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一七九章 忠于国事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一七九章 忠于国事

    几乎同一时间,咸阳宫内御书房中,天圣帝手抚着一张奏折,神情阴怒不定。

    此时如赢冲在此,必可认得这封奏折,正是二十几前由郭嘉拟定,再由他送入宫内的那本。

    可此时在天圣帝的身前,米朝天微躬着身,神情难堪。而下方处还跪着一人,此刻却更是汗流浃背,脸色青白。

    “我朝九位国公,都有直奏之权。为何如此重要的奏章,却在司礼监压到了现在,都未送至朕的手中?”

    天圣帝一边说着话,一边冷眼看着案前跪着的那人:“错非是朕心血来潮,翻看了一番司礼监旧折。还真不知你施朝业胆大包天到了这等地步,竟敢扣押当朝国公的奏章。”

    那施朝业只觉呼吸都已困难,叩首数拜,使额前鲜血淋漓:“奴婢知罪!可奴婢真无欺瞒陛下之心,只是觉安国公之言,未免危言耸听,并无实据。且正值新年,陛下休沐之季,所以想着押后十余日,再上呈预览。”

    “押后十余日?你今次敢押后十余日,下次怕就敢直接扣下,隔绝内外,塞朕耳目了。究竟是谁给了你自作主张的胆量?”

    天圣帝闻言却是咬着牙笑:“你说安国公危言耸听,可那孩子从小到大,都从未欺我。尤其似这样的国事,更不会信口雌黄。你这狗奴才,莫非是看他年少可欺?”

    施朝业的面色更显苍白,米朝天也俯下了身请罪道:“是奴婢管教不力。”

    “这与米伴伴无关!伴伴名为司礼监掌印,可其实日常牵挂朕之起居,那司礼监只怕都没去过几次。”

    天圣帝摇了摇手,然后抚着头一声叹道:“也是朕如今精力不济,才致如此。”

    米朝天闻言默然。他知这几年,天圣帝确不如往日那般的勤政。这非是这位陛下疏懒厌政,而是年轻时留下的暗伤所致。错非如此。几年前也不会那般的迫不及待,使那些人有机可乘。

    “将这混账押下。先行送往太宗陵处看押!待得安国公所奏之事查清之后,再做处置。”

    说完这句,天圣帝就再没理会整个瘫倒在地的施朝业,又低下了头,逐字逐句的再次看着手里的奏章。

    “命绣衣卫遣人去阳江上游,彻查安国公所言之事。务必在月内回报,越快越好——”

    只是当想及哪怕这时候,他将绣衣卫的人全洒过去。要查清阳江水情及沿河堤岸的状况,也需至少二十日时间,天圣帝就觉心烦气躁,焦灼暴怒,最后干脆长身而起,将那书案一把掀翻。

    米朝天见状也吓了一跳,忙又一躬身:“陛下!所谓怒极伤身,还请陛下静心顺气。其实陛下无需心忧,安国公人虽年轻,可此事处置却还算妥当。据奴婢所知。年前安国公得封地提醒之时,就已遣人去了阳江沿岸查探,想必这时已经有了结果。陛下稍后问他。也是一样。”

    “一样?可只以嬴冲一家之言,朕又如何能说服大臣?即便能够使政事堂听命,可此时距离汛期也只有一个多月,朕又能做些什么?朕这时候,倒宁愿冲儿他是危言耸听。这个施朝业,朕真恨不得生噬其肉!”

    天圣帝冷笑,见米朝天哑然无语后,不由又一摇头。深深几个呼吸,他又径自走到了窗旁。语气略含伤感的叹着:“朕可真是孤家寡人——”

    “陛下何出此言?”

    米朝天苦笑着劝解:“宫中皇后与几位皇妃,莫不亲近敬重于您。诸皇子也对陛下孺幕有加。还有王承恩等人,皆忠心耿耿。试问陛下。又怎会是孤家寡人?”

    “这些话,伴伴你信?如今心里面真正念着朕的,能有几人?”

    天圣帝望着窗外,自嘲一哂:“便是冲儿,写奏折给朕时也不诚心了,居然还找了个代笔。不过这人的文笔倒是不错,比那小混蛋强得多。”

    米朝天楞了楞,心想原来陛下纠结的是这事?随即哑然失笑,知晓天圣帝的心情,已经放松下来。

    ——心想确不愧是他的陛下,哪怕明知大祸在即,也仍能冷静应对,淡定处之。

    “安国公他忠于国事,心忧万民,这是陛下之福。那孩子一向厌于文事,并非有心。”

    “忠于国事?他也就只剩这点长处了。”

    天圣帝笑了笑,而后沉思着道:“着令绣衣卫暗查各处官仓与义仓储量,并示警沿河各府县,注意河岸。如有失修之处,可以在一月之内抓紧抢修。另下旨平准司,今年惜粮不售,各地分库再尽量再收些储粮。嘿,此时购粮,多半是来不及了。不过冲儿那里,此时定握有不少存粮。如真事态紧急,可直接由内库拨款,从他手里买来。”

