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锦

第213章 21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明月珰 本章:第213章 213

    这日的晚饭自然用得极晚,亏得是盛夏,夜里热得一时也睡不下,楚懋携了阿雾去园子里散步消食。

    “殿下,那个癞头和尚的来历可弄清楚了?”阿雾摇了摇扇子,想扇走前头成群的飞虫。

    楚懋没说话,那癞头和尚一出府就被暗卫控制了起来,从始自终都死死咬定阿雾是早该亡命之人,至于红药山房的魇魔之物他也咬定是他的神力看到的,即使上大刑,他也不改口。这样的人留在世上也是祸害。

    楚懋不想将这等污糟之事说与阿雾听,只道:“已经命人去查了。想来过几日就有消息回来。”

    “殿下还没说要怎么帮我呢?”阿雾问这个问题已经很多次了。

    楚懋笑道:“我把中馈之权拿回来交给你,难道还不算帮你?”

    阿雾定睛看着楚懋,思忖他难道一开始就没怀疑过自己,所以当时借机就将中馈之权拿了回来,而阿雾犹记得她嫁进来没多久之时楚懋也表示过让郝嬷嬷主持中馈不过是暂时的,只是这“暂时”太过长久而已。

    不过阿雾也能理解,郝嬷嬷将府里的内务打理得极好,没有由头就要拿回中馈之权,着实有些让人为难。

    只是阿雾所谓的帮助可不是中馈之权,她就不信楚懋不懂,可是他现在一副抵赖的模样,让阿雾不得不怀疑先才他一直不回答,难不成就是为了“讨要好处”?

    阿雾一想到刚才她任人施为的情形,就忍不住咬牙切齿,“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楚懋极爱她这副又羞又怒的样子,低头在阿雾耳侧道:“我要是早说了,刚才在玉澜堂,你怎么会让我……”

    “楚懋!”阿雾跺跺脚,忍不住在楚懋的腰上拧了拧,只听得他夸张地“哎哟”一声。

    阿雾赶紧像做贼似地往后头看了看,跟着服侍的紫扇、问梅几个都垂眼看着地上,像是地上有金子似的,这副样子一看就是忍笑的模样,阿雾更是没好气儿地瞪了楚懋一眼。

    楚懋拉着阿雾的手登上“飞来峰”,让其他人都留在下头,揽了阿雾的腰,两人一同望着天空的那轮皎月,“不管怎样,我总会站在你这一边的,阿雾。”

    这话对于阿雾来说,比世界上的任何蜜语甜言还来得打动人心,她这会儿最想要的就是楚懋的支持。

    阿雾侧头看着楚懋,“殿下此话当真?”

    楚懋的脸色有一丝复杂,“我说的话你不信?”

    阿雾想了想,自己的话的确有些伤人,认真说起来,楚懋好像一直都是向着自己的。

    阿雾不好意思地冲楚懋笑了笑。

    月色笼在阿雾的脸上,淡淡的珠光从她的肌肤里透出,就像月亮流出的月华般令人想鞠一捧在手里,星星似的眼睛里有俏皮的笑意,唇瓣像四月里的樱桃,樱红饱满。

    楚懋低头含住阿雾的唇,轻轻地细啄,在她的唇上用舌尖来回的刷着。阿雾的脸向后仰,却被楚懋的手扣在后脑勺上不许她后退,只能承受着他的巡阅。

    “楚,楚……”阿雾觉得楚懋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初始时恨不能人离他八丈远的冷淡样子,这阵子却像得了饥渴症似的,恨不能时时刻刻搂着她,亲着她。

    “阿雾,咱们回去吧。”楚懋意犹未尽地吮了吮阿雾的唇瓣,低哑着声音道。

    阿雾才不是傻子,别过头去道:“我胃里还撑着呢。”

    楚懋也没为难阿雾,往旁边一株枝繁叶茂的树看了看,眼睛亮了亮,半搂半拖地将阿雾拥到树下,将她抵在树干上。飞来峰是一组假山群,砌得恢弘大气,这棵树的根扎在石缝里,居然也长成了如今的浓荫蔽地,微可半挡半掩地隔绝他人的视线。

