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一二五章 暗城之谋(求订阅求月票)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一二五章 暗城之谋(求订阅求月票)

    ps:求订阅求月票

    张承业一听是私盐贩子,对沈万三的观感又好了些。

    换在关东诸国,贩卖私盐肯定犯法。可在大秦不同,只因地处关西,食盐产地不多。巴州那边虽是有了几个盐井,却还不成气候。所以每年都需从关东诸国那边,购买大量的食盐。

    可有时候,即便是大秦想买都买不到。诸国联手封锁,让大秦以盐为患。

    所以对私盐贩子,大秦官方是鼓励的居多,能够从关东贩来越多的食盐越好。

    也没过多久,那沈万三就陆续搬出了十个半人高铁木箱子,然后‘轰隆’几声,全都丢在了嬴冲的眼前。

    “这都是从殷墟那边收集得来,一共一万三千二百个上古机关人偶的机关散件,品质都在人元以上。我也不知里面是否有你要的,不过光是这些东西,可就花了我足足十万两黄金,又废了不知多少人情。多少价格,你自己看着办!”

    嬴月儿顿时眼神微亮,她听到‘上古人偶’与‘机关散件’几字,就已经明白了嬴冲的用意。

    以嬴冲的财力,确实不能为她炼制更强力的身体不错。可嬴月儿本身就精通机关术,只需大量收集那些上古时遗下的人偶散件,她多半能够拼凑出一具更强力的身体出来。

    迫不及待,嬴月儿踏步上前,将其中一个铁木箱子翻开,在里面翻寻起来。

    而嬴冲的机关术,虽远不及嬴月儿,可这时也装模作样,一个个箱子仔细翻找验货。

    不多时,嬴冲见月儿脸上的笑意已愈来愈浓。就知这事成了。这小丫头,多半是已有了把握,可以使她的躯体再进一步。

    心中同样欢喜。嬴冲面上却是眉头紧皱,站起身来:“少了一些。不过勉强够用了。不过十万金?你还真敢说。朋友价,这些东西一共算五万两金票给我如何?”

    心想这家伙张口就是本钱十万两,这是骗谁了?当他嬴冲蠢啊?

    他事先就已查过了市价,哪怕是在大秦境内,一个这样的散件,也不过是三四十两纹银的样子,量大还有优惠。哪怕是一些材料特别珍贵的器件,如人元傀儡的动力元核。也不过才千两纹银。

    大多时候还卖不掉,只因这些东西,除非是最高明的匠师,否则根本就无法修复。只能回炉重炼,从里面提取那些稀有的灵金。

    再若非是这几个箱子里面,似那人偶的动力元核,中枢元核就有着好十几个,他也不会开出这样的价格。

    这一刀直接把价格砍到了二分之一,可结果那沈万三却满脸笑容的道了声:“成交!”

    嬴冲顿时气息一窒,一阵凝噎。愣愣的看着沈万三。心想这家伙笑成这副模样,估计是赚得不少,自己是被算计了?自己这五万两开价。多半是开高了。

    有心改口,可他又放不下这面子。再想想这些东西,要换成自己收集,不知要废多少时间与工夫。且按照大秦的市价,自己也没亏。

    正这么自我安慰着,就又听沈万三沾沾自喜道:“嬴冲你事前是查了大秦国内的散件市价吧?这个过时了!最近关东殷墟与朝歌那边,最近连续有几处古时练气士的洞府被发掘出来,且都是属器修一脉。他们遗物中光是完整的机关人偶,就有十具之多。那边散件的价格。已经在跳水。日后嬴冲你要再买这东西,可得注意了。别被人骗。我这还是看在朋友份上,不想你亏太多。才没跟你继续讨价还价。”

    嬴冲这刻,蓦然有种想要将这家伙给掐死的冲动。他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混蛋。

    没奈何,嬴冲只得把钱付了,除此之外,他还托沈万三买了些东西。那是由玄修炼制的一种灵漆,涂抹之后有幻术的效果,也同样价格昂贵,让嬴冲只觉肉疼之至。

    这几天时间,他是大笔的银钱洒出去,足足花了二十万两黄金。将这几年的积蓄,几乎挥霍一空,实在是囊中羞涩。

    交易完成,嬴冲就愤愤不平的把这些铁木箱子收入到到小虚空袋。而正当他欲转身离去时,却见九月,正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左面墙壁上挂着一件东西。

    嬴冲侧目看了过去,只见那赫然是一个陶盆。也不知那东西是怎么烧成的,明明是陶制的器皿,可外表却偏偏是黄金般的光泽,且极其的光滑,纹饰也精美绝伦。可惜盆的缘口处缺了一块,显得美中不足。

    “这东西,九月你认识?”

    嬴冲传音入密,偷偷询问,他是想着这店铺里的东西,都是上古与中古时的遗物,九月身为大秦国母,说不定识得这东西。

    “有些熟悉,好像是叫什么聚宝盆,是上古一位金仙的遗物。据说只凭此盆,就能日进斗金,”

    九月颔首答着:“此物虽已损坏,可看来不甚严重。若遇到高明的炼器师,还是能够修复的。”

    聚宝盆?

    嬴冲脸上顿时显出了笑意,用手指了指陶盆:“万三,你这是何物?怎么卖的?”

    沈万三扫了一眼,便随口胡诌道:“那东西啊?黄金三千两。国公大人,这次我沈万三可没蒙你,此物据说是出自大商的——”

    张承业微微摇头,心想这个店铺,果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嬴冲却没等沈完善开始吹嘘,就径自把那陶盆从墙壁取下:“买了!黄金三千两是么?先欠着年后还你.”

    才黄金三千?太便宜了。这日进斗金之物,日后哪怕他自己没法修复,也可找那些识货之人卖出去,价格可以翻百倍都不止。

    沈万三见状眉头一皱,他没想到嬴冲会这么干脆。下意识的就感觉不妥——倒不是为那欠账,以嬴冲整个安国公府的家底,这不过是笔小钱。

    可不知为何,当沈万三望见嬴冲把那陶盆放入小虚空袋时,感觉特别的难受,似乎自己被剜了一块肉似的。可到底是哪里不对,他也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

    这家伙买这东西,难道是为旁边这个女孩?倒真是蛮漂亮的,天香国色,几乎直追武威郡王府的叶四小姐,更有着叶四没有的英武飒爽。

    这位新任安国公,当真是艳福不浅——

    赢冲没去管走神中的沈万三,径自从这店铺走了出去。之后他没再在黑市街上闲逛,而是从另一侧的出口离开。并未立时回到地面,而是继续在这下水道里面转着。

    在这下水道里面行走,气味不太好闻。张承业一边闭着呼吸,一边警惕四下扫望。他已知嬴冲把他带来的目的,正是为防意外,保证嬴冲的安全。

    咸阳城的排水道,是依托两条地下暗河建成,底下四通八达,藏污纳垢,有‘暗城’之称。

    便是久在宫内的张承业,也隐隐听说过这里,据说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地方。

    跟随嬴冲转过了几个暗巷,张承业忽然就望见前方几个人影,使他不禁稍稍失神。

    这地下虽是暗无光火,可以张承业的目力,此处一切依然能纤毫必见。

    此刻使张承业失神心惊的是,正远处那几个人影中的一位,他不但认得,且熟悉之至。

    那竟是三皇子嬴去病——

    原来如此!今日嬴冲来这里的目的,便是要与嬴去病在此私会?(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一二五章 暗城之谋(求订阅求月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一二五章 暗城之谋(求订阅求月票)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