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养儿手札

135|番外:春水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骨生迷 本章:135|番外:春水2

    番外:一池春水2

    袁璐懒得搭理高斐,高斐却跟没事人似的,还跟往常似的赖在了她屋里。

    这人要脸,书要皮,电线杆子还要水泥呢。她都要觉得尴尬死了,对方却什么事都没有。真是气人!

    袁璐却不知道她这头是别扭,那厢高斐也是在咬牙死撑。理智上他告诉自己并没有做错任何事,他俩这有名无实的夫妻当了那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以后就应该关起门来过自己和和美丨美的小日子了!

    可想是这么想,心底却还是觉得对着小袁氏没甚底气。

    两人从最初的疏离到后来时常拌嘴掐架,却始终互相扶持一路走来,有小袁氏在后院,他很安心。或许最初真的只是单纯的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之前的关系就越来越微妙了。

    耗了半晚上,袁璐扔了书去沐浴了。

    高斐也放下捧了一晚上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的兵书,盯着灯火发愣。

    二和在外是急红了眼,这一晚上的主子和夫人咋就一个字都不说呢!他家主子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到这紧要关头就怂了呢?!

    二和咬咬牙就进去了,还在愣神的高斐甚至没发现他进来。

    “主子,您这不行啊!”

    二和话音刚落,高斐就沉着脸瞪过去了!这天下间有哪个男人乐意被人说“不行”的?!

    二和缩了缩脖子,咽了口口水艰难地继续说:“夫人那样的品性,咱们下人虽然没有品评的资格,心里却都都真心地敬重她。您说这么好的夫人,您怎么就不想着更进一步呢?老太君回来后私下里还找过唐大夫问了子嗣的事儿,想来心里是对从前夫人那‘流掉的孩子’耿耿于怀呢?您就不能宽宽她老人家的心?”

    高斐啐他一口,“就你话多!”

    但不得不说二和这次话还是说到了点上,高斐一寻思对啊,他不为了自己还得为了他娘啊!老太太年纪打了,不趁着现在让她身体还算康健的时候让她多乐呵乐呵,等到以后那可就来不及了!那点子面子又算什么,百善孝为先哪!

    成国公心安理得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趁袁璐还没回来,他也去更衣沐浴了。

    袁璐故意在浴房里磨蹭了一会儿才回了屋。

    高斐已经洗好挺久的了,身上的水汽都散光了,正散着头发,半敞着衣襟斜在哪里看书。

    这天夜间伺候袁璐的是青江和绿水,花妈妈年纪大了,从乡下回来后精神头就不如从前了,因此袁璐每隔几天才让她在晚上伺候一回。眼下这种状况青江和绿水哪里经历过,进了屋就都臊红了脸,埋着头连眼睛都不敢抬了。

    这样两个丫头忠心耿耿跟了她这么多年,袁璐还要给她们配好人家呢,当下就让她们站到外头了。

    高斐浑然不觉地将手里的书页又翻过一页,偷偷弯了弯嘴角。

    袁璐坐到美人榻的另一头,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你这是有话和我说?其实断然不必这样的,青江和绿水都是跟随我多年再忠心不过的,就是听到了什么也不会说说出去……”

    高斐心道可不就是太忠心护主么。再说这让他当着下人的面说接下来要说的话那真是打死他都做不到的。

    他合上兵书,握了空拳到唇边轻咳一声,道:“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袁璐:……

    这大概是她有生之年听过最蠢的问题了!

    高斐紧张地等了半晌,见对方迟迟没有回答,他有些恼羞成怒地道:“你就对我一点看法都无?”

    袁璐琢磨了会子,似乎觉得琢磨出点味儿来了,但是想想不对啊,高斐这种硬邦邦的臭石头能动这种心思?

    她抬头奇怪地看他,两人的视线甫一交集,高斐就很不自然地撇过脸。

    这下子就还是真是验证了袁璐的想法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高斐破罐子破摔地开门见山道:“我们成亲四年有余,起初或许是个意外,但都过了这么久……总之我是不会再让你有机会离开成国公府的。”

    袁璐脸颊发烫,慌乱地站起身道:“天、天色不早了,我困了,有话明日再说。”

    高斐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怎么可能还让她逃开,伸手抓住她手腕,“你这是又往哪儿逃?”

