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紫

第五百一十八章 扭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吱吱 本章:第五百一十八章 扭曲

    黎窕娘在蒋氏之前怀了身孕,这恐怕是天之骄女的蒋惠荪生平所受的唯一羞辱。

    一想到这些,宋宜春就觉得自己热血沸腾,想见到黎窕娘,连黎窕娘的卑鄙无耻都变得让人赏心悦目起来。特别是他当看到黎窕娘也挺着个大肚子,娇滴滴地求他“这可是您的骨血,您总不能让他就这样流落在外面”的时候,《狸猫换太子》的戏码立刻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而且还越演越烈!

    如果蒋氏知道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是黎窕娘生的,她会怎样呢?

    这念头一起就没有办法收场。

    他在蒋氏面前做低伏小,战战兢兢地安排着稳婆,医婆,父亲不仅没有怀疑,反而纷纷欣慰他长大了,懂事了,他第一次觉得有些也未必就像他想像的那样艰辛。

    就像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似的站在他这一边——蒋氏生产的时候难产了,黎窕娘也顺利地催生下了孩子,而且蒋氏生的是个女儿,黎窕娘生的是个儿子。

    神不知鬼不觉,他将两个孩子换了过来。

    或者是母子连心,蒋氏抱着宋翰的时候,眉宇间总会时不时地浮现出些许的困顿。

    他看着不由得胆战心惊,索性亲自照顾那孩子。

    蒋氏定下心来,一心一意地照顾着宋翰,甚至比宋墨花费了更多的精力。

    每看到那场景的时候,他心里就有种异样的冲动,盼着宋翰快点长大。盼着宋翰比宋墨更乖巧听话,更懂事聪慧。甚至盼着蒋家也能像培养宋墨那样全身心地培养宋翰。

    等到真相被揭露的时候,事情一定很好玩。

    他怀着这样的心情一直等到了蒋氏因蒋梅荪的事情病倒了。

    然后他悄悄放了砒霜在她的汤药里,并在她最后的日子里把真相告诉了她!

    他想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蒋氏那震惊的面孔。

    那也是他生平第一次看见蒋氏的震惊。

    他同样忘不了他看见蒋氏震惊的面孔时那扬眉吐气的感觉。

    可蒋氏被气得吐血还不死。

    他只好用被子捂住了她的脸。

    蒋氏用力地蹬着被褥。

    她的力气可真大啊!

    床单都被她蹬烂了。

    她当时还骂他来着。

    还说,他会遭报应的!

    想到这里,宋宜春原来有些麻木的喉咙又开始火辣辣的痛。

    好像宋翰还咬着他的喉咙似的。

    像毒蛇的牙齿,死死地扎进了他的肉里。

    宋翰这个上不了台面的贱种。还就真如蒋氏所料的那样竟然反噬自己!

    宋宜春气得手直抖,想高声喊着“把宋翰乱棍打死”,却怎么也发不出一点声响,反而胸闷气短,差点透不过气来。

    宋茂春见状忙道:“你千万别乱动,小心撕裂了伤口。大夫马上就来了。”

    宋宜春还是不甘心想朝着宋翰倒地的方向望去,只可惜他刚刚抬了个头就没有力气。又无力的倒了下去。

    宋同春忙用力地按住了他的伤口。

    一行人急匆匆地去了香樨院。

    大厅顿时冷清下来。

    陆晨望了眼昏迷不醒的宋翰,道:“怎么办?”

    如果只是想让他死。多的是办法,又何必留他到今天。

    宋墨道:“也抬到樨香院去,让大夫治好了就给我滚蛋。”

    陆时点头,道:“我还担心你一时气愤会不管宋翰呢——有些事大面上过去了就占住了理,等这件事过去了,多的是机会。”

    陆晨笑道:“砚堂心里不比你清楚,你就少说两句吧!”

    陆时呵呵地笑。

    大厅的气氛一缓。

    宋墨吩咐夏琏把宋翰抬去了樨香院,这才让丫鬟去请了窦昭出来拜见陆家的两位舅老爷。

    陆晨和陆时连声不敢。

    窦昭就对宋墨笑道:“您看那族谱上是不是请两位舅老爷留个字?也免得再劳动两位舅老爷跑一趟……”

    宋翰除籍的事还只进行了一半。最重要的立契还没有完成了!

    陆晨和陆时这才反应过来,纷纷道:“这是应该的。”

    在早已写好的契书证人上签了名字按了手印。

    宋墨留了两位陆老爷用饭。

    两位陆老爷都觉得不必了:“家里出了这种事,你哪有心情陪我们吃饭,还是去樨香院要紧。以后有了空闲。我们再聚聚。”

    宋墨心中虽然没有一丝伤感,可现在的确有点不合适,他没有强求,和窦昭一起送了两位舅老爷出门。

    窦昭提醒宋墨:“还有位证人是大伯父。”

    “我知道了。”宋墨低声道,“我去趟樨香院,你送苗氏和栖霞离开京都,免得把他们俩个牵扯进去。”

    苗安素和宋翰已由双方的父亲立下了和离的契书,苗安素已经不是宋家的媳妇,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窦昭把宋墨的意思转达给了苗安素。

