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冷香

第235章她会幸福的(大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紫凝 本章:第235章她会幸福的(大结局)

    北地中都一个看似简陋却带着低调奢华的院子里,看着面前的人,带着激动与欣喜,哥哥们好久不曾来找他了。

    现在的他没有辜负哥哥们的期盼,他现在虽然还不够抗衡那些人,可是在北地在中都,也不是谁都能拿捏的了。

    要是再有哥哥们的相助,他们曾经失去的,所受的一切,他一定都要讨回来。

    “哥哥们回来得正是时候,这次咱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他可是听说哥哥们跟随的肃王如今退隐了朝廷,不知去了何处。

    墨言看着这个最小的弟弟,冷漠的黑眸中带着欣慰与激赏,也有些恍惚,当初骨瘦如材走路都摇晃的弟弟,一晃眼,就成了如今偏偏如玉的俊逸的公子哥,在看那满是孺慕跟激动的眼神,让墨言胸腔升起一抹难掩的骄傲。

    他们几兄弟虽然不是同一支,可是却因为同样的原因走到了一起,如今也是算账的时候了,尽管这次他们需要借助别人的势力,可是只要能将敌人打入地狱,用什么方法又有什么关系,何况就算没有这份缘由,那个人的事情,他们兄弟也没有理由拒绝,只因那个人救了他们的似兄弟一样的主子。

    “是,这回咱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墨飞爽朗的一拍弟弟的肩膀,目光却是看向为长兄的墨言。

    “真的?哥哥们真的打算回来了?以后都不走了吗?太好了,太好了,我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一早就给哥哥们准备好了院子,哥哥们,你们是先看院子,还是先喝酒吃饭?”墨瞿尧得了准确的答案,偏偏俊公子的形象立刻粉碎,成了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拉着几个哥哥高兴得手舞足蹈的。

    这几个哥哥在他心里是兄长,也好似父亲,更是师傅,他的命是几个哥哥救下的,武功学识也是兄长们教的,他现在所拥有的,那一样没有几个哥哥的影子。

    可是几个哥哥却每天都屈居他人之下,是随时都可能有性命之危的影卫,到如今不仅没有一儿半女,就是连个家都没有,他心痛酸涩至于,更是满心的感激,现在他们能回来,他怎么能不欣喜若狂。

    “不必麻烦了,稍后咱们要启程去豫州”墨言看着弟弟高兴的样子,满怀安慰,可现在他们最要紧的还是要去豫州跟那个人汇合。

    一起商量该如何做?

    “去豫州?哥哥们也知道了。要是真的让那四方镖局跟青城联姻成功,以那四方镖局跟那些人的关系,对咱们很不利。哥哥们是不是已经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墨瞿尧的笑脸瞬间隐没,冷厉跟凌寒之意染上黑眸。

    “什么?”墨飞在几兄弟当中是直率的一人,性格也是最冲动的,本来他的性格不适合做贴身的影卫,不过有墨言在一边压着,时时提点着,才勉强胜任,现在在自己的地方,又突然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一口茶喷出来,惊呼道。

    “大哥,这青城城主难不成好日子过腻歪了,想找不自在不成?”

    别人查不到,可是他们几兄弟是谁,可是掌管着肃王身边的情报网跟暗势力的,青城城主跟沈家三姑娘的事情,他们可是有过听闻的,况且当初凌瑾在京城可没有特意的隐藏行踪的。

    可是现在居然要娶那四方镖局的姑娘,他不是嫌日子过得太好?是什么?

    “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墨言转头看向最小的弟弟,这个消息他们都没有收到,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而且据他所知,这青城城主对沈家三姑娘可不一般,再说了四弟也没有说错,得罪沈家人,可不是什么明智的,更何况,他也不觉得那四方镖局有什么特殊,特殊到让青城城主冒着得罪沈家的风险联姻。

    “大哥,是这样的,我在那里面的探子前几天来信告诉我,那妖妇这几天去了豫州跟青城城主的老夫人见面,就是为了这件事,再多的就没有了,毕竟那里面的消息很难探出来”墨瞿尧看几个哥哥的反应,心里纳闷,怎么几个哥哥一点担忧都没有,反而有种幸灾乐祸在里面。

