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270章 胜败之间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270章 胜败之间

    “这个孔殇,可真了得。”

    嬴定远远看着孔宣的背影,继续感叹着,心想自家这孙儿的运气,可真好到过分,居然连着出类拔萃的强者,都能寻来。

    之前一个许褚就使人震惊,而这位孔将军给他的震撼,却全不在后者之下。

    嬴冲亦是微微颔首,表示赞同。心想孔宣的刀法,与公输般制作的孔雀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是必斩之刀。

    以他的估计,似那样的必杀神刀,孔宣最多只能斩出十五次而已——

    可换一个角度想,这十五刀斩出之后,空中的那些天位,只怕一个都不剩了吧?

    除非是有玄天境出手,否则没人挡得住这位的孔雀幻刀。

    而紧接着嬴冲,更是面色微变,目中显露凝重之意。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位。

    龙视术的灰白视界中,可以看到孔宣的身后,突然现出了两个五灵漩涡,就仿佛两团五色羽翼。为他吸取着天地间至精至纯的五行之灵,供他恢复。

    这使孔宣一身元气回复的速度,超出之前十倍以上!

    换而言之,只需留出一刻钟左右的调息时间,那门孔雀幻刀,他可以无止境的斩出!

    嬴冲看了片刻,就不禁一声梦呓般的呢喃。

    “果不愧是他——”

    ——不愧是能够力压同代的强绝人物,此人的一身实力,简直就堪称变态!

    错非是这位要负责护卫船队,还有他嬴冲的安全。那么只孔宣一人,就可将这里的所有天位。都一一斩尽杀绝!

    在场嬴定与徐力等人,甚至包括九月在内,都非但不是其助力,反而是他的拖累。

    可正因如此,他才觉心恨啦!那些墨甲,明明就可保留下来。那个家伙,他分明就是在享受杀戮的快感吧?

    “不愧是谁?”嬴定耳尖,转头好奇的问:“这个孔殇,莫非还有什么来历?”

    “是你听错了!”

    嬴冲摇着头,目光转而看向了清江水下,唇角微挑,眸现冰冷杀机。

    此时空中百里家的天位,只余下了区区十三人!相较于船队这边的十余天位,已全面处于下风。

    九月的箭,再一次射处,配合柳羿千雪,使前方又一天位,浑身燃烧黑火坠落。可也在同一时刻,又有二十余道身影,蓦然从旁边清江河道中拔空而起。其中气息最为雄浑霸道的两位,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上方箭阵!

    “一明一暗,倒是好算计!”

    嬴定见状,并未有丝毫担忧。他知嬴冲,其实早有防备。且这些突兀出水的身影,尽管气息可怖,可却身无墨甲,亦无灵宝在身,并不足惧。

    不过他对嬴冲的布置安心归安心,却也暗觉庆幸。

    尤其是刚才,他们真要继续在那水路中走下去,只怕此间诸人,都已死伤殆尽,尸骨无存。

    那江河之内,水眼之上,正是这些水族大妖兴风作浪之地!

    “——都是天位大妖,这百里氏在河道上经营数百载,实力果非小可!居然连清江水族都能请动。”

    嬴冲却没搭理嬴定,待得这些大妖现身,就直接吩咐身后道:“云真子,狂雷震九霄!”

    云真子闻言,立时轻笑出声:“贫道已期待多时!”

    当那密卷张开,再以阵法牵引,那上空雷云中,顿时一阵剧烈的爆鸣。而后无数的雷光劈斩而下!形成了上千条足有水缸粗细的雷柱,密密麻麻的分布在二十里地域,仿佛雷落之雨。

    炽烈的紫光,将整片乌云漫卷的暗黑天地,映到恍如白昼!

    看起来似是无差别的轰击,可那些雷电光柱,却在云真子及吴不悔二人有意识的导引之下,避开了嬴冲麾下的诸多天位与轮船,在这方圆二十里地域,形成了一个死亡雷网。

    这雷光足足维持了半刻时间,当最后一丝紫雷,也彻底消失无踪之使,那天空中的身影,就已消失了足足小半之巨。

    足足二十三位的水族大妖,已经只剩下了区区十二人。而这些人身上,大半都还有着沉重伤势。

    那边百里家也同样情形凄惨,十三人中,如今已只有区区九人残存。也同样是墨甲支离破碎,伤势不轻。

    “白王府的那位,估计会恨死你了,以后在清江,你将寸步难行——”

    嬴定见状,不禁哑然失笑。

    到得此刻,他已知上空中,那位与虞云仙交手的权天位,到底是何身份了。

    应该正是清江一带,最著名的水族权天妖王之一‘白夜’。

    只需听九千丈高空,那不断响起的咆哮声,还有那越来越剧烈急骤的震鸣,就可知这位妖王的心情,是何等的震怒。

    嬴定不知百里家,到底给这位妖王开价几何,让那‘白王府’为其火中取栗。

    可他现在能肯定的是,此次这位妖王的损失,必定要远远高于百里家给出的报酬。

    “恨?所谓祸福自招,他能怪谁?”

