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暖婚

035 秦颂醒了【高潮求订】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堇颜 本章:035 秦颂醒了【高潮求订】

    抢救室内:

    顾惜染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少次坐在抢救室门口了。

    这一次……不同的是自己身穿嫁衣。

    本该是开心,喜庆的事儿,却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反倒是内心翻滚,尽是愁绪。

    顾惜染蜷缩在角落处,整个人蹲着,蜷缩着……很是无助。

    身上的婚纱因为沾染了秦颂的鲜血,泛着刺鼻的血腥味……

    白色,血红色,交织在一块儿。

    顾惜染嘴角泛着苦涩的笑意。

    之前秦颂是抢救,那么这一次……是最后一次殊死搏斗。

    要么生,要么死。

    秦颂,你可以的对吧?

    顾惜染微微合上美眸,错杂的思绪交织在心头。

    秦晋则是看着顾惜染蜷缩在角落的模样,很是心疼,薄唇抿起,“手术进行需要一段时间,我送你去休息区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我就在这儿等着好了。”

    顾惜染嘴角抿起,缓缓地抬头看向眼前站在自己面前颀长的男人,哑声道:“无论是生,还是死,我……都要在这儿等着结果。”

    “好,我陪着你一起等结果。”

    秦晋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的顾惜染,和女人一道安静的蹲在角落处。

    见秦晋蹲在了自己的身侧,顾惜染忍不住美眸泛红,依偎在秦晋的肩头,哑声道。

    “秦晋哥哥……我不想失去他。”

    “嗯,我知道,我也是。”

    秦晋安抚着顾惜染的情绪,黑眸凝视着抢救室的方向,脑海之中一闪而过的是过往秦颂纨绔的模样。

    那般纨绔,好似孩子一般。

    秦颂虽然比起自己年幼几岁,但是在自己看来,男人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

    安静的手术室门口,只有顾惜染和秦晋两个人安静的依靠在一块儿,顾惜染轻扬唇角,沙哑着嗓子,低喃道。

    “他一定……会活着出来的……因为他给了我承诺。”

    手腕处,是男人为自己系上的手腕丝带。

    丝带上沾染了鲜血,顾惜染嘴角上扬,美眸满是酸涩。

    秦颂……你许下了承诺。

    拜托,你一定要兑现自己的承诺。

    秦晋嘴角抿起,凝视着身侧的女人,扬起唇角。

    “嗯,我还做了见证。”

    ……

    秦颂的手术原先预期是八个小时,未曾想到,十个小时后,男人还未从手术室被推出来。

    倒是不断的有医生和护士前往手术室,一个个神色严肃。

    顾惜染心交织着,错杂着。

    秦晋何尝不是如此,两个人变换着等待的姿势,伴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

    整整二十四个小时,顾惜染和秦晋都没有合过眼,第二天10点的时候,负责主刀的医生才走出手术室,疲惫的摘下了脸颊上的口罩。

    “手术结束……”

    顾惜染:“……”

    顾惜染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身上的婚纱依旧没有换下,整个人踉踉跄跄的被秦晋搀扶着向着医生走去。

    “结……”

    顾惜染不敢问结果,结这个字刚说完,就不再继续说了。

    秦晋则是快速的开口询问道:“医生,手术的结果怎么样?”

    医生想了想,还是决定如实相告。

    “还算是比较圆满,但是病人陷入了昏迷……至于昏迷的时间是多久……我们还不清楚……抱歉,秦先生。”

    顾惜染:“……”

    昏迷?

    还不知道多久?

    植物人。

    顾惜染脸色白了白,沙哑着开口道:“那……手术圆满是什么意思?”

    “就是病人体内的癌细胞不会再扩散了,但是呢,病人什么时候醒来……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希望亲属的话,可以多加呼唤,让病人尽早醒来。”

    “嗯。”

    秦晋淡淡的应了声,消化着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

    至少,目前而言,消息并不算坏。

    “那我的弟弟是脱离了生命危险嘛?”