    “大哥,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不作不死啊”墨白看向首座的大哥,深邃的黑眸闪烁着精光,本来他们还担心,那位主子是一时的兴起,现在这么一来,只怕。

    呵呵。江湖三方霸主,他们居然一下就得罪了两个,还有一个地下霸主的凌霄山庄以及一个逍遥山庄,两个当朝王爷,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因为这个消息,墨家兄弟取消了南下的决定,趁着那妖妇不在的这段时间,暗中筹谋着一切,可是一番筹谋之下,他们才知道在他们不知不觉中,那妖妇在中都乃至势力已经扩张到了他们心惊的地步。

    “大哥,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墨白来到书房,微蹙着眉头道。

    墨言也有这种感觉,可是他们是当朝王爷的影卫,对政权有着相当的敏锐的触觉,那妖妇很多势力已经渐渐朝这方面发展了,难不成他们还想要。墨言被这个猜测惊出一身冷汗。

    不会的,不会的,别说他们没这个能耐,就算有这个能耐,他们还真当他们主子跟贤王是摆设不成?

    “他们还没那个能耐?”

    “大哥我自然明白那里面的实力,我担心的是那妖妇?”墨白知道大哥的想法,可是他就是不放心,要是到时候那里面的人真的有这个想法,等事情爆发,他们会不会被牵连先不计,只怕还会连累到主子。

    墨言闻言本就冷漠的面容更冷了几分,他们兄弟不是没有怀疑过那妖妇的来历,可是他们怎么查都查探不到她在临海村之前的信息,也去四国之间查探过,可都没有相应的消息,也就放开了,可是现在被二弟再次提起,墨言不知为何,心里也涌现了不安。

    “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让下面的人注意”

    墨白点头,他明白大哥的意思,这件事确实不适应张扬,看大哥沉思的样子,就想退出去,却被来人打断。

    “大哥,二哥,你们看这个,你们说这是什么意思?”墨瞿尧拿着一个帖子走进来,满脸的疑惑。

    墨言跟墨白看到那帖子上的名字,愣了一下,最后相视一眼,同样有着疑惑,不过这两人的到来,应该不会是坏事,这一点他们还是能够肯定的。

    “你立刻到大门口迎接,另外吩咐下去倚墨楼设宴”

    “大哥,你是说倚墨楼?”墨瞿尧惊了一下,要知道这倚墨楼可是最好的院子,也是他们这院子正中央的主院,也是有着墨家影子的一个院子,现在将这两人请到哪里不是会。

    “按照大哥说的做吧,至于你担心的,说不定人家心里已经了然于胸了”墨白明白大哥的意思,如果他们成功,必定要与这两位打好关系,更甚至,这两位找上门来,必定对他们的身份有所了解,他们遮遮掩掩的反而落了下成。

    墨瞿尧本来也有接下帖子的意思,却没想过暴露自己的身份,可现在既然大哥开口了,他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就这么肯定,一会会有人出来迎接?”凌瑾看着身边,只到自己肩膀高一点的少年,他可是清楚,这墨家公子可是一直隐藏着身份的?要不是自己一次无意路过看到那一幕,也不会知晓这墨家堡除了现在的嫡系一脉,还曾有一个脉也是嫡系。

    “不相信我,你可以走啊”沈明轩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给凌瑾,这么孩子气又幼稚的举动,看得凌瑾一愣,这个小舅子在外可是极为注意形象的,他这么无所顾忌的样子,他还只在沈家的时候见过,又或者是有沈家人在的时候才能看得见。

    现在他这样。是表示接受自己是一家人的意思?

    有的时候他感觉沈家人很难接近相处,可是有的时候他又觉得沈家人是那样的亲切,沈家的氛围是那样的让人眷念!

    奇怪却可爱的一家人!

