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联姻

第105章 番外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贵人言慢 本章:第105章 番外3

    厉霍修放下手里的电话,站到二十三楼的落地窗前朝外看。转眼间,他已经在斯弗里达度过了第三个年头。这里的冬天要比西部区寒冷不少,但即便是在最严酷的日子里,他也并不觉得有多难熬。

    他是个很能耐得住寂寞的人——这从他幼时被一个人扔在冷冰冰的家里一整天,却依旧不哭不闹就可见一斑。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于独自一人解决问题,同时忍受寂寞。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还有半个小时那家咖啡馆才开门。这家咖啡馆有个很有趣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大概是——蛰伏的狩猎者。一个咖啡馆叫这么个名字的确是有些奇怪,况且咖啡馆的老板又懒惰,只在每天五点到九点这个时间段营业,但这并不妨碍这家咖啡馆成为附近最有名气的一家——因为他家的味道实在是无可挑剔。

    从这里到咖啡馆大概要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厉霍修随手拿起一旁的外套,大步朝外走去。

    下雪的路上车辆很少,厉霍修比预计的还要早到了五分钟。好在今天咖啡馆的老板心情好,早早就开门了,也免去他在车里闲等。

    厉霍修点了一杯黑咔之后,就坐在咖啡厅里慢慢等。

    这几年他接手了厉家在国外的生意,每一天都忙得昏天黑地,经常连囫囵觉都睡不好一个。可即便是他这样忙碌,厉兆山也总是不满意,几次让他回国帮自己,厉霍修嘴上不说什么,态度却坚决。

    对此厉兆山很是有些不满,他实在是不理解他这个儿子为什么一定要在斯弗里达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着?接手国内的生意不是更好?

    只是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像自己一样是倔脾气,想要做的事情别人怎么劝都没用,非得撞南墙了——不,就算撞了南墙估计也要再多撞几下。在几次游说无果之后,他也就放弃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总有一天要回来的不是?现在他乐意在外面自己闯荡就随他去吧!

    厉霍修在咖啡厅里一坐就是整整三个小时,他抬手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估计今天不会来了吧。

    他站起身,拿起桌上已经凉透了的半杯咖啡朝外走去。这家老板懒,服务生也没勤快到哪里去,盛咖啡的杯子一律是一次性的,如果客人没有喝完正好可以带走,如果不想喝了——麻烦您带到门口的垃圾桶那里然后扔进去。

    咖啡馆里侧到前台的位置有一个拐角,因为角度问题视线全部被遮挡住。厉霍修的步子有些快,走到这个拐角的时候虽然听见了外面人的脚步声但已经来不及了,那个人的速度显然也很快,两个人就这样撞在一起。

    厉霍修手里喝剩下准备要扔的半杯咖啡直接全洒在了外套上。

    “抱歉!”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厉霍修抬起眼,瞳孔微微一缩。

    明天就是警部的周年庆,季寇肖刚和同事加完班正准备到常来的这家咖啡馆要一杯咖啡,没想到自己步子太快撞到对方,把对方的外套也弄脏了。而且——季寇肖看着对面男人一张深沉表情的脸……对方似乎有些介意。

    “抱歉!”季寇肖连忙又道歉一声:“我没有留意到对面有人。”

    厉霍修没有开口,只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的人。

    季寇肖心里咯噔一下,看这个表情是非常介意啊!

    “我的外套脏了。”厉霍修依旧一转不转地看着眼前的人,顺便伸出骨节修长的手在被咖啡弄脏的地方指了指,白白等了三个小时的怨气终于完全发了出来。

    “我很抱歉……”季寇肖的表情有些尴尬:“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干洗费……”他有些犹豫,对方看起来明显是收入非常不错的样子,只那件外套就价值不菲,如果自己提出赔偿干洗费对方会不会觉得被冒犯?但对方明显又是很介意的样子,如果什么都不说的话……

    “电话,地址。”

    “啊?”季寇肖一时愣住了,没反应过来。

    “不是说要赔偿干洗费吗?不留下电话地址账单寄到哪里?”对面的男人一本正经地道。

    “哦。”季寇肖点了点头,从口袋里随身带着的便签本上撕下一页,拿起笔在上面唰唰唰写下自己的地址。

    厉霍修微微垂着眼,目光从对方乌黑的头顶到露在外面的一截白皙颈部一寸寸刮过,最后落到对方正执着笔白皙修长的手指上。待季寇肖抬起头,他刚刚好将目光收了回去。

    “季寇肖?”厉霍修慢慢念了一遍。

    “嗯。”

    厉霍修没再说什么,将那张便签收进上衣口袋里,大步朝外走去。

    今晚又是大雪,怕是明早的路要不好走。

    他走到咖啡馆外将车打开刚要弯身进驾驶位,忽然听到一声喊声:“先生!”

    厉霍修直起身,见季寇肖快步跑过来,手里拎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抱歉弄洒了你的咖啡,这杯算是补偿。”说着将手里的咖啡递给对方。

    厉霍修低头朝季寇肖拎着咖啡口袋的好看的手看了一会儿,将口袋接了过来。

    “谢谢。”

    季寇肖又朝他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这个人……季寇肖皱了皱眉头: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呢。

    *******

    厉霍修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季寇肖,他刚刚获得了警部年度最佳贡献奖,正在做演讲。

    季寇肖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礼服,暖黄的灯光打在他乌黑的头发,漆黑挺直的眉毛上,衬得他的皮肤泛出玉一般的光泽,整个人似乎都在闪闪发光。

    厉霍修看着台上的人,微微眯了眯眼。而站在台上的季寇肖这时候正微微低头朝下面打量过来,有一瞬间,他似乎以为对方看见自己了。

    当然也只是以为罢了。

    厉霍修勾起唇角笑了笑,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摩挲着握在掌心的一张便签,便签上隽秀有力的字因为沾染了雪水已经模糊,但并不妨碍便签的主人辨别它上面的内容。