    “是的。”

    “好,麻烦了……”

    “秦先生客气了,我们应该做的。”

    “嗯。”

    ……

    医生重新进入手术室,进行手术后的收尾工作,顾惜染和秦晋则是等候秦颂被送出手术室。

    顾惜染眸色动了动,沙哑着声音询问道:“秦晋哥哥,这个消息不算坏吧。”

    “嗯。”

    不算。

    人活着就是好的。

    顾惜染轻笑出声,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点了点头。

    “我也觉得,我刚刚一直都跟上天期盼着,他可以活着……现在活着,我觉得心里特别的美。”

    秦晋勾起唇角,缓缓地将顾惜染抱入怀中。

    “嗯。”

    并不亲昵的怀抱,秦晋自始自终都在安抚着顾惜染的情绪。

    顾惜染也伴随着情绪紧绷,眼前一黑,在秦晋怀里昏了过去。

    ……

    顾惜染醒来之后已经是下午了。

    秦颂从手术室转入到了vip病房,身上戴着大大小小的呼吸管等等的。

    顾惜染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看秦颂醒了没,见男人呼吸浅浅,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咬了咬唇,安静的坐在了一旁。

    病房内,秦晋安排了最专业顶尖的医护人员,专门负责二十四小时照顾秦颂。

    “顾小姐,秦先生吩咐了,如果您醒来的话,提醒您用餐,好好休息。”

    “好。”

    顾惜染点了点头,任由秦晋的助手为自己准备丰盛的午餐。

    顾惜染小口小口的吃着餐盘里的午餐,胃口倒是一般,但是也是硬把胃都塞得满满的,这样的话,让自己不会那么容易饿。

    垮掉。

    身体是本钱。

    这一点,顾惜染还是明白的。

    顾惜染红着眸子,心底期许着秦颂快快醒来。

    ……

    有的时候,顾惜染觉得人生是公平的。

    例如……前面十多年,秦颂遥望着自己,等着自己回头去看他一眼。

    等得那么辛苦,但是自己却始终拿他当兄弟,看得都是秦晋。

    现在的话,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男人身上,也可以慢慢体会到什么叫做等待。

    等着秦颂醒来。

    等待的滋味着实是不太好受啊。

    顾惜染品味着,消化着,唇角上扬,嗯……秦颂,我好似在能够理解你在等待时候的那种孤独感和无助感了。

    很孤独,很寂寞。

    ……

    到了第七天的时候,秦颂身上的仪器大大小小的全部都被拆了,但是男人还是需要每天都注射点滴。

    顾惜染专心致志的照顾秦颂,秦晋则是负责大小事务。

    虽然秦晋从来都不说自己有多忙,有多累,但是顾惜染看着秦晋日益消瘦的身形也是明白的。

    秦晋比起任何人都要累得多……

    自己只是负责照顾秦颂,秦晋顶着所有的压力,包括来自秦家和外界的压力。

    甚至,秦晋还需要照顾自己。

    ……

    顾惜染每天都会认真的跟秦颂说着小的时候的事儿,顺带让男人醒来看一看这周遭的世界有多漂亮。

    还有……这个世界里的人。

    这个世界上的人,真的是每一个都非常非常挂念他。

    ……

    第十天的时候,秦颂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顾惜染在秦颂面前还是可以和颜悦色,很是欢快,好似没事人一样。

    在秦晋面前,顾惜染也主动地宽慰秦晋,让秦晋别那么紧绷着,冷着脸色。

    唯独没人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却哭得昏天黑地。

    那种绝望,痛彻心扉,根本无人可懂。

    顾惜染痛苦不已,却也不想找秦晋去说,让男人更艰难。

    洗手间内,顾惜染宣泄完自己的情绪之后,重新洗了把脸,走出了洗手间,却发现秦晋已经站在洗手间外等着自己。

    顾惜染:“……”

    看男人站立的身体好似站了很久一般,对上男人冷酷的俊脸,顾惜染脸色微微一白,刚刚自己在洗手间的哭声想必男人全部都听到了。

    顾惜染嘴角泛着苦涩的笑意,明知故问的开口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

    秦晋淡淡的应了声,并不拆穿顾惜染。

    “嗯。”

    顾惜染应了声,心里却有些不是个滋味。

    两个人还真的是互相都没有跟对方说实话啊。

    ……

    看着顾惜染脸色苍白,秦晋主动踱步上前,伸出大手将女人眼角的湿润擦去,抿唇道。

    “心里难受,绷不住为什么不跟我说?”