    “话说,你那什么母亲去给你定亲了,你怎么不去看看你那未婚妻是什么摸样啊”一想起那个消息,沈明轩就浑身不爽。

    “我母亲在青城,正受着香火呢”凌瑾也没有了最初了诚惶诚恐,怕这小舅子恼自己了,毕竟自己的态度在这里,更何况现如今的青城,还没有谁能左右他的决定,更没人可以决定他的事情。

    本来还觉得那个女人安分,多养一个人他也不在乎,可如今。那也就没必要留着了。

    “两位贵客到访曲尧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对外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所以墨瞿尧的姿态摆放得很低,不过也仅是在言语上,做派也带着大气与爽朗,让沈明轩对他的第一印象打了个满分。

    “曲公子客气了,小弟这次来是有事找墨言大哥商量的,还请曲公子引荐引荐”别人真诚,沈明轩自然也不会扭扭捏捏,直接道出了此行的目的。

    倒是让墨瞿尧愣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就笑着在一边领路,一边给身边的人示意,让人去请大哥他们过来。

    中都沈明轩他们的动向,沈青青姐妹是不知道,他们此刻正关注着青城老夫人的动态,沈萱萱之前本来还气恼凌瑾的负心,此刻却只有满心的心疼,心疼他从小就生存在狼窝一样的青城,身边都是一些吃人的虎豹。

    就是拼死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一些苍蝇在一边算计恶心人,要不是姐姐告诉她,不要听风就是雨,要小心求证之后才过心的话,她说不定就误会大哥哥,跟大哥哥闹起来了,这不就正合了那些人的意?

    沈青青现在不方便,每天也就是动动嘴皮子,听听消息然后根据这些消息给予一些建议。

    可是今天午休起来,枕头边上却多了一样东西,一样让她好似镜子一样的心湖起了风浪,一块木板,上面刻了几个字,来人知道她看不见,所以才用这样的方法给她写信条。

    ‘对不起。’

    沈青青愣愣的抚摸着木板,之后忍着心头的波动,神色平静的将木板收到了床头的小木匣子里面,让对面屋顶的人一时摸不透她的意思,她这是接受他的道歉了,还是。真想下去问问,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一急近,她又逃得无影无踪。

    看了不知道多久,知道双腿都有些麻木了,男子才转身离开,等到了住的地方,才恍然想起,她没有丢掉而是收起来,是不是说她没有原谅却也没有排斥,滴水穿石,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在给他机会,给他解释的机会的。

    给他说话的机会的。

    于是这一天起,每次沈青青醒来的时候,枕头边上总会有一些小玩意,比如手链,比如一束鲜花,要么就是一个木板。

    甚至是一些小吃食,沈青青吃完后,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她跟铭之间终究还是要有个了结的,不管是分开还是。

    “我们谈谈吧”

    话音刚落,空气中就传出一阵疾风,一个高大英俊却带着憔悴的男子出现在房间里“青儿”

    铭少是激动的,快一个月了,青儿终于愿意见他,愿意跟他谈话了,这一个月他什么心思都想了,要送的东西也快黔驴技穷了,幸好,青儿今天开口了。

    听着那满含激动却又忐忑的声音,沈青青心中酸涩,她心里很清楚铭对她的感情,也很清楚他对那个什么易梓汐没有多余的心思,可是那次自己那么满心期待他的出现,最后却是那样失望,再有那些流言。

    说到底她们是输给了命运,上天让她瞎了,将她的骄傲打得粉碎,也将她的自信贬到了尘埃,所有人都再说,铭现在是权倾一时的王爷,不久将来就是稳稳的储君,她一个瞎了眼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让天下的人接受她成为一国太子妃,就算接受了,将来自己也没有立场来拒绝那些三妻四妾。

    她不可能让自己沦为所有后宅女人中的一个,为了一个男人斗得你死我活,最后再一点一点的失去自我,如果那样,她宁愿一个人过一辈子,抱着自己仅有的自尊,骄傲的活在自己建立的王国里面,在那里,她唯我独尊都不为过。

    可是这个男人锲而不舍的找来了,为了表明他的态度,他甚至毫无手软的处理了他的生死兄弟,这个月来,他虽然一次都没有出现在面前,可是她知道她就在不远处守着,风雨不改,那不是多么珍贵却足够心意的小东西,她不是铁石心肠,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可是他们真的没有可能了。

    “你不要在浪费时间了,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你会找到一个更适合你,更爱你的女子的”

    铭少感觉所有的热情都被这一盆冰冷的水给熄灭,为什么,他明明感觉到她对自己还有情谊,也明显软化的迹象,为何还是得到这样一句话?