    袁璐就往后一仰,跌进了他怀里。她动了动试着挣扎,却被他的手臂箍得更紧了。不过好在她是背对着他的,起码他没看到她脸上羞愤欲死的神情。

    高斐把下巴搁在她头顶,轻轻吁了一口气。

    袁璐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也不敢轻举妄动了,要是高斐再收紧手臂,两人可就实打实地贴到一起了。

    过了大概一刻钟,两人谁都没说话。

    一直到高斐凑到她耳边轻声呢喃了句:“天晚了,你早些睡吧。”

    气息喷在她耳畔,滚烫得差点烧起来。

    他一放开手,袁璐就头也不回地小跑回自己床上了。

    高斐尝到了甜头,心里得意,第二天早起的时候眉梢眼角都是笑意。连在衙门里对着下属都温和了许多,把那些人给吓得,当自己犯了什么事儿要被秋后算账了,战战兢兢地过了一天。

    有句话叫一回生,两回熟。

    高斐经过这件事后,没事的时候就爱往袁璐周围蹭了。就算偶尔有些公文看不完,晚上就带到她这里来一起看了。

    袁璐起先有些矛盾,纠结了一段时间就慢慢能接受了,反正他也不能那什么,她既然决定要留在成国公府了,两个人肯定要相对一辈子,举止亲昵一些应该也无妨。

    当然更多的时候,袁璐连自己的心思都摸不清了。

    就这么过了大半个月,高斐觉得自己的忍耐力真的是快要濒临崩溃了。这天袁璐洗完头,没让两个丫鬟跟进去伺候,自己拿着干布一边擦头发一边坐到高斐身旁,随手捞了他的公文翻看。

    她身上水汽重,沐浴过后的香味自然散的快,高斐的注意力渐渐地就不在公文上了。

    袁璐被他看的有些不自然,“干嘛呀?”

    高斐就接过她手里的干布,往她身边靠了靠,侧了侧身子给她擦头发。

    袁璐的头发养的很好,黑亮柔顺,高斐本来只是嫌她动作慢,想帮她快些擦干,只是擦着擦着就变了味道,湿发上的水珠沾在她寝衣上就让她肩上的肌肤若隐若现……

    高斐咽了咽口水,把干布一人,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大步往一旁的拔步床走去。

    袁璐惊叫一声,一眨眼的功夫就被他放到了床上。

    外间的青江听见了响动,隔着屏风问道:“夫人,可是出了什么事?”

    高斐还半压在自己身上,袁璐便赶紧道:“没事,不用过来。”说着就去推高斐。

    高斐压住她乱动的手脚,却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将头闷在她肩膀上猛吸几口气,最后叹了口气,哑着嗓子说:“别乱动,让我抱一会儿。”

    两人身子相贴,但高斐并没有进一步动作,此时又泄了气一般没动作了。

    袁璐也从最初的惊慌失措里反应过来,了然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事,我懂的。”

    高斐一头雾水:“你懂什么啊?”

    袁璐眨了眨眼:“就那个啊,你中毒那个。”

    高斐蹙眉:“什么啊?”

    袁璐就凑到他耳边小声道:“你中毒不能人道的事啊,我早知道了。你放心,我会乱说的,我身边也就还有一个丫鬟知道,且我早就叮嘱过了……这毒也不是无药可解对不对?”

    高斐的脸越来越黑,袁璐没有察觉,还在往下说。她每多说一个字,高斐的脸就黑一分。到最后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就捉了她安慰式的搭在他肩上的手,往他身丨下一按。

    袁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青江和绿水听到她的尖叫声就冲进屋……

    “奴婢什么都没看到!”然后两人又捂着眼睛跑了出去。

    袁璐赶紧抽回了自己的手。

    高斐邪邪一笑,凑近脸红的像熟透的番茄似的袁璐,用哑得不能再哑的嗓音道:“看来夫人对为夫的误解很大。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让为夫亲自给你解释解释。”

    袁璐慌慌张张地想解释,刚张开嘴话还没出口呢,就被高斐欺身上来堵了个正着,长驱直入,撬开贝齿,唇齿交缠之际,高斐的手就挑开了她的衣襟,亲力亲为给她“解释”了一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继母养儿手札》,方便以后阅读继母养儿手札135|番外:春水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母养儿手札135|番外:春水2并对继母养儿手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