    顾惜染:“……”

    还是一如既往的低沉,高冷,但是却让自己心里无边的暖意盎然,自己可以在任何人面前用自己演员的技巧伪装,但是却骗不了秦晋。

    顾惜染再度委屈了,缓缓地上前靠在了秦晋的怀里,低喃道:“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我不想让你更难受……更辛苦……”

    秦晋任由顾惜染在自己怀里哭泣,泪水打湿了衬衫。

    “我……我一直都觉得哭……是个小女生才做的事儿,我是大女子……妈咪说过,女孩子爱笑的话,才会招人喜欢……”

    “我……我一点儿都不想哭,但是我真的好崩溃,如果秦颂还不醒来,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撑下去多久。”

    “我知道。”

    家里如果有病人的话,病人忍受着病痛的折磨,那么家人一定忍受着心理上的折磨。

    一个是身体的,一个是精神的,均好受不到哪儿去。

    秦晋抚摸着顾惜染的后背,平复着女人激动的情绪,低喃道:“相信我,秦颂比起任何人都想要醒来……他想守护你……守护秦家,所以……再给他多一点时间,他会醒来的。”

    “嗯。”

    顾惜染嗅着鼻子哽咽着,伸出小手紧紧地抱着秦晋的颈脖不松开。

    “秦晋哥哥……没有你我该怎么办……我一定撑不下去……”

    现在无关爱情,两个人相互依靠在一块儿,是亲情在维系。

    “傻丫头,我会在的,而且一直都在。”

    “嗯。”

    顾惜染点了点头,嗅了嗅鼻子。

    ……

    秦颂昏迷整整30天的时候,顾惜染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奔溃到了极致了。

    奔溃到了极致,大概就是心死了。

    眼泪水都没有了。

    顾惜染还是一如既往的每天照顾着秦颂,和男人说着好玩的趣事。

    大抵顾惜染都觉得原先的事儿,自己都说完了。

    想了想,顾惜染还是决定重新说一遍。

    趣事儿嘛,充满着乐趣,岂是一次就能说完的。

    ……

    虽然秦晋和顾惜染努力隐瞒,但是还是瞒不了秦家的人。

    秦晋不想秦家人奔赴国外折腾,秦颂身体状况稳定之后,便带着秦颂坐飞机回到了运城市。

    秦老爷子是众人最关心的对象了,众人一直都担心老爷子的身体吃不消,受不了秦颂昏迷的消息冲击。

    没想到,老爷子得知消息之后也只是摆了摆手,随后抿唇道。

    “把这小子接回家来吧,别搁在医院了,家里也安排护工二十小时照顾,医院嘛,冷冰冰的……哪有家温暖啊。”

    众人听了老爷子的话,纷纷眼眶里包裹着泪水,实在是太心里不是个滋味了。

    老爷子下令,秦爸爸和秦妈妈纷纷去执行了。

    秦平夫妇对于秦颂这个唯一的宝贝儿子很是疼爱,虽然儿子平日里纨绔,但是秦平知道秦颂的个性,孩子天性是纯良的。

    只是……过不了这个情关。

    秦平慢慢接受这个事实,开始专心致志的照顾秦颂。

    秦家的人,忍受力极强,顾惜染知道每个人心里都不是个滋味,都是靠着强大的忍受力包容着这一切。

    ……

    考虑到秦晋和顾惜染已经辛苦了好久,两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了,秦老爷子责令两个人去休息,每天只需来探望一下秦颂即可。

    老爷子都这么开口了,顾惜染也不好执拗的反驳。

    秦晋则是让萍姐给顾惜染接了一些工作,让顾惜染的注意力可以分散开。

    毕竟秦颂什么时候醒来还是个未知数,不能让顾惜染的心神耗在这儿。

    ……

    顾惜染恢复了正常的工作,以及电视剧的拍摄。

    可能是经历了些事儿,拍戏也越发的稳重了些,情感过度也更加自然了。

    高三,马上要面临着考试,顾锦宸帮忙顾惜染复习,顾锦宸虽然年纪小,但是早已自学了大学课程,给顾惜染温习的话是绰绰有余。

    秦晋得知顾惜染之前的知识不扎实,偶尔也会帮忙辅导。

    顾惜染听得认真,秦颂出事之后,似乎……自己和秦晋再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少了原先的那一份悸动了。