    “殿下。”阿雾叫道,因夏日的襦裙轻薄,她的背已经被粗糙的树皮硌得有些疼了。

    楚懋伸出一只手掌垫在阿雾的背后,另一只手则撩起了阿雾的襦裙。

    阿雾哪里能料到楚懋居然会如此大胆,大庭广众之下就敢把手摸入她裙底,阿雾惊得面无人色,这若是叫人看见了,她可还怎么活。

    “楚……”阿雾的“义正辞严”还没出口,就被楚懋给堵住了,一对儿刚适手的玉兔也被人攥在了手里。

    阿雾被刺激得微微发抖,羞得恨不能钻地缝儿,可她又挣脱不了,只有鼻子能发出一点点“哼哼”声,反而越添妩靡。

    阿雾拿手推攘楚懋,楚懋的脚就像生了根似的,她的力道给人挠痒痒还差不多,倒是阿雾自己胸口的红豆被人拿捏在拇指之间,摩挲揉捏,弄得又涨又疼,

    好容易阿雾被放开喘了口气,她忙不迭地求饶道:“殿下,我们回去吧,好不好,夜里下露有些凉了。”

    “不好。”楚懋缓缓地吐出两个字,侧头在阿雾的锁骨上密密麻麻地落下吻,手也下滑到凹地。

    阿雾身子一僵,她感觉到楚懋正在褪她的亵裤,已经滑到半臀下了,阿雾疯了似地开始砸楚懋拳头,可楚懋就像存了心地要欺负她一般,手指已经强硬地刺了进去。

    阿雾惊呼一声,却听见楚懋道:“别动,仔细被下面的人听见。”

    阿雾果然再不敢动,嫣红谷地被搅得泥泞不堪,她就跟被人虐待的小媳妇一样,眨巴着泪汪汪的大眼睛,只希望对方能手下留情,阿雾甚至可怜可叹地主动地亲了亲楚懋的下巴,带着哭声地道:“殿下,殿下,我们回去吧,好不好,好不好?”

    楚懋啄了啄阿雾的眼睑,看了看她身后不算粗壮的树干,若是有了动静儿,树枝摇摆起来的确不太好看,阿雾又是那样的薄脸皮,若他实在太过分,难免伤了彼此的情分。

    阿雾感到楚懋往后退了退,又替她拉上裤子,整理好裙摆,她这才松了口大气。

    “阿雾,亲亲我,不然我不放你回去。”楚懋的唇抵在阿雾的额头上道。

    这会儿楚懋就是让阿雾喊他爹都成,阿雾极热情地在楚懋的唇上、下巴上、脸颊上,“吧唧”地亲了几口,以防他借口自己敷衍了事而反悔。

    楚懋替阿雾理了理鬓发,这才拉了她的手,护着她下了假山。阿雾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放在楚懋的掌心里,一步一步地往下挪,其实平日里也没有这样小心翼翼,只是有楚懋牵着,她就不自觉地“更没用”了些。

    到了平地上,阿雾连紫扇她们的脸都不敢瞥一眼,将楚懋用力推开,隔得有三人宽的距离,也不管什么尊卑了,自顾自地快步走到前头。

    直到走进净房,阿雾才转过头对着紫扇恶狠狠地道:“今晚你什么也没看见,知道吗?!”

    紫扇愣了愣,没理解过阿雾的意思来,“奴婢本来就什么也没看见啊。”

    阿雾脸一红,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太心虚了,实际上当楚懋让她们都留在假山下的时候,这些累了一整日的丫头难道还能乖乖地立在下头不动,自然是跑去歇凉喝茶去了。

    “嗯。”阿雾尴尬地敷衍一声。

    阿雾踮着脚悄无声息地出了净室,从屏风的空隙里望了望楚懋,他手里正拿着书卷,看得极认真,阿雾这才又踮着脚快步往床畔挪去,上了床就向着墙蜷缩成一团,假装自己立马就睡着了,还特地连呼吸也控制得匀净起来。

    只可惜越是想睡就越是睡不着,阿雾只要想到在假山上楚懋那样对自己,她的脸就烫得可以煎鸡蛋,她恼怒于自己怎么就没骨气到任楚懋予取予求的。

    阿雾缩头乌龟似地将头埋到薄被里,却听见后面楚懋轻笑一声,她看都不敢看楚懋,越发将头埋得深。

    可那里知道楚懋却没管这些,自顾自地掀了她的被子,伸手去解阿雾的裤带。阿雾心里暗自得意,她把带子系成了死结,这下看楚懋还怎么下手。

    阿雾的得意才维持了片刻,就听见裂帛之声,她身上的白绫亵裤已经应声而裂,“哎,哎,你……”

