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一六四章 内外交迫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一六四章 内外交迫

    聚仙阁的这场骚乱,仅仅一个时辰之后,就也传到了左领军大将军府。

    当嬴世继匆匆赶至这族兄府邸时,只见嬴元度正立在小湖石桥之上,双眼无神的往湖里撒着鱼食。

    这使嬴世继不由一愣神,自嬴神通身亡之后,他还从没见过自己这位兄长,在人前现出过这副模样。

    “你我真小看他了——“

    发觉嬴世继到来,嬴元度才终于回过神:“嬴任他,怕是已经保不住了。”

    嬴世继微一皱眉,他深知嬴任的左佥都御史位置,对于武阳嬴氏而言,是何等重要。

    “福王他该不会如此不智?”

    “可也没有一定站在我们这边的理由,我们难道能保得住李宣的命?”

    “严格来说。北阳县令黄恩,还不能算是嬴冲门下。”

    嬴神通在临来之前,就已想过了应对之策:“从此人身上下手,或有几分希望。福王与那位,亦未必就这么心甘情愿受嬴冲挟制。”

    嬴元度嘲讽的一笑:“说了你我太小看了他,自是有其缘故。三日前他已举荐黄恩之兄黄忠,出任光佑军第十二旅旅帅。当朝九位国公,每年都有向朝廷举荐四位五品武将,两位五品文职之权,这份权柄,被那小儿用到了极致。”

    嬴神通闻言不由一阵愣神,随后又道:“就只如此么?”

    可其实他心里却已知,只这枚筹码,已足可使黄氏兄弟彻底投效嬴冲了。

    当今天下七国乱战,所以武贵文贱。一个五品边军将领,已经可算是初步踏入军中高官序列,地位甚至能比肩普通郡守。

    可嬴元度居然还真说出了后续:“还有大约三日之前。嬴冲曾拜访了张府,与政事堂参知政事张苍,密谈了半个时辰。之后原本该补缺的吏部文选司员外郎。突然就暂停下了选官。”

    嬴世继一听,就知这必是这两家做了交换。以一个北阳县令加上左佥都御史。来换一个吏部文选司的员外郎么?

    虽说北阳县令亦是六品,且为京畿重地,可吏部文选司员外郎位高权重。且上有新任吏部侍郎叶宏博照拂,升迁也无疑更容易。

    换成政事堂的其他人,这个交易恐怕难以达成。然而后参知政事张苍两年前补入政事堂后,一直欲在都察院安插人手而不可得。如今左佥都御史的官位,刚好合适

    只怕那位,为了这个位置。还不止是付出一个五品员外郎。

    且此番嬴冲威逼李哲春,也必有张苍保驾护航。

    “张苍匹夫,是欺我武阳嬴氏无人?”

    嬴世继的眼中,已经现出怒意:“真就不惧我等,将他从参知政事的位置上掀下来?”

    “有嬴冲这大敌在,你我现在还真拿他无可奈何,武阳嬴氏无瑕旁顾,他自是有恃无恐。应付以个嬴冲就已吃力,哪里还能再得罪他。”

    嬴元度再次叹息:“如今攻守易势,已经是事实。此子扎根于三法司。如今又将手伸到了吏部,本身的破绽,更是少而又少。势力小而精悍。反是我武阳嬴,大而无当,看似势雄,可反而处处受制——”

    他醒悟的实在太晚,竟就让那竖子成了势。

    嬴世继此时也已知形势不妙,不是寻常之法可以应对,不禁眉头大皱。

    他那个侄儿,当初明明就是一指就可捏死的小东西,如今居然已成了气候。且能威胁到武阳嬴氏的存亡。

    存思须臾,嬴世继还是握起了拳:“可这次嬴任他。你我无论如何都需保住不可。”

    他深知嬴任被罢职的恶果,自从嬴冲承爵。武阳赢氏已经接连丢城失地。若连昔日牵头弹劾嬴宣娘的左佥都御史都不能保住,那么不但嬴元度在族中的权威扫地,武阳嬴氏在朝中的形势,也必将陷入到雪崩境地。

    嬴任已是武阳嬴在三法司的最后一根支柱,失去了嬴任,也就等于失去了放火墙,任人宰割。

    那嬴冲如今以三法司为基,就似收舞大棍,随时都可能往他们身上砸过来,让他们痛入骨髓。

    这会更多的族人与附庸世家,考虑改易门户,以保全自身。

    背叛举主虽是大忌,受世人鄙薄,可武阳嬴氏一族如今在朝之官,绝大多数都是曾拜在故安国公门下,本就是嬴神通的门生故吏。

    那些人转投嬴冲,只是投效故主,顺理成章。就如那嬴长安与方珏,并不影响前程。

    甚至其中许多人,本来就心向嬴冲。

    偏偏这时候,亲家他——

    想起王佑,嬴世继牙龈都快咬出血来。人人都说王佑是死在不知名的势力之手,可他总觉嬴冲嫌疑巨大。此时若王佑还掌着大理寺,岂容此子这般张狂放肆?

