唇边却浮现略带怪异的笑意。

    “不知华少侠为何不寻人报仇,却与不美未过门的妻子同来此地?”

    他如此轻声问道。

    作者有话要说:  _(:3」∠)_艹姐挺住,以后还会有几个跟你啪啪啪的男人同时在一个场景出现的情形。

    华山论剑开始啦,还有阳光帅气少侠可以嫖wwww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无限榨精》,方便以后阅读无限榨精50第四章 新欢旧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无限榨精50第四章 新欢旧爱并对无限榨精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