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养儿手札

128|5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骨生迷 本章:128|5月

    第一百二十八章

    高斐的这个决定,没有和成国公府的任何人商量。这个想法来自于前一天下午,他跟袁老爹在书房的谈话。

    他那岳父的意思是如今局势不明朗,为了他日太子的大业,他们这些□□正该急流勇退。

    他仔细想了想,也确实,皇帝垂垂老矣,这两年的想法是越来越教人看不明白了,齐国公跟他爹同样是开国元勋,如今落了这样一个下场,总叫他们这些后人唏嘘的。而且他还要一个感觉,总觉得这才是一个开端,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还未可知。

    这个决定是艰难的,可皇帝震怒之下将他赶回原籍的惩罚却比他预想下轻的太多。

    起码这不是保存了他成国公的爵位。

    不过说来也正好,他们府里还有老太太那一家子亲戚在这里,东西收拾收拾再跟着她们回去倒也方便。

    只是成国公府的其他人就没有他这么乐观积极的心态了。高斐一回去就去了老太太那里,又让人将袁璐给请了过来。

    老太太和袁璐都还都摸不着头脑,这几日按朝中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但她们这些处在内宅的,到底也不清楚外头是如何的风高浪急。

    高斐也不多说虚化,言简意赅把自己请辞,被发回原籍的事情给说了。

    袁璐听完还有些木愣愣的,老太太已经在目瞪口呆地拍着身边的袁璐说:“斐儿刚刚说什么……我、我这耳朵是不是不灵光了?”

    袁璐握了握老太太的手,又转头问高斐道:“您这是早就想好的?”

    高斐当然也不说这是昨天才下的决定,只是笃定地点头道:“在外头的局势下,如今这般最好。”

    袁璐自知就算高斐透露一些真实想法,她听了也多半只是一知半解。于是便也不再纠缠,反而安慰老太太道:“国公爷做事总有他的道理,婆母不用担心,只要咱们家的根基还在,以后总还有回到京城的一天。您不前两天还跟两位老妇人说想回去看看吗?权当这就是回乡住一段时日……”

    老太太是连连叹息:“我如今老了,儿子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这样的大事竟然也不跟我商量了!”

    高斐上前跪下,“娘,你这是说哪里的话。儿子心里只有敬重您的,何曾不将您放在眼里……”

    老太太却不愿听他多说,对他摆了摆手,道:“你出去吧,我静一静。”

    高斐也就退了出去。

    袁璐在屋里劝说了老太太一阵,想到如果真是要迁回乡里,还有数不尽的事情要操办,就告了罪回去了。

    可刚出了院子,就看到高斐正负着手在外头站着。看样子是之前就没走开,一直在这候着。

    “老太太怎么样了?”

    袁璐摇摇头,说话的时候不免就带着些嗔怪:“你做事之前也不想着跟老太太商量,眼下这又是关乎到整个国公府这样的大事,也难怪她老人家生气。”

    高斐的脸也绷不住了,心想他还真是纵着这小袁氏了,眼下和他说话连尊称都不用了。不过还别说,这听起来居然还怪顺耳的。

    袁璐说完话,等了半晌也没见高斐有回应,又看他脸上似笑非笑的,也不知到底在想什么。

    她翻个白眼,一跺脚,“我去找人收拾东西。”

    高斐眼疾手快地将她拉住,“先别急,我看最多明早就有圣旨下来,皇上被我下了面子,怎么可能让我衣锦还乡,这国公府里的东西怕是多半带不走。你今天就先将府里的遣散,且看明日的形势。”

    袁璐就将信将疑地回去让吕妈妈将下人都集中了起来。

    下人们还都不知情,听说要被遣散,都被吓蒙了。

    这时候袁璐也不想多解释什么,只说高斐要回乡卸职,不用这么多人伺候。也不说将这些下人让牙婆领了去卖了,而是给了他们卖身契和一小笔银子,让他们凭着各自的本事出去自谋出路了。

    其中的口舌和功夫自不必提,光这件事就用了半下午的时间,且这些都是府里日常走动和粗使的下人,主子身边的还都没动呢。

    袁璐连口水也来不及多喝,让人把老太太身边和三个孩子身边的都喊到身边,也没说当即就让他们离开,只是将府里的事情大概说了,也许诺他们可以自由去留。

    这些人好歹是伺候主子的,听闻巨变就比之前的镇定很多。可饶是这样,气氛也是压抑到极致了。

    再送走了这些人,袁璐就叮嘱花妈妈和吕妈妈,万一明天情势不对,就让她们回袁府去。虽说袁老爹也遭贬谪,可到底是陪都府尹,总比成国公府这样被赶回乡下的人家体面。

    花妈妈和吕妈妈互相看了一眼,两人很有默契地点了点头,花妈妈道:“如今这局势混乱,您何必还在这里蹚浑水?咱们回……”

