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175章 风雨之初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175章 风雨之初

    当夜嬴冲带着一身的伤势回城,使嬴完我与赢宣娘都吓了一跳。可嬴冲却无暇解释,立时就已养伤的借口闭关,准备取那聚宝盆。

    他原本指望这邪樱枪,可以给他凭空变出一个聚宝盆出来。可惜事与愿违,当嬴冲领取奖励之时,仍旧只能将从沈万三那买来的宝盆拿出来。

    当修复之时,那邪樱枪化成了一团银液,将那聚宝盆紧紧的包裹。之后大约两日时间,邪樱枪才又恢复原状。而此时这宝盆的一应禁法,都已恢复如初,与天地元灵交相呼应。

    “这就是聚宝盆啊?”

    当这宝物修复之后,嬴月儿也是一脸稀奇的看着,不过随后她就满脸的不解:“这元力反应,倒是强的不像话,可到底该怎么用?”

    她心想这盆子里,莫非会凭空生出金银宝物出来,可惜几人盯了半晌,也没见金银宝物从里面冒出来。

    嬴冲也觉不解,猜测这东西,难道还需什么禁法启动不成?可随即就见九月一笑,在盆底部沾了沾,然后那指尖处赫然有几颗微小的白色晶体。

    嬴冲先是瞳孔微缩,而后现出惊喜之色:“这是盐?”

    而且是极度纯净,品质比之那所谓海盐青盐,强了不知多少的盐晶!

    “就是盐!”

    九月微微颔首,回忆着道:“我想起来了,中古之时,****二朝都地处中原,有缺盐之患。所以有金仙练气士制作了这聚宝盆,以解大夏盐患。不过使用这盆,还需另有布置,纯靠其吸收天地元灵,产量还是太低。需得是专为它布置一个阵法,以灵石之力强化。估计一日时间,能产盐五十石左右。”

    “也就是说,此物每日可产六十石精盐?”

    嬴冲眼放精芒,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这次赚得大了。

    他知****之制,以十斤为一小斗,三十斤为一大斗,前者为斗,后者为钧。四钧或者十二斗为一石,也是就一百二十斤。不似现在,十斗就是一石。

    如今在大秦,一斤粗盐就可以卖到半两纹银左右。一石盐,就是五十两。而六十石,则是总计三千两,换算成黄金是三百金。

    则还仅仅只是粗盐的价格,似聚宝盆内这些盐晶的品相,价格可以翻番都不止。卖出一斤二两甚至三两四两的价格,可谓是轻轻松松。也就是说,仅一日时间,这聚宝盆就可为他赚来千余两黄金。

    这聚宝盆,又何止是日进斗金而已?哪怕是除去灵石损耗与人力的成本,也会使他赚得盆满钵溢。一年下来,三五十万金轻轻松松。

    思及至此,哪怕以嬴冲的心黑脸厚,也不由对好友沈万三生出了些许歉意。

    不过这样的重宝,没落在沈万三一介商人之手,或者也是件好事。

    “可这阵,该如何布置才好?”

    嬴冲满怀期待的看九月,却见他的战神妇好一脸茫然。再望月儿,这丫头也一样神情期冀的在望九月。

    嬴冲心中顿时就咯噔一声,喜悦的心情已少了一半。看来他想将这一年几十万金的收入拿到手,还需费一番周折。

    好在空欢喜了一场之后,摘星枪又给了他一个惊喜,在吞噬了几枚妖丹之后。这枪除了给他近八十滴妖元灵液,还给嬴冲固化了一个他能用得上的四阶术法‘龙力术’。

    顾名思义,此术能增人力量,可与真龙比肩。以嬴冲的七阶修为,此术更增强他至少十牛的气力。再若换成使用外丹时,则千牛都不止,增幅高达一倍有余!

    原本是一日只能使用两次,一次一个时辰。可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异变,那‘龙力术’恒定之时,与他身上的道力共鸣。日后只需嬴冲还有着足够的道力,就可肆无忌惮的持续施展此术。

    嬴月儿说这多半是他体内的真龙血脉有关,毕竟着‘龙力术’,与龙族大有牵扯。应该是这门术法,激发了他的真龙之血。

    传闻中的纯血龙族,都有着血脉带来的天赋术法,嵌于血脉之中,无需练习就可任意施展。而这门‘龙力术’,多半已成为了他的天赋之术。

    可具体的缘由因果,嬴月儿又说不出什么所以然。

    对此嬴冲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怎么在意。他倒是恨不得,以后恒定在自己身上的术法,能够个个都似这‘龙力术’才好。自己身上的道力,也能有它们的用处。不会闲置,更无须去特意钻研道法。

    接着邪樱枪发放的第二个奖励,那枚地元阶位的武魂石。这石内武魂,竟然也是一位用枪大家,且枪路与他近似,这使嬴冲惊喜之至。

    只需仔细揣摩,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在十几日内,彻底把握主盘龙枪与真龙枪的枪意。

