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一零八章 法相天生!(求月票求首订}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一零八章 法相天生!(求月票求首订}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ps:攸关生死的日子到来,开荒拜求大家订阅月票支持!

    ※※※※

    “神甲玄光?”

    正殿左上首的一张席案之后,王霞儿先是一阵错愕,接着又激动不已,紧紧握住了旁边赢世继的手:“夫君,你看到没有?非儿他,是神甲玄光!”

    甲出玄光,也就意味着此人的血脉与神甲契合已极。一旦传承神甲,就至少可达到六成的契合度。

    而一般哪怕这神甲的初代主人,也很少有人在一开始就能超过八成。一般神甲继承之时,也就是甲出玄光这个程度。

    这也意味着,这尊摘星神甲已十有*会落入赢非之手,再难接受他人的血脉。

    赢世继倒是神色如常,只不着痕迹的看了赢定一眼。只见后者一言不凡,面上虽显苍白衰老,似在这一瞬间就老了几岁,可其腰背却挺得笔直。

    赢世继眼里闪过一丝黯然,一丝悔意,可随即他目光,就又转为坚定。

    “恭喜亲家了。”

    不远处的王佑朗声大笑,抬起了酒杯道:“为非儿他今日承爵,请诸位满饮此杯!”

    随着王佑此举,周围顿时又有无数的恭祝声四起。

    “恭喜将军,得此麟儿!”

    “神甲玄光,想必不久之后,我大秦又可多一猛将!”

    “如此看来,这摘星甲,已经非嬴非公子莫属了。”

    “安国公府。如今终于后继有人,可喜可贺!”

    王霞儿兴奋难以自已,面泛红光。直到须臾之后。赢世继在她手腕上一掐之后,才知收敛。

    听着周围不觉的恭维贺喜声。王霞儿却只是盈盈站起,矜持的笑着,眼神发亮的望向远处,那正持酒杯立起的几位皇子殿下与武威郡王,隆国公等人。

    从今而后,这大秦最顶层的权贵人物中,亦有他们安国府二房一员!

    “卑鄙!”

    周衍猛地一锤桌席案,面色铁青一片:“那个主持血辨的道监。一定有问题!微微偏偏就要让赢非的精血先一步?”

    庄季原本在喝酒吃肉,此时闻言,不由也气势汹汹的瞪着那位立于摘星甲旁的道正:“我宰了他!”

    幸亏是他身边有几个永昌候府的护卫盯着,急忙阻止,才没使庄季真正闹将起来。

    “别急,还没定论。嬴冲他还有机会!嫡脉与旁支的血脉到底不同。”

    薛平贵倒仍是镇静,定定看着嬴冲身前的那条血流:“说不定那家伙,能给我们一个惊喜。”

    薛平贵想起了今日来安国府后,嬴冲的谈笑风生,淡定自若。他了解嬴冲。那神情做派绝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而是自信,胸有成竹。

    还有米朝天。事前不会不出手阻止。当今圣上,不会不给嬴冲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之所以这般放任,要么是米朝天真不认为嬴冲,有丝毫得甲的可能,要么则是以为嬴冲势不可挡,那赢王两家无论什么样的手段,都没可能阻拦得住嬴冲承爵安国。

    就不知接下来,情形是否会如他所想。

    而此时就在离他们三人不远处,一处女眷席中。上官小青正是面现微笑:“神甲玄光,看来嬴非他承爵已定。恭喜雨儿妹妹了。几年后你嫁过来,就是一位国公夫人。一品贵妇。”

    她是真的艳羡,林雨的这门婚事,说不定比她还要强些。嬴非年少有为,承爵之后背靠武阳嬴氏,除了天资才华,不如那王籍之外,其余一切都不差于王籍丝毫。日后也必定是手掌重兵,权倾一方,是大秦朝内一等一的权贵。

    她未来的夫婿是一位皇子,可若不能得世袭王位,又或者登顶大位,那未来只权势,就真不如嬴非。

    林雨已经羞得快说不出话,又有些生恼:“小青姐姐你胡说些什么?被别人听见了,岂非让人笑话?”

    这是在装呢!

    上官小青心里哂然,刚才这小丫头,明明都是嘴都快笑歪了。转而又发现旁边林芷,正眼看着武威王府的席位。

    “表姐,你在看谁?”

    顺着林芷的视线,上官小青也往武威郡王那边看了一眼,而后自以为是的‘恍悟’道:“是在看那叶四在否?不用看的,她又不像是雨儿,婚事定在几年后。现在要守闺待嫁,来不了的。”

    想起叶四,上官小青又‘咯咯’笑了起来:“我是真代她可怜,我们这群姐妹,也就只她的下场最不堪了。如今那句身贵为凤体,相母仪天下,已经成了整个咸阳城的笑话。嫁给嬴冲那废物白痴,以后可真够她受的。”

    林雨却有些不解:“前阵子不是有传闻,说是神戟候向武威王府求亲,襄阳公王籍也对叶四小姐倾心,叶侍郎也有意悔婚么?”