    袁璐打断道:“妈妈莫要再说这样的话了,若是放到平时我还有心思同妈妈辩上衣辩,可眼下局势虽然凶险,我却也做不出这样雪上加霜的事情。”

    花吕袁璐疲惫地揉了揉发痛的眉心,“不必说了。你们去吧我们屋里和府里的账册拿来,我要看看有多少可以挪动的银钱。”

    两位妈妈看她已然下了决定,叹息一声,应声而去。

    这一夜,袁璐清算账目,点算财物,一夜未眠。

    但整个成国公府,能安然入睡的,除了三个孩子,还有几人呢?

    翌日清晨,皇帝身边最的脸面的三有太监带了圣旨登门。

    圣旨里话也不多,概括来说,就是让高斐带着老母和妻儿回乡下去,成国公府的府邸、田产、资财都给你原封不动地留着,但是想带着钱和乡下人回乡下享福?没门!

    皇帝还给了一个三天的期限,让他们麻溜地滚蛋!

    当然皇帝也清楚,毕竟不是抄家削爵,这高斐也不是傻得,想他们真的不夹带一分钱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他要的不过是警告高斐,就算你真的有钱有本事又怎么样?就算你家财万贯,可有这圣旨在前,你敢在人前山珍海错、绫罗绸缎吗?乖乖回去当布衣百姓,

    跟着三有太监来的,还有皇帝身边的御林军。他们将成国公府团团围住,就等着他们走前再将他们身上的包袱衣箱都再搜查一遍。

    三天后,高斐等人如期离开。随行的只有一个花妈妈和一个高三,其余下人都被御林军扣在了成国公府。

    而他们的细软也被一一搜查,别说珠宝首饰,就是华丽些的衣裳都被拿走了。

    袁璐倒也不跟他们生气,和花妈妈两人将东西重新捆好,塞进了马车。

    而一同被驱赶的姜程氏和姚程氏等人,此时早就分别上了两辆马车,连帘子都没撩开一下。

    三个孩子里只有澈哥儿还不明真相,上了马车还拉着她娘问:“娘亲,咱们这趟回乡下住多久啊?怎么青江姐姐和绿水姐姐都没跟来呀?”

    袁璐摸了摸她的脑袋,哄着他说:“就是人少才好呀,这样咱们走的才快,半个月就能回去了呢。”

    澈哥儿躺在他娘怀里,絮絮叨叨说着对乡下生活的憧憬和向往,倒是把马车里凝重的气氛缓和了几分。

    他们的马车倒还是成国公府的马车。高三和花妈妈坐在车辕上赶车,高斐和袁璐、老太太三个大人,带着三个孩子在车里,虽不说宽裕,却也不至于拥挤。

    一路上也说不上颠簸,只是每个人的心境都说不上开阔,也没心情欣赏沿途风景。

    至于姜程氏和姚程氏,他们也没有可以去管,那两位前两天还亲热地上赶着的老太太的好姊妹,出了京城就跟觉得后头有人在咬他们的屁股似的,马不停蹄地只管赶路了。

    高斐也没有跟他们同行的意思,让高三还按正常速度赶路,因离京城不远,他们也不敢确定是否有皇帝的耳目,沿途连条件好些的客栈都没敢入住,更多的是在赶路的途中打个盹。最多也就是找个小客栈休息一夜。

    三个孩子娇贵,可都也懂事,也没有哭闹不休的。即便有个不习惯的,袁璐哄上两句也就好了。

    就这么走走停停地过了半个月,易县到了。

    易县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因为出了老成国公而全国闻名。此时高斐带着一家老小回来,当地的知县当然早有耳闻。虽说这位国公爷是个拂了圣意的,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保不齐哪天又得了圣心呢。

    可这知县带着人在城门口等啊等,等到老太太那两位老姊妹都归家半月有余了,他们还是没等到成国公一家。

    当然他们是等不到的,因为高斐和袁璐等人甚至没进城,而是在郊外的一家农户里住下了。

    过去兵荒马乱那么多年,老国公和老太太的祖屋早就不知道在哪里了,甚至老太太压根没想着还有回来的一天,因此也就没有落叶归根之说了。加上高斐也懒得应酬这里的官员乡绅,住在郊外就清静不少。

    小地方的土地屋舍也格外便宜,高斐花了十两银子就在村里买下了一间农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继母养儿手札》,方便以后阅读继母养儿手札128|5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母养儿手札128|5月并对继母养儿手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