    也就在这一夜,不知是否因与那大天位虎妖的大战,激发了他的潜能之故,嬴冲最后一条‘乾脉’贯通,不但一身修为正式踏入第八阶武君境,那‘大自在’功法,也进入到了第八重天。

    只是当得知此事之后,嬴月儿看他的目光,却越来越是怪异起来。

    嬴冲心知这是为何,‘大自在’第八重,他就发现自己脑子里。越来越多荒唐的想法,而且有付诸实施的冲动。

    ※※※※

    直到正月十四日,嬴冲依然在为新得的聚宝盆头疼不已。

    他已就此事请教过云真子,可惜这位精通的是玄门斗战之法,符阵方面不太擅长,同样爱莫能助。

    而没有了阵法,这聚宝盆一日产盐才不到四石,只能算是聊胜于无。

    不过到了下午时分,当嬴福脚步匆匆的来寻他之后,嬴冲就已无瑕顾及此宝了。

    首先是马邑郡丞的回信到了,听到这消息时,嬴冲当时就眉头一挑,然后直接就将嬴福手中的信夺了过来。

    对此人这位的回信他期待以极,也曾吩咐过嬴福,一旦有那位李郡守的回信,必须要第一时间就送到他手中。

    ——要说战绩,那李广击破十二倍之敌更为夸张。可这二人不同,一可为将种,一则是帅才,价值也自不同。

    这位名叫李靖的马邑郡丞,早已在北方边境,展示过了他的高超军略。可惜因血亲之故,这位的所有功绩都尽被抹去。

    某种程度而言,嬴冲对这位的重视,还远在郭嘉这位被石碑预言过的大才之上,

    自从知晓了马邑郡丞之人之后,嬴冲就曾详细了解过李靖几次破敌时使用的战术,此人之用兵,真使人惊艳。是能将百万军之才,马邑郡那点兵力,根本就不足以让这位的才华得以施展。

    此人虽也是出身世家,不可能真正投入到他麾下,可当世三十六姓,哪一家没有十个八个世阀作为羽翼?

    把信撕开,嬴冲只看了一眼。就不禁哈哈大笑:“天助我也!”

    那信中别无其他,只有李靖的署名,还有短短十数字——如能偿靖之愿,则靖愿为国公效死!

    收起了信,嬴冲就见嬴福依然立在他的身前,并未有退下之意。

    “可还有事?”

    嬴福并未回答,只隐蔽的看了眼后方的云真子。这位近日正在帮嬴冲捣鼓推衍那聚宝盆的法阵,可惜毫无成果。

    嬴冲心知其意,却大方的一挥手道:“云真子是自己人,在他面前无需隐晦。”

    他行事一向都宁缺毋滥,错非是这位天位玄修,是可以绝对信任之人,他绝不会将之聘请到府中。

    面对武阳嬴氏与天庭这等可怕存在,他现在任何一个纰漏都足以致命。

    所以嬴冲哪怕没有人手可用,也不愿招揽那些不可靠的部属。

    嬴福见状倒也不觉奇怪,依言答道:“还是夜狐那边的消息,说之前散播谣言之人已经查得,乃天水周氏。”

    天水周氏?平凉候的族人?

    嬴冲不由怔住,他是万没想到,这个准备欺到他头上的家伙,竟然是周衍的族人。

    “这又是为何?为了我们前面正街上的门面?”

    心想这招数倒真是新鲜,用他的恶名来逼迫良民,收购产业。恶名由他嬴冲来担了,那些产业则归了周家。

    这必定与周衍无关,那家伙根本就没有经营产业的兴趣,也不会是平凉候,做出这等事情出来,那就必定要承受被他报复的准备。

    可那位心情温驯,一心钻到钱眼里的侯爷,显然是没可能无故来招惹他的。

    除此之外,就只可能是天水周氏的族人私下所为了。

    思及此处时,嬴冲已是唇角微抽,莫名的感觉不爽,颇为郁闷。

    这些人,是不要命了?当他嬴冲可欺?

    “是何缘故,属下亦不知。不过确实有听说,街上有一些业主被人逼迫售卖产业。此时虽还未有人出手,可估计也快撑不下了。”

    说完这句,嬴福又将一枚未曾开封的竹筒,递到了他的身前。

    嬴冲拿过来拆开看了看,就眼神微凝。

    是‘元机丹’!夜狐已有人,打听到了‘元机丹’的确切消息。且不但有那运送之人的行踪,还有‘元机丹’被送抵咸阳的大致时间。

    轻声一叹,嬴冲就手中信笺震为粉尘:“速招召府内相关人等,到我书房之内商议。”

    既然‘元机丹’将至,那么他的清闲日子,也将到此为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175章 风雨之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175章 风雨之初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