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得容易

第413章 葱肉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怀愫 本章:第413章 葱肉饼

    自杨惜惜抬了姨娘,丫头们倒不似原来看得她紧了,郑夫人为了堵一口气,还特意显出杨惜惜来,竹桃儿有的,她也赏了给杨惜惜,还得再加厚几分,看在下人眼里,可不就是老太太很看重杨姨娘的意思。

    收下这么个份量实足的镯子,丫头满口答应了:“姨娘真是的,不过打个招呼罢了,哪用得着这些个东西。”嘴上是这么说着,手一拢就把镯子拢到袖子里,转身去了。

    杨惜惜哪里等得住,好似冷水进了热油锅,心里噼噼啪啪炸个不停,又恨自个儿糊涂,又怕事发,想着明潼那似笑非笑的神色,猜测着她必是知道了,脖子上套了绳环,就等着明潼甚个时候把她吊起来。

    丫头往边门上去,寻了个小厮叫他去丁香巷子请杨姥姥,小厮知道有好处可拿,手儿一伸,叫那丫头啐了一口:“等人请了来,自有你的好。”

    连着开门的的婆子一并拿点心,又从厨房叫了两斤炒货给她,那婆子啧啧两声,东西是收了,可却瞧不上这些个瓜子果仁,觑了个空儿,把这事报到了东院里。

    杨夫人好容易能正经登门了,还想着女儿是请自个儿过去,叫人等着想换身衣裳,小厮没捞着好,哪里肯等她,站在院子里就喊起来:“姥姥快点,姨娘可等不得。”

    到了郑衍绕了一圈去走了小门,杨婆子这才觉出不对来,伸手摸了几个大子打发那小子,又给看门婆子添上些,杨惜惜不敢在自家房里见她,就快说的话叫人听了去,花园子里里外外都是人,她自个儿也到了二门边上,胡乱打了个包裹,说是两件旧衣裳要给了母亲去穿。

    杨婆子经得这几年还有甚个不懂的,手里一拿了包裹就笑:“你这孩子孝顺,别惦记我,我在外头好得很。”

    杨惜惜面上虽笑,手却发抖,一把拉住了亲娘,杨婆子这才觉出事情不对来,女儿手上俱是冷汗,一把捏上去手上又湿又冷,细看了才瞧见她面色泛白,唇无半丝血色。

    杨婆子知机:“作甚还到外头来迎我,赶紧往屋里头去,避避风也好,你这脸儿都叫冻白了。”说着就拉了杨惜惜进屋,就往耳房里一钻,打发了银钱给看门的婆子,叫她烧些热茶来。

    婆子这下子眉开眼笑,还把才刚的炒货装了一碟子出来,杨惜惜在这等地方怎么好多说,贴了杨婆子的耳朵,把话给说了。

    杨婆子急喘一声,尖声问她:“这话当真?”想想也是真的,哪能拿这个作玩笑,眼见着女儿六神无主,大力捏了她的手:“可还有人知道?”

    “这性命攸关的大事,我还能告诉谁去,娘替我拿个主意,这地儿……我是再呆不再去了。”跟性命比起来,富贵自然差着一截,再有银钱,也得有命去享才是。

    杨婆子还存着侥幸:“你可看仔细了?”

    杨惜惜点了头,还能再怎么仔细,便是说孩子太胖了,也不能够把眼睛都挤成一条线,大姑娘的眼仁儿又大又圆,郑夫人虽不喜欢姑娘家,看着却也说了一声,跟郑辰小时候生的像。

    杨婆子此时吃穿住全靠了女儿在郑家作妾,好容易生下个儿子来,往后富贵有了盼头,哪知道竟会出这等事,杨婆子不好当面骂,却伸了指头狠狠戳了女儿一下,想着如意痷里头那个送柴的小子,生得那付模样,就是个乡下泥腿,怎么竟叫他吃了香肉。

    母女两个瞪了眼儿没法子,杨婆子眼睛一扫,守门婆子进来送茶,她笑得一声:“茶也不必吃了,既是家里办喜事的,我也不便多留,改日再来看你。”

    杨惜惜送了母亲到二门边,一张帕子绞得烂糟糟,捏在手里往袖里头藏,还冲那婆子笑一回,这才回了屋子,丫头还道:“才刚太夫人来唤,我替姨娘掩过去了,只说身上不好,歇了。”

    杨惜惜连郑夫人的屋子都不敢迈进去,心里又恨自个儿眼瞎,当日怎么会跟这么个人有了首尾,要是挑个面目干净些的,纵生下孩子来也分不清,哪里还必担忧东窗事发。

    把这事儿告诉了亲娘,总还有个人替她拿主意,心里略定了些,差了丫头出去,自家拉起帘儿来,心里盘算着怎么逃,若是去求郑夫人,就说母亲作寿,要回去住上一夜,把攒下来的私房都带上,趁着夜里好跑路。

    她自知这事儿要是捅出去再没有活路可走了,可说要走,哪里这样容易,先让娘把东西一点点带回去,再真个假装作寿,她要回去身边必得跟了人,把这些个丫头婆婆子都灌醉,后门口等着车,夜里坐了船走,上了船再怎么也拿不着她了。

