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一九二章 龙脉变化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一九二章 龙脉变化

    就在无面体内的元神印记,被邪樱枪粉碎的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魏国之东,三千丈云梦山巅,那座名为‘静池’的天湖之侧,一位端坐入定的白衣女子猛然惊醒,急急从她日常修行的竹屋之内行出。

    眼前风景如画,一片白雪皑皑,水波粼粼,美不胜收。可此刻这位气质宛如谪仙般的女子,却无半分欣赏之意,柳眉轻蹙着,眼中只有恼怒与不解,一丝丝的冷厉之意在她眸子深处聚结。

    暴怒的意念散逸开来,竟令这云梦山巅狂风暴起,黑云聚涌。旁边的静池之内,更是掀起了阵阵浪涛。

    “来人,给我传令戚弱水与袁白!让他二人速速前往西秦,辅助秦可人她搜寻无面下落!”

    当这白衣女子,从竹屋内行出之时,就已惊动了周围数位值守此间的女弟子。此时都骇然色变,眼神皆疑惑不解。

    而须臾之后,又有一位面貌五旬左右的妇人踱空而来,满含疑惑的来到了女子据立的竹台之上。

    “不知斋主,是因何事震怒至此?怎就如此急迫?弱水她还在楚国,与那项家接触,短时间内怕是难以抽身。至于袁白,他如今正闭关。”

    此时不止是妇人对这缘故好奇,附近的几位少女,亦是惊疑不定。

    究竟那无面天君出了什么样的大事,需要静池剑斋的两大核心弟子一齐赶至秦境,又非要动用袁白这样的权天位大天君不可?

    此时被称为斋主的那位女子,心绪似已恢复了平静了:“那孽障的魂印已灭,从三十息之前开始,我就已再感应不到它的方位。可能已身死,也可能是有人助它,抹除了我剑斋印记。”

    听得这句,周围的剑斋弟子都为之动容。那中年妇人,更是面色大变,目中怒意隐蕴:“是谁如此大胆,敢与我剑斋为敌?秦可人与素如雪,她们难道都是废物?在大秦找了它三月,就是这样的结果?”

    这位妇人来时并未显山露水,可此时一怒,竟也同样使那静池之中,结出了厚厚的冰层,无俦的剑意,四面八方的扫荡,使周围的竹林,一片披靡。威势之盛,竟更胜于她眼前这位斋主。

    附近侍立的几位少女,此时都花容失色。不但随身的佩剑,发出了阵阵剑鸣,也都各有着一丝丝的青白剑气破体而出,缠绕住了她们的身躯。可那妇人散出的剑威,仍使让她们浑身发寒,只觉一丝丝的冷意,浸入骨髓。

    这并非是妇人控制不住自身力量,而是女子所言之事太多骇人惊闻,使她心绪剧震所致。

    权天之力,已可影响天象。此时二人一怒,皆使天地色变。

    “这与她们无关,本宫闻说她们二人为追缉无面,已经三个月不眠不休,已尽全力。说到底,还是本山这边太轻忽大意,让那孽畜给走脱了。也是我等太小视了天下英杰,没想到这大秦境内,居然还有能解开它元神禁法的存在。”

    那斋主一声叹息,此时她只轻轻一挥袖,就将这云梦山巅的所有异像,都尽数扫去。也将妇人那宣泄开来的剑意,都尽数消除。

    甚至那些被毁去的竹林,亦恢复如初,所以的一切,都恢复了安宁平和,仿佛什么事都未曾发生。

    “本宫总觉此事,不似表面那么简单,恐是暗中有人,在针对我剑斋。可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寻到无面的下落,将他带回剑斋。袁白闭关可以暂停,项家那边也可先放一放。除此之外,你再调遣二百弟子,随他们一同前往秦境,哪怕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它寻得!”

    说到此处时,斋主似微有迟疑,而后又果决道:“你如有空,也可去秦境一趟,辅助于她。顺便告诉可人,这次不论任何代价,也可不计手段。她只需负责在五年之内,将无面带回到本宫面前。还有无面元神印记被毁一事,或余那十二件上古神器有关,让她也查查看究竟。”

    中年妇人的瞳孔微凝,随即凝声道:“斋主之言,我会如实转告,秦可人她这次,必不会辜负斋主所托!”