    悸动逐渐淡化为亲情了。

    ……

    顾惜染时不时的会去探望秦颂,然后拉着男人就说家常的事儿,顺带说一下自己拍戏的事儿。

    又或者是剧组里来了哪一个长得比较漂亮的女演员,哇……真的是相当漂亮啊。

    如果是放在之前啊,秦颂的个性一定是装模作样去剧组探班,把妹了。

    顾惜染说的眉飞色舞的,反观之秦颂则是一直安静的熟睡着,好似孩子一般。

    顾惜染扬起唇角,伸出小手拉住了男人的大手。

    “秦颂啊,秦颂啊,如果你再不醒呢,我就嫌弃你了……今天秦妈妈做了麻辣鸭,特别的好吃啊,唔,你睡着了,不能吃,那我得全吃掉了啊。”

    “其实还是想念跟你从小抢着吃……”

    顾惜染说完就忍不住笑出声了,随后认真的开口道:“别任性了,乖乖醒来好不好?大家都很想你啊。”

    回应顾惜染的只有秦颂浅浅的呼吸声,顾惜染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很不是个滋味。

    秦九熙穿着校服走进秦颂的房间,就看到顾惜染很是认真的跟着秦颂聊天的模样,主动上前开口道:“糖宝姐姐,奶奶叫你吃饭了。”

    “嗯。”

    顾惜染点了点头。

    秦九熙眼尖的看到顾惜染手腕处的丝带,忍不住开口道:“好漂亮的丝带啊。”

    秦九熙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可爱,好似芭比娃娃一般。

    顾惜染抬起自己的手腕,看着手腕处的丝带,上面还镶嵌着点点钻石。

    很漂亮……

    戴上之后自己就不曾摘下了,哪怕上面曾经沾过鲜血。

    “是秦颂送我的……”

    “哇,秦颂哥眼光真好啊,秦颂哥哥房间里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呢,什么小皇冠啊,什么坠子啊,手链啊,我要的时候从来都不给我呢,说是留给他喜欢的人的……秦颂哥真小气。”

    秦九熙自顾自的说着,顾惜染美眸一怔。

    “糖宝姐姐,你说秦颂哥哥喜欢谁呢?我之前问他是不是喜欢你,他说不是啊……他说你是秦晋哥哥的。”

    顾惜染:“……”

    美眸不可抑止的因为秦九熙的话泛红。

    顾惜染咬了咬唇,听着秦九熙的话,攥紧小手。

    “嗯。”

    秦九熙没有留意到顾惜染神色的错杂和异样,好奇的询问道。

    “糖宝姐姐,你说秦颂哥喜欢谁啊……嘿嘿,我一直觉得秦颂哥哥一定有喜欢的女人呢……否则啊,哪有男孩子想尽办法买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做礼物,但是都不送出去啊。”

    顾惜染:“……”

    秦九熙担心顾惜染不信,葱白的小手直接指了指一旁的柜子里。

    “嘿嘿,这里面都是礼物哦……不过秦颂哥哥不给我看呢,嘿嘿,糖宝姐姐你可以看,因为秦颂哥他也没说不许你看啊。”

    顾惜染点了点头,美眸泛红,轻声道:“九儿……你先下去和奶奶说一下,我马上下去。”

    “好呢……”

    秦九熙乖巧的向着楼下走去,顾惜染则是攥紧小手,缓缓地踱步向着衣柜走去。

    深呼吸一口气,顾惜染站在衣柜前,伸出小手将衣柜门缓缓地打开。

    放眼望去,是各式各样的礼物盒子。

    顾惜染颤抖的伸出小手拿出一个紫色的礼物盒子缓缓地打开。

    盒子里是一张贺卡,以及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亲爱的顾汤包同学,今天是你正式上高中的好日子!

