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门派掌门路

第616章 会猎北烈山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齐可休 本章:第616章 会猎北烈山

    楚神通回楚云峰养伤,楚秦之地已危如累卵,齐休却南辕北辙传送来齐东迎楚问,理由很微不足道却也无奈,他要借楚问元婴遁速在齐云境内奔走,积极与如广汇、灵药、万宝三阁等各家势力沟通。

    白山剑派的突然反水来得太过奇怪,即便他家能在幻剑门身上咬一大口好处,但平衡被打破后,离火、灵木、厚土、锐金实力的壮大明显对其长远不利,白山剑派上上下下绝不该如此目光短浅。

    事出反常必为妖,齐休最怕的就是这桩蹊跷事里有外部势力搀和,比如早有前科的灵药、万宝、广汇三阁,还有归儒派等等。

    负责齐云南部与白山的三阁主事们,虽年年与南楚、楚秦有大量生意往来,但自当年的黑河坊灵药阁主事蒋长生买凶刺杀不成,被齐休掌握证据告发导致调离之后,各家新任之人都存了保持距离的心思,一向公事公办,无甚私交可言。倒是外海战时,齐东与海东两地的三阁主事们开门做生意之余还得负责大军部分后勤供给,自然与北路军主力之一的三楚交往密切,双方关系很不错。

    “外海战事才过去不久,你家元气未复大家都知道,这时候,齐云内部若有乘人之危的,只怕日后闹将出来不好交代。”

    这些主事虽对白山形势不甚了解,但对三阁大方向上的把握还是有谱的,只是没把话说死而已。

    齐休又试图见一见姬佳芊,可惜对方早已离开海东城,时间紧张,实在是来不及寻上门去了。

    接着他到访移居齐云的连水门,在蓝隶家族旧居,位于齐云北部的【藏蔚山】内,与离开白山多年的水令仪密谈许久。

    马不停蹄,趁着楚问回齐云山探望楚神通,他来到齐云城,会见三阁之中,对楚秦最为友善的甘不平。

    在丹药市面上,灵药阁一直在与丹盟既现在的青丹门竞争,虽困于名门正派的名声,敌意一直不显,但经历过的齐休很清楚,若是有人默契代劳,只要能让青丹门倒霉,灵药阁绝对会乐见其成,并在事后给不小的甜头。

    甘不平这边的态度与三阁其他主事大同小异,只是多说了几句拜托照应白沙山甘舞儿和甘怜儿的话。

    最后,齐休去了离齐南城不远的宫家山门。

    “谈和之前,宫某确实参与其中,谈和之后,就跟他们再无往来了。”

    宫中夏并不讳言自己曾与秦光耀、裴双沆瀣一气的历史,站在他的角度上,当时不过听命从事为南宫止分忧,所作所为天经地义,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不参与,但我也不会回过头就出卖他们,再说和解之后的变化我也不清楚。”

    他干脆地回绝了齐休的打探。

    齐休不甘心,取出早已备好的重礼,一套得自外海的秘传。

    宫中夏不为所动,齐休又层层加码,他只不停轻笑摇头,依旧拒绝。

    在齐云一系列动作,从表面上看,几乎什么准信都没得到,白山剑派反水动机也未能得解,可齐休依然感觉很满意。

    “若是背后有三阁或者南宫家的影子,甘不平、南宫梦、宫中夏他们就不会是这个态度。”他对楚问说道。

    四处奔波都是由楚问裹着,一向不喜做这些枝节小事的他,这次十分配合,听了齐休的分析,点点头,问道:“你突然高调奔走,而且行程安排一步步逼近白山,定是有妙计了罢?”

    “对方谋定而后动,事先就能搞出这么多事,计划何其周密,既然眼下上万修士军阵覆压而至,那除了兵对兵将对将做过一场,再走任何捷径都是行险。”

    齐休回道:“您是参加过思过山大战的,这次战事的规模估计远在当年之上。”

    “白塔城都打下来了,其余还能入你我眼中么?”

