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老公宠昏小妻

V74 后悔已经无济于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暮秋晚晚 本章:V74 后悔已经无济于事

    秦木集团,总裁办公室。

    吃了午饭,秦寒城问身侧的秦晓东:“这段时间我们掌握到的证据全部都交给警方了吗?”

    秦晓东点点头:“是的,总裁,全部都交给了警方。对宋唯希,我们一共有三个方面的指控。第一,三个月之前,宋唯希指使他的手下非法绑架拘禁了您跟我长达十几个小时;第二,在一年前,宋唯希为了拿到郊区的某块地皮,让他手底下的打手殴打住户并且半夜放蛇强拆;第三,昨夜在g城宋唯希让其手下保镖雇佣赌徒故意伤人!这三件事情,均有人证,宋唯希这次想逃是逃不掉了!实际上,这几年他做过的缺德事又何止这几件呢!宋唯希的前妻就是因为看不惯他的所做作为才选择离婚的。”

    秦寒城满意的点点头,抿了抿唇,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快到下午一点钟了,“我想,宋唯希吃了今天的午饭就该进局子吃牢饭了。”

    扳倒宋唯希也是秦晓东非常想做的事情,“是这样的,据我所知,警局的人已经拿到了逮捕令,正在赶往宋氏集团。”

    秦寒城眯了眯眼,摸着下巴道,“晓东,你说宋唯希会畏罪潜逃吗?”

    “不会的,我派人留意了宋氏的那边情况,宋唯希早上来公司了。”

    “嗯,晓东你这事情办得很好!辛苦了,等忙过这阵子放你几天假,该结婚就结婚吧。”

    秦晓东也正想请假呢,苏可馨的肚子一天一天大了起来,等着要结婚。他笑着说,“谢谢总裁。不过,这次的事情也多亏了莫爷,他的人办事效率很高,如果不是他们帮忙,没那么快抓住那个逃跑的司机,晚一步,那个人就上船跑路了。”

    “嗯,当然了,亲生女儿受到了伤害,莫爷肯定很心急。”

    秦寒城很想看看宋唯希被戴上手铐的那一刻,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起身道:“晓东,走,我们去送一送宋唯希那只老狐狸。”

    秦晓东拿起车钥匙,应道:“是,总裁。”

    坐进车里,在去往宋氏集团的路上,秦寒城给宋唯希打了一个电话,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有人接听,秦寒城语气轻松的说道:“喂,是宋总吗?”

    宋唯希听说税务局的人今天要来查账,此时正焦头烂额的在整理账目,不耐烦的问道:“你哪位?有什么事吗?”

    “我是秦寒城。”

    宋唯希顿时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握紧了手中的电话。秦寒城从未给自己打过电话,今天却主动打给自己,这有点诡异啊!

    宋唯希皱了皱眉,“姓秦的,你觉得我跟你有话说吗?”

    秦寒城铿锵有力的说道:“当然有话说,远的不说,我们来说说昨晚的那场车祸。那真是太惊险了,幸亏都先生救了我老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老天保佑我老婆肚子里的小宝宝没有受到影响!我当时就在想啊,谁他妈的敢伤害我的老婆孩子,我就让谁受到应有的惩罚!”

    宋唯希心里咯噔了一一下,装聋作哑道,“秦寒城,你跟我说这些干嘛?那都是你的事情,跟我有关系吗?”

    秦寒城在电话里低低的笑着,“呵呵……我是想告诉某人,坏事做多了,总会有报应的!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呢?等着吧,报应就要来了!”

    宋唯希是个骄傲自大的男人,他还不知道秦寒城默默的收集了关于他的很多犯罪证据,依旧嘴硬道:“切,你以为我宋唯希就这么轻易的被打倒?开玩笑,跟我玩?你还嫩了点!别特么的指桑骂槐的,我不爱听!”

    秦寒城眉头一挑,“哦?是吗,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宋唯希,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我好像没有说过某人是谁,也没有提过你的名字吧?”

