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得容易

第421章 早生贵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怀愫 本章:第421章 早生贵子

    明沅自生下汤圆,调养身子一年,回了家又遇上黄氏丧事,再守一年孝,到明湘都生下儿子来了,她才又摸出喜脉来。

    守孝这一年里,纪舜英再没闲着,过了七七就知会过纪怀信,从纪家老宅里搬了出来,住到田庄上,在自家庄头上又建出个沣泽园来。

    这个庄子还是纪老太太留给他的,可巧就在江宁,此地本就善田,可这庄子叫黄氏曾氏联手昩下,庄头自然也换上了黄氏的心腹,连着两个丰年,且不如纪老太太在时的出息多。

    这庄子是明沅讨回来的,接手过来便立时跟着纪舜英去了蜀地,人也不曾换过,趁着守孝这一年,才慢慢把这庄子肃清。

    有偷懒奸滑的,便把田地收回来,连着庄头一并换回原来纪老太太用的那家子,那家还当这许多年辛苦白费,有人作主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对明沅感恩戴德,倒把原来得着老太太的信,说此处归了大少爷的事瞒过不提。

    心里发虚,越发殷勤,事儿也都办的圆,当了二十来年的庄头,庄上人家摸得清楚,何处农何处桑,自有一本帐。

    纪舜英不必去衙门应酬,原在成都忙脚不沾地,连吃饭的空闲都无,闲下来浑身骨头都发痒,把这庄子的图绘制出来,养蚕处迁到鱼塘边,桑沙就用来养鱼,经得一春,果然肥壮,原来打个百来斤,今岁多了一半出来,越发钻到农书里头去了。

    去岁种下的稻子,六月初熟就先叫庄稼人欢欣,到得九月后,竟又熟了些,虽不似六月里一大片的收成,却算是头一回二熟,纪舜英把这二熟的稻谷作了稻种,到得第二年把初熟稻跟二熟稻一起种下去,只等着今岁会不会再熟。

    汤圆越长大,越是难缠,自住到乡间,就恨不得每天跟着父亲下地,女孩儿的玩意儿拿起来就扔,倒是喜欢纪舜英把她扛在肩上,往田野里去。

    春日里桃花一开,她就知道扒着纪舜英要去小溪边捞那一指长的桃花鱼桃花虾,满满拎了一篓回来,除开腌渍着作虾酱吃,偷偷留下些来,就养在青花大盆里头,日日采了桃花瓣铺在水面上喂食。

    这些鱼虾天然带着淡粉色,在这青花盆里不显,明沅给她换了水晶盆,上面雕了杏林春燕,里头这一尾尾的小鱼儿好似白里带红的粉杏花。

    捉了小鸡崽子又养了一只小花猫,汤圆自家捡回来的,林子里头的野猫产崽,听见人来叼了崽子要跑,两只啣不住,余下这只原是耳朵尖上有缺口,怪道母猫不要它。

    汤圆又把那些鱼虾抛到了脑后,一意养起了小猫崽子,把自个儿小时候睡的被子翻出来给它做了个窝,还带它出去晒太阳,太阳底下细毛茸茸的泛着金光。

    汤圆给它起了个威风的名字,就叫金乌,她才刚学了天地玄黄,脑里知道的词儿有限,却开口就叫它金乌,把明沅乐坏了:“你知道金乌是个甚?”

    汤圆脸上骄傲的模样跟她爹活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挑挑眉毛不则声,背了手跟在金乌后面,看小猫儿甩着才长了短毛的小尾巴,拿脑袋去嗅路,扒在门坎上怎么也翻不过去。

    乡间日子悠闲,明沅没急着让女儿读书开蒙,做了木牌字卡,先教她认字,到她能自个儿读三字经,把全本的幼学背下来了,这才带她去纪舜英的书房学习字。

    明沅肚里怀着胎,汤圆也知道娘要生娃娃,她看过南瓜花怎么结成南瓜的,不论是地上还是树上,都得先花后果,太医一摸脉说肚里有了,她就眨了眼睛盯住明沅的肚皮看,伸着软绵绵的小手在她肚上来回抚摸,明沅只当她觉得有趣,哪知道她紧紧皱了小眉毛,前后绕了一圈没找见,转身就去找纪舜英。

    扒了他的大腿,又惊又奇:“娘从哪里开花?”开了花才能结果儿,是纪舜英告诉她的,明沅还不曾听懂,他先听懂了,咳嗽一声,一本正经道的抱她起来,摸到女儿的圆圆的肚脐:“从这儿开花。”

    明沅歪着身子笑个不住,正写着的礼单子上晕开一团墨,明漪去岁定的亲,原说九月里要嫁,叫颜连章换过日子,嫁给陈阁老的孙子,他怎么也得从穗州回来。

    一推就推到了第二年春天,明漪要出嫁,沣哥儿娶妻,两桩亲事一齐办,苏姨娘接连的写信过来,让她这个当姐姐的多多帮衬。

    明潼合离之后生意没断,丝坊越办越大,走的货也越来越多,颜连章将要升盐课,海运一路又自来是他管的,蜀锦有明洛,云锦有明潼,江州家中来就产宋锦,三锦一道贩到海外去不说,明潼还请明芃替丝坊画花样子。

