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榨精

53第七章 大理之行(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樱影然 本章:53第七章 大理之行(一)

    何碧草被强化以后,喝酒很难喝醉;谈百里却是难得的千杯不醉。

    二人喝酒喝到酒肆老板都快哭了,最终还是谈百里察觉到何碧草有些醉了,才停了下来。两个人都有些醉,谈百里却秉着侠义,将何碧草送到独孤不美的小楼,才挥挥手离开。

    何碧草拍了拍发烫的面颊,脚下软绵绵的踩上楼梯,一步步上了楼。

    发现独孤不美不在,她稍微松了口气,喝了口美人奉上的醒酒茶,觉得不好喝就放在一边。

    大约是喝得太多,何碧草原本打算泡个热水澡再睡,却直接在浴桶里睡着了。

    昏昏沉沉中,仿佛看到了车祸前的人生,在如今的何碧草看来,就仿佛有前世今生一般的距离。

    原先的何碧草以为,她会惦记的人也不过是父母和挚友。但死后成了系统管理员以后,她却很少会想起他们。

    然而,在此时如梦似幻的幻觉里,何碧草发现她看到了许多人,连同曾经厌恶的一些人都让她怀念。

    大约这是何碧草从未体会过的思乡之情。

    意识朦胧间,她感觉到有人将她抱了起来,那人的怀抱并不温暖,还不如凉了的洗澡水。

    有微润的毛巾轻轻擦拭她的脸庞、脖颈、乳.房、四肢,乃至双腿之间羞羞的部位。

    何碧草微微蹙了蹙眉,下意识的伸手去拨开拿毛巾温柔擦拭她私.处的那只手,却被人牢牢抓住。她的手被那人握在掌中,又被亲了亲。

    那人仔细的将她私.处擦拭过后,又小心的碰触她的脸颊,轻声道:“傻姑娘,你什么都知道,又何必跟我演下去。”

    他声音极低,几乎没人听得清。

    说罢,他替何碧草盖好被子,在肩窝处掖了掖后,只握着她的手,再没别的动作。

    何碧草虽听觉灵敏,但他说的那句话在被酒精麻醉的何碧草耳中,就变得似真似幻,记不太清了。

    不过,何碧草还是因此微微有些清醒。

    她仿佛听到独孤不美又在叹息着说她是傻姑娘。

    顿时,她心头一阵烦闷,不由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见独孤不美坐在床边,低头温柔地凝视着她。

    见她醒来,独孤不美微微一笑,道:“草儿。”

    何碧草见他一笑,稍微清醒了一些,喃喃道:“你回来了?”

    话一出口,何碧草微微一愣,随即无奈的抬手将手背放在额头上,叹了口气。

    “我睡迷糊了……”她在独孤不美开口前,这么解释了句。

    独孤不美也没在意,闻言只是笑了笑,稍显促狭的道:“是醉得迷糊了吧?”

    何碧草便点点头,又拿开手,眼神略带懵懂的看着他。

    见她这般眼神,独孤不美略微一滞,随即微微一叹,俯首吻了下来。

    他总爱这样吻她。

    何碧草将手搭在他后颈处,下意识的抚摸着他柔顺的长发。

    她在酒精作用下,意识还有些迟钝,泛着迷糊的同时还有种微醺感。

    独孤不美吻得温柔,她却有些不耐烦,慢慢加深这个吻,舔掉他唇上的胭脂,又用上她笨拙却激烈的方式。

    何碧草不知不觉呼吸粗重,原本抚摸独孤不美长发的那只手也悄悄从衣领摸进去,抚摸他的身体。

    她没想过再跟独孤不美啪啪啪,但忽然抑制不住内心的躁动,忍不住勾着他的脖子,用更加侵略性的吻传达她的欲.望。

    “好了,我的姑娘,你真是醉了……”独孤不美喘了口气,将她稍微推开一些,“再下去可不好。”

    何碧草抿了抿唇,道:“我就要这样。”

    说完,她再度凑上去粗鲁的吻上独孤不美的嘴唇。

    独孤不美略微迟疑了一下,最终解开身上的衣服,掀开被子上床,跟何碧草赤.身.裸.体的纠缠在一起。

    事实上,有内力在身的独孤不美并没有因为一次啪啪啪就卧床不起。

    他甚至来了两发,唇舌并用让何碧草高.潮多次,令她瘫软在床上。

    次日,华山论剑正式开始。

    何碧草并没有多少兴趣,跟着独孤不美上山——自然又是被人抬着上去——她对独孤不美的排场感到万分无奈。独孤不美的出场过于惹眼,无论是鲜花美人开道,还是他直接坐在软榻上悠然围观华山论剑,他都让人不住侧目。

    他并没有参加华山论剑的兴趣,摆上这样的排场,不过就是为了看华山论剑的热闹。

    何碧草只能百无聊赖的看着别人比武。

    这次华山论剑最终依旧是左岸红大出风头,以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位列五绝之一。

    这场比武的排名并没有因为何碧草的到来而产生变化。

    临下山时,独孤不美忽然凑到何碧草耳边问道:“草儿有没有到大理游玩一番的兴趣?”