    嬴冲摇着头,心念一动,使摘星枪现出在了右手。心想错非是时机不对,周围有着太多别有用心的视线,他倒很试试看,与那‘白夜’战上一场,取其精血元力,修复邪樱。

    不过这次虽是行不通,可待得他从北方返回,第一个要处理剪除的敌人,就是这位白夜妖王。

    诚如嬴定之言,不除此妖。日后他安国嬴氏的船队在清江之上,必将寸步难行,危险万分!

    一声哂笑后,嬴冲又忍不住讽刺:“话说回来,我可真想不到祖父你,居然是这么唠叨饶舌的性子。”

    嬴冲暗暗唏嘘,亏他小时候对嬴定,还敬崇有加来着。小时在他心目中,父亲是天下第一号的大英雄,而嬴定则排在第二。

    ——可如今,往事真不堪回首。

    “呵,现在就觉得你祖父烦人了?记得你小时候,可是求着哭着,要抱老夫的大腿来着。又是谁,每日都挂在老夫身上不肯下来?”

    闻得此言,幽香不由捂住了唇,强忍住笑出声的冲动。便连秋姨,也是神情怪异,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而叶凌雪则两眼弯成了月牙,看着祖孙二人互相揭短斗嘴。

    嬴冲气得脸色铁青:“正该感谢祖父,教了我人不可貌相之理。在本公九岁之时,见了祖父以六十七岁高龄,依然在寻花问柳之后,就再无丝毫敬意!”

    在话音落下的这一刻,他的龙视术就有了异动。

    心道一声果然,嬴冲毫不犹豫的一个闪身,进入到了身后的大厅。随后又短短一句,就堵住了嬴定的嘴。

    “能不能少说些废话?船上有客人到了——”

    嬴定微惊,也随着嬴冲的身影疾进入厅。然后就见嬴冲往吴不悔附近,一处空无一物的所在斩去。

    瞬时元力爆震,几个身影,凭空显现在了几人身前。

    外面的叶凌雪见状,也是神色微变,立时施展道法,引导周围的狂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龙卷,将这艘机关轮船紧紧的包裹。

    “秋姨你去帮忙!”

    阮秋闻言,却微一摇头,看着嬴冲的背影道:“国公大人方才已有吩咐,让我哪里都不用去,只需陪着小姐就可。小姐你也该信他才是,只有你这里无事,他才能安心应敌。”

    小姐她并未看错,她的夫君嬴冲,确是不可多得的良配——

    ※※※※

    同一时刻,距离战场大约七十里的一处水府洞窟内,一座方圆二十丈的水潭,正显照着几十里外,嬴冲那艘机关轮船内的情景。

    可随着那黑色龙卷的出现,水潭中的画面,也渐渐支离破碎,再难成形。

    潭边一位据立法坛之上的道人见状,不禁眉头微皱。然后微一拂袖,就使那水中的画面,再一次的变化。转而将整个战场,都显现在了水潭上。

    百里长息就立在不远处,看着那潭中的情景,面色依旧淡然自若。似乎毫不将这惨重的伤亡,放在心上。

    只有那眸内深处,现出了几分惊意。

    ——只要能诛除掉那竖子,无论再怎么沉重的代价,他都能够承受。可今日这一战,安国公府显出的实力,实在是令人心惊。

    可这伤亡,他百里长息可以不在意,他旁边那位二八芳龄的红衣少女,却是面色铁青,再按捺不住。

    “百里长息!”

    一声咆哮,那本来美貌倾城的少女嘴里,竟是显露出无数的尖牙,双眼中更是显出了竖瞳,凶光满蕴:“老匹夫,你该给我与殿下一个解释!”

    “王妃你要老夫什么样的解释?”

    百里长息不在乎的笑了起来:“老夫只能说,那位手底的实力,确超我预料。当初我与殿下定约之时,也早就提醒说过,安国公府,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说完又斜目淡淡的看了这女子一眼:“老夫命麾下部属正面冲阵,掩护你等,已经足见诚意!”

    ——只是没想到,这嬴冲的手中,居然还有着那样的底牌,如此恐怖的雷法。

    不过这也不出意料就是,嬴冲若真有这么容易对付,那么早在一月之前,这家伙就该死在了鼓风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270章 胜败之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270章 胜败之间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