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紫

第五百二十一章 责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吱吱 本章:第五百二十一章 责怪

    安氏骇然。等魏廷瑜和汪清海走后,她不禁问汪清淮:“济宁侯来找您做什么?我记得他从来也是个俊朗的少年公子,怎么两年没见,变成了这副样子?”

    “你别管了。”汪清淮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总归是自己胞弟的好友,总不能跟自己的妻子说,自己的弟弟带了好友来借钱的吧,而且还不是为了应急,而是为了和人合伙做茶叶悄悄背着家里人来借钱的,先不说这钱能不能还上,就算他生意做成了,济宁侯府怕是除了魏廷瑜没有一个人会感激他。他懒得再去想这些烦心的事,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安氏就把嬷嬷打探到的消息都告诉了汪清淮。

    汪清淮不由地叹气,道:“魏廷瑜如果知道今日,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当日娶了小窦氏。”

    安氏听得有些摸不清头脑。

    汪清淮却不想再说这件事。

    魏廷瑜娶了窦家的女儿,却连五千两银了都拿不出来,可想而知过得是什么日子。还好自己没有一时头脑发热答应借银子他。

    听弟弟说魏廷瑜在外面又悄悄养了个小的,已经有五六个月身孕了,不知道小窦氏知道后会不会像上次似带人上门打闹……到时候京都恐怕又有好戏看了!

    说起来,宋墨有这样的连襟真是丢脸!

    他想了想,决定亲自走一趟英国公府。

    府里的护卫能放出去,东家才是最有面子的,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去道个喜。

    英国公府的窦昭自然不知道汪家发生了什么事,她正忙着陈晓风等人外放的事——程仪要准备;是从她身边出去的,有些话有嘱咐;他们不再是府里的护卫,不能再住在英国公府的东跨院了,家眷要跟着去任上的好说。有些要回真定的,还得安排可靠的人把他们送回去……最重要的是她这几年已经习惯有陈晓风等人护卫,他们这一走。她心里顿时觉得空荡荡,知道就算是以后有比他们身手更好。更忠心的人补充进来,也再没有那种曾经同生共死的情份了。

    她把那几个死在了香山别院的护卫交给了段公义:“……以后只要是这几家的事,你都要立刻告我,不管是要钱要物还是遇到别的什么为难事,都不许瞒着我。”

    “你放好了,”段公义和这些人的感情比窦昭还要深,提起来神色间也满是唏嘘。“我会派人好生盯着的。”

    窦昭就算起别一桩事来,道:“如今皇上不管事,太子监国,府里也不会遇到什么太为难的事了。你要不要找个人服侍段太太?”

    段公义老脸一红,道:“我家里有两个丫鬟,做事挺麻利,也都乖巧懂事,我娘身边暂时有人服侍。”

    窦昭抿了嘴笑。不再往深了说。

    不过没几日,段公义那边有就有喜讯传过来。

    原来段母早就瞧中了颐志堂灶上的一个小丫鬟,只因段公义还不想成家,一直拖着,此时段公义低了头。段母就想着趁真定这些人还有英国公府,把这婚事办了,连说媒带订日子,不过五六天的功夫就成了。

    窦昭把人叫进来瞧了瞧,见那小丫鬟白白净净,说话行事带着股子柔顺的味道,赏了她五百两银子陪嫁,又赏了她二十两银子的添箱,选了个好日子,给段公义娶了亲。

    大家都很高兴,宋墨也参加了婚礼。

    只是新娘子还没有进门,他就被悄悄拉走了。

    窦昭不动声色,陈晓风等人还以为宋墨原本就只准备在婚礼上露个面,并没有在意,段公义拜过堂,就簇拥着他去了亲房闹腾。她这才有空悄悄地问武夷:“出了什么事?”

    武夷小声道:“皇后娘娘病逝了,殿下让世子爷立刻进宫商量这件事呢!”

    窦昭心里十分的焦急。

    辽王如今还在西苑“侍疾”,皇后先没了。

    这才离玉鸣山的几天的功夫,怎不让人联想。

    何况当初答应皇后继续享受份位的人是太子,担保的人是宋墨,若是有人意恶地推波助澜,众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把他们俩给淹了。最让人不安的是太子头上还有个皇上,若是引起皇上的猜疑,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太子位置?

    窦昭一直等到了晚上亥时,宋墨才回来。

    “现在的情形怎样?”她坐炕上,等若彤几个服侍宋墨更衣后退了下去,她问道,“可定下什么时候报丧?”

