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得容易

第419章 鸳鸯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怀愫 本章:第419章 鸳鸯肉

    明蓁看着下拜的明潼眉头一拧,朱衣在她身后垫了个软枕,她身子往后靠,伸手扶一扶脑后簪的金嵌玉救世观音宝簪,明蓁松了眉心,见她长拜不起,略抬抬手。

    卧雪赶紧上前扶了明潼起来,宫人设了座,扶她坐下,明蓁才又开口,话未说先叹一口气:“你才多大年纪,当真闹得合离了,往后怎么办?”

    明潼心头微微一动,没来由的想到了吴盟,跟着又咬紧牙关,压下心里那点绮思,知道这番不表明心迹再离不成,指甲嵌进掌心,抬了脸望向明蓁,微微一笑:“半辈子没活明白,好容易明白了,再不能在烂泥潭里陷着,往后该怎么办怎么办。”

    明蓁却只轻轻笑了一声:“气话,你说该怎么办?你娘就看着你年轻独居不成?往后少说也有三四十年的光阴呢。”

    前头已经嫁了一个一品了,合离也能再嫁,再嫁又还能挑些甚样的,难道要嫁人作填房不成?年轻的门第太低,年老的又实不匹配,不论嫁谁都是一样叫人耻笑。

    明潼心知明蓁是想劝合的,把牙一咬:“只要合离,绝不再嫁,我知道姐姐难办,家里名声亦不好听,只我守住了,这事儿总会淡下去。”

    能说一年,还能说上十年二十年不成,只明蓁这后位牢牢坐住了,此时她担心的就都不会发生,圣人二子一女皆她所出,后宫之中连个嫔妃都无,年年上奏章要纳后宫,年年都叫压了下去,要嚼舌头早就嚼了,哪用着等到妹妹合离才来说颜家的闲话。

    明潼叫她看破心事,一家子统共几个女孩,一个不嫁游历,见的这些个命妇只作皇后没这个妹妹,平素半句也不提及,再出一个合离的,还是跟文定侯家合离,外头又要编出多少故事来。

    文定侯的故事书肆勾栏里常年在说,再出这么桩新闻,凭白给人添了笑料,妻妾相争,自请合离,便不是高门大户的事,也能传的沸沸扬扬,何况还是郑家的事,那些个说书唱曲的,说唱了这些年的旧事,知道这个焉有不说之理。

    “若是安安分分,也没甚不能过的,可姐姐也看见了,那一家子拿我当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后快,难道就是给颜家脸面了?”明潼对着明蓁,话音软了下来,背却挺得直直的。

    明蓁看过去,倒似还在闺中,闺中女儿哪一个不是垂了肩缩了身,斜签着身子坐,只有她,自来坐的方正挺括,教规矩的宫嬷嬷那时候便赞她规矩好,却又含含混混说得一句,该是出了嫁的主母才这般气派。

    明蓁自家柔软了,看着明潼便觉得她过份刚强,过刚易折,怪道前头说病得快要不好,她心里犹

    豫不定,眼看着她是不听劝了,难道还真大张旗鼓的彻查审案不成。

    两个话说一半,外面汪太监进来,对着明蓁行礼:“娘娘,圣人着锦衣卫查明此事,还文定侯夫人一个清白。”

    明蓁怔了一怔,再没想到丈夫会不过问便把事定下,可既定下了,她也不能更改,看了明潼一眼:“既然这样,也如你所愿了。”

    既然要审,那便得刨根问底的查个明白,到时候不僵也僵了,纵想着退一步讲和,也不能够了,颜家如今换了颜顺章作族长,他一向最厌此事,清白名声看在眼中要紧不过,且不知道要怎么闹呢。

    明蓁阖了眼儿,伸手搭在引枕上,檀心上前替她揉额角,这是圣人开恩抬手,他说是彻查,底下人怎么会不看着皇帝的面子,这事儿便真是明潼作下的,也能抹得干干净净,更不必说她还是冤枉的。

    “答应姐姐的事,我必定办到的。”明潼立起来又是一拜。

    明蓁缓缓出一口气:“总是福气,你可得惜福。”说着让朱衣送她出去,事都要办了,就要办的漂亮,也打算瞒了丈夫,就让汪太监去办,把话透出去,叫下面好好当差。

    她歪在榻上,脑后簪子硌人,干脆取下来,白玉观音雕得慈眉善目,金丝嵌在玉里似放万道光明,腕子叫丈夫一把握住了,明蓁睇得他一眼:“你可真是,这却不是为难了我。”

    圣人扶了妻子坐起来,一手搂住她的肩:“哪个敢叫你为难,郑家敢闹才是没把你放在眼里。”两世为人,拼的就是个好些的结局,更何况这里头还有个情根深种的吴盟。

    圣人看着妻子的模样,想到上辈子把这个废太子嫔发还回家,原来也是打过主意叫她嫁,隐姓埋名送得远远的,嫁个殷实人家也能得活,却没这么安排。

    他握了明蓁的手,细细摩挲她的指结,她心里不是不难过,可当时这样艰难,连着这些能省俱都省了,更何况他还欠了吴盟一条命。

    明蓁伸手反握住他:“也不必拿她的婚事出气,我看能善了就善了,莫要再扯上郑家人了。”这事里头,明蓁只信明潼一个是干净的,余下那些便不是一人作恶为之,也是相互勾联,或者根本没有勾结,不过为了心里一点恶,把该看见的当作没看见。

    至于相信妹妹,那是不信也得信,必然相信,而明潼也必然是清白的,半个点墨点儿都不能溅到她身上去。

    圣人抚她的背:“再不必你来操心这些,平安脉请了没有?进了秋了,眼看着要落雪珠子,这屋里怎么还不烧地龙?”算一算年纪,晗哥儿就是这时候开始病的,太医报上来说太子身上不好,他就怕她掏空了身子。