    “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一定改,上次我不能及时赶到你身边,我知道是我的错。也知道我一直忽略那些传言,以为只要我明白只要你就够的态度,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以后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不要否定我。”

    “自你十岁那年咱们相遇,你就慢慢的长在了我的心里,如今已经融为我的骨血,放弃你,就等于让我放弃我自己,你要我如何放弃。青儿,不要这么残忍的对我好吗?”

    沈青青在他怀里没有挣扎,听着他那近乎卑微的恳求,她的心何尝不痛,这么多年的一路相随,纵容的维护,要割舍,痛的怎么可能只有他一个。

    “可是人不可能跟天斗的,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我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让我接受与人共侍一夫,也绝对不可能,所以。”沈青青的话没有说话就被打断了。

    “哪有别人,不会有别人,我只要你一个,如果我违背这个誓言,就让我死无葬身之地。青儿。我不需要你委屈自己,也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委屈你。眼睛看不见,我就是你的眼睛,不要在拒绝我了好不好”铭少收紧双臂,紧紧的抱着她。

    就怕一个不小心,她再次从自己的身边消失。

    “可是你不是一个人,你的身后站着无数的人,她们不会同意的。还有我也求求你,给我留一点自尊跟骄傲好不好,我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沈青青见怎么说都说不通了,心里感动之余更是烦躁跟愤怒。

    猛的一把将铭少推开,脸色激动“你知道在三河村的时候,我有多么的无助,多么的希望你能够到来,可是我等到的是什么?那易梓汐如果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她怎么会越来越疯狂,你可知道要不是凌瑾的出现,在三河村我们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你又可曾知道,我在北上之前,我在哪里?我在皇宫,你可知道我并不是逃婚,而是被人带走的,来人就是不想我们定亲,因为我一个瞎子不配成为你皇家的儿媳。呵呵。可就是这样也还不放心,非得让我交出剩余的影卫,要不是我利用叛臣余党作为交易。我已经死了。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死了”

    铭少听着那声声的控诉,反佛坠入了冰窖,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在他没有察觉的时候,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让他的丫头受了这么多的委屈。此刻他真恨不得给自己几刀,为什么那个时候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说到底还是他大意了,没想到父皇他居然还藏着最后的底牌,父皇也还真是了解自己,想着只要将丫头带离自己身边,或者是除掉她,自己将再无心思在朝堂,那皇权自然也就会再次回到他手上,毕竟大哥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半生不死了。

    说什么叛臣余党,不过是他想要卸磨杀驴罢了。不杀丫头不过是担心被引起沈李两家的反弹,毕竟经过沈家整肃一事,他清楚的明白沈家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拿得下的。

    帝王无情,此刻他感知得那么彻底。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无能没有保护好你。但你放心,绝不会再有下一次,他再也不会有下一次的机会”

    “青儿,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不要离开我,离开了你,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以后的日子。青儿。”小心翼翼的抱着这个哭得不能自己的人儿,那滴滴的眼泪就好似滚烫的油一样,灼伤了他的心,烧得他五脏六腑都搅得疼。

    “啊。”沈青青逃不开,只能挥舞着拳头,一拳又一拳的打在铭少的身上,可是铭少却好似没有感觉一样,任由她发泄。就算是被咬得血肉模糊也没有动弹丝毫,最后沈青青一声大吼,惊得五邻六舍都抖了一下。

    沈萱萱在不远处看着,听着那痛哭声,心绪复杂,她自然不希望姐姐再跟这个混账男人搅和到一起,可是也同样清楚,想让姐姐哭,只有这个男人有那么一分的机会,现在自己没有猜错,可是。

    青歌没有沈萱萱那么复杂,在她心里,不管姑娘做什么决定,他们十二护卫都支持,只要姑娘高兴就好。

    不知哭了多久,沈青青在铭少的怀里睡了过去,铭少不敢走开,他怕自己一离开,丫头也就又不见了,沈萱萱进来看到他,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让开”