    前些日子和你聊天,知道你最想收到哥送的礼物,还特别想要一枚胸针,所以我给你买了胸针,但是我就不献丑拿出来了。

    因为……毕竟你最想收到的是哥的礼物嘛。

    顾汤包同学,你还是得感谢我的知不知道,因为知道你想收到一枚胸针,所以我告诉哥了,哥应该会准备的很妥当吧。

    顾惜染:“……”

    顾惜染看完信,又打开了盒子,果然,盒子里放置了一枚精致的胸针,很漂亮。

    顾惜染嘴角抿了抿,升高中的时候,自己的确是收到了秦晋的一枚胸针,是自己喜欢想要的礼物,那个时候啊,自己开心的不得了。

    后来那枚胸针,自己就那么一直一直戴着。

    自己还经常戴着那枚胸针和秦颂大开玩笑。

    你看看你,怎么不知道给我送胸针呢,你看,秦晋哥哥给我送胸针了,好漂亮啊,我好喜欢啊。

    顾惜染:“……”

    回忆戛然而止。

    顾惜染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回望过去,自己真的做了很多不是个事儿的事儿啊。

    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举止,真的都是在刺痛秦颂的心窝子啊。

    顾惜染脸色有些苍白,小心翼翼的将信重新放回了礼盒里,剩下来的礼盒,自己都没有勇气再继续打开了。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这些礼盒里的东西,大致都是这么多年来秦颂要给自己准备的礼物,只不过没有送出去罢了。

    ……

    顾惜染走到客厅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脸颊上湿湿的,伸出将眼角的泪水抹去,顾惜染嗅了嗅鼻子,餐桌上,秦妈妈准备了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

    “惜染啊,来,快坐下吃吧,你也饿坏了。”

    “嗯,谢谢奶奶。”

    顾惜染甜甜的笑了笑,秦老爷子则是给顾惜染夹了块藕饼,抿唇道。

    “糖宝丫头,别太在意秦颂这孙子,这孙子啊,是矫情……我跟你说啊,过些日子啊,保管醒来,老爷子我跟你打包票了都。”

    顾惜染看着秦老爷子差一点都要拍着胸脯说话了,美眸一暖,随后点了点头,附和道。

    “嗯,老爷子您说的对,我信……”

    “来,吃饭吧。”

    ……

    日子不温不火的过着。

    秦家人和顾惜染逐渐的习以为常,秦颂只要还活着就好,现在只不过是沉睡着罢了。

    累了太久了。

    秦颂总是要偶尔任性一下,好好休息一般。

    顾惜染也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

    挺好的,活着就好。

    这个是最基本的要求。

    ……

    顾惜染在顾锦宸和秦晋的辅导下,年底的期末考试成绩非常的好。

    顾惜染微微松了一口气,两部戏的进展也纷纷到了尾声。

    顾墨琛和简染则是想让顾惜染换个环境,换个心情,顾惜染并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所以留在秦颂身边也于事无补。

    顾墨琛和简染为顾惜染选择了美国一家学院进修表演,顾惜染从小就拜师学表演,后来一直都片约不断,趁这个时间,也可以好好的休息一番。

    这样也免去了高考……

    顾墨琛为此特地和秦老爷子商量了一番,顾家人是做不了顾惜染的思想工作了,老爷子可是老泰山,老爷子若是开口了,顾惜染自然是没法子回绝了。

    其实秦老爷子也一直心疼顾惜染跑前跑后,身形消瘦。

    秦颂的身体个性特征稳定,只是不醒罢了。

    老爷子对此很是同意。

    没准儿啊,这个顾惜染出去留学了,秦颂也醒了。

    有的时候啊,弦绷得太紧了,也不是那么太好。

    老爷子并未自己去找顾惜染,而是将顾惜染的留学事项交给了秦晋。

    让秦晋去做吧,秦晋的心思,对谁……刻薄,都不会对顾惜染刻薄的,自然是准备一股脑的把所有好的全部都给顾惜染了。

    ……

    顾惜染在剧组里拍完戏就接到了秦晋的电话,顾惜染美眸一怔。

    “秦晋哥哥……”

    “我在剧组外的猫咪咖啡厅内等你,你拍戏结束了嘛?”

    “嗯,刚结束,得卸妆,那你等我一下。”

    “好。”

    “秦晋哥哥,你怎么突然来找我了?有重要的事儿嘛?”

