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二零七章 光明天火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二零七章 光明天火

    “广成一脉?”

    嬴月儿有些失神的,再次看向了数百里外。此时的狂风更为剧烈,视线都被遮蔽。可她那双以术法加强过的‘眼’,却仍隐约可见,那边一股如蘑菇般的尘云,猛然升腾而起,拔空几千丈之巨。

    这情景使嬴月儿忽然就想起了二十年后,嬴冲放置于祠堂之内,年年祭拜的一剑一印。

    原来如此,父王他不是不想对她说,而是不忍提及吧?

    记得在她被‘创造’出来的十几年前,父王经历过一场恶战,四国联军合力攻秦,以复韩室魏室。

    最后父王虽是侥幸将这联军击退,奠定下无双军神的威名,可最终却失地三千里,三十万人身亡魏土。

    也在这一战中,父王部属十余位名臣武将战死沙场,更有高达三位的权天境陨落。

    其中有一人,身灭前经历过极其凄惨,使人不忍言之事。引得父王震怒不已,之后十数年,都在极力的追捕那九大寇之首赵宣觉。一直到父王夺来‘玄宙天珠’之前的第六年,最终将此人捕获。在秦宫之前,将那赵宣觉施以凌迟之刑,令其哀嚎十日十夜而亡。

    她曾经也听大伯感叹,此事至少令父王他的武道修行,耽误了三年之久。又言道错非那次父王的势力,在魏境之内被重创,元气大损,那元佑帝安敢有不测之意?

    思及此处,嬴月儿又猛地握了握自己的小拳头。

    据她所知,此时隐于空中的那位,本该是嬴冲府中供奉里,最有希望冲击皇天位的存在。也因她之死,使父王生成了心魔,直至赵宣觉死去,父王才得以进入皇天之境。比之项羽,足足晚了两年时间。

    不过她如今即被父王,从三十年后送回到了现在,那就定不会容此事发生。

    这也是父王他未了的心愿之一——

    “月儿你在发什么呆?”

    嬴冲的话,又将嬴月儿的思绪惊醒过来:“你可以上去了,助我掌控全局,尤其注意不悔!若遇危险,可以不用保留实力。”

    嬴月儿回过了神后,便顺从的点了点头,身影再次浮空起。心知今日这一战,她只需看着就可以。

    既然是那位出手了,那么血斧汤神昊就断无插手此战的可能。

    如此一来,他们这里,也就只剩下那三位玄天境需解决了,可这已再无需她出手,嬴冲早有了安排。

    他们唯一需小心的,就是那名天位阴阳士的安危,此女虽能操风布雨,可本身却无多少战力。

    尽管以郭嘉的安排,空中的那两位玄修,都将万无一失。可哪怕只有一分的可能性,也需小心在意。

    此时安国府势力就似树木幼苗,上面的每一根枝叶,每一个根系都极其宝贵,关系到这颗擎天大树,是否能茁壮成长。

    而天位阴阳士的存在,更是至关重要。

    当嬴月儿飞空离去,嬴冲的目光,就又转望旁边几百丈外的翠皇甲。

    “还不快走?一旦那家伙发了疯,可不会管你是什么身份。”

    “你打算一人应战嬴唯我?”

    叶云紫原本见嬴冲与嬴月儿二人,瞒着她用密语传音说话,是颇觉恼火,又感无奈。

    可此时见嬴冲独自一人留在这山顶,却又令她惊诧莫名。

    “我看你真是疯了!那嬴唯我可是个玄天位,号称血魔——”

    即便嬴冲的武道造诣惊人,即便这位能够轻松战胜光明神教的圣女谷云舒,也绝不可能是那人对手。

    想要以他仅仅中天位境的实力,应战嬴唯我,这岂非是天方夜谭?

    “为何不可?别忘了本公的摘星,可是仙元神甲。”

    嬴冲冷笑,目光阴冷的看着山下:“本公既然能将天庭与武阳嬴数十天位都全灭于此,自然也有把握,将那嬴唯我诛于枪下。今日战前你叶云紫岂非也以为,本公要胜那天庭于武阳嬴氏,是难比登天之事?嗯,不如就打个赌吧,今日我嬴冲若胜了,你叶云紫三十年内免费为我做牛做马,听本公使唤!”

    ——此女能以不到二十的年纪修至小天位,虽是凭了诸多天材地宝之助,可本身也确是天赋奇才。加上这位身后的秦山剑派,就更价值巨大了。

    若能收为部属,确实值得的期冀。三十年后,估计这天下,也该大定了。

    不过他说这些话,倒是开玩笑的意思多些。这些赌注条件,傻子才会答应吧?

    “你这家伙——”

    叶云紫先一声怒哼,可接着却又无言以对。

    一个时辰之前,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嬴冲能够在这场大战中获胜。可事实却是远处的四十余名天位强者,都近乎全军尽没。

    那么此时此刻,谁又敢说眼前这位,没有独力战胜那嬴唯我的能耐?

    叶云紫又眼神狐疑的仔细看了嬴冲一眼,从面上实在看不出什么,只知对方确实是笃定从容。

    可以他区区中天境,怎么去胜嬴唯我?那位在玄天境中,亦可算佼佼之辈的血兽?据说一身墨甲以秘法淬炼,几乎等同于仙元阶。

    思念一转,叶云紫就已冷笑:“我倒想要看看,你嬴冲要怎样取那嬴唯我的性命。不过这一战,不许旁人帮你。且三十年太多,最多二十年。对了!你还要给我俸禄,别想让我白白给你出力!”