    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瓷瓶倒出两粒药丸,给沈青青喂下去,然后也期待家忐忑的守在一边,铭少一开始还有些疑惑,可是当脑海里想起堂兄曾跟自己提过的复明的要求,眼底划过一道耀眼的光亮。

    西域老鬼的医术毋庸置疑的好,没有意外的沈青青的眼睛,在大哭一场之后渐渐出现了光亮,她也知道了,自己一直看不见的原因是为什么,她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原来一切都是庸人自扰,复明明明那么简单,可是却。不过也因为这个,她更了解了铭少对自己的心意,复明之后的沈青青,自然也恢复了以往的张扬与自信。

    欠她的自然要拿回来,这次她也不会在因为任何人而手软,他不是那么在乎自己的皇位吗?那她就亲自夺了,她不是说自己不配为皇家儿媳吗?她还就偏要做做看。不仅如此,她还要开创后宫无妃的先例。

    她也有这个资本不是吗?

    沈青青的事情解决,接下来就是沈萱萱的了,因为这两天沈明轩跟凌瑾就要过来了,那个什么青城老夫人,被沈萱萱用方法给留了下来,婚事自然也就一直停在这里。

    沈萱萱很好奇他会怎么处置,可是真等凌瑾过来的时候,处理得却是那么雷厉风行,却又平淡无奇,因为凌瑾直接用城主的权利,将那个什么老夫人给逐出了青城,至于那什么墨家堡的老夫人,呵呵…灰溜溜的回去,等待她的却是墨家堡易主,曾经的墨家堡成员都被肃王带走,关进刑部大牢,至于她为什么会相安无事的回去,自然是为了吊出她背后的势力。

    至于怎么拿下墨家堡的,自然是简单而粗暴的办法,直接打了进去,本来墨家堡的地盘就是兵家险地,各国都相争的地方,当然这次能够这么顺利打下,并且没有跟东獠有冲突,沈明轩在里面起了决定性的关系,他的好兄弟木尔泰现在可不再是可有可无的九皇子,他现在可是除了他的嫡亲皇兄三皇子之外,最得东獠皇帝喜爱并信任的皇子了。

    因为什么呢,自然是因为他带回了一种高产的农作物,而这个农作物就是青云小庄一直不曾外泄的玉米了。

    不管是因为兄弟情谊,还是玉米的馈赠之情,木尔泰都会给沈明轩开这个面子情,压制边境的军队。

    时隔将近一年,再次踏足京城,沈青青恍如隔世,想当初离开的悲凉,再次回来的激昂,在看看身边这个跟牛皮糖一样粘着不放的人,沈青青真的要哭了,她都答应回来了,为何他还一副自己随时会消失的样子。

    回到沈府,沈青青看到站在门口的人,一愣,随即满心欢喜“大哥,大嫂你们怎么回来了”

    “爹娘收到了四弟的信知道你们要回京城,让我跟你大嫂出来照顾你们。再者你大嫂也想家里人所以…爹娘说他们年纪大了,就不回来了,只要咱们时常去看看他们就好”沈明辉是老实人,沈青青一问就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文媛媛虽然知道夫君回来有自己的一点原因在,可是没有说出来也没有那么大的感触,现在听到,她的眼眶就红了,她是幸运的,嫁了一个好婆家,得了一个最疼人的夫君。

    “对了,不是说三妹跟你们一起吗?怎么没见到”

    “别说了,女生外向,跟人跑了”

    沈明辉一噎,这个三妹还真是。不过谁让自己妹妹就是这么个性子呢。不过好在那凌瑾是个靠谱的,否则他还真放心不下。

    “快被在门口说话了,都进屋吧”沈耀文两口子也回来了的,武燕见都堵在门口,就笑着建议道。

    “呀,二婶你怀孕了。二叔。恭喜恭喜呀。现在走路都在飘了吧”沈青青打趣的看着沈耀文。

    “飘什么呀,头疼着呢,这个孩子可着劲的折腾呢,看你这个姐姐回来,会不会安生一些”要不是有好的补品吃着,燕儿还不知道瘦成什么样了,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的。

