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苍黄

第528章 不知所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有时糊涂 本章:第528章 不知所往

延平郡王拉住缰绳,阎智和蒙逍这才赶到,俩人连忙拉住马,只是,两人的骑术都不怎么样,马有点不受控制,旁边过来两个兵丁将马笼头拉住,这才没闯进人群里。『延平郡王跳下马,拉过一个兵丁,低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唉,王爷,今儿多亏了柳队正,要不是他,这些人已经冲进曹内了。”兵丁显然还心有余悸。

兵丁告诉延平郡王,这些士子来了先是求见延平郡王,当时曹内的官大都不在,王洵带了大部分官员到城外巡查整顿库房去了,帝都极其附近有数百个粮库,最大的粮库可以存粮数百万石,最小的也可以存十多万石,这些粮食是帝都居民的保障,也是幽并的后盾。

幽州并州贫瘠,粮食从来不足,需要外地支援,此外,雍州凉州两州粮食也不足,需要帝都支持,凉州自然不说了,粮食从来没自足过,雍州则不然,雍北贫瘠,十年有七八年在旱灾,胡人还不时过境劫掠,当地民众常年困苦;但雍南却是沃野千里,土地肥沃,素有金雍南之说,但这个金雍南是不牢靠的,雍南的土地大部分掌握在关陇门阀手中,门阀士族不交税,所以,雍南的粮食,朝廷看得见,拿不着,雍州的粮食还是得靠帝都提供。

所以,漕运才如此重要,容不得半点差错,一旦出事,半个北方都要出点动荡。每年这个时候,度支曹都十分繁忙,检查各个粮库,为漕粮腾仓,这也是王洵提出要检查城外粮库,虽然延平郡王也知道他是为了避开清欠,可也找不出半点法子阻拦。

这些士子过来时,曹内都是些小吏,他们和曹内的兵丁出来阻拦,士子们见都是些小官,延平郡王不在,大都愤怒起来,试图冲进度支曹,曹内的官吏和兵丁不知道该怎么办,书院士子的社会地位很高,士兵不敢动手,况且士子中有不少习武,真打起来,那些普通兵丁还不一定是对手。

正当危急时,柳寒带了二十多士兵过来,一过来,柳寒便在地上划下一条线,告诉士子们,度支曹是朝廷府衙,冲击朝廷府衙,按大晋律以谋反论,镇住了士子。

士子们开始与他辩难,可上去两个都被柳寒给驳倒,这下士子也不敢轻易上去挑战,可又不想离开,便形成了围攻。

延平郡王轻轻舒口气,凝神细听。

“我知道,诸位是对赵大人的遭遇很不满,可是,诸位将矛盾针对度支曹,我们度支曹有什么错呢?”

“朝廷府库欠债,这是朝廷的银子,难道不该清?难道不该还?”

“这次清欠,不是针对赵大人一人,上有太原王,前将军,这样的朝廷高官,下有赵大人的普通官员,太原王和前将军府都封了相当的财物,诸位可以去打听,我有没有说假话。”

“赵大人清贫,令下官佩服不已,可诸位,清官也不能违反朝廷规章制度,如果,赵大人所欠银子不还,那么太原王前将军,还其他很多官员,他们的欠债要不要还?”

“赵大人之死,死在他的清高,死在他的清贫,当然,你要埋怨我们,我们也没办法,朝廷的欠债必须要追回来,朝廷有错吗?没有,我们奉命行事,我们有错吗?也没有,.....”

.......

士子们一个一个站起来,柳寒一个一个解释,数百人坐在那,柳寒不厌其烦,逐一解释,士子怒骂,他也不生气,依旧轻言细语,可若有人动粗,他也不客气,雷霆手段,让其知难而退。

蒙逍想要过去,延平郡王将他拦下,示意俩人随他从偏门进去。

三人悄悄从偏门进入曹内,曹内官吏看到三人回来,顿时松了口气,连忙向延平郡王汇报,前面与门口兵丁的汇报差不多,后面则多了守门兵丁不知的曹内之事。

得知士子围攻后,所有人都跑到门口去堵士子去了,柳寒现后,立刻派人将库房警戒起来,不许任何人靠近,同时让人通知宫里的延平郡王,然后才带人去了大门口。

延平郡王禁不住松口气,这库房内的账册是度支曹最要命的东西,这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他这个度支曹尚书恐怕就当到头了,不禁如此,削爵恐怕都难免。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暗叫侥幸,当初幸亏点名将柳寒叫来,否则说不定今天就出事了。

延平郡王还是不放心,亲自到库房去查看,库房前,禁军士兵刀枪出鞘,人人神情严肃,肃杀之气满院,率队的分别是程甲和彭余,俩人各带两什兵丁,守住院子各处,严禁闲杂人出入。