    这番计较才从心里冒出来,她就松得半口气,掀了帘儿看一回,也只能带走些衣裳首饰,生这么个祸星,竟还亏了些,若还在如意痷里住着,郑衍手上的钱总能刮些下来,直恨自个儿猪油蒙了心,外边那快活日子不过,怎么就想着要进郑家。

    自个儿把自个儿葬送了,她心里算一回,首饰盒子里头的东西足重的带了走,余下那些个小的,便打点了丫头婆子,叫她们在郑夫人跟前说说好话,她去求的时候也能顺当些。

    花缎子是带不走了,能送出去的就送出去,不能送出去的也作了人情,舍出去这些个东西到底肉疼,大半夜里睡不着觉,院子里头一静,阖上眼儿就能听见自个儿的心跳,一手抚住心口,一手紧紧攥着被子,忽发奇想,要是这个孩子没了,她也就不必担惊受怕了。

    明潼吃得半醉,这个寿宴,她等了两辈子,熏熏然倒在罗汉床上,窗格扇儿一响,她眼睛都没睁,酒意让她面上带了三分笑,身子横着叫人抱起来,搁到床上,替她解了衣裳撤了头上的金花金叶,隔着紫藤亵衣搂住她,滚热的胸膛贴紧她的脸,在她额上印了一个吻。

    明潼眼都不睁,挣也挣不过他,这会儿脑子里迷迷蒙蒙的,吃了酒身上才有些热气,到底是亏了根本,手脚还是凉,叫他一捂,麻麻的痒热起来。

    吴盟托住她的脑袋,见她醉酒之中,面如桃花,嘴角勾起那点笑,怎么还忍得住,急喘上两声,唇舌相缠,缠得翻到床上,两手撑在枕头边,从她枕头底下摸出那对绢人来。

    明潼一双眼儿半阖半开,只见着一个模糊的影子,却知道那就是吴盟,便在颜家,他也一样进得来,只避开了纪氏,顺了明潼的心思,不叫人知道。

    就在她耳朵边,告诉她外头如何热闹,端午赛龙重阳斗菊六里的观莲节七月里的地藏会,再往后还带了吃的来看她,屋子里吃过东西,味儿怎么也藏不住,纪氏察觉了出来,还想着女儿如何同人有了瓜葛,这么一想又怕是个飞贼,可她病中亦来看她,要是他夜里来过,明潼第二日精神就能好些,纪氏便把话焖烂在肚里,一个字儿都不吐露。

    明潼身上只一件单衣,却热烘烘的全身发烫,她眼里一片水光,隔了夜色伸手去摸吴盟的脸,自个儿也说不明白对他是个什么意思,手指碰了他的鼻梁,再刮到嘴唇。

    两个谁也不开口,明潼是打了合离的主意的,可她也没想跟吴盟在一起,合离了自个儿过日子,只要把生意捏在手里,便是父亲也奈何她不得了。

    画地为牢这许多年,此时想要破牢而出,心里头又迷茫起来,合离必得归家,她却不愿意回家,寻个清净的小院,带了慧哥儿。

    吴盟吮住她的指尖,他能看得清她,她却看不清他,只看见她迷蒙转了眼珠,松开她的手指,从床上跳下来。

    桌上搁着一盒子肉馅小饼儿,上头洒了葱花,是明潼上回出去尝过的那种,吴盟背了身子,不看她的的脸才说得出这话来:“我怕有段日子不能来了,你……”

    那句你等着我,到底没能说出口来,打了窗格翻身出去。

    明潼好容易才坐起来,看着矮桌上这盒子葱肉饼,伸手拿了一个,宴上多吃水酒,这会儿觉得肚里空了,咬上一口,酥皮一层层掉下来,她拿裙摆托住,若不是才刚咬了唇,她差点就问出口,等想明白了,心下一松,有段日子不来,那便是还会再来的。

    杨婆子隔得两日果然又来了,杨惜惜早就把话放出去,说是亲娘大寿要到了,屋里收拾起东西来,丫头也不觉着古怪,她说想替杨婆子置一身好些的行头,把自个儿收着的缎子拿出去换银子。

    折了价儿去换,五匹缎子换了百来两银子,把这一包银子给了杨夫人,还包了两块毛料:“娘看看能做甚,我这儿也用不着。”

    叫了点心叫了茶,拉了杨婆子坐到床边,她还没开口说要逃,杨婆子就掐了她一把:“你这妮子,这又是起了什么心思,放着这好地方不要,为着那么个娃儿就想逃不成?”

    母女两个自来了金陵,还是在郑家过了几天舒心日子,进了曹家,到曹家被抄,再到落入烟花,兜兜转转一圈,好容易回来了,再出去颠沛流离,仰人鼻息,街面上随意哪个混混都能占着便宜的日子,她是再也不想过了。

    “我还有几年春秋好过,外头养不活扔水里头的那许多,你抱了孩子还不能失个手?那一个把这孩子当作眼中钉,真要没了,哪个能赖到你身上来?”杨婆子一握按住女儿的手:“咬咬牙狠狠心,命是你给的,也不算犯了人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得容易》,方便以后阅读庶得容易第413章 葱肉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得容易第413章 葱肉饼并对庶得容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