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养儿手札

130|5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骨生迷 本章:130|5月

    第一百二十九章

    穷乡僻壤突然来了这样一户人家,各个又都是气度不凡,那可真是扎眼的很。

    不过高斐等人显然没有和村里的人打交道的念头。随行的虽然只有高三一人,可事先却已经有高斐的部下来部署了。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看好了几家农舍,等高斐到了才做的决策。

    高斐选的这家农舍在一个山坡上,虽然离最近的人家也要走上一刻钟的功夫,可地方够宽敞,地势也好,只让几人藏在上山和下山两条路上监视着,任是谁都不能无声无息靠近。

    农舍里家具和用具都是早就备好了的,虽然不能跟在国公府华美精致的那些相比,可好歹也是干净简洁。

    袁璐上下两辈子也没住过这种地方,这农舍虽然也有好几间屋子,但地是土地,墙是泥墙,连上头盖的都是茅草。

    好在人手还是够用的,很快就把屋子都清扫出来了。

    老太太还在生高斐的气,从出事那天起就没再好好地跟这儿子说话了。

    袁璐看着这破败的屋子也是免不了叹息,老太太绷着脸坐在堂屋里,就是澈哥儿缠着她说话也不应声。

    泓哥儿和汐姐儿都隐隐知道一家家里的事,沿路都是要多安静就有多安静。到了易县两个人就更沉默了。澈哥儿是看什么都新鲜,这土做的房子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呢,进了屋就东摸摸西碰碰的,新奇的不得了。

    高斐跟吩咐了高三一些事情后,进了屋就看见妻儿和老娘都坐在那里不出声呢。

    “都别不高兴了,这现在只是暂时的。晚些时候就会有丫鬟来伺候了。”

    老太太冷冷地“哼”了一声,还是不说话。

    高斐就把袁璐喊到外头单独说话了。

    袁璐心里也有气,却也知道这不是耍脾气的时候。

    “家里以后还要靠你,我同一些旧部联系了,过两天就该动身了。”

    袁璐挑眉:“这样急?可会打草青蛇?”

    高斐抿了抿嘴,“这半个月朝中发生了许多事……今上认为诸将无一能任,已决定御驾亲征。

    御驾亲征!这消息绝对说得上是震撼了,袁璐愣了半晌也没反应过来。

    高斐也放柔了语气:“算起来再有半个月就该出发了,届时若是太子监国,我们的日子也能松动些。”

    袁璐就不禁由衷地赞叹道:“您竟连今上御驾亲征都聊到了!”

    高斐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这当然不在她的计划内,他本来真的是做好了过苦日子的准备回来的,可他们刚出京城没几日,暗卫就传来了这样的好消息。

    “您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她又说。

    这种时候,袁璐肯同他一起出京城,高斐心里不是不感激的,此时听她说这些,心里也难免泛起了不知名的情愫。

    两人谈过以后,袁璐也就跟吃了定心丸似的,回去了就让花妈妈烧了水,她用暗卫在市面上买的茶叶老太太沏了杯茶,放到井水里凉了片刻,亲自端到了她面前。

    老太太坐了半天的车也早就觉得喉间干渴,此时就捧着温吞的茶喝了个痛快。

    袁璐就在旁边说:“您慢些喝,小心呛着。”

    老太太解了渴,就放下茶杯,拉着袁璐到身边的长凳上坐下,“只是苦了你了,要同我们过日子了。”

    袁璐轻笑道:“我尚且对国公爷有信心,您怎么就不相信他呢?他方才还同我说,如今只是过渡时期,等过些时候,咱们的日子就能好些了。”

    老太太撇嘴道:“这地方能有什么好日子?!”

    她们正说着好,澈哥儿已经合拢着双手跑进来了。

    “祖母、娘亲快看,这是我在后院抓的蚱蜢。”他激动地炫耀着,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袁璐就故作惊喜地夸奖他道:“咱们澈哥儿真是厉害!我看着这蚱蜢跟咱们在京城的看到也不大一样,你哥哥姐姐还没见着呢,你还不去拿给他们瞧瞧?”

    澈哥儿也知道他哥哥姐姐这两天兴致不高,又献宝似的凑到他们身边去了。

    袁璐看着孩子气的澈哥儿,自己也眉眼弯弯地跟老太太说:“您看咱们还不如澈哥儿会苦中作乐呢。”

    老太太的脸色也总算缓和两分,“他懂什么呀,一个孩子。”

    “国公爷可不是孩子,您总该相信他才是。他这么多年,哪件事不是为了成国公府考虑,此次事情突然,想来他总有打算的……说句不敬的,您同我就在后院里过着日子的,朝堂上的风浪哪里懂呢?”