    何碧草一愣,颇有些纳闷他为何要到大理去。毕竟按照原来的故事,他在华山论剑后并没有到大理,而是乔装改扮后,跑到辽国做了一次间谍活动和暗杀行动。

    他这临时决定叫她一时间满头雾水,她并不能断定他是否是为了联合大理王室。

    她想了想,道:“好,但我不想像现在这样,身边都有别人伺候,很不自在。”

    独孤不美温温柔柔的望着她,目光中又带着笑意,他伸手缓缓抚过她的鬓发,开口道:“好,就我们两人。”

    男人一句让人怦然心动的话语事实上不必当真。

    何碧草侧过头,慢慢平息因为“就我们两人”这句实际上非常平常的话而产生的悸动感。

    当天黄昏,何碧草就坐上了前往大理的马车。

    驾车的人是独孤不美。

    马车极其普通,让人想不到车主是享受奢华的独孤不美。

    他束着长发,鬓角发丝微乱,未描眉未上胭脂,穿着寻常的麻布衣裳,脚上也是草鞋。这样一打扮,看上去不过是相貌清秀的寻常少年。

    何碧草按照他的意思,也换了身寻常百姓家的麻布衣裳,头发松松挽起,唇上稍微点了一抹朱红,没有画眉。

    这样一来,他们倒是扮作一对小夫妻。

    何碧草掀开车帘,坐在车头,一边漫不经心的编着草席,一边反复打量独孤不美“洗尽铅华”的模样。

    “看够了?”等她收回视线,独孤不美就哈哈一笑。

    这一声爽朗的笑声叫何碧草惊讶得愣在那,完全不能将这笑声跟那个肉麻兮兮又太讲究的独孤不美拉上关系。

    何碧草不禁仔细的再看了看他,果然感到除了打扮不一样,他的气质也变了。

    独孤不美一贯给人慵懒、精致和自恋的感觉,此时改装后的他却有些像当时在地下湖时的样子,但更脱离了一贯以来的壳子,浑身上下透着自在、惬意、随遇而乐。

    他果然有神经病,大概有轻微的精神分裂。

    ——何碧草不由自主的这么想。

    何碧草因为心情复杂而没有开口,独孤不美倒也不介意,笑了笑后,语气轻快的又道:“草儿,唱支歌给我听吧。”

    整句话里,只有“草儿”这个称呼还维持着他的肉麻劲。

    不过他这一句话却让何碧草一愣,头一次跟他啪啪啪时,他就跟神来之笔一般叫她唱歌,现在他又让她唱歌。

    她原本还想重复一遍她不会唱歌的说辞,但见独孤不美看上去前所未有的轻松愉快,她又忍住了。

    “那我唱了?”

    她道,独孤不美便侧过头露齿一笑,点了点头。

    何碧草低头想了想,便又抬头坏笑道:“那就……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嘀哒哒咚咚哒哒~葫芦娃~嘀哒哒咚咚哒哒~本领大~啦~啦啦啦~葫芦娃~葫芦娃~本~领~大~”

    她这首脍炙人口的儿歌再一次让独孤不美一滞,却又换来他紧接着放声大笑的反应,更让她感到惊悚。

    声线清亮却带着微哑的男声在大笑时,透着一种开朗的感觉。

    何碧草虽为此震惊,却又不由自主的为独孤不美感到喜悦——他要是一直都这样爽朗就好了。

    想着,何碧草心里很不是滋味,垂头抿抿唇后,又抬头笑道:“喜欢吗?我再唱一首给你?”

    独孤不美闻言,面露欢快之色,道:“甚好甚好,娘子一番美意,为夫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他不忘随口占便宜。

    何碧草才有些习惯他的肉麻,现在陡然换上嬉皮笑脸,让她更是不自在。

    她抽手慢慢理了理发丝,让内心的别扭稍微平淡了些,才唱道:“小小的一片云呀,慢慢的走过来,请你嘛歇歇脚呀,暂时停下来……”

    正是暮春时分,随着马车的前行,扑面而来的微风夹杂着湿润的香气。

    何碧草轻轻嗅着,心情也随着这香风和《踏浪》这首歌而轻松下来。

    “山上的山花儿开呀,我才到山上来,原来嘛你也是上山,看那山花儿开……”

    一首唱罢,何碧草还忍不住哼这个调子,只觉得春光明媚心情舒畅。

    独孤不美忽然呼唤道:“草儿。”

    何碧草心情好,就笑吟吟的应了一声,却被独孤不美凑上来亲了亲唇,他又转回头,唱道:“你看那谁家小娘子~含羞探那恋花蝶~”

    被独孤不美这一偷袭,何碧草没来由的面上一热,有些恼怒的抬脚踢了踢他的背,道:“乱唱什么啊!”

    独孤不美只顾着笑,回头瞧见她一脸羞恼之色,便笑得更开怀了。

    何碧草更有几分怒气,就要磨牙上去揍他,却听独孤不美见好就收的问道:“草儿,刚才那首歌是哪里的童谣?”

    这一句倒是问到何碧草心上了,她思及成为管理员之前的人生,心情便复杂起来。

    她抬头看向驾车的独孤不美,半晌才道:“我不知道,是妈妈教我唱的。”

    好在这个武侠空间类似于金庸世界,对父母的称呼是爹爹、妈妈,或者爹、娘。何碧草这么说,并不会让独孤不美诧异。

    独孤不美何等聪明,哪里听不出她情绪低落,又转过头,眉开眼笑道:“那我也学了,娘子且听为夫唱一唱?”

    “一直‘为夫’‘为夫’的自称,你够了啦!”

    何碧草原本正有些大姨妈情绪,听他这么一扯,忍不住又一脚踢了过去。

    独孤不美反手捉住她的脚,又是大笑出声。

    作者有话要说:  _(:3」∠)_然然对不起你们,之前提到的爽朗少侠……其实是精神分裂出来的【你妹啊!!!】好吧,开玩笑的……

    这么说吧,其实改装后的独孤不美才是他本色……不,是他少年时的样子……默默致哀,骚年他到底受了多少刺激,变成现在这样的神经病……

    另外,到了大理之后,独孤不美的戏份就完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无限榨精》,方便以后阅读无限榨精53第七章 大理之行(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无限榨精53第七章 大理之行(一)并对无限榨精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