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锦

第292章 番外(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明月珰 本章:第292章 番外(二)

    (1)

    在第二年的四月初六,二蛋终于满一岁了。这一日照例是要抓周的,楚懋给二蛋准备了一方螭钮宝印,阿雾给二蛋准备了一本书和一把木剑,希望二蛋长大后能文能武。

    父母的期望都是无比的美好,但是楚二蛋坐在桌子上,无论你怎样逗他,他都冷着个脸不动。

    “我早就跟你说过,让你在我怀孕的时候不许凶我,你瞧瞧,你瞧瞧这都是随了你。”阿雾气得跺脚。

    楚懋这个父皇明显就比阿雾沉得住气。

    “李德顺,去打一盆水来。”楚懋吩咐道,“记得,用那个鱼戏莲花青釉盆。”

    李德顺很快就端了水回来。

    阿雾就看着楚懋将那方宝印放入水里,洗了洗,拿起来用雪白的松江三梭布擦净了水,搁在明黄色锦缎上。

    然后阿雾就看见楚二蛋哧溜溜地就往那宝印扑过去,抱起来用他那四颗小门牙“嘎嘣嘎嘣”地咬起来,糊得满印的口水,跟他爹一个德行。

    但是阿雾如今处处都输给楚懋,绝不能在抓周一事上败北,因为她和楚懋有赌注,若是楚懋赢了,阿雾又要去回忆归田园的噩梦,这回皇帝陛下要演山贼。

    阿雾对二蛋拍了拍手道:“蛋蛋,蛋蛋,看母后这儿。”

    二蛋抱着大印看了一眼阿雾,阿雾赶紧拿起雪白的三梭布把木剑擦了擦,又把那本《鉴古知今》擦了擦。

    楚二蛋很是嫌弃地撇开了眼。

    “蛋蛋,蛋蛋,小乖乖。”阿雾又开始拍手,吸引了蛋蛋的注意后,将小木剑也放在水里洗了洗拿出来。

    这回二蛋果断地放弃了宝印,扑过来开始啃木剑。

    阿雾感动得都快泪流了,不过当她想到自己接下来还必须把绝版《鉴古知今》放到水里洗一洗,阿雾就更哭得欢了。

    (2)

    被水洗过的《鉴古知今》,楚二蛋十分喜欢舔,楚懋就抱着楚二蛋一个字一个字的给他念。

    当念到“祄”字的时候,楚二蛋伸出舌头舔了舔,当时楚懋就拍板道:“就叫‘祄’吧。”

    祄(xie,去声)者,福佑也。

    楚祄,这一辈从示字,当初取名字的时候,阿雾也指出过“祄”字,结果被龟毛的嘉和帝给剔除了,今日没想到楚二蛋自己一舔,他爹就同意了,这种待遇看得阿雾目瞪口呆。

    阿雾望向楚懋,“你是取不出名字来了吧?”

    楚懋摸了摸鼻子,“胡说,最难得的是咱们小祄喜欢。”

    楚祄像是回应一般地又舔了舔。

    不管怎么样,小祄也算是有了可以叫得出来的名字了。

    (3)

    阿雾抱了小祄逗他说话,这熊孩子天生稳得很,阿雾费了老鼻子的劲儿都没能教会他一句“母后”,以至于她曾经怀疑小祄是不是被“二蛋”叫傻了。

    “小祄,叫母后。”阿雾又开始了每日一句,谁让小祄第一句开口叫的是“爹爹”,这让阿雾如何能服气,而且从那以后,小祄成日就只会一句,爹爹。

    小祄是不理解阿雾的痛苦的,他瞅了一眼阿雾,继续啃他的拇指。

    “母后。”阿雾一个字一个字地教他,很有耐性。

    阿雾不厌其烦地教了小祄至少十遍,小祄连手指都啃得不香了,才扫了阿雾一眼。

    “宝贝。”字正腔圆。

    阿雾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坏了,然后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只有楚懋坐在对面批阅奏折。她这才相信这两个字是小祄说出来的。

    “是母后。”阿雾纠正道。

    “宝贝。”小祄也跟阿雾杠上了,然后他抬手指了指楚懋,又指了指阿雾。一副你错了的样子看着阿雾。

    “从今以后不许你跟着我们睡了!”阿雾恼羞成怒地抛下一句。

    到晚上时,阿雾特地美美地洗了个澡,穿了轻容纱袍,想着要同楚懋重温一下旧日风光。结果楚懋进来时,右腿上却拖着个油瓶,他艰难地挪动一步,那油瓶就往前趔趄一步。

    阿雾拿眼瞪着楚懋,楚懋就拿眼瞪着小祄。

    “爹——”小祄保住楚懋的双腿。

    “阿雾。”楚懋抬头看着阿雾。

    阿雾瞪了这对旁若无人的父子一眼,气急败坏地跑到小祄的床上睡了一宿。

    作者有话要说:实在是写不出来了。每次一写就想到棠棠,但是小包子根本不是这样的。

    真正的小包子,好想把它重新装回肚子里去哦。

    ——一个正在训练小包子排尿,每天洗很多很多条裤子的妈妈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四季锦》,方便以后阅读四季锦第292章 番外(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四季锦第292章 番外(二)并对四季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