    不过看侄女不仅眼睛看见了,也恢复成了以前鬼精灵的样子,沈耀文也是高兴的。

    “你快回去吧,你这么久没回来,肯定很多事”沈青青嫌弃的赶着铭少。

    “可是。”

    “好啦,我都回来了,就不会走的,你快走吧”铭少最后还是争不过沈青青,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虽然少了沈耀武夫妻跟小五,可是今天也算是大团圆了,成晋一家子跟刘金海夫妻以及刘絮霞小两口都来了。

    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知道月上树梢才散场。

    第二天沈青青醒来就摩拳擦掌的想要大干一场,可是却被弟弟明轩给截胡了,说什么一切在她回京之前已经处理了。

    肃王在他们之前回宫,就已经帮着拿下了皇帝手里最后的底牌,也拿到了尚让的诏书,当然这个皇帝不是肃王而是铭少,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让铭少尊现在的皇后为皇太后,并且宽待王家二房一脉,至于他自己,也就是得个亲王的位置就好,只是不办事而已。

    去了逍遥岛一趟,他是彻底想明白了,干嘛非得当那个累死累活的皇帝,坐在那个位置,就是正常人也得变不正常。

    当然,铭少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他经过墨家堡一事,可是深刻的认知到肃王的底蕴,所以对于墨家堡的后遗症就全权交给他了,而且那个吏部跟工部也一并给了他,想要偷懒,门都没有。

    皇后经过这么多事也想得很开,谁当皇帝都无所谓了,只是她很忧心儿子的终身大事。

    “承儿啊,你这府里除了几个早年纳的侍妾一个侧妃,这正妃一直空着也不是办法啊,还有就是这孙子,母后什么时候才能抱得上啊,你跟母后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母后帮你看看好不好”

    “母后,儿臣已经有了人选,只是她还太小,过些时候再说吧”

    “年纪小点没事,先把人给定下来嘛。这备嫁跟准备下来,也差不多了不是?是哪家的姑娘啊,母后这就派人去下旨去”皇后是真的急了。

    “母后是二舅家的若雪。她性子温和不喜争斗。儿臣觉得不错”女人的疯狂肃王是领教过了,也见识过,见母后这么急,脑海里就浮现了那个故意扭伤脚给自己打掩护的身影。

    反正也娶不到自己心仪的人了,娶她也不错。

    皇后一听这人还是自己娘家哥哥家的姑娘,立刻就欣喜若狂,现在自己娘家也可是败落了,要是承儿娶了娘家侄女,那王家多少也有些依仗不是。

    王家二房得到皇后的懿旨,都有些呆,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惊喜啊,虽然肃王没有得到那个位置,可是以贤王对肃王的信任,以后必定也不会差了,他们有一个亲王的女婿,以后他们王家的路必定会好走得多。

    一个月之后,皇帝正是退位,铭少毫无疑问的登上了皇位,肃王为亲王,郭逸明继续为丞相,成晋是户部尚书,工部跟吏部则是肃王负责,而其余的皇子都被赶出皇宫另立府邸,那些宫妃则送到了皇家一出别院继续伺候那个太上皇,只是彻底没了自由,宫里只留下了两位太后,是的,铭少不仅尊了皇后为太后,白贵妃也是太后,只是分了东西太后罢了。

    经过一个月的整顿,朝堂自然是井井有条,至于西丹跟西域那边,铭少很豪爽的还给了他们,从中选了一个比较弱的皇室子弟,让他们只要年年上贡,俯首称臣就是。

    李元棋父子留守了西北,李老太君最后还是没有给儿子娶平妻,因为李元棋不同意,他想着反正儿子也有三个了,娶不娶也没什么关系,所以就一直镇守在西北,除了一年回来看望一下母亲,钟氏是彻底淡出了李元棋的视线。

    李辰萧兄妹很无奈,可是因为娘让爹跟姑姑离了心,姑姑从走了之后再也不曾回来过了,爹怎么可能原谅娘呢,何况娘现在变得越来越尖锐,就是他们都不太愿意去她的院子了。

    铭少登基快半年了,可是一直都得不到沈青青的松口,这天正在以前王府的书房想着法子,一侍卫匆匆忙忙的撞进书房“爷,不好了,不好了,沈小姐她。”

    某男一听人名立刻站起身来“又跑了?”