    苗安素没想到自己这么简单就和宋翰和离了,她拉着窦昭不停地问“是真的吗”。

    窦昭道:“宋家的那份契书在国公爷手里,国公爷出了事,一时间也不知道放到什么地方去。你那份在令尊手中,你若是不相信,可以让令尊给你看看。”又想到苗家的贪婪,苗安素和离之后宋翰名下的产业都归了苗安素,她又道,“顺天府那边也有存档的,要不你去让顺天府的人再给你写一份也行。”

    苗安素连连点头,眼角忍不住红了起来,出了英国公府先去了趟顺天府,借着英国公府的名头让衙胥重新给她写了份和离书藏在了怀里,随后去镖局雇了几个护卫,这才回了四条胡同。

    栖霞则大大方方地接过了窦昭送给她的一套银头面。恭恭敬敬地给窦昭磕了三个头,由陈晓风亲自护送。去了真定。

    窦昭不由长长地吁了口气,派人去打听樨香院的情景。

    若朱回来告诉她:“御医院来了两个大夫,也只敢用鸡皮贴在伤口上,然后开了些金创药外用,说国公爷能不能挺得过来,就看今天晚上了。倒是二爷。不过是头上破了个大口子,失血过多,开些益气补血的方子就行了。”她说着,语气微顿,又道,“听说二爷醒过来了就乱嚷嚷,连国公爷都骂上了。旁边服侍的吓得不得了,只好用帕子堵了二爷的嘴。”

    他不嚷嚷才怪。

    被自己视为靠山的父亲出卖抛弃。对于宋翰这种自视甚高的人来说,这才是致使的打击吧?

    不过,宋翰可真是命大。

    但他要是真的死在了祠堂里,那也太便宜他了。

    窦昭冷笑。

    晚上,宋墨没有回来,却让人把宋翰的除籍文书交给了她。

    窦昭看着上面宋茂春和宋逢春的名字,暗暗松了口气,第二天一大早就派人送去了顺天府立契。

    顺天府的户房胥吏见到契书大惊失色。抬头看见严朝卿身边的同知,立刻低下了头,忙盖了顺天府的大印。但等到同知陪着严朝卿一出户房,他就立刻窜到了吏房。小声地和吏房的人道:“刚才英国公府的一个幕僚由同知大人陪着,还给宋家二爷宋翰办除籍书,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吏房的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兴奋地道:“你快仔细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等到严朝卿从黄大人那里道谢出来,就看见吏房里拥了一堆的人,在那里说着宋翰的事。

    那同知涨得满脸通红。

    宋翰大逆不道,怎么能不让人知道呢?

    严朝卿却微微地笑,装作没有看见似的,笑着和同知道别,回了英国公府。

    宋宜春却连着几天都不高热不退,情况非常的不好。

    宋墨看着这不是个事,上了折子给父亲告假。

    皇上向来对宋宜春就是淡淡的,可自从听说宋翰的“劣迹”之后,想到他也有差不多的辽王,皇上对宋宜春顿时就亲昵了不少。听说宋宜春病了,以为是被宋翰的事气病的,就派了个小内侍来探病。

    不内侍是代表皇上来的,不仅要把他领进内室去见宋宜春,还要把宋宜春用过的药方之类的给小内侍过目。

    小内侍吓得魂不守舍,匆匆问了几句就回了宫。

    皇上火冒三丈,想到自己被辽王挟持到玉泉山时羞辱。

    他为了太子的承诺不能惩办辽王,难道他还不能惩办一个国公爷的次子?

    皇上下圣,立刻把宋翰丢到城门外去,不许给他一口水喝,一粒米吃,一缕丝穿,否则就形同谋逆,诛九族。

    锦衣卫现在还没有都指挥使,东厂的厂督亲自去英国公府交宋翰“请”了出来,丢在了朝阳门外。

    宋翰用了三天的药就停了,想喝口水都叫不到倒茶的人,更不要说吃食补品了,正饿得两眼发昏,莫名其妙地被东厂的人揪上了车,又莫名其妙地被推下了车。

    他望着喧哗嘈杂的甬道,有些不知所措。

    一群小乞丐跑挤了进来,围着他喊着“哥哥”,那满身的臊味,乌黑的指甲缝,让宋翰不由打了个寒颤。

    “滚一边去!”他大声喝斥着小乞丐。

    小乞丐们却不以为然,依旧笑嘻嘻的,却上前就把他按在了地上,七手八脚地扒着他的衣服。

    宋翰身体还很虚弱,几次都没能挣脱,他不由大声喊起“救命”来。

    路人远远地围观,三三两两地凑到一起对着他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上前为他解围的。

    宋翰的衣服被扒得只剩下一条牛鼻裤,那群小乞丐才一哄而散。

    ※

    姐妹弟兄们,送上今天的更新。

    已经腊月二十八了,有没有和我一样还在上班的妹纸。

    [通知:请互相转告乐文小说网唯一新地址为www。lwxiaoshuo。com](>_<)护口护口护曰护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九重紫》,方便以后阅读九重紫第五百一十八章 扭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重紫第五百一十八章 扭曲并对九重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