    “明天叫府里的绣娘来再给你做几十条。”楚懋覆在阿雾的身上道。

    几十条?这是要撕着玩儿吗?阿雾心里愤愤,这明日早晨紫扇她们收拾房间的时候,她可怎么解释这裤子。

    不过阿雾实在是杞人忧天了,次日紫扇她们进来收拾屋子的时候,她还昏睡得人事不省的,哪里顾得上解释不解释。

    阿雾睁开眼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也不是撕裂的亵裤的事情,她嘴角翘起一丝弧度,果然是被唐音说中了,这男人在床上时的确好说话得多,阿雾这不就从楚懋的手里抠了两个暗卫出来么。

    阿雾用过早饭,就往冰雪林去,楚懋昨夜说的吕若兴会替她安排好一切。在冰雪林,难免会望到对面的双鉴楼,阿雾想了想,旋即就将进去的渴望给压制了下去,如今她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楚懋会用双鉴楼怎么要挟她。

    阿雾进了冰雪林的西稍,吕若兴便领了两个人进来,阿雾一看都是她熟悉的人,贺春和贺水。

    ----------------------------------我是番外分割线-----------------------------------------------------

    夫妻性相1-20问

    1.珰爷:请问你们的名字

    四毛哥:楚懋,字景晦,取自“天寒气不歇,景晦色方深。”

    雾天仙: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字是“勤煦”,怎么后来不用了呢?

    四毛哥:(斜睨阿雾一眼)

    珰爷:雾天仙,你不是自称才女么,这都不懂啊?太阳一照雾就散,何况还是勤煦。天寒气不歇,不就是雾么?

    雾天仙:好转折的爱情表达法。

    珰爷:问你名字呢!不许岔开话题。

    雾天仙:荣璇,小字阿雾,字玉生。

    珰爷:玉生?怎么感觉像唱戏的戏子的艺名?

    雾天仙:楚懋,楚景晦!

    四毛哥:不用理她,她长这么大连京剧都没看过,知道什么叫戏子的艺名。再说了,他毛孔粗大,皮肤黝黑,根本不懂玉生的好处。

    明师太:鼓掌!撒花!

    2.珰爷:性别是?!

    四毛哥:哥。

    雾天仙:天仙。

    珰爷:(怒)观音还是男的呢,你以为天仙都是女的?范爷都是爷了还是女的呢,你以为哥就是男的了?

    四毛哥:这人不太镇定。

    雾天仙:换明师太来问吧。

    3.明师太:请问你们的性格是?

    四毛哥:英明果决,睿智天成。

    雾天仙:温柔解语、贤惠大度、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珰爷:(画外音)据说,一个就是“贱”,一个就是“作”。

    明师太:(笑眯眯)哦,还是进行下一个问题吧

    雾天仙:楚懋,赶紧给律师团打电话,谁敢这样骂咱们,告到他们死。

    四毛哥:(摸头)乖乖,你又穿越了!赶紧回来吧。

    4.明师太:觉得对方的性格是?

    四毛哥:她……很美!

    雾天仙:(跺脚)师太是问你性格,性格,你不回答,就说参照上一题好不好?

    明师太:稍安勿躁,我们都懂皇帝陛下的意思,不用解释。

    珰爷:脾气差、爱吃醋、小心眼、城府深、爱钻牛角尖、任性妄为、娇生惯养 。。。。。。

    雾天仙:不录了!(起身)

    明师太:hoho,有人的长公主母亲好像还没认某人呢。

    珰爷:剔手指甲。

    四毛哥:(亲着阿雾的手指)其实也没她说的那么差。

    雾天仙:爱尽!

    明师太:快回答,对方的性格呢?

    雾天仙:(泪汪汪)龟毛、挑剔、闷骚、喜怒无常、爱摆脸色、爱吃醋、爱强迫人……

    珰爷:就这样,你还嫁给他?

    雾天仙:混蛋,人家是被皇帝指婚,不能抗旨的。

    四毛哥:(冷笑)是么,如果不是指婚呢?

    雾天仙:(抱脖子)那我当然要自己跳入你的碗啊。

    明师太:打住,这个节目是要面向各和尚庙和尼姑庵的。

    5.珰爷:两人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四毛哥:哪一辈子?哪一个人?

    珰爷:好复杂的感觉。

    明师太:上辈子,和康宁。

    四毛哥:元旦家宴,福惠带着康宁到宫里,那时候康宁大概两岁。

    雾天仙:没有印象。

    明师太:上辈子,和荣璇。

    四毛哥:某一天,轮到荣璇侍寝。

    雾天仙:不是我。另外,那个我可以吃醋么?