    米朝天一边听,一边记忆,却知天圣帝的安排效果不大。直接下旨,那就是要绕过政事堂。这通常被称为‘中旨’,除了秦皇的心腹部属会遵从之外,并不被朝官认可。

    而平准司自平准大使以下,属于天圣帝的人手,不过才寥寥几位。

    不过米朝天也并不担心,他知晓嬴冲正在大规模收粮。只是绣衣卫那边就已探得,至今日起嬴冲已从钱庄中借银九百万金,几乎将他所有的田庄店面,一切身家都抵押上去。

    也正因探得了此事,他与王承恩才会提醒陛下,注意安国公奏折。

    换而言之,只需洪灾爆发,朝廷只需从这位手里收粮就可。

    别人都说安国公纨绔恶毒,可他却知那位小国公自小心性仁善。最多溢价五到六成,就可解决此事。

    之所以是五成,是因安国公既然冒着这么大风险收粮,总不可能事后让这位什么都不赚。

    天圣帝口述完了旨意,又转过了身来,目透寒光;“那元机丹,还有几日入京?”

    “最多二十日内。二月初时就可抵达。”

    说完这句,米朝天又有些迟疑:“此外王承恩还告知奴婢,安国府近日亦动作频频。府中已聚集了诸多天位,似欲异动。”

    “那个小家伙?可以他的性子。这次若不参与,才让人奇怪。多半是要借机从武阳嬴氏身上,再咬下一块肉。”

    天圣帝摇头失笑,并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你让人看着些吧,别让他出了事。武阳嬴这些年气候已成,不太好对付。尤其嬴唯我,那真是一头狼——”

    米朝天闻言,却一声苦笑:“陛下您这是小瞧了他。据奴婢所知。此番安国公动员的天位,已高达二十人之巨!光是聚集在其府上的天位,就达十余人,另以三十万重金,从咸阳黑市雇请了不知数目的天位散修。除此之外,那嬴完我与嬴宣娘,亦在招朋唤友,想必再凑齐三五人不在话下。”

    天圣帝不禁一阵失神,手中把玩着的一对核桃掉落都不能自知。好半晌才回过神:“二十名天位,他这莫非是要与武阳赢决一死战?嬴元度那边。可曾知晓?”

    米朝天微微摇头,武阳嬴氏虽是实力雄厚。可论到在京中的根基,还是远不及绣衣卫的。更没有似‘张承业’这样的眼线。光明正大的钉在了安国府内。

    不过张承业既然将这样的消息传过来,显见那位国公对宫中并无隐瞒之意。

    “那个小子!他是意在天庭,真不知天高地厚!”

    天圣帝骂了一句,可随即却又放声大笑。似乎胸中忧怒,都随着这笑声宣泄一空。

    半晌之后,天圣帝的笑声才渐渐平息下来,一声轻叹:“他可真像是他的母亲!也好,就让朕看一看,葵儿她的孩子。究竟能否为朕再撑起一片天。”

    ※※※※

    安国府书房内的会议,最终是以虎头蛇尾为了局。嬴冲无可奈何。在场十几个天位,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子。根本就无插言讨论的兴趣。

    嬴完我与嬴宣娘,虽是偶有说话,可都是全程对嬴冲信心满满的神色。

    哪怕是身为大商战神的妇好,也是一副‘你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的模样。

    整个计划,都由他与郭嘉王猛几个谋士,在三言两语中定下,并未出现他意想中的群策群力。而事后一群人,则都是一副奇怪的神情看着他。

    嬴冲知晓这些人想说什么——这事你直接把这几个谋士叫来商量就得了,干嘛定要把所有人都叫来?

    虽说方案已经议定,且把握极大,可嬴冲还是略有些郁闷。他原本的意思,是想要这些家臣互相认识一番,使府中诸人的气氛,能更积极向上一些,可结果事与愿违。

    叹着气,嬴冲走出了书房之后,就直接往府内的一间偏院行去。在踏入之时,他就已感应到了里面,两位女子的气机。

    二女正在院中下棋,其中之一正是叶云紫,这位虽有落子,可却是满眼的不情愿。至于她对面另一人,却是一位红衣少女。

    望见此女,嬴冲就不禁冷笑:“我道是谁,原来是谷仙子到了。不告而入,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不是你邀请奴家来的?”

    那红衣少女转过头,嘟着嘴神情颇为不满:“好歹也是你们家的客人,却被这般对待,奴家差点就被那老太监的锤给砸死。”

    “那也是罪有应得。”

    嬴冲毫无愧色:“即便是被邀请的客人,上门时也该敲门知会,更不该偷听主人家的私谈。莫非谷仙子一直都是这么做客的?光明神教不遭人待见,被视为魔类,果非无因。”

    “魔类?佛门在身毒之地活民亿万,也同样被你们中原百家,视为魔道。”

    谷云舒冷声笑着,从石桌旁站起了身,眼神中也透出了几分凌厉之意:“废话少说,奴家今日至此,只为取国公大人性命!”

    话音落下时,谷云舒手中的一个铃铛也被抛向了空中。瞬时这二十丈方圆地域,内外封锁。(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一七九章 忠于国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一七九章 忠于国事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