    楚问仰着脖子灌了口酒,爽朗大笑,齐休听罢,只能苦笑摇头,。

    事到如今,三楚已无多少转圜余地了,楚问等人来时,海楚城大军也已出发,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眼下连【鱼尾岛】都未到,等他们几个月后到达白山只怕黄花菜都凉了,不过是个表明坚决态度的手段而已。

    按照齐休计划,楚问将携齐云楚家两千余人去南楚城与楚青玉汇合,加上南楚城第二波三千余援军,凑成个六千人的军阵,屯于楚秦对面的死亡沼泽以北,与楚秦大军遥相呼应。外海战事结束不久,又大批对海楚迁移人口,南楚、齐云楚家、楚秦的动员能力都远不如战前了。

    但即便是齐云楚家援军,从齐云山过来也需时日,而楚秦局势已等不起了。

    齐休清楚,离火盟的种种行为是留有余地的,说明对方并未抛弃谈和的退路,那么只要哪方能先声夺人,哪方就能掌握和谈的主动权。所以他并不打算死守思过山,而是要效仿当年蒯通应对魏玄的策略,主动前出,与离火盟会猎于北烈山外,以战促和。

    达成这一战略的重中之重就是楚问,如今本方元婴战力仅剩他一人,他若顶不住,那到时离开思过山的楚秦大军就会完全暴露于对方元婴的打击之下,战不能战,逃不能逃,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神通师叔说离火元婴短时间内定然无力出手,而白山剑派元婴已回白山南部与幻剑门作战,何欢宗二位元婴与韩天青定能牵制住柴冠、柴屏,只要不出意外,您的对手应只有锐金、厚土二位元婴的降临法身。”齐休重复道:“只要不出意外。”

    这一点,两人都心知肚明,其实出现意外的可能性极多,若非如此,齐休在齐云各家奔波又是为了什么呢?还不是想尽可能的沟通斡旋,杜绝意外么?

    但箭在弦上,继续这一话题毫无意义,“如此甚好。”楚问淡淡说着,将手中酒壶挂回腰间,又取出那柄七星宝剑,抱于怀中。

    一切,都还是当年他在思过山大战时的模样。

    “还得麻烦您从西面的死亡沼泽绕路,将我和齐妆、剑锋送回思过山中。”齐休道。

    ……

    楚秦之地,思过山。

    自从白沙山也升起告警烟火以来,数日之间,楚秦北部诸家山门便陆续传出求救讯号,与南边双联山等地交相辉映,真叫是狼烟处处,四面楚歌。

    等北烈山的告警烟火也升起,熊十四再也忍耐不住,离了军阵值守,大步往崖顶大殿行去。

    “长风啊!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老齐先前说谨守此地是不假,可如今形势有变,咱不能……”

    他高声嚷嚷着冲进殿门,当头便看见高坐当中的齐休,嗓子顿时像被人扼住般,话说半截生生打住。

    “老……”

    还未等反应过来,身后飘出个缁衣人影,正好挡在门口去路。

    回头一看,高颧骨,冷冰冰,不是齐妆是谁。

    熊十四只觉头皮一炸,眼前发黑,“老……咳咳,齐盟主您回来啦!咋不通知我们呢!?唉哟,可把我操心坏了,您这一不在,咱楚秦盟真叫没个主心骨,我心中委实难安呐!”不过他反应也快,脸色瞬间由惊愕切换成热切的喜悦,急步趋前,大拍马屁,也顾不得在齐休身后站着的秦长风面子了。

    “心中不安,于是要另寻去路了罢?”齐休皮笑肉不笑,饶有意味地看着他。

    “这谁说的!?”

    熊十四顿时大怒,“血口喷人!”他一边骂着,一边感应了下身后的齐妆,还好,没拔剑,“老齐啊,不是我说,你千好万好就是这一点不好,多疑!”

    “没有最好。”

    齐休真就轻飘飘放过,一指下首,“坐罢。”又对身后秦长风问道:“蒙儁死前是从哪一家离开的?”

    秦长风报了那家附庸家主的名字,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家族。

    “夷族。”

    “是。嗯?”秦长风应下才觉不对,迟疑确认:“夷族?”