    顾惜染好奇的询问道,在自己看来,现在最重要的事儿,自然是秦颂了。

    “嗯。”

    “那我等下过去。”

    “好,待会见,小心点,不要着急。”

    等你……时间多长都无所谓。

    也不需要你着急……忙的乱。

    顾惜染心里一暖,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啦……”

    ……

    萍姐见顾惜染挂了电话,忍不住开口道:“其实秦先生的心思……糖宝,你是明白的……只可惜啊,秦颂现在……唉……”

    虽然有些话并未说完,但是却尽在不言之中。

    顾惜染扬起唇角,见萍姐面露难色,轻声道:“萍姐……好啦,你唉声叹气做什么,唉声叹气的话,都老了啊……”

    “你这丫头。”

    顾惜染俏皮的一笑,随后扬声道:“其实我觉得现在挺好的,我们仨啊……都特别的好。”

    说完,顾惜染俏皮的扬了扬手腕上的丝带。

    嗯……这个丝带自己随身携带,就当是秦颂在陪伴着自己。

    ……

    顾惜染拾掇好了东西就赶去了咖啡厅,咖啡厅内,秦晋已经等候多时了。

    但是男人俊脸之上,丝毫都看不到有什么不耐烦的,而是安静优雅的坐在位置上,品着咖啡。

    这般矜贵,高高在上,高贵……

    顾惜染美眸一怔,秦晋无疑是让女人心痒的男人,因为实在是矜贵迷人,散发着禁欲的气息,不可亵玩。

    顾惜染扬起唇角,主动上前道:“抱歉,让你等久了吧……今天戴的是妃子头饰,所以特别难拆,折腾了好久。”

    “戏快拍完了吧?”

    “嗯,快了,算算看的话,这几天就杀青了。”

    顾惜染自顾自的说着,说完之后才发现,秦晋怎么会知道这个事儿呢。

    原先的时候,自己总是觉得秦晋高冷,对什么事儿都不太关心,包括自己的琐事。

    后来仔细想想,男人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对于自己的戏进度了如指掌,凡是跟自己有关的事儿,男人一向是了如指掌。

    原先是不大明白这其中的深意,现在仔细想了想,就明白了。

    秦晋对自己是关心的……

    只是不过分的表露出来罢了。

    顾惜染心里有些不是个滋味,随后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秦晋哥哥,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儿嘛?”

    “这个是美国学院的留学资料,你看下……”

    秦晋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随后将手中的卷宗直接递给了顾惜染。

    顾惜染:“……”

    留学卷宗?

    顾惜染原先是有那么一些留学的想法的,但是也是不知道秦颂病情的情况下。

    如今秦颂还昏迷着,自己去不了的。

    “秦晋哥哥……”

    “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是顾叔叔,简阿姨,包括老爷子,秦家都是这个想法。”

    秦晋继续道。

    顾惜染:“……”

    秦晋黑眸冷冽,很是深邃,将错杂的情绪遮掩,抬眸看向顾惜染,抿唇道。

    “我们都想给你锦绣的前程,都想为你好……这一点,大家都是一样的。”

    虽然……自己不舍得也不愿意。

    秦晋比谁都舍不得……都特么心里难受,只是爱她的心想要她走。

    秦颂的身体状况摆在这儿,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一直不醒呢,顾惜染也得困在这儿嘛?

    病人忍受的是身体的病人,陪伴左右的人,日日夜夜的,都是心理上的折磨……

    “秦颂的话,你不需要担心,我们都会妥善照顾的,如果他醒了,我会立刻通知你……最近霍叔也安排人来进行诊断了,相信醒来是早晚的事儿。”

    “但是你耽误不得……学业是最重要的,我们一致认为,现在是最合适的契机。”

    “秦晋哥哥……你舍得我走嘛?”

    顾惜染直接打断秦晋的话,哑声道、

    秦晋:“……”

    秦晋脸色微微一变,还未来得及开口,手机响起,接通了电话。

    “晋哥哥,秦颂哥哥……秦颂醒了啊……哈哈……”

    电话那头九儿激动的声音响起,周遭的咖啡厅很是安静,所以顾惜染刚好听到了。

    ------题外话------

    么么哒,最近身体不太舒服,今天更新晚了,抱歉抱歉,收尾收尾,不会继续虐啦,结局的构造也逐渐出来了,一定是好结局大家放心,哈哈,情人节快乐!

    抢楼啦,抢到5、20楼的美人送上520520小说币。

    其他的正版美人,一律送上22520小说币,之所以选2这个数字,是因为偶数,哈哈,想让大家都成双成对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枕上暖婚》,方便以后阅读枕上暖婚035 秦颂醒了【高潮求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枕上暖婚035 秦颂醒了【高潮求订】并对枕上暖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