    “嬴任之事,我会尽力想想办法。左佥都御史保不住,却或可调任他职。不过族弟你,与其想着去救嬴任,倒不如想想自身,”

    见嬴世继仍蒙在鼓中,还未明白过来,嬴元度不由苦笑:“你那侄儿,怕是看上了你囊中的左金吾卫。”

    嬴世继闻言,顿时失色。他亦是久历官场,瞬间就已明白过来:“嬴完我!”

    原本早在半年之前,他就该升任左金吾卫大将军。可那时因嬴冲与临淮候家的冲突,引发太后雷霆震怒,最后不了了之。

    此后左金吾卫大将军一直空缺,并未选任,依然是由嬴世继以三品怀化大将军的身份代掌其职。

    原本以为最多三个月,他就可顺理成章升任左金吾卫大将军。可如今看来,只怕未必——

    嬴完我么?那个嬴神通收养的贱民遗孤,如今也同样是三品怀化大将军的衔位,在边军当过五年镇守使,身为大天位境,无论资历战功,都要强过他嬴世继不止一筹!

    而昔年因有嬴神通的照拂。此子乡评定品时乃是中上,亦与他嬴世继相同!

    “可他的出身——”

    “那是以前!嬴冲已经将他录入族谱,如今那嬴完我嬴宣娘。都是安国嬴氏的嫡脉。安国嬴氏有嬴冲这个安国公在,是断然不可能从宗人府的世家录中除名的。至于太后那边。也无需指望,太后这两月来身体不佳,时常昏迷,多半已无瑕顾及此事。便是临淮候家,最近也开始夹着尾巴做人。”

    嬴元度头疼的揉了揉额角:“总之此事你我,真得好生准备一番,总不可能真让他得逞。我听说那竖子已在四处活动,开始布局。估计这又是一场苦战。”

    一场朝争已在所难免,只是这一次,他绝不会再轻敌大意!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嬴冲在军中仍无根基。

    虽说嬴神通昔年有不少故旧在军,如今大多都仍出掌要职。可能否为嬴冲所用,还是两说。

    二品左金吾卫大将军的人选,只能由枢密院五位正副枢密使与陛下来决断。

    嬴世继脖颈处青筋必显,目燃金焰,只觉胸内说不尽的憋屈,许久之后才长吐了一口浊气。平静了下来:“我如今只庆幸,他只能再活三年。”

    “三年么?那可未必。据我收到的消息,天圣帝已经为他寻到了‘元机丹’。不日就将送入京城。陛下竟对他爱重至此——”

    感应到嬴世继刀锋般的目光扫来,嬴元度却淡然一笑:“族弟放心,不愿见他得到‘元机丹’的,可不止我门一家。此子这样的手段,这等的心智,那几家有谁敢容他真正长大成年?否则这消息,也不至于传出来。且我已招唯我入京,实在不得已,也就只有使出下策了。最多半载之内。此事就必须解决不可。”

    “嬴唯我?”

    嬴世继双目微凝,脑海之内现出一个雄伟如山般的身影。他神情也顿显轻松:“兄长你有成算就好,安国公之位对我赢氏实在太过重要。”

    如今之势。安国府可无武阳赢,武阳赢却绝不可无安国公。武阳嬴已遭重创,想要恢复,只能借助安国公这一爵位不可。

    且那竖子手段超绝,安国府在他手里一天,安国嬴氏的实力,就可壮大一分,使他忌惮有加,夜不能寐。

    正说着话,二人却见一位青衣小帽的家丁,匆匆赶至:“大将军!副都御史李哲春已经上本,奏嬴任大人伙同北山郡监查御史李常合,山阳县令左太常,为诬陷定武军右路镇守使嬴宣娘,伪造证据。勾结山匪,屠灭李家村四百三十七人。”

    嬴元度不由与嬴世继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之色。

    心想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

    同一时刻,城北福王府内。此时的嬴博,正是满含恼怒不解的,瞪着他那正悠然听曲中的父王。

    “父王为何要定让姑父上本?我们福王府难道阵就怕了他?今次我们若服了软,只怕整个咸阳城都会笑话我们。”

    “聒噪!”

    被打扰了数次之后,福王分明有些不耐,抬目往他儿子瞪了过去,那双浑浊的眼内凶光必显:“你老子我还真是怕了他!你待怎地?”

    嬴博气机微滞,然而当他正欲说话时,就见福王抓了一把蜜枣,劈头带脸的打了过来,言语气恨交加:“上有陛下,下有嬴冲,你让本王怎么斗?拿什么去斗?武阳赢自身都难保,本王不让你姑父上书,难道他们还能保得住你宣弟的命?”

    嬴博只得狼狈逃窜,匆匆的往外跑。不过此时他的眼中,却闪过了几分明悟。

    上有陛下,下有嬴冲?原来如此,自己父王真正忌惮的,乃是陛下么?这只怕也是武阳嬴氏如今的处境,上下交攻,所以首尾难顾。

    思及至此,嬴博却是微微一惊,转过了头问:“莫非姑父她,是已犯了忌?”

    ——姑父他身为皇室之人,却去襄助世家,参与这场本该由他们参与的这场世阀之争。

    那福王闻言也停下了手,眼中微现欣慰之色。他这个蠢儿子,看来也不是不能开窍。(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一六四章 内外交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一六四章 内外交迫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