    明师太:这辈子,和康宁。

    四毛哥:同上辈子。

    雾天仙:不记得。

    明师太:这辈子,和阿雾

    四毛哥:花灯节,阿雾那时候七岁,戴着兔耳帽,可爱极了,当时朕就想,要是我有这么一个女儿…..

    雾天仙:女儿?!难道不应该是媳妇么?

    四毛哥:朕不恋童。

    珰爷:该你回答了,你这孩子怎么老忘记回答,阿雾。

    雾天仙:同楚懋。

    6.珰爷:那么是怎么认识的呢?

    四毛哥:有人拐子追着阿雾,她跑过来寻求我的帮助。茫茫人海里,她居然会寻求我这个曾经的仇人帮助,我实在有些荣幸。

    雾天仙:其实当时只是找不到别人,也不清楚别人打得过打不过那人拐子,如果有第二人选,我绝对不会去求你的。

    四毛哥:这就是缘分。

    7.明师太: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四毛哥:小女孩初见还觉得长得可爱,但是居然敢用手碰朕,还敢吊朕裤子,知道朕回去之后洗了多久的澡么?

    珰爷:啊,我不知道啊,我没写。

    雾天仙:你知道我回去洗了多久的手么?(挑衅)现在是谁哭着叫着让我脱他裤子的?

    四毛哥:是谁老把手指伸到我唇边,让我亲的?

    珰爷:打一架,打一架,打一架!

    雾天仙: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穿得真骚包,跟花蝴蝶一样。

    四毛哥:你那么小就知道透过现象看本质了?

    雾天仙:爱尽。

    8.明师太:喜欢对方哪一点?

    四毛哥:她。。。。。。很美!很天仙!

    雾天仙:你不是说不是看上我这张脸,而是看重我这个人的么?(怒)

    四毛哥:我还没说完。她的所有我都喜欢,缺点我也都喜欢,优点我也都喜欢。

    雾天仙:怎么会有缺点,如果你喜欢,那就都应该是优点啊!

    四毛哥:(耸肩)下次能重新给朕安排一个女主角么?

    珰爷:完了,要睡搓衣板了。

    雾天仙:怎么会,我是这样暴力的泼妇么?很好,一拍两散,下次给我重新安排一个男主角好了。

    明师太:要不然把璃镜给四毛哥,把缺爷给阿雾?

    珰爷:不是啊,现在流行纯爱,要把缺爷给四毛哥。

    雾天仙:闭嘴吧,你们两个。我还没回答问题呢。我喜欢他,就是因为他是他。

    四毛哥:(不信)你上辈子飘朕身边那么久,怎么都没爱上朕?

    雾天仙:人鬼殊途啊。

    四毛哥:骗鬼呢?其实这个问题朕思索过很久,最后才发现,原来是上辈子咱们没有圆过房。圆房之后你就爱上了朕。

    雾天仙:(急)不。。。。。。(嘴被四毛哥捂住)

    四毛哥:(咬耳朵,小声说)最近在评选技术最佳榜单,阿雾,乖乖,娇娇,宝贝,求你了,我要上那个榜!

    雾天仙:只有技术不好的,才会想要上那个榜去证明自己!

    珰爷:雾天仙,你真相了。果然有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本事,佩服,佩服。

    9.珰爷:讨厌对方的哪一点?

    四毛哥:讨厌她心里有福惠、有顾廷易、有唐秀瑾,讨厌她一碰就哼哼唧唧,经常以此要挟朕妥协,讨厌她只有两个腰子根本不能满足朕,讨厌她下辈子再也记不住我,讨厌她。。。。。。

    珰爷:够了够了,你隔壁的人快绷不住了。

    雾天仙:讨厌他心里有郝嬷嬷,有郝相思、有元蓉梦、有郑鸾娘,讨厌他懂不懂就发、情,还经常挟持我去归田园,讨厌他腰子太多,讨厌他,下辈子再也不想遇到他,讨厌他。。。。。。

    明师太:完了,必须床头打架床尾和了。

    10.珰爷:觉得两个人合得来吗?

    四毛哥:将就吧

    雾天仙:还行吧

    明师太:珰爷,你写的这两个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珰爷:回答这样一致,难道不是绝配?

    明师太:下辈子还想一起吗?

    四毛哥:我上辈子就已经在佛前修了五百年了,不然你以为阿雾是怎么重生的?

    11.明师太:怎么称呼对方?