    皇上派下来的差事,锦衣卫哪有办的不精心的,何况这局满是破绽,既不能动明潼,便先从两个妾身上挖,查了没一天,就把杨婆子给挖了出来。

    杨婆子知道郑家竟告了官,心里狠骂几声蠢货,收拾了东西就要跑路,这事儿传得满城风雨,她拿头巾包了脸儿,坐的车才刚走到城门边,就叫人拦了下来,拉回了大牢。

    杨婆子是真慌了,她也知道这事儿推不到明潼身上去,女儿进了这地方,不死也得脱层皮,除了抵死不认,再无它法。

    男人有男人刑,女人有女人的,她这个年纪哪还挨得过去,看着还是全和人,坏了什么,自家心里明白,这主意是杨婆子出现,她哀天嚎地,还只喊怨,又说女儿是冤枉的,又说明潼是怕分薄了财产,疼极了昏死过去,一包耗子药扔到她跟前,里头还拌了白糖。

    明潼把手里这张郑衍签的契交上去,写得明明白白,往后不论如何,这些东西都是归了慧哥儿的,郑家只这点产业,她还怕什么,便没这张契,只她一天是侯爷夫人,下面哪一个也别想动了她。

    风言风语传到纪氏耳里,明漪也不敢再瞒着,纪氏问明原由拍了桌子,腕上戴的翡翠镯子磕在桌角摔成三截,见她要发怒,明漪赶紧把明沅请了过来,明沅只当纪氏不知如何气愤伤心,哪知道她气愤过后竟阖了眼儿:“合离,便合离罢。”

    卸了钗环往颜家大伯跟前去哭求,家里不撑腰,合离回来又去哪儿,只说女儿已经这样贤良,院里一个个的进人,外头又帮衬着生意,郑家竟不念半点好,反要把这脏水栽在颜家身上。

    梅氏承了纪氏这许多年的情,纪氏求了大伯,又去求她,便是袁氏也不敢嚼舌头,梅氏知道的比袁氏还更晚些,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好容易回过神来,拍捶了桌子:“糊涂啊,便有甚事不能忍,也总隔着一道墙,还有个甚事非得闹成这样不可。”

    明蓁写的那本女德书,她才寄给了明芃,这些年里,还是头一回写信给明芃,除开寄给明芃,还往娘家寄了一箱子,派发天下,为女子表率楷模,家里不支撑她也还罢了,竟闹出这么一桩事来。

    纪氏在她跟前放低了身段:“各人儿女各人疼,我只这一个女儿,她日子难过,我也不好受,嫂嫂只当是可怜我,只等着圣裁罢了。”这便是让她别往明蓁跟前去,好容易圣人肯理这事,天底

    下顶厉害的枕头风,可不能吹起来。

    “我还当你是个明白的,竟这样糊涂,非得闹得合离不成?她回家来,往后怎办?”可明潼到底是回来了,不独她人回来了,还把慧哥儿也带回来了,梅氏一口气都没提上来,纪氏已经把人安排进了小香洲。

    隔得一世重回此处,在这儿葬送的,也在这儿重活一回,窗外芭蕉早就叫明沅改种了桂树,此时还有些晚桂开化,细密密藏在叶间,幽幽一点香,风一吹就香了满室。

    这里的正堂一直给她留着,开阔处三面临水,全玻璃的窗子,天好的时候太阳晒进来,叫窗棱隔成一块一块,慧哥儿欢喜的在里头跳格子,又做了皮影,自娱自乐。

    杨惜惜到底没能撑住,杨婆子哀声痛叫,锦衣卫就叫她隔墙听着,心惊肉跳,知道说了就是个死字,却还恨郑夫人害了她,等到锦衣卫把那送柴的小子寻到她跟前,她才一下子软倒了。

    金陵城里无人不知,郑家那个二儿子,竟是妾跟人私通生下来的,还上了族谱,那个妾怕东窗事发,下毒陷害,郑家人竟当了真,反污正室妒忌毒害庶子。

    这一场大戏到年尾也没停,直到圣人裁定了合离,郑夫人知道真相当天夜里便气的晕了过去,她这一回晕过去,却再不曾醒过来。

    闹成这样,郑衍才去御前求情,他怎么也不肯信是杨惜惜下毒,一条条明证摆在眼前还是个睁眼瞎子,到见了那个送柴的小子,气急之下,竟吐出一口血来。

    郑夫人死了,郑衍病了,明潼请求把儿子带在身边照顾,慧哥儿是姓郑的,原不能留在身边,这会儿却一个死一个病,顾及不到他,明蓁便让她先带在身边,等往后再说。

    明潼也没安然住在小香洲里,她手上有钱有房有生意,住在城中多有不便,干脆到乡间宅中度日,元月这一日落下一场大雪来,明潼抱了慧哥儿去看雪地中的红梅花,凝霜带雪,却红得夺人心魄。

    小篆盛了甜汤来,热乎乎冒着白烟,慧哥儿挨着母亲:“雪下得这样大呀。”明潼低头摸摸他的脑袋,雪里传来车辙马鸣声,却是纪氏带了明沅几个过来庄子上看她们,慧哥儿眯眼一笑,裹着大毛衣裳跑出去,像雪地上扑腾的灰兔子。

    纪氏带了许多年货来,官哥儿把慧哥儿扛在肩上,明漪靠了明沅的肩,说着东寺里见着的那个人,纪氏望了女儿便笑,伸手拉她一把:“有人,给你送婚书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得容易》,方便以后阅读庶得容易第419章 鸳鸯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得容易第419章 鸳鸯肉并对庶得容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