    “不是,不是,是跟墨少主一起”游湖去了,侍卫话还没说完,书房已经没人了,只见那张太师椅在摇晃。

    铭少一边往外走,一边咬牙切齿,这个墨瞿尧好大的胆子,明知青儿是自己未来的皇后,还整天的往沈府跑,说是想要请教什么冶炼之法,谁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

    “你倒是有兴致,居然给你找了这么一个风景怡人的地方”沈青青这时候根本不知道有人已经眉毛着火了,她正吹着威风,闻着鼻尖似有若无的花香。

    “既然青姑娘喜欢,不知道在下的那个提议,青姑娘考虑得怎么样了”现在的墨家堡跟以前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他着急啊。要是有了那个冶炼之法,能够提高铸剑的质量,以后他们墨家堡害怕恢复不了?

    “你上次说的那个吗?我可以答应,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们墨家堡名下的矿山多,但是有些东西流落在外太多,对朝廷可是不利,所以你们得保证,每年不得流落出去太多,并且一旦朝廷有需要,你们得优先朝廷”

    “啊,没问题,没问题。咱们现在就回去找人签订合约吧”墨瞿尧不傻,这人可是妥妥的未来皇后,她这么要求不就是让他与朝廷立契约吗?

    铭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人,一肚子怒气的回了王府。可是回到王府,却见到一个让他满头包的女人,这个女人怎么他都躲到王府来了,还锲而不舍呀。

    要不是看她是小舅子兄弟带过来的人,他真想一剑劈了得了。

    “谁让你进来了”

    “皇上,咱们两国如今是兄弟之盟,我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呢”

    “朕有皇后了,再说了,你喜欢朕就要答应?哪国的笑话”铭少一脸不耐的走进去,丫头过来上茶,他正低头喝茶,另一个丫头跑进来“爷,爷。墨少主等人来了”

    “不见。”铭少正一肚子火了,此刻又听到那个男人的名字,想了不想的摆手拒绝。

    “哎,还真是抱歉,来的不是时候,你们继续不打扰了…”一个悠扬且清淡的女声响起,铭少看到沈青青,先是惊喜,可是听见她的话,立刻就瞪眼想要起身,却被某物缠住。

    “啊…”一声惊悚的嚎叫响彻京都上空,一边的人啧啧叹息,太不懂怜香惜玉了,京都众人以为大白天的闹鬼了。

    沈青青看着格桑的腰,都替她感觉疼。

    “你。你,我讨厌你”格桑说完就哭着跑了。

    墨瞿尧也为大蜀国皇帝的冷漠感到心惊,不过这青姑娘倒也值得这份帝王真爱,自己来这不就是因为这个青姑娘一心为皇帝而过来的?

    铭少让兵部的人跟墨家堡的人接洽,就没有在理会了,他现在最急切的就是让青儿答应嫁给自己。

    从含汐的嘴里得到了提点,他让人在沈青青的院子里点上了一千根的蜡烛,围成一个心形,拿着花等着众人将沈青青带过来。

    沈青青今天也感觉很奇怪,莫名其妙的大嫂吃晚饭就拉着自己东拉西扯,就是不让自己回院子,现在又一窝蜂的跟着自己,心里带着疑惑走进院子,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的。

    在看那个在火光中带着温暖带着炙热光芒的男子,手上那娇艳欲滴的牡丹花,沈青青真的被震撼了,女人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活了两辈子,第一次有一个男人用火一样的热情跟坚持不懈温暖了自己。

    他或许还有很多不足,可是生活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幸福的生活需要两人的努力经营与维系,但她相信这个男人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嫁给他,她会幸福的。

    ------题外话------

    紫凝谢谢大姐的支持。这本到这里就结束了,沈青青会幸福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寒门冷香》,方便以后阅读寒门冷香第235章她会幸福的(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寒门冷香第235章她会幸福的(大结局)并对寒门冷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