    这已经不是袁璐第一次说好话劝她了。明明是自己儿子做了不靠谱的事,儿媳不埋怨不说,还要反过来宽慰自己这个当娘的体谅儿子,老太太心里又是酸涩又是暖和,总算没那么拧巴了。

    环境艰苦归艰苦,日子还是要照常过下去。

    高斐的人手脚麻利归麻利,天黑前就把整间屋子都收拾好了。可到底是军伍出身,又都是五大三粗的男人,做事也就没那么细致,何况这屋子就那么破,再怎么收拾也不会变成成国公府那样的大屋。

    晚饭是花妈妈做的,菜是都买好了,但是他们一家子不说,还有另外帮着忙活的二十来个暗卫。花妈妈一人肯定是忙不过来的,袁璐袖子一挽就跟着进了厨房。

    花妈妈正在刷锅,一看她来了就赶忙说:“您进来做什么?这不是您该来的地方!”

    袁璐被她这大惊小怪的语气给逗乐了,“妈妈别忙着赶我走,都到了这时候了,哪有什么该不该的,多个人帮忙也能快些,只是妈妈别怪我愚笨添乱就好。”

    说着还就真的就在水缸舀了水帮着洗漱刀具和砧板了。

    花妈妈心疼得不得了,也知道劝不动她了,红着眼眶刷完了锅。

    花妈妈这么多年亲力亲为照顾袁璐,也就没丢了一身厨艺。袁璐一直是个会吃的,可却是个惯会动嘴,没亲自动过手的。也就帮着洗洗菜,切切菜,打打下手。

    因为吃饭的人多,花妈妈就炒了一大锅青菜,炖了一大锅咸肉萝卜汤,再做了一锅红油赤酱的红烧肉。这是给暗卫吃的。

    等做到主人家的饭,花妈妈反而犯了难,普通的食材都有,但想做出精细的东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袁璐就说:“也不用再麻烦什么,青菜和萝卜汤都很好,再添两个清爽的小菜吧。”

    花妈妈就凉拌了一个黄瓜,清炒了个苦瓜肉片。

    不过这些东西还挺考验刀工,袁璐这只会切块的刀工就派不上用场了,还得花妈妈亲自动手。

    袁璐就趁着这功夫,把炒好的菜先端到院子里已经支好的桌子上。

    高斐在屋里给心腹开完小会,一出来就看到袁璐正端着一大盆子菜往桌上放。别说他身后的高三和暗卫差点眼珠子掉到地上,就是高斐自己都愣在了原地。

    袁璐没看到她们,防好了菜又从厨房端出了一个洗脸盆大小的汤盆。这汤盆分量真是不轻,她又是个四体不勤的,捧着刚出了厨房就觉得有些端不住。要不是地上实在太脏,她差点就先搁到地上放着了。

    她这正跟汤盆搏斗,忽然手上一轻,高斐已经在他跟前接了过去。

    看到他身后还跟着旁人,袁璐立刻把袖子给放了下来。

    高斐也不说别的,只是转头吩咐高三道:“明日一早就去城里买两个小丫鬟来。”

    高三应了声“是”就让人去厨房帮忙了,立刻一众暗卫都争先恐后地去了。

    开玩笑,让国公夫人伺候他们吃饭,这得多大脸啊!他们可受不住!

    老太太等人坐一桌,摆在堂屋里。花妈妈本来要躲在厨房吃的,后来耐不住袁璐的磨,就跟着她上了主桌,坐在下座。

    其他暗卫就坐在院子里摆了几桌,袁璐看高三一路上奔波也是辛苦,有心让他也上主桌,高三溜得快,一下子就窜出去跟暗卫们挤在一起了。

    米饭蒸了五大锅,虽然没有粳米那么好克化,闻着却特别香。袁璐怕老太太吃了不舒服,就单独熬了一小锅粥给她。

    老太太也是怀念家乡的味道,光粥就喝了两碗,饭桌上话也多了,跟他们说这小时候她们姊妹找野菜回去拌着吃,还具体描述了样子给他们听。

    袁璐和高斐十分默契地对视一眼,都知道这是老太太嘴馋了,他们可不得想办法给弄来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继母养儿手札》,方便以后阅读继母养儿手札130|5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母养儿手札130|5月并对继母养儿手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