    周年庆,真是个好日子。

    季寇肖从台上离开之后厉霍修就有点烦躁,事实上他并不是个可以忍受浪费时间的人,坐在这里看一群他根本都不认识的人发表获奖感言对他而言实在是一种折磨。只是他的位置在前排的正中央,典礼进行到一半贸然离开显然说不过去。

    等好不容易熬到典礼结束,厉霍修一边大步朝外走,一边给杰森去了电话,准备要那件外套送洗的账单。没想到还没等他拨过去,杰森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

    厉霍修刚一开口,杰森略显焦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少爷,季先生离开了。”

    “嗯,”厉霍修没怎么当回事,发表完演讲离开了不是很正常吗?

    “账单呢?”

    “少爷,”一直跟在厉霍修身边的杰森很快就明白了他家少爷的脑回路跟他根本不在一条线上,赶紧解释道:“我是说,季先生他离开斯弗里达,回西部区了!”

    “回西部区?”厉霍修愣了一下,季寇肖在警署的工作非常的忙,每年只有固定的两次年假。现在虽然是冬天,却正是斯弗里达刑事案件高发期,没道理忽然回西部区,而且还这么匆忙……

    “他回西部区做什么?”

    “这正是我想要和您说的,”杰森一贯平静的语气里满是焦虑:“季家……季家出事了。”

    厉霍修是在回程的移动舱上听杰森详细叙述事情发生经过的,季家濒临破产,季父心脏病发,季寇肖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搭乘了移动舱回国。

    杰森将事情大概叙述了一遍之后,偷偷抬眼打量厉霍修的脸色,果然和他预料中的一样厉霍修的脸色可怕得简直要吃人。谁想到一贯家大业大的季家会一点征兆没有地突然濒临破产?

    不……未必是没有征兆,只是他家少爷一直在国外根本无暇理会国内的事情,而远在国内的老爷就算知道季家发生了问题,这种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公司他也根本不可能和少爷提及……所以一直等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得知这件事……

    不仅仅是他们,从季先生的反应来看显然对方和他们一样也不知情……毫无准备之下得知自己家濒临破产,季先生的心情一定很差,也难怪少爷的表情这么可怕……

    谁知道更加可怕的还在后面,等厉霍修和杰森下了移动舱才得到消息,季寇肖竟然在出舱的时候被人给劫走了。因为对方的手脚非常利落,等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

    几个小时,足以让一个成年人彻底消失。

    杰森十多年里第一次见识到了他家少爷真正发怒有多么可怕。

    厉霍修动用了全部的手段寻找季寇肖的下落,但对方的动作太过干净,即便发动了全部的力量,等找到季寇肖的踪迹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

    好在季寇肖性命无虞,这时候厉霍修一直紧绷着的表情才略略有了些松动。出乎意料,季寇肖竟然被季家的养子李宗坤给囚禁了。厉霍修动用厉家的力量着手调查,追查到了压倒季家这匹骆驼的最后几根稻草——收购季家的几个公司。但真正迫害季家破产的元凶身份却一直查不到。

    不过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季寇肖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查到了李宗坤之后,厉霍修很快和对方取得了联系。因为之前厉家和季家几乎毫无往来,李宗坤只以为厉霍修看上了季寇肖那张漂亮的脸。他不想招惹厉家,厉霍修出的数目又的确可观。况且季寇肖放在他手里也没什么用处,他那个身份地位处理不好还很棘手,倒不如拿来送给厉霍修做个顺水人情。

    厉霍修坐在昏暗的房间里,眼光一动不动地盯着远处的窗外,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中却透着阴霾狠戾的光。

    半晌,他拿起一旁的电话拨了个号码出去,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电话就被接通。紧接着一道令人厌恶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厉少。”声音里溢满了浓浓的讨好,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

    厉霍修放缓了声音:“我不知道你和季家有什么恩怨,也不管你怎么对待季寇肖。但既然我已经下了定金,到时候就别拿缺胳膊少腿的东西来糊弄我。”

    “是,是,”对面连忙回答:“您放心,他很好……没有受伤。”

    “那就好,”厉霍修扶着椅子扶手的手紧了紧:“记住了,我要的可是完整的。”

    “是,是……”

    还未等对方说完,厉霍修直接挂断了电话。电话挂断之后,一股浓重的不安与焦虑立即充盈他的胸腔,刚刚他几乎耗尽了全部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不去询问太多关于季寇肖的情况,免得李宗坤起疑。只是从李宗坤那带着隐隐兴奋的语气里他能够清楚地了解到,季寇肖现在的状况一定算不上好。

    他必须尽快将人救出来。

    “杰森。”

    杰森快步走到厉霍修身旁,低声道:“少爷。”

    厉霍修抚了抚额角:“那边情况怎么样?”

    “里面的情况已经摸清楚了,季先生现在很安全,只是……”

    “只是什么?”

    “我们发现,有人在李宗坤的车子里安置了□□,因为怕引起怀疑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不能查到太多,只知道只要驾驶时间超过十分钟,整辆车就会立刻被引爆。”

    厉霍修的表情一凛:“谁下的手?”

    “不知道。”杰森低沉着声音道:“现在还没有查出来,不过很可能就是您怀疑的,真正搞垮季氏的人。”

    “您看……”杰森犹豫了一下,问:“要不要提醒一下……”

    “不用,”厉霍修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阖上了眼:“李宗坤他活得……已经够久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被迫联姻》,方便以后阅读被迫联姻第105章 番外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被迫联姻第105章 番外3并对被迫联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