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二二九章 再遇王籍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二二九章 再遇王籍

    ps:第三更还是码了出来,新周求票票!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各种求!

    ※※※※

    邪樱枪的第三个变化,是真传任务六——汝虽有鼎新之志,却无革命之力。欲鼎革天下,不可不无羽翼。需招揽部从,经营势力,得二万四千人之军,战将十二员,可奖励大天位境人仙战将一位,或将大天位境英灵战将,升至乾天境!

    原本嬴冲以为,这次就再没之前那样的好事,不可能这任务一出现,就是完成的状态。毕竟他现在麾下,那战将十二员虽是满了,可那‘二万四千人之军’,哪怕将他家所有的护院家丁都算上,也至少差了二千余人。

    可事实却与嬴冲想象的相左,这个任务依然是完成状态,他就只需要领取奖励就可。

    嬴冲心中奇怪不已,想到莫非是自己正担任着镇将的神策军第五镇,也被算入其中?

    这可能性不大,可若邪樱抢,只是把李广与其部分亲信算上,那也足以振奋人心,

    这么一来的话,能算如他势力内的军队就广大了——似嬴宣娘与嬴唯我,都各自有着两千人的亲军。这也是他可以调用的势力。

    还有北方的李靖,同样也可算是他的附庸,以及最近十几位投靠在他们门下的六七品武官。

    换而言之,自己日后就再无需为此发愁。不用只在自家的部曲私军上想办法,在朝廷军中发展,也是一样。

    这令嬴冲苦笑不已,后世那位天佑帝向他下手,看来还真是理所应当。

    这岂非是诱惑他在大秦军中栽培势力?当权倾朝野时,谁会信他嬴冲没有谋反之心?

    偏偏这奖励,让嬴冲没法拒绝——这次只是奖励大天位级战将,那么下一步,任务需求的数量再翻倍时,这奖励只怕也要顺势升到乾天境等级?

    嬴冲也不准备拒绝,鱼他想要,熊掌他亦不准备放弃。

    要想复仇,就需掌握更多力量不可,至于二十年后的灭门之灾,嬴冲自信他能化解。

    只是——

    “可这英灵遗物,本公该到哪寻?”

    这又是一件让嬴冲颇觉无奈之事,英灵战将,自然是宁缺毋滥。否则邪樱枪召唤英灵之能,就毫无意义。

    在嬴冲看来,这些英灵的武道造诣,至少需不次于妇好,有资格越阶而战,否则还不如花点钱,去请些武修供奉回来。

    然而古时有资格成为英灵之人不少,可能够与妇好比肩的,却真没几个。这些人的遗物,就更难寻得。

    只能待返回咸阳之后,再想办法打探了。且不止是为这一次,日后的英灵召唤,也得预先筹谋,不能像今次这样的仓促。

    不过这些事,必须得在暗中进行不可。不到不得已,绝不能让他人得知,更不可宣之于众。毕竟这世间,能够召唤英灵的神器,可不止是邪樱这一件——

    他曾听嬴月儿与九月谈起过祖龙之争,又想起‘安王’说起,他日后曾据有半壁天下。想必二十年后,必定是天下大乱。

    且邪皇传承也极其敏感,更见不得光。故而这些事情,嬴冲不得不防。

    就比如这次与嬴唯我之战,他之所以不愿被人窥见,就是担忧自己施展的惊雷枪法与夺命三连环时,会被有些人识穿了路数,从而窥破他邪皇传承的身份。

    问题是现在他的枪法造诣,还不足以在这枪法之外,另创一路。

    说到这点,嬴冲就不得不佩服嬴唯我。这个家伙的武道天资,的确是上上之选。

    嬴唯我最后与他对招的秘武‘血灵无极,赤虎噬天’,分明就是此人自创而成。

    这招并非是传至于上古,却有着几乎不逊色于夺命三连环的威能。只可惜嬴唯我心灵有瑕,性情不够坚韧。否则此人未来之成就,不会逊色于嬴冲之父嬴神通。

    “我这边已经好了!”

    嬴月儿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嬴冲的思绪。当嬴冲睁开眼时,就发现一个大约十丈方圆的阵法,正围绕着霸王枪布成。

    可这阵只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注灵之阵’,只是规模较大。而阵法的另一个核心,就是无名鼎与两仪七妙真火。

    嬴冲莫名其妙,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嬴月儿:“这怎么回事?”

    不是说血祭么,这又是什么鬼?

    “又不是真的血祭,父王他才不会用这种邪门之术。我说血祭只是比喻而已,效果差不多。再说了,血祭霸王抢的阵法,月儿既不会,也创不出来。”

    嬴月儿抓起了费惊神,往无名鼎方向一丢。这二者的体型,完全不成比例,可当费惊神的三丈身躯,被丢到那无名鼎上方时。那鼎竟忽然产生一股奇异的吸力,直接就将费惊神的妖躯,给强行吞入了进去。

    嬴月儿笑嘻嘻的拍了拍手,然后先指无名鼎,再指霸王枪:“炼化,返灵,吸收,就是这么简单!”

    ※※※※

    为赶婚期,嬴冲的这三辆飞车的速度极快,全不惜翼龙驹的马力。当嬴冲苏醒后的第二日夜间,就已到了咸阳城外。

    不过在入城之前,他的马车就被人堵住。这使嬴冲不得不暂时停下修炼,从炼神壶里退出来。

    “是王籍?”

    嬴冲斜目扫了窗外一眼,然后就一阵发愁。外面是王籍的车队,这位已准备返回襄阳。

    今天绝非巧遇,事实是这位正等在这里,要与他见面。可问题是他现在还有伤在身,只怕会被这家伙瞧出端倪——

    略一思忖,嬴冲便吩咐道:“给我拿个香囊过来!再请玄真子过来一趟”

    他将身上的伤略略整理,又换过一身全新衣物,戴上了香囊。此时玄真子也到了,这位一看就猜知到了嬴冲的用意,不等他吩咐,就是一个术法,洒在了嬴冲身上。

    一身清爽之后,嬴冲才走出了车门。却并不下车,只是在车辕处,朝着不远出道口等候的王籍遥遥一礼,摆出了一副懒得应付的神情:“明日就是嬴冲的婚期,需急赶回府准备,无瑕与襄国公说话。今次本公就无礼一次,不下车了,还请见谅!襄国公如有什么事定要找我谈,可以长话短说——”

    说到一半,嬴冲才似想起了什么,捉狭的一笑:“襄国公明日不来喝我的喜酒么?”

    王籍本来还过得去的脸色,顿时转为铁青。可这句话,却引得王籍身边一个女孩‘咯咯’的笑了起来,花枝乱颤。

    嬴冲才注意到这女子,发现还真是个美人儿。笑起来异常的好看,也不知是这家伙的哪一房妾室。

    “罢了,本有些事关的嬴神通大帅的话,要与你详叙。可既然安国公没有兴趣,那就算了。”

    旁边女人的神态,更使王籍难堪,这使他恼羞成怒,直接将一个账本丢了过来:“这是本公寻来的账册,你可仔细看一看,”(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二二九章 再遇王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二二九章 再遇王籍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