    宋墨坐在了窦昭的身边,窦昭这才发现宋墨的眉宇间带着几分疲倦。

    窦昭就帮他捏着肩膀。

    宋墨笑道:“我还好,你是双身子的人,不宜操劳。”然后把她揽在了怀里,叹道,“太子殿不是蠢人,皇后活着才对他有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懵了,和太子妃匆匆赶到慈宁宫才知道皇后是自缢而亡,但慈宁宫又有太后娘娘,太子连问都不能问一声,就叫了我去,让我陪他一起去见皇上。皇上知道了皇后的死讯,虽然什么也没有,但沉默良久才挥手让殿下退了出来。什么时间发丧,怎样的规格,一个句也没有提。听殿下的意思,皇上应该是很伤心……”

    原本恩爱的夫妻翻目成仇,搁在谁的身上谁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窦昭也不由跟着叹了口气。

    “早点歇了吧!”宋墨安慰般地拍了拍窦昭的手,道,“明天一早我还得进宫”

    到了明天,皇后殡天的消息肯定是瞒不住了,怎样面对臣工们的置疑,太子也好,宋墨也好,还有得一阵忙碌。

    窦昭叹气,吹了灯。

    到了第二天,京都果然炸了锅。

    说皇后是被太子害死的,说太子早就对辽王起杀心,说宋墨是太子的帮凶……各种流言纷至沓来,说什么的都有,没有一个人相信皇上是病死的。

    太子天天忙着去西苑向皇上解释,宋墨则忙散布新的流言。

    可什么事也比不上皇家秘辛。大家对皇后的死因越来越感兴趣,连不出门的祖母都听说了,跑到府上来问窦照宋墨会不会被牵连。

    偏偏皇上什么也不说。太子为了避嫌,越发不敢拿主意。皇后去世后第二十一天,出殡的规章还没有拿出来,急得纪咏团团转,和宋墨嚷道:“你到底有没有能力指挥锦衣卫,怎么到今天这件事还没按下去?你要是不行,多的是人接手!”

    宋墨烦他每次跳出来都是指责人,没有哪次是给个好建议。冷笑道:“可惜锦衣卫都指挥使是武官,纪大人做得再好也掌握不了锦衣卫!”然后拂袖而去。

    纪咏望着他的背影不齿地撇嘴。

    很快就有好事者将这件事捅到了太子那里。

    太子虽然焦头烂额,听了这件事不由得长吁口气,感觉心情好了很多。

    辽东那边好像还嫌京都的景况不够乱似的。送来八百里加急。

    辽王的嫡长子病逝了!

    这下太子坐不住。

    他气得暴跳如雷,把折子丢到了宋墨的面前:“你看看!这是哪个王八蛋有害我!让我查出来了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宋墨眉头微微地蹙了蹙,但还是很冷静地道:“还是先查清楚了那孩子的死因再说吧!”

    太子爬着头发,道:“这怎么查得出来?”

    宋墨道:“就算是查不出来,也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太子颓然地坐在镶楠木的大炕上。

    长兴侯求见。

    “让他进来吧!”太子焉焉地道。

    因为石太妃的缘故。太子对长兴侯的印象不错。

    长兴侯国字脸,卧蚕眉,看上去一脸正气,给人刚毅忠勇之感。

    他朝着宋墨微微点头,上前给太子行礼。

    宋墨趁机退了出去。

    到了下午。就听说长兴侯给太子进言,让太子请了太后娘娘去劝皇上。傍晚,西苑那边就有圣旨下来,皇后的葬礼除了守孝时间,一切都遵照仁宗皇帝皇后娘的规格。

    宋墨苦笑,道:“这件事恐怕还有磨得。”

    窦昭正坐在炕上给没出生的孩子做肚兜,闻言笑道:“我还以为你在担心长兴侯了!”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宋墨笑道,“朝廷的能人多着呢,英国公府虽与皇家亲近,可也有分时候。就像上次,太子让我陪他去见皇上,我是陪着他去了西苑,却没有陪他去见皇上,有时候,和皇上走得太近,也未必是件好事。”

    窦昭对宋墨信心满满,笑着用牙咬了线头,笑盈盈地不住点头。

    天津那边有信过来,说顾玉这些日子瘦得厉害。

    宋墨盯着信看了很长时间,吩咐杜鸣给他带了些药材之类的东西过去。

    濠州那边又有信过来,说蒋大太太见蒋柏荪身边连个像样的护卫都没有,让施安跟着跟着蒋柏荪去了辽东。

    这样一来,蒋家就少了个能主事的护卫。

    宋墨把朱义诚派去了濠州,又写信给徐青,让他看顾些蒋家。

    忙了几天,太子突然悄悄来访。

    他在宋墨的书房里打着转:“皇上根本不相信这件事与皇祖母有关,话里话外都透露着皇祖母是不想我们父子生分,才在石太妃的建议下把皇后的死因揽在自己身上,而且皇祖母越解释,皇上越不相信,我现在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太子苦恼地又抓了抓头——这是他小时候养成的习惯,后来虽然被教导过来,但人烦躁不安到紧张无措的时候,还会做出这样的动作来。

    崔义俊心急如焚,满眼担忧地望着太子和宋墨。

    ※

    马年第一天,给大家拜年啦!

    看了姐妹兄弟地留言~~~~(>_<)~~~~春节,大家都知道,时间没办法自己掌控,没办法双更啊!

    也会抓紧时间写文的,请大家放心!

    ps:今天是元月31日,月份粉红票排名的最后一天,九重紫就要结文了,肯定没有办法去争二月份的月份票了,这可能是九重紫最后一次挣月票排名了,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投下您保贵、重要,甚至是有关键作用一张红粉票。

    [通知:请互相转告乐文小说网唯一新地址为www。lwxiaoshuo。com]谢谢大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九重紫》,方便以后阅读九重紫第五百二十一章 责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重紫第五百二十一章 责怪并对九重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