    宋唯希暗自咬呀,气急败坏道:“挂了,真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秦寒城勾唇笑笑,姓宋的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装蒜!他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宋唯希一再的咄咄逼人,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宋唯希放下手机,心更慌了,他问身侧的保镖,“秦寒城那小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他打这个电话给我,像是胸有成竹的抓住了我的把柄似的。”

    保镖十分不安的挠挠头:“好像听手底下的人说过,最近有人一直在暗中调查我们。该不会就是秦寒城手底下的人吧,他一定还对我们绑架他的事情耿耿于怀。”

    恼怒的宋唯希对着保镖的脑袋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你他妈的什么叫作好像?你为什么不早一点汇报这件事情?你他妈的现在才跟我说,有毛用啊!我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反正你也跑不掉了,等着一起倒霉吧!难怪人家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笨蛋,蠢货!”

    此时,门外有人敲门。

    宋唯希怒道:“进来!”

    秘书小姐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哆哆嗦嗦的说道:“宋总,不……不好了,警……敬察来了。”

    宋唯希心底一凉,心想这下子真的要完了,对着秘书小姐面目狰狞的吼道:“滚!”

    秘书小姐吓得花容失色,踩着高跟鞋嘚嘚嘚的跑了。

    一听到警察俩字,做了亏心事的保镖双腿打软,紧张的连说话都结巴了,“老……老板,我们怎么办?要不,跑……跑路吧?”

    宋唯希站在落地窗前往楼下看了看,有好几辆警车停在了楼下,回头怒瞪着保镖,怒吼道:“跑,跑你个头呀!你他妈的平时做事情不把屁股擦干净,现在惹出事情来,知道害怕了?还能跑到哪儿去?这儿是我的家,跑了和尚能跑掉庙?”

    保镖的脸都吓绿了,“老板,我不想死!”

    宋唯希真后悔怎么雇佣了一个怎么怂蛋的保镖,随手操起一个烟灰缸砸在了保镖的胳膊上,“死你妹呀死!犯这点事你想死还不给你死呢!顶多吃几年牢饭!”

    想象着以后在狱中的生活,宋唯希的心里一阵慌乱,他是男人吃点苦可以忍受,他的老婆沈雅欣怎么办?那个虚荣心大于一切的女人,会等着他吗?

    此时,办公室的门被“砰”地一声从外面推开了,几名警察走了进来,亮出了手铐,“宋唯希,还有你的首席保镖,你们俩被捕了!”

    “被捕?你们搞错了吧?”宋唯希原先以为自己最多会被带去警局问个话,走个形式,现在怎么直接就被捕了呢。

    其中一名警察把手铐套在了宋唯希的双手上,咔嚓一声落了锁,神情严肃的告诉他:“宋唯希,你涉嫌故意绑架罪,故意伤人罪,还有指使他人故意杀人罪……等等,跟我走吧。”

    “不是,哪里来这么罪呀!”宋唯希一下子愣住了。

    警察同志义正辞严的说道:“宋唯希,对于你的每一项指控我们都有足够的证据,带走!”

    宋唯希和他的笨蛋首席保镖双双被戴上了手铐,准备押送到看守所。

    这一突然的举动,引来了公司里员工的骚动。天哪,老板被抓,公司还开吗?工资还发的出去吗?

    宋唯希对他的助理吩咐道:“赶紧打电话请我们公司的律师来见我。稳住员工们的情绪,不管我怎样,公司照常营业,我不在,让公司的高层人员来管理。对了,还有,暂时先别告诉夫人我的事情,以免她担惊受怕。”

    助理跟随宋唯希好几年了,一直忠心耿耿,今天突然遭遇这样的变故,顿感唏嘘,连忙应道:“好的,老板,您就放心吧。您交代的事情我都会做好的。”

    宋唯希深深的叹了口气,留恋的目光四下看了看,他今天离开这里,也许暂时就回不来了,心中思绪万千,很不是滋味。这下子人丢大了,自己一定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无所谓了。自打他答应帮助沈雅欣出口恶气开始,他就预料到自己会有那么一天。

    人一辈子,谁还没有个疯狂的时候啊!为了今生挚爱的女人,他不后悔!

    在很多员工惊诧的目光中,宋唯希被警察带出了公司,带到了楼下,在准备上警车的时候,他看见秦寒城站在围观的人群中,深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看着。

    宋唯希唇边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哼,原来一切都在秦寒城这小子的掌握之中,刚打完电话,就亲自来等着看笑话了!行啊!

    “警察同志,能不能稍等一下?”