    “随便吧,可人她是你的弟子,无论成败,都是你的事情。总之这五年之内,我静池剑斋所有人手,亦都可听你等调用。不过若未能将无面寻回,她也需承担起责任。”

    那斋主语气随意,似乎已毫不在意,一双美眸继续遥望着西面:“本宫其实一直都以为,无面之事太荒谬,也与我剑斋立教宗旨不合。当初师尊被迫同意你们几位的决断,可能是我剑斋,最大的错误之一。或者现在,是该到改变的时候了。”

    “斋主!”中年妇人语声骤然加重,散出的剑意更为浩大,眼中亦在强抑着不满。

    “我知你不服。”

    那斋主一声哂笑,眼含嘲意:“可为‘盘古剑神经’,我静池剑斋已经耽误了二十余年时光,已再拖不起了。所以本宫之能给你五年,五年之内如不能将到带回,那么我剑斋就只能放弃。”

    中年妇人面色又再次一沉,不过却未再争辨什么。

    她同样感觉得到,这场争龙之局,剑斋确已落后旁人许多。可也正因如此,那‘盘古剑神经’,才绝不容有失!

    ※※※※

    可能是因元神禁制粉碎之后,冲击力实在太过庞大之因。无面最终还是昏迷了过去,陷入到了人事不省的状态。

    好在双方间的共生灵契早已经完成,并未造成什么影响。

    嬴月儿第一瞬间,就闪身到了无面身旁,仔细探看着,须臾之后就笑嘻嘻道:“没事,只是晕过去了。她现在,是好到不能再好。”

    嬴冲闻言微微颔首,其实嬴月儿不说,他也能感应得到。当共生之契完成的时候,这无面就已成了他的本命护驾,彼此都可感知对方体内的情形,元神的状况。

    此时他就可遥感,随着无面的沉睡,她元神内存在已久的一道创痕,也正在缓慢修复之中,

    当这伤痕完全复原之刻,也就是无面苏醒之时。

    “原来如此,这是借助共生灵契,来维持她的元神不散?”

    常理而言,当那元神印记被打碎之时,无面的元神也会同时粉碎。可嬴冲的神念有邪樱枪镇压,稳固不摇,相应的也可助无面维持恢复。

    “不然了?这个办法,是后世无面她自己想出来的四种破解法门之一。可那时她已权天位,哪怕邪樱枪都没办法了。”

    嬴月儿一边说着,一边捏了捏无面的脸皮,又摸了摸她的龙角,而后万分满意的笑道:“看吧?像不像龙女?我就说不用担心的,现在谁还能认得出她是无面?哪怕是摆在静池剑斋面前,她们也认不出来。”

    嬴冲看着无面的形貌,也是若有所思。确实,此时任何见到无面之人,只会以为这女孩,只是一条少年期的真龙灵宠,而不会以为这是那只银白兽王。

    与之前的无面,已经看不出丝毫的联系。

    “可终究还是有变化成本体的时候,她如今禁制已除,静池剑斋之人,怕是会疯掉。”

    换成他是秦可人,又或者静池剑斋的斋主,绝不会放过任何的可能。

    安国府与他,依然会是被重点怀疑的对像。嬴冲已能预料,之后各种样的试探,定会接踵而来。

    “这个也不怕的。”

    嬴月儿胸有成竹,在无面的眉心点了点,顿时就使一阵青烟散开。

    当嬴冲注目看时,却发现是一条娇小的五爪金龙,趴在了他的身前,而不是之前的那个银白色的‘面团’。

    嬴月儿见状似毫不意外,幸灾乐祸的笑着:“她现在体内的真龙血脉,过于强盛。估计还要很长的时间,才会辨别出自己到底是无面,还是一条小龙。”

    嬴冲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嬴月儿。心想这丫头,对这无面怎么就熟悉到了这地步?

    “之前她就有过一次啦!”

    嬴月儿也注意到嬴冲的眼神,也不以为意,依旧笑眯眯的解释:“就在十年前的时候,嗯不对,是二十年后,她吞了一条权天位级的魔犀。结果那魔犀超出她修为太多,让无面以为自己是犀牛,于是每天变化成魔犀的样子,到处乱拱,还撞坏了咸阳城的几段城墙,把父王他给愁死了。”

    嬴冲一楞,而后也心有戚戚焉。换成是自己执掌秦政的时候,确实要为此发愁不可。

    咸阳城的城墙,是为防御权天位级的武修斩击而建。每一段都坚固之至,大秦也为此花费了大量的钱财,经历可四代君主,六百年时间才逐渐修成。这撞塌的几处要修复,岂非要损耗至少千万金?

    不过当见到无面这副模样,嬴冲倒是放下心来。有这样的‘本体’,那静池剑斋再怎么神通广大,只怕也难辨认出其真身。

    甚至按月儿的说话,无面她自己,多半也会以为自己是条特别些的‘龙’。

    放下心之后,嬴冲就又收束神念,关注起了体内的变化,尤其是那颗‘龙丹’。

    不过须臾之后,他就又注意到,另一枚大道金丹,更显晶莹剔透。而那金色的丹丸内,也似透着一丝紫色,又丝丝紫气萦绕。

    这让他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一句道书中的言语——龟蛇盘,火里种金莲!(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一九二章 龙脉变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一九二章 龙脉变化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