    “傻丫头,你是不知道。”

    上官小青以手掩唇,说着她听到的小道消息:“就在今日,武威王府入宫,已经为他们二人请——”

    然而话音未落,她就见林芷霍然起身,定定的看向殿中央处,浑身气息森冷。

    上官小青也移目望去,然后也倒吸了一口寒气。那是玄甲第四像——法相天生!

    ※※※※

    正堂上首席中,嬴瑾瑜端着酒杯,却并未移步去向那嬴世继夫妇恭贺,而是同样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条还未汇入主阵的血线。

    “看来七叔对他仍有信心?这里别人都以为嬴非已经赢定了,却只唯独七叔不以为然。”

    此时这殿内上席之人,除了武威王府的那几位之外,确实只有嬴控鹤一人,仍旧老神在在的在席案之后端坐着,

    “侄儿你这可就错了。”

    嬴控鹤笑着摇头:“我只是懒得去凑热闹罢了。本王是为嬴冲那混账来的。他若没能继承神甲,这安国公府对你七叔而言就是路人,何需关注?其实依我看来。真正看好的他,应该是老四才对。”

    嬴瑾瑜神情微凝。目光向他四哥看了过去。果然见嬴仇万,正是目光专注的看着那殿内符阵,手中酒杯渗出了酒液都仍不自知。

    而也就这时,嬴瑾瑜目光微凝,他视角余光,已望见那嬴冲的第一滴血液,已渗入到那主阵之内。

    也是神甲玄光?不对!

    嬴瑾瑜的目里,流露出诧异之色。只因那嬴冲精血引起的玄色光华。已经在以惊人之速,将嬴非激发出的玄光覆盖。气势霸道,不容后者有半点抗拒的余地。

    而在那摘星神甲的上方,更隐隐约约的,显出了一团星云影像,似龙凤交缠。

    这是——玄甲五象之四的法相?

    人群之中,嬴世继淡淡的笑着,言语神情皆谦和有礼,并未因嬴非继承摘星而有半点失态。

    不过此时他却渐觉不对,发现四周喧闹的声音。都渐渐平息。人群外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转头回望。

    还有他的族兄嬴元度。此时正在十丈之外定定的呆立,脸朝着那摘星神甲的方向,神色既惊又怒,不过更多的还是不敢置信。

    嬴世继心中微惊,探手拨开了人群,也往那殿中央看去。接着他的脸色,也瞬时苍白一片。

    这是法相天生?怎会如此?他那废人般的侄儿,与那摘星甲的契合度,怎就如此之高。

    明明就是一副重伤在身。快要死去的样子,为何还能激出神甲法相?

    大堂正中。嬴冲的脸上,亦现着丝丝喜意。事前有把握是一回事。真正已胜券在握,又是另一回事。

    法相天生是玄甲五象中的第四象,可这基本已是神甲继承中,出现的最高异像。哪怕是那些初代甲主,与神甲的契合度,也大多如此。

    神甲摘星,不但可摘星摄龙,更能摄取满天星力为己用。这神甲对应的法相,就正是夜空中那浩瀚星河!

    墨家发明的千里镜,早已可观察到天空中的群星,要么是单独的星辰,要么是大日那般发光发热的恒星,要么则是由无数各类天体组成的星河,只是距离较远,才会望之如星。

    而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就处在一片广阔的星河之内。据说那摘星神甲内,就篆刻有一副由数十位嵩山书院的宗师联手,测量出来的完整星河图影,使得具仙元神甲,得以借用星辰之力征战,无限接近于神元阶位。

    而今日嬴冲能激发出这星河异景,也就意味着他无论血脉,功法,都与这摘星神甲无比的契合。

    那主持祭礼的几位道官,也吃了一惊,都定定的看了一眼嬴冲,似不敢置信。嬴非都已占据那样的先机,激发出神甲玄光,可嬴冲居然仍能将之强行压下。

    不是说此人武脉已废?气脉虚弱之人,也必定会影响自身精血,不如常人。且看其脸色苍白,气血两亏,分明是有重病在身。

    常理而言,这位安国公本该绝无希望了才是。

    似今日这样的逆转,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得。

    “祁道监为何发楞?”

    米朝天立在摘星甲旁,唇含冷笑,淡淡的提醒着:“八血已辨,世子独压魁首。按律魂印之仪已可开始。难道祁道监不知规矩?”

    道完这句,米朝天就又仰目看向了玄甲上的星图,目里波澜微兴。这玄甲之上的异像还在变化着,也就是说嬴冲与这神甲的契合度,仍在继续攀升。

    说不定稍后就可能有第五像,在众人眼前显化出来。

    摘星甲必定会落入嬴冲之手,这是他早在数日前就已了然之事。然则这‘法相天生’以及后续的异像变化,却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他已没必要再看下去。可以到此为止了,无论这墨甲后续还有什么样的异像,都没必要展露于人前。嬴冲与这摘星甲的契合度,也无需太多人得知。

    辨血之祭,只是为辨认血脉,寻找最合适的下任甲主,而不是为向世人炫耀。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一零八章 法相天生!(求月票求首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一零八章 法相天生!(求月票求首订}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