    “可以。尽量快点。”警察同志紧紧跟随在宋唯希的身侧。

    “好,谢谢了。”

    宋唯希走到了秦寒城的面前,此时的他反而淡定了,面不改色心不跳,表情淡然的盯着秦寒城,“小子,可以呀,背后在我身上花了不少的心思啊!”

    秦寒城背脊挺得笔直,唇角勾笑,“宋总过奖了!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没想到宋总这些年挺能折腾的。别的不说,就说说我吧。一开始是绑架拘禁,后来又是快递毒蛇,再后来就是让人打砸我朋友的咖啡屋,再后来就干脆直接升级企图杀人了!你对我做了这些,我还袖手旁观的话,那就太怂了!也许你忘了,我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只不过,你走的路是黑道,我走的是光明正大的道路!”

    宋唯希轻哼一声,“呦呵,一件件记得还挺清楚的。姓秦的,你以为你就这么空口说说,就能治我的罪了?你未免太天真了!”

    秦寒城胸有成竹的笑笑:“那就等着瞧吧,宋总,保重!”

    宋唯希如刀的目光狠狠的在秦寒城的脸上掠过,暗自咬咬牙,握紧拳头,在警察同志的催促下上了警车。

    望着警车远去,围观的人群一阵议论,大家脸上的表情没有同情和惋惜,有的是坏人终于伏法的大快人心。

    “啧啧啧,这就是坏事做多了的下场。”

    “是啊,平时没少被他欺负,他仗着财大气粗,硬是不讲理,他做什么都是对的,别人做什么都是错的!”

    “哎,要我说呀,这个宋唯希有今天的下场,都是因为他娶的那个女人,那女人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

    秦寒城默默的叹了口气,对身旁的秦晓东说:“走吧,事情终于结束了,接下来就等宣判了。希望通过这件事情,让沈雅欣那个女人能够得到一点教训,成天羡慕嫉妒恨,最后伤害的是自己!晓东这几天你辛苦了,把我送到郊区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好的,谢谢总裁。”逮捕了宋唯希,秦晓东也终于松了口气,至少不用担心那混蛋再出什么幺蛾子。

    秦寒城很想第一时间见到宁夏薇,告诉宋唯希被抓的事情,终于能给她一个交代了。他还想告诉宁夏薇,作为她的男人,无论何时何地,保护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首要的任务!

    ……

    话说经过昨晚上的一夜疯狂痴缠,沈雅欣一觉睡到大中午才醒。她只感觉浑身酸痛,骨头像是散了架。她懒洋洋的起床,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居家服,清清爽爽的下了楼。

    家里的保姆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对她说:“夫人您醒了?宋先生说今天您不用去公司了,就在家里休息。饭菜我都烧好了,我去给您端出来。”

    “嗯。”沈雅欣有气没力的应了一声,在餐桌旁坐了下来。

    保姆原本准备的是早餐,后来一看太色不早了夫人还没有醒,也不敢去打扰就又做了午饭。

    精致的四菜一汤端上了桌。有糖醋小排骨,清蒸鲈鱼,清炒油麦菜,清炒西兰花,还有一个苦瓜肉片汤。这些菜都是沈雅欣平时爱吃的,她的确是饿了,喝了杯温水,拿起筷子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沈雅欣心里头其实明白,宋唯希这家伙虽然年纪大了一点,对自己的体贴和温柔那真的是没话说。她嫁进宋家有一阵子了,他把她简直宠上了天,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就连每天晚上洗澡都是宋唯希抱着她去浴室,亲自帮她洗的。

    沈雅欣也想过,如果宋唯希一直这样宠溺自己,她就这样跟他过一辈子算了。这年头,去哪里找对自己死心塌地的男人啊。长得帅的,年轻的,能干的,不喜欢自己有什么用?白白徒增烦恼罢了。

    沈雅欣吃饱了饭,拿起手机给宋唯希打了个电话,想跟他聊聊天,问问他忙不忙。电话接通了,却很久都没有人接听。

    这是怎么回事?

    沈雅欣心底一凉,有了不好的预感。宋唯希曾经对她说过:宝贝,我的手机24小时不关机,有事情第一时间要给我打电话。

    沈雅欣了解宋唯希,他在她面前说话向来算话。今天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她拨通了宋唯希助理的手机,急忙问道:“宋先生呢?他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夫人您好。宋先生,他……”助理想起宋唯希临走前对他说的话,让他暂时不要告诉夫人这边的情况,吞吞吐吐的不敢说。

    “快说!宋先生怎么了?你不说我马上亲自去公司看。”

    “好,我告诉你。夫人,宋先生被警察抓走了!”