    “就是全杀了。”齐休平静得像述说一件很寻常的事。

    “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

    “仙凡全部?”秦长风还在问。

    “咳咳。”齐休翻个白眼,“杀那么多干嘛?所有修士以及家主的直系凡俗亲属。”

    “是!”秦长风应下。

    “法引还未回来么?”齐休又问。

    “未有。”秦长风答。

    “唉!我家的事连累他了。”齐休一叹,“算了,去把人都叫来。”

    “是。”

    秦长风出去没一会,楚秦盟众附庸家主以及楚秦众筑基、明真、多罗森、中行媚等人全数到场。

    “盟主!”

    “掌门!”

    众人一见齐休,顿时如久旱逢甘霖一般,无不欣喜若狂,纷纷跪拜,山呼不止。如虞清儿、阚萱、余子澄等不少人更是饱含热泪,当场就要哭将出声。

    “罢了。”

    齐休挥手打出灵力将他们托起,“形势紧急,就长话短说了,子时大军开拔,都下去准备罢。”

    “这……”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齐休前面说谨守山门,怎么一回来又要出去迎战,而且去哪也不告诉。

    许多附庸家主都把目光投向熊十四。

    熊十四把脖子缩了缩,这时候哪敢说话。

    还是中行媚袅袅婷婷越众而出,笑道:“齐盟主明鉴,我何欢宗与青丹门正在集结大军,征发还需时日,眼下……似乎先稳守思过山,等待那边准备好再一同发动为上。到时我何欢宗北攻离火城,这边郎季高定不战自退,您再征发大军衔尾逐之,必事半而功倍……”

    “北有灵木、南有锐金、厚土、白山剑派,贵宗门还有闲心北攻离火城?”

    齐休瞥她一眼,说道:“我意已决,道友勿复再言。对了,齐某另有要事托付与你,本门叛逆正在南部作乱,还请道友带麾下人等速速往援,以解双联山之围。”

    “这……”

    中行媚不想齐休当场逐客,愣了一愣才推脱道:“我带来的人手不足,只怕力有未逮。”

    “无妨,不求全功,只需牵制即可,天引寺法引主持为了我楚秦的事过去奔走,如今音讯全无,若是能救下他也行。”

    齐休说话间给余子澄打了个眼色,“子澄,你为中行道友带路去罢。”

    “是。”

    余子澄会意,站出来对中行媚一礼,“中行前辈,请。”

    “齐休,你!”

    中行媚气得不轻,“你竟如此对待盟友,好好好!”她连说三个好字,不理余子澄,当场拂袖而去。

    “去盯着!”齐休对余子澄传音道。

    “是!”

    余子澄匆匆一礼,“中行前辈,中行前辈。”一路追出去了。

    齐休站起身,目光缓缓从众人脸上游掠而过,“咱们在外海吃苦卖命近二十年,谁知刚回白山就出了这内神通外鬼的破事,离火盟一群乌合之众,也敢来捋我楚秦和三楚的虎须,何其荒谬!”

    他朗声道:“咱们拿族中子弟的性命填在外海,才换回些身外财货归家,盟内的封赏也才分发下去不久,我知道,前段时间你们各家各户无不大兴土木,将那些东西换成了族中子弟们的功法和法器,换成了自家山门里的殿阁与阵法!那些梁上柱上的精美雕花,那些刚买回豢养的灵兽,那些刚种下不久的灵草,甚至那些刚迎进门的如花美眷!统统搬不走,拿不进这思过山中!”

    “那些东西,无不是我楚秦诸人在外海挣命挣出来的!”

    “那些东西!就是我楚秦人的血!”

    “我绝不会坐视你们的山门被离火盟蹂躏,我绝不接受输给他古熔一个卖友求荣的人!”

    “我绝不放过秦光耀、罗启深这些叛逆!绝不!”他大声吼道。

    一席话说得殿中众人无不热血上涌,目眦欲裂,“绝不!”所有人挥舞着拳头,大声应和。

    “下去准备罢,准时出发!”齐休一挥手。

    “是!”

    众人轰然一声应诺,震得殿顶嗡嗡作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门派掌门路》,方便以后阅读修真门派掌门路第616章 会猎北烈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门派掌门路第616章 会猎北烈山并对修真门派掌门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