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二零零章 不是对手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二零零章 不是对手

    “是云龙隐!”

    嬴冲笑着揭开了答案,然后又用万分期冀的语气道:“若能再得到云龙现,便是玄天强者,也未必不可正面一战。”

    “真是云龙隐?”

    嬴月儿不由一阵失神,她的父王那一世,可没有嬴冲现在这样的运气,获得‘云龙隐’这类的顶级奇术加持。

    而当她再回过神时,就立时一声嗤笑:“你想得未免太多!”

    要知哪怕是真正的纯血真龙,也最多只能掌握云龙隐与云龙现的其中之一。

    不过现在嬴冲的实力,倒也的确可观了。他得到的虽只是云龙隐,可却是现在最适合他的一门术法——这不止是因这门术法的空间特性,更因这是恒定于嬴冲体内的神通术法!相当于天赋神通。

    嬴冲使用‘云龙隐’时的消耗,甚至都不足玄修练气士的十分之一,损耗之少,哪怕真正的纯血龙族,也要瞠目结舌。

    而相较于‘云龙隐’所需的法力,嬴冲现在体内的道元积蓄,已堪称雄厚,一天用个百来次都不成问题。而若再加上恢复道息的丹药辅助,那么使用的次数更久。

    嬴月儿估计现在的嬴冲,遇到玄天位境肯定不是对手,可那些大天位境,却已少有人可与之匹敌。遇到那些没掌控空间能力之人,甚至还可碾压。

    邪樱枪能够随机恒定上千种神通术法,不过人体的上限只能恒定九种,与九脉对应,意神决修成之后则是十脉。

    可就是这仅仅十次的恒定中,嬴冲居然就撞到了云龙隐,这家伙的运气,简直就是踩到屎了!

    “也未必就无此可能,说不定邪樱有灵,会为我加持此术也不一定。”

    嬴冲也知机会不大,可依然憧憬着。然后又收回了注意力,目视嬴月儿及团子道:“你先前说只需两日,可现在已是第四日,到底如何了?”

    问出这句的时候,他才发现嬴月儿,已经换成了她的分身备体。

    嬴月儿也不废话,只伸手在变化成小龙模样的团子身上拍了拍。后者满不情愿,可仍是身躯变幻,化成了一团银液渗入到嬴月儿的身体内。

    须臾之后,嬴月儿就一捏拳头。瞬时一股毁天灭地般的气势,往四面宣泄开来。只是简简单单一个拳架,就好似天塌,仿佛地裂。

    嬴冲淬不及防,立时被迫退开数步,神念几乎被这磅礴气势一举击散。而那断裂的霸王枪,则是一阵嗡然作响,似在遥相呼应着。

    “这是父王他刻录在我精神核心里的霸王枪意,你看怎样?换成我以前的身体,别想施展得出来。”

    嬴月儿略有些得意的说着:“现在这具身体,比之我的本体,也只差一个阶位了。权天之下,以我为尊!”

    嬴冲紧咬着唇,说不出话。他担忧自己体内这口气一泄,就会在自家女儿面前跪倒。

    可即便如此,他体内的气血也几乎凝滞,神念也是在崩溃的边缘。

    好在嬴月儿似也支撑不住,主动收起了这股气势道:“可惜还是用不了多久,父王说项羽与他垓下一战时,其实武道已经足以达到帝天位。只因重伤在身,气血两衰近乎油枯灯尽,才没能突破。父王事后模仿他的武道及枪意给我,却也能只仿出项王全盛之时的三成而已。可哪怕只这三成,也都可皇天位之下无敌。自然,似李元霸吕布冉闵那样的人物例外,他们的天资,都不逊色于霸王。”

    嬴冲闻言悠然神往,可随即就又想起了另一事:“你不是说要给我一个惊喜?”

    用团子来强化嬴月儿体内的零件,只是预料中的事情,并不能算是惊喜。

    “惊喜啊?你会高兴坏的。”

    说话之时,嬴月儿随手在身上一拂。于是嬴小小又从她体内爬了出来,一脸苦相的再扑到了嬴冲身上。接着她躯体就变化成了一个造型特异,仿佛龙口咬着尾巴的腰带,缠绕在嬴冲的腰间。

    然后嬴冲就感觉到一阵刺痛,似有一根针刺入他体内。在他心中正微惊之时,就又感觉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元力,涌入到了他的体内。

    “龙丹丹气?”

    嬴冲心想这不正是那颗龙丹,为他提供的异种妖元么?便连这丹毒,也是一模一样。

    然后瞬间嬴冲就已明白了过来,嬴小小这次模拟的,竟是他体内的龙丹丹气。

    也就是说这个小家伙,就相当于他在体外的另一颗大天位级龙丹?

    思及此处,嬴冲不禁又惊又喜,之后就发现高兴得早了些。

    当这股妖元灌入进来,他体内的丹阵就有些支撑不住。换而言之,他日后若要使用这股力量,最多也只能用一两个时辰而已。

    当下嬴冲就微一摇头,略觉不满足的问着:“为何不干脆拟化我的真元?岂不更干脆些?”