看过之后,延平郡王长长松口气,在一路上,他最担心的便是这两个库房,现在他终于可以放心了,他给程甲彭余下令,这两个院子戒严,任何人擅自闯入,警告后可先斩再报,一切责任归他。

蒙逍阎智也大大松口气,俩人的心思与延平郡王相同,都在担心这些账册,这里面的东西千万不能出事,否则整个朝廷都要大乱。

松口气后,阎智便要去前门,延平郡王叫住他,告诉他不用去了,大门那已经没事了,带着俩人回到公事房内,延平郡王疲倦的坐下,阎智和蒙逍同样也十分疲倦。

延平郡王心里十分后悔,不该将清欠之事交给阎智,结果闹出这么大的纠纷。自从得知赵治自杀后,延平郡王便感到此事没那么容易善了,暗中便警惕着,可那时也只是想到会有很多弹劾,没想到却是这些士子在冲在前面。

阎智却无所谓,他认为自己没错,他是按照皇上旨意在行事,赵治自杀是他自己想不通,既然当初要借钱,就该有今天的准备,朝廷已经数次下旨,让归还欠款,你自己迟迟不动,临到头却又说受辱,真是岂有此理!

蒙逍的想法又不相同,觉着赵治过于激烈,这么点事便一死了之,颇为不值,而朝廷清欠的手段太简单,欠钱就还,可这些欠钱的情景各不相同,赵治是压根还不出来,与太原王燕溱和前将军萧家完全不同,两者清欠手段当不一样,可惜,这阎智又是个激烈之人,一味用强,这才导致今天的局面。

三人都沉默着,各自想着心事,想着朝局可能出现的变化,想到这里,各自心里都有些揣揣不安,按照常理,出了这么大的事,朝廷多半要找个替罪羊来平息众怒,这只羊恐怕只能落在三人之中,可究竟会是谁呢?

阎智?蒙逍悄悄瞟了他一眼,阎智正端坐不动,目光平视院中,枝头上的花正绽开,白色的花瓣颤巍巍的,粉红色的花蕊上有蜜蜂在忙碌。

自己?蒙逍觉着不会,自己不过八品小官,而且,所有弹劾也不是冲自己来的。

王爷?蒙逍又悄悄瞟了眼延平郡王,延平郡王看上去有些疲惫,靠在椅子上,两眼微闭,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胡思乱想一会,蒙逍倒真有些疲惫,他不由佩服起柳寒来,那些士子很难缠,柳寒居然能与他们较量这么长时间。

茶,添了一次又一次,渐渐的成了白水,茅房也去了两三次,日头渐渐西去,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外面王府家丁进来问是不是要开饭,延平郡王不容分说将他赶出去了。

终于,延平郡王抬头打破沉默:“我们就先说说吧,这清欠是不是还要继续下去?”

“当然要继续!”阎智毫不迟疑的答道:“皇上若要清下去,就一定要清下去,这还有四成没清,再说了,那些封了的怎么办?就此解封,还是直接收回来?”

延平郡王在心里苦笑下,这真是个两难的事,刚才在御书房内,薛泌的话击中了要害,现在不能让,处罚了他或阎智,以后谁敢再接这个活?恐怕朝廷清欠便到此戛然而止。

“依卑职看,听皇上的吧,”蒙逍有点事不关己,轻叹口气说:“皇上说继续,咱们就继续,皇上若...,那就到此为止。”

“这怎么能行!”阎智腾地站起来,愤然叫道:“若如此,朝廷威信何在!皇上威信何在?!处罚我阎智可以,拉我去抵命都行!但清欠决不可停!”

蒙逍先是一惊,他没想到阎智反应居然如此之大,连忙端正下坐姿,冲阎智笑道:“阎兄勿急,你这性子也太急躁了,我是说皇上让停,咱们就是想收也收不了,是不是!”

阎智胸口不住起伏,呼吸沉重,在屋里来回走了数步,转身对延平郡王说道:“王爷,你要上疏力争!要争!”

延平郡王困难的抬起头,看着阎智,轻轻叹口气:“阎大人,别激动,皇上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少安毋躁吧。”

说到这里,延平郡王心念一动,似乎感觉到什么,可细想又不知道在那?

“王爷!”阎智脸涨得通红,高声叫道:“皇上一旦下旨,就晚了!”

延平郡王一阵烦躁,想要火,可看着阎智激动的表情,又强行将火气压下去,没有回答。

阎智死死的盯着他,蒙逍赶紧过来将他拉到一边,劝解道:“阎兄,你这性子,王爷没说不上疏,再说,王爷又不是尚书台,是不是要停,皇上还要听尚书台的!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赶紧将外面的那些士子劝走!”

“这才是正理,”延平郡王淡淡的说:“皇上若要作决定,很快便会下来,咱们最多明天就知道了。”

正说着,门开了,柳寒满头大汗的走进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苍黄》,方便以后阅读天苍黄第528章 不知所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苍黄第528章 不知所往并对天苍黄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