    沈雅欣顿时脑袋嗡的一声,“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刚才。不过,夫人您不要着急,我们的律师能力很强,不会让宋先生吃亏的。”

    “我知道了。”沈雅欣缓缓放下了手机,心凉了半截。

    怕什么来什么!难怪从昨晚上开始她就觉得心里不踏实,左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呢。

    沈雅欣急急忙忙上楼换了套衣服,下楼坐进了车里,她要去看守所见一见宋唯希。

    保姆跟上来关心的问道:“夫人,您去哪里呀,宋先生交代了让您好好休息。”

    “我休息好了,想去看看宋先生。”沈雅欣说完,发动了车子。

    不知道为什么,始终认为不会爱上宋唯希这个老男人的沈雅欣,听到这个坏消息的时候,眼睛却渐渐湿润了。

    她迷迷糊糊的记得早上宋唯希好像去阳台上接了一个电话,然后他似乎就有点不对劲,发了疯似的折腾她,那凶猛急切的样子,差点让她受不住。

    如此看来,宋唯希猜到今天会出事,才会对她恋恋不舍,尽情的痴缠。

    沈雅欣完全没有想到平时对宋唯希的感情不屑一顾,当有一天突然要失去他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他的宠溺。

    她要赶快见到宋唯希,她有一件大喜事要告诉他。本来想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给宋唯希一个惊喜的,没想到却等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

    开着车风驰电掣的赶到了看守所,对警察同志说明了情况。警察同志答应可以让她探望一下宋唯希,但是时间有限。

    宋唯希双手带着手铐,被民警带到了会客室里,一看见泪流满面的沈雅欣,他整颗心都碎了,坐下来埋怨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的吗?”

    沈雅欣身体前倾握住了宋唯希的手,哽咽着说:“你都这样了,我哪里还能好好休息呀?老宋,你还好吗?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事?”

    宋唯希终于看见这个女人为自己流眼泪了,心中十分欣喜,艰难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乖,不哭。雅欣,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我这次很可能要失去几年的自由了。不过,你放心,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所做的任何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老宋……怪我,都怪我,呜呜……”这一刻,沈雅欣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傻丫头,别瞎说。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雅欣,我知道我比你大很多岁,你也一直看不上我,所以才不肯给我生孩子。没关系,你如果有其他想法,我也不拦着你。谁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你如果想离开宋家,我同意。”

    沈雅欣摇着头,哭着说道:“不,不,我不离开!不管怎样,我等你出来!”

    宋唯希看着眼前的美人,一想到要几年不能在一起,心好痛,忍住伤心说道:“雅欣,你还年轻,你愿意等我吗?”

    “老宋,实话告诉你吧,我有了你的孩子了,你说我还能去哪儿?”沈雅欣从包里拿出了医院的孕检单给宋唯希看。

    “真的吗?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宋唯希手里捏着那张化验单,喜极而泣,他一个大男人,第一次在女人面前流下了眼泪。

    “我本来想晚一点告诉你,给你一个惊喜的,谁知道就发生了这事。”沈雅欣擦了擦眼泪,自责的说道,“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一直有心结,嫉妒心太强,现在我们正过着幸福的生活呢。这一切,被我亲手给毁了。老宋,你放心,我跟孩子在家里等你。再说了,我还要帮你把宋氏集团经营下去,不能就这样垮了!”

    “好,雅欣,你终于长大了,也懂事了。你不要伤心,我为你做的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你最重要的事情是好好的养胎,公司里的事情让助理和高管协助你。”

    民警同志在一旁催促时间到了。

    “好,老宋你放心,我会经常来看你的。”沈雅欣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宋唯希的手。看着他被民警带走,再次泪如雨下。

    她真的好后悔,如果不是她一直逼着宋唯希给秦寒城和宁夏薇一点颜色看看,也不至于弄到今天的这种局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牌老公宠昏小妻》,方便以后阅读大牌老公宠昏小妻V74 后悔已经无济于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牌老公宠昏小妻V74 后悔已经无济于事并对大牌老公宠昏小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