    这个家伙,休想占她的便宜!她岂能不知此人的真正目的,是意在她的父亲与秦山剑派?

    “可以,若本公借了旁人之力,那就算是本公输了!”

    嬴冲闻言心中暗乐,似这种卖身一样的赌约,这个蠢女人居然还真答应了。

    话说回来,此女也忘记问他询问这边的赌注了吧?

    而此时已飞空到四千丈的嬴月儿,则是眼神疑惑的,扫了眼下方。这两人刚才,似说了什么?可惜这二人所在,是大风最狂烈的地方,哪怕是她中天境级别的听觉,在这里也不太好用。

    又心想这一时半会,这两人还勾搭不上,嬴月儿的身影,又继续上升。直到距离地面五千丈,可以同时兼顾几方的所在才停住,然后她的眼,就又继续仔细观察着下方的二人。

    嬴冲对月儿的视线全无所觉,此时他已望见了山下,有一个魁梧异常人影,正在这暴风急雨中穿行,似如虎豹,往山巅急扑过来。

    人还未至,嬴冲就已闻到了一股血腥气息,更有一波宏大暴虐的意念,横扫而至。

    总算是来了么?

    嬴冲却是唇角微挑,现出了期待备至的笑意,那摘星神甲也立时覆盖住了全身上下。

    “嬴唯我已至,你该走了——”

    “不走,他不敢惹我!”

    叶云紫的眼中,却现出了几分兴奋之色:“这里视线不佳,本小姐走了之后,谁知你会否作弊?”

    此处即将交手的双方,武道造诣都很不弱。她很好奇嬴冲要怎么取胜,也期冀自己在近距离,观睹这场实力悬殊的强者交锋之后,能使自身的武道有所进益。

    “随你!不过你叶云紫的生死,本人概不负责——”

    嬴冲虽早听说此女是个武痴,可这刻也不禁无语,不过他也没怎么不在意,目光依旧冷冷的,望着下方那越来越近的身影。

    仅仅须臾,那嬴唯我就已疾冲至山巅三百丈处。然后其形影骤然加速,仿佛是一道血光般的疾掠虚空,一个眨眼时间,就已到了他身前。

    “嬴冲!”

    随着这声暴吼,一杆血枪轰袭而至,气势就如排山倒海。

    嬴冲不慌不忙,脚下雷光电闪,滑退出百丈之外。左手同时连续三枚银丸打出,而那右手的臂甲零件,则悄然收缩后撤,露出里面他早就穿戴好的孔雀翎。

    此时那每一枚银丸,都爆出了万丈白光。将这乌云笼罩的世界,映照到恍如白昼。

    也就在这淹没一切的光芒之中,三十六枚孔雀翎,近乎无声无息的爆射而出,使身处这白光中心的嬴唯我,立时发出了一声似能穿透九天般的怒吼咆哮。

    叶云紫先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足足片刻之后,才好不容易适应过来。等到她再睁目时,眼中就不禁闪过了一丝异色。

    “——这是,光明天火?”

    已猜到了此物,必是嬴冲与光明神教的交易内容之一。光明天火,正是光明神教独有的手段——

    而再当那白光渐熄,嬴唯我终于再现出身影时,叶云紫的瞳孔顿时一缩。

    此时嬴唯我的墨甲‘赤虎’,赫然已是千疮百孔。那甲外不但还有炽白火焰燃烧着,更有十数枚似孔雀翎毛般的箭只插于其上。

    不过更使她惊异的,还是那‘赤虎’神甲。所有的创口处,都在不断的喷涌着血水,色泽暗黑污秽,腥气逼人。

    “果然是用了血炼之术。”

    嬴冲站在百丈之外,对嬴唯我嘲讽的笑着:“既然甲是血炼,那么你原本修的功法,也该弃了吧?就不知如今所修是血神经中的哪一门?是血神子,血影神功,血照神天还是血灵无极*?看起来似后者,武阳嬴氏倒也真舍得,每年肯提供两千条人命,供你血炼。”

    他只可惜,那光明神将没有更多的‘光明天火’储存,这三枚已是明教在秦境之内,所有的储量。

    叶云紫闻言先微一愣神,接着就猛然醒悟,顿时目中怒火升腾,胸中亦郁愤难当。

    她知嬴冲所言是真,此时嬴唯我显出的一切特征,都与传说中血灵无极*相同。错非如此,此人也不至于被光明天火克制,打到如此凄惨的地步。

    换而言之,她眼前这嬴唯我的一人一甲,每年都会损耗掉至少两千青壮男女的性命!而作为嬴唯我后盾武阳嬴氏,绝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

    错非是今日亲眼目睹,她真难以置信,那表面道貌岸然,一族上下都仁德有礼,善名四播的武阳嬴,在暗地里竟是做出这等人神共愤,灭绝人性之事!

    相较起来,在咸阳城里名声狼藉,欺男霸女的嬴冲,竟是善良到可爱。(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二零七章 光明天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二零七章 光明天火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