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一三五章 轻云楼上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一三五章 轻云楼上

    赢冲到底还是放过了方无恨,一来这家伙确实果决,开出的价码能让他满意;二来他也现在也确没实力,将神戟候家斩草除根。

    不过那‘天戟’灵戒,嬴冲却没有还回去。这东西算是他今天的战利品,他准备暂时替方无恨保管此物。

    这是他们商量好的抵押品,二人白纸黑字的写得很清楚,还有指印画押。除非是方无恨将答应他的事情都一一做到,否则这东西他是别想要回去了。

    不过当他与庄季一起登上轻云楼的时候,心情就瞬间转为糟糕。此地周衍已经不见了踪影,桌上也只余一杯凉茶。

    薛平贵笑着道:“那家伙,还是在使性子。无道你不用在意的。”

    “可这心眼也太小了。”

    庄季一边吃着烤猪,一边也不满的嘟哝:“下次我再见他,非得揍他一顿不可。”

    嬴冲却一声苦笑,微微摇头,一脸怅然的看着窗外。知道周衍这此可不是使性子,而是有着必须离去的理由。

    看来平凉候家,与他嬴冲走不到一起。

    在二人还落魄的的时候,他们可以在一起喝酒吃肉,偷鸡摸狗。甚至在他承爵之后,他与周衍也仍可正常来往。

    可当自己从武阳嬴氏独立,俨然在朝中自立一系之后,周衍与他就已是两条平行道,彼此再无加错的余地。这四年的兄弟,怕是做不成了。

    那个家伙,终究还是不能不顾家族。

    “对了!”

    薛平贵想起了一事,手向旁边的轻云附楼指了指:“今日上官小青与林芷在隔壁宴请京城群芳,你那未婚妻也在。”

    “原来如此!”

    嬴冲心想怪不得,旁边附楼里莺歌燕语的。好生热闹。想到那边美女如云,他立时就将周衍忘在脑后,直接就架起了千里镜往旁边看了过去。这一望。果见是姻娇八百,一片的美妙光景。让他心神不禁一荡。

    只是他才看了片刻,对面就有一颗石头飞空打来。嬴冲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就要出手拦住,可最终还是强忍住了。

    不过好在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嬴月儿,这位只屈指一弹,就将那石头粉碎。

    后面薛平贵与庄季二人,则是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一幕。心想这世间果然是同人不同命的。

    “这对面未免也太狠了!简直一点活路都不给。”

    嬴冲又看了片刻,将对面的情形一览无余,尤其是叶凌雪,嬴冲的的目光不由自主被其吸引。实在太美,只其一人,就胜过了群芳,感觉只看这一位就够了,其余都是陪衬。

    可顷刻之后,他就眼见对面有十几道飞石同时打来,气势凶猛。不达目的势不甘心。旁边的嬴月儿神情也是不对,已经有了袖手不管的兆头。嬴冲无奈,就只能万分遗憾的将手中千里镜收起。

    也直到嬴冲再转过头时。才发现薛平贵与庄季脸上的不对劲。

    “你们两个,额头怎么都青了?”

    薛平贵与庄季神情更冷,感觉似嬴冲这样的人,果然还是不要跟他做兄弟为好。

    ※※※※

    也就在嬴冲正与两个死党吹牛侃天,放肆喝酒的时候,在终南山巅那座云深不知处的神秘殿堂内,居于正中的白衣公子,正面色铁青的看向了一旁四张魂牌。

    牌上恰是四人姓名——鹤真孔月山,虎真胡天月。豹真拓拔彦,狼真庄铭。此时四张魂牌俱已碎裂开来。上面的魂印也在消散。

    “去查一查,这四人因何而亡?又是死于何人之手!”

    “北海四真?”

    旁边的黑衣秀士。闻言却神情古怪道:“算算时间,此时北海四真应已对嬴冲出手。嬴冲一死,他们逃出咸阳城的可能微乎其微。”

    言下之意,是指这四人之死,岂非是理所当然?

    “蠢货!”

    白衣公子冷笑:“逃出咸阳城的可能确是微乎其微,可不意味着他们连逃的机会都没有。在他们身死之前,本尊另还交代了他们一件要务。哪怕是要死,他们也需为本尊办完事之后再死!今日被当场格杀,岂不奇怪?”

    黑衣秀士这才醒悟过来,忙立起身走到了侧殿中。这里别无他物。不算宽广的空间内,只有一个仿佛猛兽般的巨大机械。随着他将墨石放入,启动了这件机关造物,那机械之内顿时传出了‘沙沙’声响。

    片刻之后,黑衣秀士脸色有些难看的返回到了主殿。

    “有结果了,此四人是被嬴冲的部下所杀。就在不久之前,北海四真在轻云楼前伏杀嬴冲,却被嬴冲府中的一位老太监连诛二人。修为应该是玄天位,不过还未能确定。此外还另有两个小天位,其中一人箭术超绝,百步之外,强如豹真拓拔彦都不得近身,当场丧命。还有箭七,在杀人灭口之后,也被其远隔四百丈射伤,依靠公子赐下的遁符,才能勉强逃脱。至于另一人,驾驭有坤元阶墨甲,武道不弱,可与狼真庄铭正面抗衡。不过这次二人都未见面貌,不知身份。”

    “杀人灭口?”白衣公子眼中透露出疑惑之意。

    “鹤真孔月山临死之前透露,他幕后之人乃是天庭。为防此人再多嘴,箭七不得不出手,将其射杀当场。”

    “原来如此,他能透露一句,就能透露更多,确是该死!”

    白衣公子神色却不怎么在意,接着又问道:“嬴冲身边那几位天位,我天庭难道就真的一点痕迹都未查知?”

    黑衣秀士不答话,只缓缓摇头。见得此状,那白衣公子身前的书案瞬时粉碎开来。

    “都是些蠢货,真误我大事!”

    黑衣秀士心想何止是误了大事?北海四真这四个棋子,对天庭而言本该是极其重要。这四人潜伏于下一任的匈奴单于身侧,许多事都可交托其手。

    可如今这四位,却栽在了一次毫无成果的刺杀中,连嬴冲的半点毫毛都未伤到。唯一的的价值,就是试探出安国府的那位,并不像其表面那般的纨绔无能。

    在荒唐浪荡的面具下,此人居然能悄无声息,笼络到这诸多天位为其效力,不得不让人敬佩其城府深厚。

    而就当黑衣秀士以为眼前这位,会不会不顾一切下令再调集其余天位,继续向那赢冲下手时,那白衣公子神情,却又冷静了下来。

    “察!将嬴冲身周所有一切,都要给本尊查个清楚明白。尤其是那太监!一位玄天位,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冒出来。”

    在还未搞清楚敌人究竟之前就贸然动手,无疑是愚蠢之至。

    黑衣秀士则躬身应命,神情凝重,这也正是他想做的事请。不用这位公子吩咐,他也要将那安国府查个底朝天不可。

    数年前才解决的大敌,如今居然有了死灰复燃之势,这无疑是他们的噩耗与失策。(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一三五章 轻云楼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一三五章 轻云楼上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