    四毛哥:阿雾、玉生、小乖乖、大宝贝、娇娇、心尖尖、小荡、妇、小坏蛋、小混球、小可怜、

    明师太:打住,可以了可以了。再下去要封贴。

    雾天仙:楚懋、楚景晦、皇上、殿下、哥哥、主人、大王、恶贼、客官……

    明师太:珰爷,你这都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现在要纯爱,动不动?你叫贫尼的这个节目怎么通得过审查?

    珰爷:。。。。。。木有啊,现在不管是大王还是恶贼,都只写了脖子上啊。

    明师太:脖子断了没有?

    12.明师太:希望被对方叫什么?

    四毛哥:只要带着爱,什么都可以。

    雾天仙:皇帝陛下

    珰爷:四毛哥,你想过要挑战“爹爹”的戏码木有?

    明师太:打住!

    四毛哥:朕没有某皇帝那样变、态。

    雾天仙:怎么都没有人要关注本宫可能篡位的爆炸新闻?

    明师太:痴人说梦,不要浪费我们纳税人的时间。

    13.珰爷“如果要你们把对方举例成一种动物的话,是哪种动物?

    四毛哥:人类!

    珰爷:不是啊,是动物,动物。

    明师太:对不起大家,珰爷是个文盲,人类本来就是动物啊。

    雾天仙:像狼狗。

    珰爷:是最近流行的小狼狗吗?

    雾天仙:肯定是大狼狗啊。

    明师太:听不懂啊。

    四毛哥:呵呵,那今天回去肯定是用狗狗式咯?

    明师太:大家都听不懂。

    14.珰爷:如果要送对方礼物的话,会送什么呢?

    四毛哥:衣服、首饰、字画、孤本、古董、珍玩

    珰爷:听着怎么这么拜金呢对方。

    雾天仙:会送,缩尺成寸丸。

    15.明师太:希望收到对方送什么礼物?

    四毛哥:阿雾,穿着我给她设计的内衫,外面披着洋红缎面白狐狸毛披风,走到乾元殿前殿的暖阁里。。。。。。

    雾天仙:第二个小皇子,连名字我都想好了呢,就叫三毛

    17.珰爷:你有什么样的嗜好?

    四毛哥:如果阿雾算一种嗜好的话。如果不算,那就嗜好和阿雾xxoo吧。

    雾天仙:写字、画画、打扮、弹琴

    珰爷:一个低俗的人和一个高尚的脱离了低俗趣味的人的配合。

    四毛哥:相信朕,其实阿雾的爱好也是xxoo。

    18.珰爷:对方的嗜好为何?

    四毛哥:她啊..多了..写字、画画、打扮、弹琴、啃鸡翅。。。。。。

    珰爷:啃鸡翅也算?阿雾怎么可能低俗地去啃鸡翅,这个太有损形象了吧?

    四毛哥:她不啃鸡翅,哪里有哄春花不哭的法宝,春花要吃香香嘴,可是年纪太小又不能吃,只好给她鸡翅骨头磨牙牙。

    明师太:谢谢,贫尼不想听育儿经。

    四毛哥:还有就是调、戏朕,每次她来大姨妈,就来调、戏朕。

    珰爷:好恶毒的女人,最毒妇人心啊。其实你可以闯红灯啊

    四毛哥:朕自己不开车的好伐。

    雾天仙:该我说了,该我说了。四毛哥的嗜好就是啃我的手指、脚趾、脖子、锁骨。。。。。。

    明师太:我们这个真的是正能量节目好不好,都给我打住!

    19.某兜:请问你的毛病是什么?

    四毛哥:没啥毛病,就是有时候胸口的旧伤口会疼痛。(捂胸口)

    雾天仙:又痛了吗,我给你吹吹。(撕衣服)

    明师太:拉帘子。

    良久。。。。。。

    雾天仙:我的毛病么,就是容易肾虚

    珰爷:扶额,大家都懂

    20.珰爷:讨厌对方对自己做什么事?

    四毛哥:不理我

    雾天仙:眼里只有春花,看不见我,当春花出现的时候,我就成了第二位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还在爱我。

    静花水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5 07:05:02

    茶茶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5 00:10:58

    sin_c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23:41:38

    芬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23:35:46

    pegg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23:34:59

    浣纱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22:36:38

    学院派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22:19:39

    静花水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20:15:57

    a_tong26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3-24 18:25:08

    刘群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16:46:51

    非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13:31:06

    为了省事以前都叫111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13:04:06

    宝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12:44:30

    芬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09:29:16

    4312968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04:43:22

    夜猫吱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24 00:19:50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四季锦》,方便以后阅读四季锦第213章 21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四季锦第213章 213并对四季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