    那时团子灌输过来的元力,也无需再经丹阵提炼了。

    只是这句话才出口,他就见月儿用看白痴的目光往他看了过来:“你还真当团子这家伙的拟化神通,真是万能啊?要想模拟你的真元可以,除非是等几十年后它踏入皇天境,又或者是让它直接把你给吞了。”

    嬴冲万分遗憾。可随即又想,自己又需时时刻刻都使用团子这颗另类‘外丹’不可?

    只需偶尔爆发一阵,让丹阵能够有缓气的时间,这颗‘外丹’他无论使用多久都没问题。一身实力,同样能大幅提升。

    可惜时间不够,从现在开始,他就需养精蓄锐,应对接下来的大战。否则真想入霸王枪内,再试演一番。

    ——无论是那‘云龙隐’,还是新得的丹力来源,他其实都需一段时间适应,才能发挥出最大威能。可如今,他也只能将就着用了。

    当嬴冲带着月儿,从炼神壶里退出时,发现他们的车队已经停下。而三辆飞车的落足之地,正是预定中的鼓风山。

    嬴冲走出了车厢,先是遥目看了一眼前方。

    鼓风山高不过千丈,却是秦岭山脉的几个出入口之一。此山之后,赫然是无数巍峨群山,都是绝壁万仞,直插云天。而这群山之间,只有九个小小的缝隙出口,曲径幽折的通向鼓风山下。

    这里也被称为九道峡,是从秦岭山脉横越,通往函谷关,甚至魏韩国境的出入口。不过这九条路,只因道路艰险,又有大妖阻道,基本都处于断绝状态。只有修行之士,才有胆量行走其间。

    嬴冲随后又望左面,可望见一大片的黑色沼泽地。具体生成的原因不明,不过郭嘉曾猜测,这是因下方的火山地热,还有秦岭之上被溪流冲刷下来的落叶有关。

    幸在鼓风山,正好是风口处,不用闻那腐臭气息。

    之前嬴冲只是从郭嘉口里听说过这里的地形,并未亲眼目睹。可此时看了一眼之后,就已心中大定。

    便是嬴完我嬴宣娘二人,亦是面现笑意。二人深知兵法,只看这地方,就已知他们赢了一半。

    郭嘉先是深呼吸了一口,而后就笑道:“时间不多,这就开始吧!”

    嬴完我微微颔首,主动领着诸人开始布置。在场几个天位武者,主要是将他们从咸阳带来的阵盘,分布在鼓风山附近。

    阵盘只有三寸方圆,埋设之后,就会升腾起一片白烟,将鼓风山周围笼罩。

    烟雾凝实,风吹不散,看似会影响视线,可其实这是一门道法。在场十几人都携有特殊的灵器,可以借助这些白烟,感应这百里方圆范围内,一应风吹草动,蛛丝马迹。

    而郭嘉与云真子,则是负责在山巅布置法阵。这阵规模较大,只是阵盘的话,无法办到。

    不过并非只是他二人而已,很快前方车中,就走下了一位白衣少女,亦加入其中。还有嬴月儿及千雪,绘制符文的速度,还在前二者之上,且精准无比。

    这使郭嘉及云真子吃了一惊,仔细看了月儿许久。

    嬴冲亦未闲着,从后面的马车里面,把叶云紫拖了下来。

    后者并未反抗,奇怪的看了一眼四周之后,就目视嬴冲道:“这是哪里?”

    嬴冲并未答话,先将叶云紫身上的禁法解除,又把那‘翠皇’灵戒,丢到了叶云紫的手中。

    叶云紫一身真元恢复,立时就是一喜。不过她却仍半信半疑的,将那灵戒接到手:“你真打算放了我?”

    她没傻到以为自己修为恢复之后,就可以从嬴冲手中逃离。先不说那张承业与嬴完我等人,都是有数的天位高人。便是她眼前的这位,一身实力就恐怖得很。

    真不知咸阳那些白痴,为何会以为这家伙是手无搏鸡之力?

    “是在你帮我做完事之后!”

    嬴冲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布袋,丢到了叶云紫的手中:“其实本公也一直在好奇,秦山剑派为何至今都没动静,他们是不要你了?”

    叶云紫却知缘由,父亲他是遇到麻烦了呗!知晓自己性命无语,那还不如把自己丢在安国府,免得她再闯出祸来。除此之外,估计也是想着要给她个教训。

    叶云紫捏了捏布袋,发现里面是四百余颗种子。这件事嬴冲早就跟他说过,所以叶云紫毫不意外,只哂然道:“我刚才听说了,你们的对手还有张太玄与费惊神。张太玄十年前与我父亲战过,五十招败北,费惊神的天赋神通,也极为可怖。有这两人在,你们绝不是对手的。现在逃的话,还能保住命。你又不用元机丹——”

    之前她虽被禁了修为,可神念感应与听力还在,所以听到了嬴冲说话。

    三大玄天境,四十多个天位,她真不知嬴冲能有什么胜算。(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二零零章 不是对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二零零章 不是对手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