    长在穗州住着,自然知道西洋人都喜欢甚个花色,那边人穿的衣裳裙子都跟本地不同,想要卖出高价去,自然得是那边人喜欢的式样。

    明芃不多时便寄来许多,她教的那些个女学生,除了读书还要做活计,接得外头单子,倒不如就自家接了,明潼按着件开价钱,倒让明芃把这女学越办越好了。

    原来穗州姑娘不想嫁,只得进姑婆屋,这辈子梳起不嫁,进了女学,不比在姑婆屋里头强些,还有媒人专做这份媒,穗州当地人,能讨着女学里出来的作老婆以,那可是件面上有光的好事儿。

    这生意里头是有明沅一份的,她在成都的时候跟明洛合伙,回金陵也没把钱全撤出来,分红虽不多,家里也尽够了,再有些商铺田庄上的出息,跟纪舜英两个过得丰足。

    这回明漪沣哥儿两个成亲,她总得添上一份大礼,算一算手上的银子,想给沣哥儿明漪两个都置些田地。

    明沅手上能活动的钱不多,可苏姨娘手上却宽松,颜连章这许多年都没再添孩子,妾倒是又纳了两个,可没生孩子也翻不起浪来,家里只这几个,纪氏给这两个定的人家又好,倒摸了银子出来,明漪的嫁妆,就是比着明潼来办的。

    明沅明洛明湘都是五千两,到了明漪翻一翻,一万两银子的嫁妆钱,缎子不必愁,毛料也是明潼托人从北边带回来的,火狐腋献给了明蓁,银狐的给了纪氏,明漪得着一件白狐狸毛的。

    她原就生得艳色,年纪越长,越是美貌,白狐皮做成斗蓬,大雪天里头穿一身真红袄裙,便似画中走下,到陈家赏梅的时候,陈阁老夫人爱她得很,拉了她坐到身边,让孙子远远望了她一眼,见着她眼睛都不会转了。

    沣哥儿官哥儿两个,依照着颜连章的意思,便不能再往肥缺高位去找,算一算几个女儿的婚事已然惹人的眼,不说明潼这样合离再嫁,还能嫁给皇帝心腹的,便是余下几个,也都能排得上号,两个儿子只往清贵里去,只这两个守着不犯蠢,颜家从根上就倒不了了。

    沣哥儿定的是国子监祭酒的女儿,官哥儿是翰林院大学士家的女儿,颜连章也不指望他们当官能当出什么名堂来,似大哥颜顺章一般,从七熬到从五,就得花上一辈子,既清且贵,儿孙福气绵延不绝,就是对得起祖宗了。

    明沅买下了田地,可沣哥儿跟明漪却都不要她的,明漪越大越贞静,坐在桌前拢了手,微微啜一口茶:“我哪里就缺这些个,姐姐再不必操心了,姐夫的孝守完了,往后还要作官,少不得得应酬交际,我不少钱花。”

    不独不少钱用,还开了妆奁,取出一套火烧红宝石出来,说给明沅做头面用:“太太给我的,这东西也太惹眼了,到底也还不是品官呢。”

    纪氏疼她,这才送了这个,明潼出嫁的时候也有,可她出嫁就是世子夫人,再嫁是正三品的诰命,陈阁老家的孙子,可还不是官身呢。

    明沅拍拍她的手:“我拿了成什么样了,这是太太给你讨口彩的。”等她生日的时候,明漪还是把这套宝石嵌了头面送给了她,说是不定就能用得着。

    明漪出嫁那一天,颜家热闹非凡,几个女儿都回门陪着,明潼穿了一身真紫色的缎子衣裙,坐了车过来,大剌剌坐在命妇中间。

    明潼再嫁是锦衣卫的使挥使,这门亲事叫许多人下巴都合不拢,这一位还是上赶着去求的,里头那些事叫人传得不清不楚,郑衍倒是想闹的,可他却没能闹起来。

    便是外头传那早有私情的话,也不敢说出来,吴盟进郑家,那是圣人开了口的,若说这两个早有首尾,圣人可不成了拉媒的,再难听些就是皮条客,谁敢开这个口,只得噤了声儿,当着明潼的面还要奉承她,她如今这一位可是锦衣卫。

    枣生桂生汤一喝,就到了起轿的时候,外面鞭炮连声响,吉利话儿一串串的钻进耳朵,颜府门口贴得大红喜字,花轿嫁妆六十四抬抬抬插不进手去,绕了东城一圈,浩浩荡荡进了陈家门。

    姐妹几个送了小妹妹出嫁,明沅挺着大肚皮立在门边,人挤着人撞她一下,明潼一把伸手扶住了,明沅的手搭在她胳膊上,冲她微微一笑,明潼长眉舒展,回了她一笑,反手扶住了腰。

    明沅往她腰上一转,明白过来,掩袖而笑,明潼面上微红,撑着腰的手又抚到身前,明沅忽的明了,这哪里是恩爱,分明就是有了:“太太可知道了?”

    明潼点点头,却不再说话,转过脸去看着花轿抬出去,扶着明沅的那只胳膊一直没有松开,她有了身子,纪氏最后一块心病也就消了,吴盟再喜欢慧哥儿,总也不能没有自己的孩子,她转身看看纪氏,两个目光一碰,俱都轻笑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得容易》,方便以后阅读庶得容易第421章 早生贵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得容易第421章 早生贵子并对庶得容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